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7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姜国——郓城

淳于焱带着众将士来到郓城,说来也奇怪,那些大漠人并没有朝着他们追来。来到郓城,平安无事将粮食交给了郓城将领。在边关的营帐中住下,淳于焱面上皆是沉思!

副将端着饭菜来到营帐中时,见淳于焱一手拖着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脸的愁容!副将将吃食端了过去:

“太子殿下,你莫要为袁公子的事情担心了,您已经将此事上报给了皇上,一切皇上会有定夺!人死不能复生,还望太子不要太过悲伤,身体要紧!”

淳于焱此时心中倒不是为了袁齐死亡的事情感到悲伤,只是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太过顺利!

刚开始自己的确为袁齐的死感到特别难过,但是如今想想,就觉得这件事里有太多的巧合!运送粮食的路线一直都是保密,而且他们并没有大张旗鼓,全都隐蔽而行,也没有透露皇室中的任何标志,为何就这般被人盯上!

其二,那地方虽然接近关外,但是距离关外的大漠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怎么能够这么准确的预算到!若说那些人不是大漠人,又怎么能控制狼群!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耳边副将声音响起,淳于焱连忙回神:

“你派人去查查我们遇到劫匪的地方,有没有人饲养狼群!”

副将愣住,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太子爷,那日的狼群不是大漠才有的么,狼群那么凶猛,怎么会有人敢饲养?”

“那夜天黑,你从何而知那些狼群全都是野生的,再或者,你们去调查下看大漠哪个部族的人能够饲养狼群,姜国人不敢,大辽人就不一定了!”

淳于焱这般讲解,那副将似乎明白了什么:“是,太子爷,属下这就去准备!”

“等等,派人给我准备套大漠人的衣物!”

副将离去的步伐停住,更是不解的看着自己的主子,罢了,主子吩咐的事情他哪里有不去办的道理!

副将连忙下去准备淳于焱吩咐的事情。淳于则是将他送过来的饭菜食用了去。此次来郓城,一定要找到芳华才行,但是因为都是后周境内,如今后周跟姜国已经水火不容的地步,自己若是贸然前去,定是不好。不过姜国去不了,可有人能去,这还多亏了那日出现的杀手给了他的提示!

用过膳,时间还早,吩咐了几个随从,命令他们乔装打扮成大辽人模样,朝着城门外驶去。因为大辽在西北方向,他们此番并不是直接朝南走去,而是朝着西边方向驶去!

大概行了三里路,马匹也跑的累了,淳于焱下令众人暂且进行休息,待到马匹吃饱之后,他们外面再离去!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众人闲暇坐在树下乘凉,淳于焱也是难得的轻松自在,只要一想到芳华,淳于焱就感到十分温暖,好几日都会梦见芳华的身影:

“华儿,你过得可好!”

休息的差不多了,众人起身翻身跃马,淳于焱的目光看着南方的后周,芳华你可在哪里等我,淳于焱马上就来,接你回家!

“出发!”一声令下,马匹狂奔!

后周——宜州城

淳于焱带着身边的侍从拌成大漠人来到宜州城之时,时间已经到了黄昏,正赶上城门就要关闭!他们这一身行头来此,很快就引起了门口守卫的注意,众人的马匹还没有到城门口,那守卫就上前来:

“站住,哪里人?进城做什么?”语气间是说不出的不悦!

淳于焱旁边的人连忙下马,来到那守卫面前,行了一个大漠该有的礼仪:

“官爷,我们是从大辽赶来的,想进城做做生意,望官爷能够通融一番!”说完这人笑盈盈的从袖中拿出一袋银子,塞给了为首的守卫!

那守卫低头看着伸过来的银子,放在手中颠了颠,分量不错嘛!那守卫满意的笑了笑!

“官爷,这些银子就给众位爷喝茶用!”

“好!”那守卫笑容满面,回头看着身后的众人:

“开门,让他们过去!”

眼见自己的事情办妥了,上前递银子的人连忙回到淳于焱身边,对着他点了点头,翻身上马!淳于焱会意,夹紧马肚,朝着城内走去!

待到他们几人进去之后,城门再次关上!这宜州城,淳于焱已经是第二次来,上一次是用千军万马敲开了宜州城的门,今日却是要化妆成另一番模样。他记得,第一次到这宜州城时,城内都是惊慌失措的表情,看见他们就像看见了敌人,眼神中透露着绝望,而现在,姜国失了三城之后的现在,这个宜州城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看来,这宇文晟果真不简单!淳于焱心中感叹:

“找个客栈先住下!另外,派人混入宜州将士中,调查下当日剩下那个姜国士兵是怎么处理的!”

“是,属下这就去办!”刚才那个上前递银子的人,转头给身边的人吩咐了几句,那人便转身离去。而淳于焱他们则是朝着客栈方向走去!

是夜,将所有都安排妥当之后,淳于焱坐在这宜州客栈之中,静等着芳华的消息。他心中这般思虑,若是在这宜州城找不到芳华的身影,那就去常州,云州,总会有找到芳华的地方才对!

只要一想到那个笨丫头,为了照顾自己在床边守了一夜,当他知晓她女子身份之时,那种欢愉这世间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芳华,芳华你可要等着我!淳于焱在心中是无比的期待着。

“砰砰砰!”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淳于焱的思路。

“进来!”

只听吱呀一声,门外的随从走了进来:

“爷,你让我找的人有下落了!”

“什么!”淳于焱惊喜的连忙转过头,一不留神,桌上被子被他打倒,茶水顺着杯子流了出来:

“在哪里?她在哪里?芳华在哪里?”

“回爷的话,军营里的人说,那日后周太子宇文晟在宜州城发现了位女子,美貌动人,便被带回了宜州府,三日之后就离开宜州前往扬州去了!”

那侍从也是识趣,连忙将自己调查到的事实,全部告诉给了淳于焱,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是椅子倒地的声音,淳于焱不可置信的退了几步:

“怎么会,怎么会!不可能,宇文晟你这个卑鄙小人!”

最后的话,淳于焱真是气极。他怕是认为,那宇文晟是看中了芳华的美色才将她带走。一想到此处,淳于焱心中悲愤不已,脸色也是十分难看,朝着门外就要走去!此时他怕是恨不得赶去扬州城,杀了宇文晟才成!

刚走到门口,就被来人拦住了去路:“主子,爷让我们快点回去。说是袁大人那边,似乎已经乱成一团,吵着嚷着眼见军师尸首!爷来书,让你马上回去!”

淳于焱本要离开得步伐生生停住,马上冷静下来,袁齐一死,袁大人心中必然伤心至极,怕是姜国跟大辽得关系危险,更何况自己身为太子,这件事不是小事,总要回去给众人一个交代才是!但是芳华要怎么办,自己收到消息已经晚了,他不敢想芳华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

“主子??”那人见淳于焱没有反应,不由得再次唤了声。

“命众人休息,明日天亮就出城!远路返回!”

“是!”那人领命告退。房门发出一阵声响,最后只剩下两人。淳于焱冷静下来,重新折回步伐,坐在桌前,越想越觉得生气,握拳砸在桌子之上,吓得跪在地上得人头低得更深了!

“带几个人,扮成后周人模样,明日我们一走,你们即刻动身前往扬州城,继续打探芳华得下落!”

地上那人回过神来,连忙应下。起身离去。太子爷今日是怎么了,火气突然这么大!

淳于焱看着桌上燃烧得蜡烛,芳华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如今是什么样,我淳于焱一定要把你带回来,宇文晟,你休想伤她半分!

后周——皇宫

一大早,芳华就早早得起床,用过早膳之后,询问了下孙德海,得知宇文晟昨夜没有回来,心中倒也不惊讶。拿着准备好的药箱,简单得整理了下,对孙德海吩咐道:

“公公,吩咐好厨房给太子准备些膳食,等到太子回来之后记得让太子食用,若是太子问起我来,就说我去太医局了。今个你就不用跟我去了,让宫女陪我去,你留下来照顾太子爷吧!”

“是,奴才遵旨!”

安排妥当后,芳华脚步匆匆得朝着太医局走去,孙德海看着芳华离去得背影,满意得摇了摇头。

昨夜关于李倾歌的问题,芳华思考了很久,愣是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还是治疗陈皇后的病要紧,等到陈皇后病好之后,再询问宇文晟也不迟!

急匆匆的来到太医局,芳华今日是最早到来之人,倒是让众人十分意外!不过更奇怪的是,她一来就一头扎进了内室,在自己的桌前忙碌起来!

周太医等人进来之时,就看到芳华在桌前一番忙碌,众人对视一眼,深感疑惑,周太医上前来到芳华面前:

“姑娘,你在忙什么?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早!”

听到熟悉的声音,芳华抬头,脸上满是欣喜:

“老师,你来了。不知老师可否将皇后病中的所有医案让学生瞧瞧!”

“这……”周太医有些为难,倒是身后的几名太医眼前一亮,连忙上前来到芳华面前:

“姑娘要皇后娘娘的医案,莫非是有了什么治疗的办法?”

“太医言重了,芳华现在并没有什么治疗办法,只是想借来皇后娘娘的医案进行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到医治之法!”

众太医更是惊讶的看着芳华,这么说她是真的打算给皇后治疗这病不成,也罢,若是这女子真的有本事,且让她试试又何防!

“周太医,将皇后的医案给她吧,若是真的能找到方法,对皇家来说也是大功一件,对我们太医局来说也是件长脸的事情!”

“对,周太医,让芳华姑娘且试试吧!”

众人都这般手法,周太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着芳华:

“你跟我来吧!”

芳华面上一喜,周太医这是同意了!欣喜之余连忙跟了上去。周太医从众多医案之中,找出那个专属皇后的医案,转身交给了芳华:

“姑娘,一切就交给你了!”

伸手接过,芳华连忙对着周太医行礼:“老师放心,芳华定当竭尽全力,不辜负老师跟众位太医的期望!”

拿着手中的东西,芳华转身就朝着屋外走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之上,打开皇后的医案,认真的研读起来!

宇文晟回到东宫之时,显得特别疲惫,一进宫门,孙德海就很有颜色的迎了上去:

“太子爷,你回来了!”

听见声音,宇文晟只是点了点头。孙德海见状,再次开口:“太子爷可用过膳?”

宇文晟摇了摇头,抬头看着前方:“芳华呢?”

“回太子爷的话,姑娘让我告诉您,说她去了太医局。姑娘还吩咐了厨房,为太子爷准备了吃食,知道太子爷劳累了一夜,让奴才好生服侍!”

“嗯。”宇文晟点了点头,果真还是芳华体贴自己,今早母后醒了过来,看着自己疲惫的面容,少不了责备。百般将自己赶回了宫,无奈,宇文晟只好起身告辞,赶回了东宫!

在孙德海的伺候下,宇文晟用完膳,回到了房间,嘱咐孙德海别让人打扰自己,申时叫醒他,好前去看母后!吩咐完之后,便一头扎进了房间睡了过去!

皇宫——太医局

从晨时进了太医局,芳华就埋头在陈皇后的医案之中,不时的用笔记录,翻阅古书,查找相似的病案,不时咬着笔杆子思考起来!

看着芳华这么认真的表情,太医局内的所有人都没有上前去打扰,时间就这般一分一秒过去。芳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芳华的思绪被打断的时候,周太医正站在她的面前:

“姑娘,都已经卯时了。外头的宫女都等急了,姑娘还是快点回去,莫让太子爷担心!”

卯时?芳华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转头看向门外,果真天色已经全黑。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芳华回头起身对着周太医行礼:

“学生谢老师提醒。”

“今日看你在这里忙碌了一天,可研究出了什么?”

“回老师的话,今日芳华查了医案,发现到今日为止,皇后的病症有:头痛、心悸、失眠多梦、少气、神疲乏力、面色无华、舌苔白、甚至有时咳嗽气短、脉凌乱。通过这些症状,足以证明皇后娘娘五脏之中,心、肝、脾、肺都出了问题!”

“你说的不错,继续说下去!”周太医听了芳华的分析,觉得甚是有道理,看来这女子的聪慧不止如此,只是简单的几个症状,就可以看出哪个脏腑有了问题!

“脏腑之间相辅相成,体表外的表现反应了内在脏腑的变化,皇后心悸等症状,怕是心血虚,咳喘无力是肺气虚,面色无华,所谓肝血同源,心血不足也就导致了肝血不足,女子以为肝为先天,想必皇后娘娘的葵水来的也不对!还有,老师学生斗胆问一句,娘娘是否还有阴挺一病!”

阴挺!周太医恍然大悟,看着眼前的芳华:“皇后诞下太子之后,似乎的确得过这种病,但因为当时府医的医案写的十分简单,也不知皇后阴挺之病是否根治!老臣从脉相之上也并未发现不妥!”

周太医的这般解释,芳华也愣住,这件事可让人如何是好:“老师,你是否曾经认为皇后的病乃是血虚过及而引起后面的这些并发症!”

“不错,老夫是这般理解的。娘娘难产,失血过多,再加上后来并没有几时进补,血虚怕是造成今天这一病症的主要原因!”

“那即是如此,为什么娘娘的病还不见好,这病也并不是顽疾才对!”

“你的意思是,老夫心中所想的是错的!”周太医愣住,似乎有些无法接受芳华的评价!

“学生鲁莽,此番说法也只是猜测,学生只是觉得若娘娘真有过阴挺之病,那必是脾虚气陷所致!当脾气极其虚弱之时,生举脏腑无力,才会出现阴挺之病。娘娘难产大出血,气随血脱,血不足而气不盛,致使脾气虚弱,而产生这么多并发症也不是不可能!

但若老师说娘娘的阴挺之病已好,怕是学生的出发点错了。学生愚钝,还望老师莫要往心里去,学生告退!”

毕恭毕敬的朝着周太医行礼,顺手拿起桌上的医案跟医书,背上药箱朝着门外走去,看来今天晚上自己还是要再仔细研究研究才行!哎叹了口气,摇摇头离去!

芳华这一走,留下了还没有回过神的周太医!

皇宫——东宫

申时宇文晟醒来,芳华还没有回来,吩咐厨房做好膳食,心中不放心让人去太医局接芳华回来!趁着芳华没有回来,得空带着孙德海朝皇后宫中进行探望!

皇后依旧躺在床上,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宇文晟赶过去的时候她也已经睡下,宇文晟也只好坐下来帮皇后整了整被褥,询问了宫女情况,起身离开。

回到东宫之时,远远就看见芳华坐在一桌美食面前,捧着本书,样子十分认真,加快步伐走了上去:

“这么晚还在看书,仔细眼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