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被人离间生间隙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3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无极突然发怒倒是让众人十分意外,好端端的突然发这么大火,众人吓的不知所措,连忙跪倒在地: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兰嫔跟武才人慌忙对视,跪了下去:

“臣妾知罪,臣妾知罪!”

“你们真是好样的,真是好样的!皇后现在在里面病的不省人事,你们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争吵,给朕滚出去,滚回自己的寝宫,别让朕在看到你们!张慎,把她们给朕赶出去!”

“皇上饶命啊,臣妾知错,臣妾知错了。”奈何说这话已经太迟,张慎已经带着宫人将兰嫔两人强拉着出了皇后的内殿。

两人这一走,整个内室终于安静不少,宇文无极的脸色好转一些,看着地上跪着的人:

“都起来吧!”

“谢皇上。”众人可谓是诚惶诚恐,个个低着头不敢多言。宇文无极训斥了那两个妃嫔之后,目光重新注视到内室之中,面上说不出的担忧!

宇文晟现在一旁,脸上的表情冷酷,刚才兰嫔两人那般吵闹,父皇发火他也丝毫没打算去制止,不过是有人有眼无珠,当真以为皇后的位置也是她们能动的不成!

一时间,气氛再次低压下来,芳华站在宇文晟的旁边,环视着周围的人,心中却在思考着陈皇后的病情!

良久之后,内室的帷帐动了动,隐约

有脚步声传来,众人连忙朝内室方向看去,周太医带着太医局等人走了出来。来到宇文无极面前:

“臣参见皇上、太子爷。”

“皇后的病如何了?”

“回皇上的话,娘娘的头痛现在是缓解了几分,也不是以前那般厉害,但臣还是无能,无法将皇后的病根除,还望皇上恕罪!”

“罢了罢了,你们也都尽力了。朕都明白,皇后的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朕不怪你!都下去吧!”

周太医的话落,宇文无极的脸色转变为疲惫,或许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挥手让太医们离去,上前朝着皇后的内室走去!宇文晟见此,连忙跟了上去。

皇帝命令一下,太医们垂头丧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芳华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再看看宇文晟跟皇上焦急的背影,倒并没有跟上前去,反而朝着殿外跑去!

“太医,请留步!”

周太医带着众人刚走出内室没几步,众人脸上皆是一番无奈的表情,皇后的病,太医局里面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治好,这不仅是皇后的不幸,说严重点,皇上若不是顾及情面,要了他们的脑袋都不足为过!众人真在嘘喻讨论之时,身后的声音响起,众太医回头,只见芳华的身影朝着他们匆匆赶来!

来到太医面前,芳华对着为首的周太医见礼:“老师!”

周太医左手边的太医正是那日治疗玖嫔之人,看见芳华,连忙对着芳华抱拳:

“姑娘!”

众人寒暄之后,芳华也不打算墨迹下去,直接进入正题:

“老师,学生斗胆,想问一问,这皇后娘娘到底是什么病!”

周太医愣住,看着眼前的女子,不一会将目光转向旁边的众人,众人朝着他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说什么暗语,芳华不懂。不过周太医回过头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

“哎,说来这事也是我们太医局的失职。娘娘当年诞下太子殿下之时,由于微臣们当时跟着先朝皇帝,而皇后娘娘则是府医接着。据说那时候诞下太子之时,差点难产而死。虽及时保住了性命,同时也落下了病根!”

周太医这么一解释,芳华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背后的真相竟是这般,没想到陈皇后看起来风光无比,也受过这么大的苦。怪不得宇文晟听到皇后身体不适,表情那般着急!

“太子殿下成长之时,娘娘感遇风寒,直到现在,身体已经越来越虚弱,各种病症,我们也是无从根治啊!”

周太医这话,说出来也满是无奈,他们替皇后诊断之时,已经为时已晚,他们也是束手无策!

简单的听了周太医的话,芳华沉思,片刻后回过神来,对着众人行礼:

“多谢老师告知学生!”

“姑娘,皇后的病你可有办法治?”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太医左手边那位!说这话时他的眼中有明显的期待之意,不仅如此,身后的几名太医眼中也是期待!

“这……芳华也不能太早下结论,还是等芳华观了皇后娘娘的面相跟脉相吧!若是有什么想法,定会去太医局跟各位商议!”

“好,那我们就等着姑娘的好消息!告辞!”

周太医行礼,转身带着众太医离去,他们现在还是回去,必须好好再进行一次研究!

看着众太医离去的背影,芳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皇后的病是件棘手的事情,原来这背后竟然是这般,天下母亲都是一般,虽然自己没有见过生父母,但他们定也是非常疼爱自己的。所以,这一次,一定要为陈皇后救治,哪怕是拼尽自己的全部能力!

打定主意之后,芳华转身朝着内室走去。脚下生风,刚走几步,眼前不经意间走过两个宫女,挡住了芳华的去路。无奈,芳华只好放慢脚步,等着两人过去。

“你听说了没,太子爷今天又去那荣华殿了呢!”

“荣华殿,不就是那个前朝公主李倾歌的宫殿么,太子殿下心爱的女子不就是她么!”

“就是,太子爷跟那公主可是青梅竹马,皇上可是私下都允许了太子的行径!”

芳华一门心思在内室的陈皇后身上,两名宫女的谈话也没有仔细听着,隐约听见什么荣华殿、公主,还有什么李倾歌之类的话!也没多思考,待那两名宫女走后,芳华连忙抬起脚就朝着内室走去!

来到内室,一干妃嫔站在屏风内,目光都聚集在病床之上。皇帝跟宇文晟全都守在床前,宇文晟更是拉着陈皇后的手!

芳华进来之时,陈皇后躺在床上,脸色苍白,面上没有一丝血色,此时人还没有醒过来。芳华也不敢贸然上前,只能站在宇文晟身边。寻思着找个合适机会帮皇后诊诊脉,这件事情她还是想着不让皇帝知道。站在宇文晟身后,低头不说话!

宇文晟握住陈皇后的手,细看眼圈已经发红!

“母后,你醒醒啊,母后,我是晟儿,你快点醒醒啊!”

母后生自己时难产的事情他也是知晓,现在重病缠身,他也有责任,所以现在只要看到母后这般难过,他心似刀割!

宇文无极伸手搭在自己儿子肩膀之上:

“别担心,太医已经给你母后看过了,药一会就送过来,喝了药就没事了!”

虽说这话说出来是安慰宇文晟,也不难觉着这话是宇文无极在给自己心理安慰!

宇文晟不语,一时间众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芳华站在旁边仔细观察着皇后的脸色,满室的沉默。

等到宫女将药端来之时,宇文晟连忙接过,递给了皇帝,皇帝伸手接过药物,仔细给陈皇后喂药。众人在一旁看着,正说话间身后的宫人来报:

“皇上,朝中众位大臣此刻在御书房,还望皇上能够移驾!”

公公的话打破了一室的沉默,宇文无极似乎并没有听到这番话语,继续手中的动作,一心一意说不出的认真,所有视线都聚集在宇文无极的背影之上。

公公见皇帝没有动作,不由愣住,一时间拿不住主意。看着眼前的人:

“皇上……”

一旁的张慎连忙上前给了那宫人一脚,示意那宫人不要开口。看着皇上身边的总管公公都是这个神色,那宫人也不敢多言。

本来安静的内室因为刚才宫人的话有了一丝动静,可哪知没有片刻就又恢复了平静,众人也不能继续说下去。

就这样室内继续安静着,皇后身旁的宇文晟看着自己的父王,开口:

“父王,母后这边有我照顾,你去御书房吧!”

宇文晟话一出,宇文无极得手明显愣住,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也罢,那朕就先离去,你在这里照顾好你母后,朕忙完就回来!”

“儿臣遵旨!”

宇文无极起身,回头看着身后的众人:

“夜深了,都回去吧,皇后这几日身体不适,晨昏定省都免了吧。宫中事务暂由雅妃协理吧!”

“臣妾遵旨,恭送皇上!”众人又是低头行礼!宇文无极在众人的注目之下,离去!

皇帝这一走,自然也就没有人真心愿意留在皇后这边,连忙向宇文晟做出告辞的样子,众人纷纷离去!

这么多人离开之后,似乎这内室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宇文晟将碗中剩下的药物仔细的给陈皇后喝下,将药碗递给了旁边的宫女,那宫女连忙伸手接过:

“你们都下去吧,我在这里照顾母后!”

宫女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为首的宫女向宇文晟行礼:

“太子殿下,我们在屋外,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招呼声就可以了!”

宇文晟点了点头,宫人全部退了出去,众人这么一走,内室就只剩下芳华跟宇文晟两人。芳华这才起身来到了宇文晟身边,开口:

“你别太难过!皇后娘娘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

话落宇文晟伸手为陈皇后整理下被褥:

“你进宫之前,母后一直都是不受宠的。父王登上皇位,拥有了三宫六院,不乏美女。而母后就只有我宇文晟一人。在宫中的十年,没有一人不盯着这个皇后之位,父皇为了保护母亲,也为了制约后宫,也是很疏远母后。

或许在他心中认为这是种保护,却不知将母后推入了不复之地。太后想要杨家夺得大权,一心要除去陈氏一族,宫中后妃不少人已经是太后手下,对母亲的不尊敬也是常有之事!

直到这一次,母后病重,父王或许才明白母后在他心中的地位,所以才会这般在众人面前拼命给母后树立起威严来。我身为儿子,却保护不了她,真是不孝!”

宇文晟一番陈情表述,不由让人闻着悲伤,听着心痛。芳华看着眼前的男子,从来都是他为自己撑起一片天,今日却是这般孤单:

“我明白你心中的感受,趁着众人都不在,我也有件事要告知你。且让我给陈皇后把把脉,虽说不一定能够治疗好她的病,但至少我也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

宇文晟眼中满是悲伤之意,芳华的话突然让他眼前一亮,今天自己真是忙晕了,都忘记了身边这位会医术之人,似乎是看到了希望,连忙起身拉住芳华:

“华儿,快给母后诊治诊治!”

看着宇文晟眼中这忽然冒出来的欣喜,芳华莫名的难过,上前来到陈皇后面前,坐了下去,开始认真的为皇后诊脉!

诊脉之时,要求必须心神凝至,不能分心,手按压着皇后的手腕部,认真凝思起来!

几番诊治下来,芳华不由的皱了皱眉,果真时如周太医所说,各种病状都有,脉相混乱,由其是这右手的关尺部位脉相及其微弱。众所周知,这右手上关部为脾,尺部为肾,且为右肾命门,周太医曾说这陈皇后是因为难产之后才身体不适,如今看来的确如此。不过病的时间太长,脏腑之间已经相互受到影响,才会出现多种病状,这要治疗起来,也不是一两日就能解决的。

也罢,且先将这症状放下不谈,明日自己还是去趟太医局跟众太医商讨吧。收回手,看着宇文晟:

“皇后的身子是虚弱了点,不过你放心,明日我就去太医局看看皇后诊病记录,再跟周太医他们商讨商讨,别担心。皇后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宇文晟看着芳华,从她口中听到的这些话莫名的让他感到安心,若是整个天下的人都与自己为敌,怕是芳华都不会!

“好。”

简单的一个字,之中却饱含了多么沉重的相信。

“天色不早了,我让孙德海带你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母后!”

芳华知晓宇文晟心意,也明白自己多说无意,若是真的留在这里反而让他为自己担心,还不如回去明日早早去太医局才好!

“那我先去休息,明日再来看你!”芳华起身,准备告辞!宇文晟同时起身相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芳华走出去的步伐又停了下来,看着宇文晟:

“宇文晟,你曾经说,我以前的闺名是什么来着?”

本已转过身的宇文晟听到身后这般询问,回头:

“你从前的闺名叫做李倾歌!怎么,有什么不妥?”

“倾歌?李倾歌?”芳华缓慢的将这几个字从口中读出,笑着看向宇文晟:

“我只是忘了,所以开口问问。不过,李倾歌的确是个好听的名字!你照顾好自己,我先回去了!”说完,满脸笑容的离去。看着眼前人调皮的样子,宇文晟也忍不住笑了,再次回身照顾自己的母后去了。

脚跨出去的那一刻,芳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心中默念!李倾歌?刚才宫女口中的前朝公主,这怎么可能?若那李倾歌真的是自己,可宇文晟并没有说自己是公主啊!芳华已经乱做一团,抬脚朝着东宫方向走去!

一路上都在想着李倾歌的身份,越想越觉得不对,难道是这世间的重名女子不成,还或者是那两个宫女根本就是乱说一通。不过,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的确有个前朝公主存在她跟宇文晟之间,这李倾歌到底是何人?

“孙公公,你可知扬州达官显贵之中,有哪位小姐的闺名唤作李倾歌?”

心中太多疑团解不开,不过现在得先确定下那前朝公主的名字到底是不是李倾歌,而那个李倾歌会不会就是自己。芳华再次向身旁的孙公公打听!

“姑娘,这扬州城内可没有个叫做李倾歌的女子。这名叫李倾歌的女子,已经不在人世了!”

芳华的脚步停住,满脸诧异的回头,看着孙德海:

“你说那李倾歌已经不在人世?她死了?”

“是的,李倾歌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也是到现在,整个扬州城再也没有出现一个叫做李倾歌的女子!”

孙公公很是振振有词,的确,那倾歌公主可是六岁就死了,早已经不在世间十多年了,姑娘怎么会突然问起他来!这孙公公看来是真的健忘,忘了兰嫔口中的前朝公主一说!

死了?早早就死了?那所谓的荣华殿,所谓的心爱女子又从呵谈起!若是这扬州城在没有倾歌这一名,那宇文晟的倾歌从何而来,芳华更是疑惑。迈开脚步继续朝着东宫方向走去!

“孙公公,李倾歌可是前朝公主?”孙公公行走的步伐顿住:“姑娘,你还要为下午兰嫔的话纠结至此吗?如今姑娘是太子爷心尖上的人,更何况那前朝公主也已经死了,姑娘难道要跟个死人过不去吗?更何况,那公主当年只有五六岁,怎么会懂得情爱一说。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过是世人美化太子的手段,姑娘也要信吗?”

孙德海的这些话,看来是证实了李倾歌就是前朝公主一事,不过他却不知道,他口中那个所谓去世之人,如今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