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疑心起危机四伏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3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兰嫔抬起的手在半空被芳华拦住,众人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众人都以为芳华会生生受了那一掌,没想到,竟然被生生拦下。兰嫔脸上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竟然敢拦着本宫,找死!”兰嫔挣扎着,企图挣脱自己的手!、

别看芳华看似柔弱,力气倒是不弱,死死的拽着兰嫔的手腕,任凭她百般挣扎,就是不放手。眼前的人脸色已经发青:

“你这个贱人,快给本宫放手!”

看着兰嫔嚣张的神情,芳华冷笑,这宫中人人都想在自己身上讨点好出,真当她芳华是吃素的不成:

“娘娘,你这般欺凌弱小,若是兰嫔抬起的手在半空被芳华拦住,众人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众人都以为芳华会生生受了那一掌,没想到,竟然被生生拦下。兰嫔脸上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竟然敢拦着本宫,找死!”兰嫔挣扎着,企图挣脱自己的手!、

别看芳华看似柔弱,力气倒是不弱,死死的拽着兰嫔的手腕,任凭她百般挣扎,就是不放手。眼前的人脸色已经发青:

“你这个贱人,快给本宫放手!”

看着兰嫔嚣张的神情,芳华冷笑,这宫中人人都想在自己身上讨点好出,真当她芳华是吃素的不成:

“娘娘,你这般欺凌弱小,若是让皇上看到,该怎么评价娘娘?”

“你个小贱人,竟然还有脸说自己弱小,你不就是仗着太子爷宠爱你这般目中无人!”

“娘娘自重,昨日你在柳嫔处百般为难芳华,众人也都看在眼中,若是娘娘今日在动手打了芳华,皇上、皇后将如何看待娘娘,后宫众人将如何看待娘娘!打了芳华事小,伤了娘娘名誉才是真!”|

兰嫔旁边的宫人也觉得芳华的话说的有道理,连忙上前要将她拉开,奈何兰嫔被芳华这话气的已经失去了神智,另一只手再次上前企图殴打芳华!

孙公公见此,再也忍不住上前拉住兰嫔另一只手:“兰嫔自重,姑娘可是太子爷心尖上的人,万万动不得!还是娘娘觉得淑妃太过孤单,想要去陪同不成!”

最后的话中带了十足的威胁之意,不过也是颇有成效,兰嫔似乎被吓着了,也放弃挣扎,宫中人都知道淑妃的下场,如今被孙公公拿出来说,兰嫔气的胸口起伏,心中把芳华骂了个遍,从芳华手中挣扎而出,冷笑的看着她:

“当真以为自己是太子殿下心尖人不成,不过是个不中用的替代品,我告诉你太子殿下心尖人可是位公主,你若不信,大可去打听打听,这后宫中是不是有所宫殿,太爷每日都派人去打扫!若还是不信,要不要本宫将你带过去瞧瞧!”

兰嫔眼中的挑衅之意十足,果然这话一出,芳华的脸色变了。

愣住,有点不相信的看着眼前人,宇文晟、公主,为什么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看兰嫔的眼神也不像是说谎,今日见者那个妇人,自己提起时宇文晟神情十分慌乱,难道他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成,压下心头的疑惑,对着兰嫔笑了笑:

“芳华谢娘娘提醒,不过天色不早了,芳华是该回去了,听说,这夕阳之下开败的花甚是漂亮!娘娘要好好欣赏才是。芳华告辞!”

再次行礼,也不等兰嫔开口,径直起身离开!背影走的倒是匆忙!

芳华这一走,兰嫔的脸色更是不悦,这贱人竟然都敢嘲笑本宫是多开败了的花,真是过分至极!

一旁的宫女看着芳华离去的背影,小心翼翼的上前:“娘娘,这前朝公主可是宫中禁止提起的人,今日为了气那女子,娘娘这般冒险合适吗?”

“哼,你懂什么,本宫这般自有本宫的道理!走,回宫!”伸出手,那宫女见自己多说无益,连忙上前扶住兰嫔的手,两人朝着宫中走去!、

芳华朝着东宫方向走去,不知为何心中十分压抑,孙公公看着眼前人的身影,说不出的紧张,太子爷的确是守着宫殿,但那个地方是前朝公主居住过的地方,当年的太子爷跟公主是青梅竹马,众人皆之,这件事要是解释起来,该怎么向姑娘开口,若是姑娘开口了,又该怎么办!孙公公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等了许久,眼看着就要到东宫,孙公公急的额间上都出了汗,姑娘你可千万不怕问奴才啊。果真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孙公公!”

“啊!”孙德海已经乱作一团,被芳华这么一喊,吓得失了分寸,连忙跪在地上:“姑娘,你别问奴才,奴才什么都不知道,兰嫔口中之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姑娘莫要往心里去!”

良久,没有任何声音传来,芳华看着跪在地上的孙公公,宇文晟慌乱,孙公公也是这般,看来他们的确是有事瞒着自己。若是兰嫔的话凭空一说,孙公公何需这般紧张,怕是真的如此怕,一时间芳华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孙公公紧张什么?芳华好像没有询问公公什么,公公这般是要作甚?是想掩盖什么事实不让我知晓?”

孙德海连忙抬起头,眼里写满了震惊,完了,自己一时情急说漏嘴了这般解释不是明着告诉姑娘,兰嫔口中的事是真的,完了完了,这下真的闯祸了!若是太子爷知晓,这后果他不敢设想!

“孙公公,你是聪明人,今日你说的什么我芳华没听到,我也没见过设什么娘娘。倘若公公要是多嘴将这件事告诉了太子,那我就说是公公告诉了我那公主之事!若是太子爷知晓,公公是什么后果,芳华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句话要奉劝公公,孰轻孰重,你可要自己把握!”

再也不理会地上的人,芳华转身就朝着东宫方向走去。那个妇人,还有那所谓的公主,竟然你们百般隐瞒,那就不要怪我自己动手,将一切查的水落石出!宇文晟,只希望知道结果之后,你没有任何欺骗我之意!

芳华的身影离去,孙德海眼中说不出的惊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之人,这还是那个最初认识的姑娘吗?不敢多想,连忙起身朝着芳华跑去!

皇宫——朝夕宫

太后今日依旧心情不错,魏公公守在她身边,拿着旁边的糕点,送在太后手边,满脸讨好的笑容。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太后脸上难得出现几分笑意:

“这后宫之中,也就你懂得讨哀家欢喜!”

“太后言重了,奴才伺候是太后是份内之事,奴才不敢邀功!”魏公公这话说得倒是诚心诚意,太后似乎很是满意。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太后跟着魏公公连忙朝着来人看去。

“太后,宫中传来消息,说是刚才兰嫔跟着芳华姑娘起了争执,但似乎并没有占什么上风。不过,兰嫔似乎脱口而出了前朝公主之事!”

“争吵?”太后顺手将桌上的茶杯端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兰嫔这丫头也想在那芳华身上撒下泼,不过她倒是忘了,狐狸不打紧,身后的老虎才是厉害之处。果真是没有脑子的家伙,自找苦吃”宫中死了个淑妃看来还是没有让某些人清醒,芳华不足为害,她身后的太子才是猛虎,兰嫔这般没有脑子,活该如此!

手中的茶水正准备入口,忽然愣住,抬起头看着那宫女:“你把刚才最后那句再说一遍!”

宫女愣住,连忙思索开口:“奴婢说兰嫔娘娘向姑娘说出了前朝公主之事!说是太子日日都会派人去打扫那公主的荣华殿!”

前朝公主?那个叫做李倾歌的贱丫头,一股子狐媚子劲,小小年纪就勾引宇文晟,自己那孙子更是不争气,跟着那丫头片子不知道轻重胡闹。那丫头片子死了之后还念念不忘,真是气死哀家了!不过,等等,还正愁找不到办法除了那芳华,如今看来,几乎来了!

“魏公公,帮哀家去做件事。附耳过来!”

魏公公连忙上前,太后低着头,也不知道给他说了些什么,那魏公公听完,满脸的笑容,心中的佩服之意更甚,太后不愧是太后。连忙告退,下去准备。魏公公这一走,太后脸上阴冷的笑意闪现,芳华,我看此次还有谁能庇佑你不成!

皇宫-东宫

宇文晟从荣华殿出来,跟着徐氏商量好之后,放下心来,这样到最后也就不怕芳华知晓。欢喜的回到东宫之中,时间还早芳华没有回来,自己就去书房看书。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寻思着一切差不多了,宇文晟放下手中的手,走出了书房,吩咐先去让人准备好膳食,自己则是在东宫门口等着,期待自己要见人的身影。

也不知道在门口等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宇文晟不由担心,难道芳华遇到什么危险不成?正准备出去要寻找芳华之时,就见芳华带着孙公公往这边赶来,宇文晟面露笑容,连忙上前:

“华儿,你回来了。”

芳华正考虑事情之时,听见头顶出来的声音,抬头就见宇文晟笑着朝自己走来,强装笑意点了点头。

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宇文晟并没有注意到芳华的不对,再次开口询问:

“怎么了?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可是遇到什么事?”

芳华先是愣住,连忙灿笑:“没有发生什么,只是今天太医局事务繁多而已,也就忙到现在!”

“没事就好,可担心死我了!快进来,晚膳都已经准备好了,今个忙碌了一天,肯定是饿了,我特地命人做了你爱吃的东西。”

宇文晟高兴的拉着芳华的手朝着前厅走去,孙公公跟在身后手中已经满是汗水!

用膳间,宇文晟不断给芳华夹菜,芳华也是笑着应下,两人之间其乐融融,旁边的宫女看着也不由的捂住嘴,孙公公看着这副表情,总算是松了口气,还好太子爷没有追问下来,否则自己可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半个时辰之后,在孙德海的担心之中,总算是平静的度过了去。用过膳之后,宇文晟打算带着芳华去庭院散步,哪知两人刚走去前厅,皇后宫中的宫女就里急忙忙朝着宇文晟跑了过去:

“太子爷,不好了,太子爷。”

那宫女神色十分紧张,面带哭色,宇文晟前行的步伐停住,芳华也是一脸不解,两人同时回头看着那宫女。只见那宫女跑至宇文晟面前,连忙跪了下去:

“太子爷,不好了,皇后娘娘的旧疾发作,太医局的当值太医可都赶了过去!”

“什么,母后的旧疾又复发了,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明显的宇文晟脸上十分焦急,松开芳华的手,身影连忙朝着陈皇后的宫中赶去!那宫女急忙起身跟着宇文晟的身影跑了过去!

芳华看着宇文晟的背影,心中疑惑,这陈皇后身体不是一直都很健朗,怎么会突然旧疾复发,不由看向一旁的孙公公:

“公公带我去皇后宫中吧,还有这皇后的旧疾是?”

芳华抬脚就朝着皇后宫中走去,孙公公连忙跟在身后:

“姑娘,皇后娘娘的病具体奴才也不知,只是知道宫中的太医都用尽全力,也没有彻底清除娘娘的病!”

“哦?难道周太医令都没有办法吗?”

“娘娘以前在府中之时,旧疾也是十分严重,到了宫中有周太医诊断能够缓解一些,但仍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所以年年都会发作,今日看着阵势,怕是又严重了些。”

没想到那陈皇后看着挺健朗之人,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病症,不行,自己可得赶紧前去看看,毕竟她是宇文晟的母亲!心中这般想着,不由加快了脚步!孙公公也紧跟在芳华身后,不敢怠慢!

皇宫——中宫

此刻虽然已经入夜,本来安静的皇宫却变得格外吵闹,一听皇后旧疾发作,后宫众人哪里睡的着,纷纷朝着皇后宫中赶去,就连皇帝也是专程赶了过来,可见中宫的地位有多大!

宇文晟赶来之时,皇后寝宫聚集了很多人,皇帝正在内室之中站着,脸上说不出的焦急,宇文晟也顾不得见礼,连忙上前:

“父皇,母后现在情况如何?”

“晟儿你来了,别担心,太医正在为你母后诊治!”宇文无极连忙拉住自己儿子的手,虽然自己脸上也是十分担心,但帝王就是帝王,临危不乱本事还是有的。

宇文晟来到之时,宫中的众位妃嫔也是到了,见着宇文晟之时,个个面上都很奇怪,原以为芳华会跟着太子一块前来,结果只是太子一人,这会儿就有人开始坐不住了!

兰嫔看着身边的嫔妃:“本宫听说,太子爷身边的芳华姑娘可是医术了得,今日怎么只见着太子一人,芳华姑娘能让玖嫔起死回生,怕是皇后娘娘小小的病情,应该也是信手拈来才是!妹妹,姐姐说的可对!”

一旁的武才人忍不住低头笑笑,看着兰嫔:“娘娘说的芳华姑娘臣妾可是想见见呢,能救活死人的人,定是医术了得!不过今日却不见来皇后宫中,莫非娘娘的病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医治,还是说当初那个所谓的起死回生,根本就是安排好的,不过就是给大家演场戏!”

那才人一边说,一边目光挪至语不远处玖嫔的脸上,玖嫔那日被打芳华救助之后,如今已经完全恢复,只是身子还有点虚弱,调养调养便是!

那武才人跟玖嫔一向不和,玖嫔没有死成,倒是让她很失望。这个时候肯定是不会错过挖苦玖嫔的时刻。对于这般不雅的言语,对面的女子只是静静的站着,不予理会!

这边兰嫔跟武才人吵的厉害,芳华跟着孙公公朝着内室走来,兰嫔眼尖,立马就看到了芳华的身影:

“哟,这正主来了,本宫还以为她害怕了!”

武才人一听兰嫔的话,连忙回头看着芳华的身影,不错,是有点姿色。不过有姿色就可以在宫中目中无人,不过就是仗着太子爷的宠爱,当真就无法无天不成,不行,自己今日必须给这丫头一点颜色瞧瞧!

芳华脚步匆忙,进入皇后宫中之后,看着这阵势,心中诧异,皇后娘娘的病竟是如此严重,皇上竟然都亲自赶来,脚下步伐加快,进了内室。

“芳华参见皇上,拜见各宫娘娘!”

皇上还未开口,武才人倒是冒然开口:

“你就是芳华,那个神医女子。听说姑娘医术了得,那就应该早点来为皇后诊治才是,为何这般来迟。再说宫中可是传言你是太子爷心爱的女子,皇后乃是太子之母,你竟然根本不予理会,分明就是目无王法,藐视宫规,你该当何罪!”

这么不客气的批判,芳华心中好奇,听声音并不熟悉,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子,衣着并没有身边的人华丽,不过说话倒是犀利的很。

若是寻常,芳华肯定不解,不过看着这女子旁边熟悉的脸,她就明白了,这两人根本就是一伙的:

“娘娘此话差矣,皇后娘娘乃是千金之躯,芳华的老师更是太医局医令,芳华刚进太医局,担不起神医的称谓!今日倒也不是芳华故意来迟,而是太子爷思母心切,民女当然不能跟皇后娘娘想比。不过,娘娘如今身体不适,这位娘娘的精力不应该更加关心关心皇后,怎还有心思跟芳华这般开玩笑!”

“你……”武才人气急,果真如传言所说,伶牙俐齿,目中无人,今日自己必须好好教训教训才是,正准备开口,宇文无极的声音传来:

“兰嫔、武才人,给朕滚出去!”

兰嫔、武才人齐齐愣住,宇文无极脸色十分难看,一时间众人都慌乱的跪倒在地:

“皇上息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