第34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51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回到东宫之时,宫中一切都静悄悄,前厅的宫女看到她的身影,连忙迎了上来,对着芳华行礼:

“姑娘,你回来了!”

“嗯。”芳华点了点头,刚才从太医局回来的路上,就碰到宇文晟派来寻找自己的宫人,一时间心中无比感动。不过感动之余,仍有一件事情十分困扰自己,跟着宫人回到东宫之时,闲聊着试探:

“你在这宫中呆了多久?”

走在芳华面前的小公公听到芳华的询问,连忙回话:

“姑娘,奴才进宫有五六年了!”

五六年?芳华沉思,这么说来眼前的人怕是不知道李倾歌之事!仍不死心,转头看着旁边的宫女:

“那你呢?”

“姑娘,奴婢进宫三年了!”

三年?比眼前那宫人时间还短,那就更不可能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芳华的心情有些沉重,一路上莫不做声!这前朝一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李倾歌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疑问充满脑中,这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哎,忍不住叹口气!为什么宫人口中所说跟宇文晟告诉自己的完全不相符。这到底说的话才是真,还是自己根本就不能这般怀疑宇文晟,一时间芳华心中也是十分纠结!

宫中能够为自己解除谜团的人究竟是谁呢?芳华沉思,等等,那个浣衣局的妇人。对,就是那个浣衣局的妇人,那日她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古怪,这中间必定有什么猫腻,不行,自己必须亲自询问清楚!那就等陈皇后的病好转一些,自己再去!

心中做好打算,那烦闷减轻,再抬头,东宫到了!

“太子爷人在皇后宫中?”这句话似疑问又是肯定,芳华朝着前厅走去。以往自己这个时候回来,宇文晟都会在前厅等着自己用膳,可今日并未瞧见他的身影,怕人还是在陈皇后那里吧!

“太子爷刚去了皇后宫中,姑娘你就回来了,按照太子爷的吩咐,晚膳已经准备好了,姑娘请移步!”

那宫女紧跟在芳华身后,脸上的笑意深厚,太子爷对姑娘可真是好。如今姑娘在太医局学习,凭姑娘的学识,在太医局出头之日指日可待,到时候封个什么医官当当,那太子妃的位置还不是非她莫属!

走在前面的芳华可不知道身后宫女的想法。前行几步来到桌前,看着满桌的食物,轻笑出声,忙碌了一天是有点饿了。顺势拿起桌上的筷子,正准备用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放下手中的筷子,回头:

“太子爷可曾用过晚膳?”

那宫女思索片刻:“不曾,太子爷从卯时回来,用过早膳就休息了。醒来之后直接去了皇后宫中!”

宫女这么一说,芳华明白过来。看着桌上的食物,皇后病中,宫中人忙着伺候皇后,定也是无人给宇文晟备膳,也罢,那就等等他吧!

“那就等太子回来,同用吧!把药箱上的书给我拿过来!”

那宫女连忙按照芳华的吩咐,将不远处桌上的书递给了她。顺手接过,认真看了起来!

“这么晚了还在看书,仔细眼睛!”

熟悉的声音,将目光从书中稀走,芳华抬头,宇文晟一身墨色衣衫,袖口的金丝线在黑暗中隐隐发亮,意气风发,芳华眼中是浓浓的笑意!

宇文晟来到桌前,顺手将芳华手中的书抽走,坐下:

“不好好用膳,这会儿看什么书?”

将书合上,递给了身后的孙德海!

“你不要我看书,皇后娘娘的病,我可就束手无策了!”

宇文晟脸上的责备之意瞬间消失,眼神深邃的看着芳华:

“今天回来这么晚,就是在忙母后的病!”

“是。”宇文晟这般询问,芳华也不愿意隐瞒,昨夜自己是答应过宇文晟的,所以不能失信于他!救陈皇后不为别人,也是为了她自己,更何况对这个所谓的陈皇后,她并没有恶意!

良久,真的是良久!宇文晟紧紧盯着芳华,也不开口说话,眼神中包含了太多看不透的情绪。

听了芳华的话,宇文晟心中怎能不感动,眼前的女子,美丽动人,重点是肯为自己那么用心,今生能遇到她,也是他宇文晟的福分,抬手宠溺的抚摸着芳华的头:

“傻丫头!”

宇文晟这个动作,让芳华心中也是甜蜜不已,幸福的笑了笑。周围的宫人眼中也满是笑意!气氛一下子温馨了不少!

再说这周太医,芳华走后,周太医背着药箱,缓慢的朝着门外走去!耳边久久不散是那段话语!

出了宫,坐上那车。周太医还是在沉思着芳华的话,越想越觉得似乎很有道理。

若是皇后娘娘当时难产之后真的出现了阴挺,那就足以证明,伴随着血液的大量流失,皇后体内的气也随之宣泄太多,导致中气下陷,脏腑下垂,出现阴挺,脾气十分虚弱!

当时的府医应该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大肆为皇后补血,之所以没有效果的原因是,气太虚弱,气不足血液的通行运输也就不能正常,所以也就是为什么那么给陈皇后进补,皇后的身体不见好的原因。

不过这其中更荒唐的是,他们还顺着那错误的思虑一直往下走,若非今日芳华姑娘提醒,他们还要继续错下来。如今有一个方法验证芳华的话,那就是再去为皇后诊次脉,看看是否真如芳华所说!

“停车!”周太医一声令下,随从连忙停住马车,面带疑惑:

“老爷,出了什么事情?”

“掉头回宫!”

随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人这个时候要回宫,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个时候真的是太晚了:

“老爷,这会儿宫门都落匙了。没有皇上的通传,我们是进不去的!”

侍从的话给周太医提了个醒,太医这才明白过来,这时候自己也是没有办法进去的,刚才真是自己心急了些,那今夜就且让自己先回去,再好好研究研究!明日一大早再进宫。

“行了,回府吧!”

“是。”停止的马车动了动,朝着周府驶去!

皇宫—东宫

宇文晟跟芳华两人用过膳后,两人就来到了书房之中,宇文晟在桌前处理事务,芳华拿着医书在研究皇后的病情!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两个时辰,蜡烛也烧了大半,宇文晟将手中的活处理完之后,抬头就看见芳华还在认真的看书,面色有些凝重!

脑中突然冒出个想法,放下手中的笔,开口:

“华儿,遇到我之前,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看书的芳华被宇文晟的声音打断,抬起头来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在遇见你之前跟父亲在一起,采药、识药,去给村中的叔叔婶婶治病!对了,宇文晟你今日怎么突然问我这问题?还有,我一直很想知道,在我失踪之后,你的生活是怎样?”

宇文晟也没料到芳华会反问自己,没有她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宇文晟陷入了思考,良久开口:

“那时候当我听到你死去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其实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相信过!你失踪,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然后我就去了。

起初的那几年,没有你任何的消息。随着我的年龄增长,能去的地方也越来越多,开始是扬州城,这里没有我便开始去下一个城镇!

那时候后周还没有统一,战争不断。我带着将士每攻下一座城镇,就拼命寻找你的身影。但都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有那么段时间,我真的以为你死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十年,华儿,我终于找到你了。见到你那一刻,我才知道那些等待都没有白费!”

宇文晟的话说的轻巧,芳华心中却是说不出的感觉:

“为什么不放弃呢?倘若我真的死了,你还要坚持找下去?”

芳华的话说的有些沉重!

宇文晟起身,从桌子旁边走了出来:

“怎么会?你怎么会死?我们还没有相遇,我们还没有成亲,你还不是我宇文晟的妻子,怎会离我而去!多少次我曾差点死在杀场,只要想到你还活着,我就不能倒下,更不能死去!华儿……”

宇文晟的脸色平静,芳华却是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上前一把扑进宇文晟的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身子,将头埋在宇文晟胸前:

“你好傻!”

胸前温暖传来,简单的三个字让宇文晟嘴角的笑容上扬,伸手将芳华一把抱起,朝着门外走去!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芳华惊呼,睁大眼睛看着他:

“宇文晟,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宇文晟停住脚步,若有所思的考虑了一番,低下头看着她,附在耳边:

“你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干什么!”

宇文晟话落,芳华眼睛挣的老大,思考着他说的话,能干什么?能干什么呢?

“哈哈哈!”宇文晟大笑一声,抱着芳华就朝着门外走去,脸上邪魅一笑,留下怀中的芳华一头雾水!

第二日

天刚刚亮,早朝结束,周太医就背着药箱急急赶到陈皇后宫中,为皇后再次进行检查!

先是为皇后诊脉,果然如芳华所说,脾脉十分微弱,太医挪开皇后的手腕部,移到她的腹部,按诊,终是发现了不对!目光回转在陈皇后身上:

“娘娘,你难产之后的阴挺之病,府医可为你根治?”

提到阴挺这个词,陈皇后的脸色变了变,原本苍白的脸更加苍白,终是对着周太医摇了摇头!

周太医眼前一亮,果真是让芳华姑娘说对了,这下好了找到了皇后的症结所在,对症下药即可,周太医连忙跪倒在地:

“皇后娘娘恕罪,臣当日一时认知错误,导致娘娘身体久不见好。昨夜多亏芳华姑娘一语点醒梦中人,容臣回去跟姑娘好生商议,定会给皇后送来正确药剂,让娘娘免受病苦!臣告退!”

周太医起身,背着药箱急匆匆的朝着太子东宫的方向走去!

太医这一走,陈皇后目光深邃,难道那女子真的有这些本事!

皇宫——东宫

芳华跟宇文晟从同一房间出来之时,整个东宫的人都沸腾起来,这是……这是太子跟姑娘两人……众人连忙低下头,一脸的窃喜。

宇文晟跟芳华两人出了房门,众人的表情尽收他们眼底,宇文晟故作不知,眼底满满的笑意。芳华看着众人的表情,只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一脸的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孙德海脚步匆匆朝着两人跑来:

“太子,门口周太医在等着姑娘,说是有事要找姑娘商议!”

芳华跟宇文晟对视,太医这么早来此是为什么?转念一想,芳华明白过来,难道是自己昨夜的话起了作用?周太医发现了什么,芳华连忙朝着门外跑去!

见芳华的脚步匆忙,宇文晟心中也是好奇,连忙追了上去。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门口!

东宫门口,周太医面色焦急,在门口来来回回走动,听到脚步声赶紧回头,见芳华朝着自己急匆匆走来,周太医连忙迎了上去:

“姑娘,你可算是来了!”

“老师,这么着急找学生,是有什么急事?”

“姑娘,真让你说对了,老夫刚从皇后那边过来,的确是气血两虚,特来找姑娘商议商议,接下来该怎么给皇后医治!”

“真的?”芳华脸上也欣喜万分,看着周太医,没想到自己的推理是正确的,真是太好了,这下皇后娘娘有救了,有救了!

“姑娘真是才学过人啊!若是姑娘现在得空,就跟着老夫太医局走一趟吧!”

“好!”芳华抬脚就准备跟着周太医离去,回头看着一旁的宫人:

“将我的药箱还有医书送到太医局,知会太子一声,就说我去了太医局!”

“是。”那宫人连忙转身朝着宫内走去,芳华跟着周太医的脚步离去。宇文晟出来之时,只看到两人的背影。

进了太医局之后,芳华跟着周太医两人商讨着皇后的病情,宇文晟带着芳华要求来到太医局,就看见两人忙碌的身影!

经过漫长的等待,芳华跟周太医终于商讨出了药方:

黄芪15克、人参15克白术10克炙甘草15克当归15克陈皮6克柴胡12克生姜9克大枣6枚川芎3克苍术6克麦冬6克。

芳华执笔将药物书写下来之后,三人看着这药单说不出的开心,芳华一转头,宇文晟的就站在她身后:

“宇文晟,你看,这是治疗皇后娘娘病的药方!”

看着芳华欢喜的面庞,宇文晟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说不出的感动:

“孙德海,吩咐下去,按照这药方还有剂量为皇后娘娘煎药,送去皇后宫中!”

宇文晟接过药方,交给了孙德海,再次回头看着两人芳华跟周太医两人:

“周太医,芳华,你们两人辛苦了。”

“回太子爷,这是卑职分内之事,无辛苦可言。不过这次是真亏了芳华姑娘!”周太医连忙向宇文晟回话,面上对芳华是敬佩不已。

宇文晟转头,上前握住芳华的手,紧紧地盯着她,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皇宫——朝夕宫

今天的朝夕宫倒是格外的安静,太后还是依旧悠闲,不过似乎没有看到魏公公的身影。这魏公公从来都是围绕在太后身边,今日可是去忙什么了?

正疑惑间脚步声响起,只见魏公公朝着太后走去,身后还跟着个女子。那女子来到太后面前,二话不说,双膝跪地:

“秀儿拜见姑姑,秀儿前几日鲁莽,伤了姑姑的心,再次向姑姑认错,还望姑姑能够原谅秀儿!”

原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杨家女儿太后侄女杨文秀。这一个月的禁足看来是有成效的,杨文秀看着似乎比以前稳重多了!

“你在府中可曾听说了宫中发生的事情!”

太后的话问的歧义,不过早在芳华进来之前,宫人已经撤走,如今也只剩下她们姑侄再加上太后的心腹,的确不用顾忌那么多!

“回姑姑的话,秀儿都知晓!”杨文秀不做掩饰,直接回答!

“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培养了你那么多年,如今也该你自己为自己铺条路!在此之前,我要告诉你两件事情!第一,君王之爱永远都是奢侈,以爱为生命的女人永远只会被踩在脚底下。宇文晟身为太子,有太子妃就会有侧妃、良娣,若是将来成了皇帝,三宫六院你想争都争不过来!所以,嫁给宇文晟不是因为爱,而是太子妃甚至未来皇后宝座,甚至是杨家生生世世的荣华富贵!我说的这些,你都明白?”

“秀儿明白!”杨文秀开口,若说是以前自己要是对宇文晟有爱慕之心她相信,可是就是这禁足的日子,宫中传出的消息,自己心中的那份悸动早已经消失殆尽!

“好,二则,你不用担心什么后果。尽你的最大能力得到最好的东西,杨家人就是你永远的后盾!那个芳华,就交给你当个考验吧!”

“是!”

“起来吧。”看着自己侄女毕恭毕敬之样,太后算是放下心来,看来的确有了长进。就在两人正准备开口,门外传来声响:

“启秉太后,皇后娘娘出事了!后宫所有人都已经赶了过去!”

屋内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门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