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同心同意共隐瞒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的话一出宇文晟的脸色立刻变了样子,眼中更是惊讶无比。芳华倒是第一次看到宇文晟这般表情,不由充满担心:

“宇文晟,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芳华,你见过那个妇人,那妇人可是跟你说了什么?”

“啊?”芳华愣住,那个宫女不是哑巴么,怎么还会开口讲话:“宇文晟,你怎么了?那个宫女不是哑巴么,怎么会说话!”

这话一出,宇文晟再次愣住,是啊,自己这是在说些什么,自己又在担心什么,反应有点不对劲,不由干笑一声:

“没什么?芳华,你身体可好些了?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吩咐小厨房给你做!对了,你要是觉得闷我带你出宫玩玩!”

慌乱的解释让原本尴尬的场面更加混乱,芳华脸上更是一脸的不解,不可相信看着眼前人:

“宇文晟,你到底怎么了?”

知道自己没办法强装下去,宇文晟面色十分不自然,看着芳华脸,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一声一声让人听的忧心忡忡。

明显能感觉到眼前人不适,芳华直视着他的眼睛,脑中闪过各种念头,那个妇人不是哑巴么,为什么宇文晟的意思是她还会讲话!还有宇文晟得知自己跟那妇人见面神色十分紧张,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这般神情。

长久的沉默,让两人之间气氛显的诡异,宇文晟手中隐隐冒出汗,自己刚才是情急了些,可是如今该怎么向芳华解释!别看他现在面上平静,心中早已经乱做一团。

孙公公看着他们两人,气氛有些不对,暗叹,怎个今天变得这么奇怪,平日里不是看姑娘跟太子爷相处十分要好么,今个怎么变成这样?不行,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得想想办法才是:

“太子爷,姑娘也走了一路,还是让姑娘先坐下来歇歇,奴才在吩咐下去准备点吃食!”

孙公公的话,确实给两人解了围,宇文晟连忙拉着芳华的手,将她朝着远处的桌子前扶去:

“华儿,你今天也累了,先坐下来歇歇。孙公公,去拿些糕点过来!”

听到吩咐之后的孙公公连忙朝着门外走去,芳华坐立,看着宇文晟明显的讨好之意,心中叹了口气:

“宇文晟,有些事情你要是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勉强。今日,我没有见过那妇人,这些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不知为何,明明知晓宇文晟有事情瞒着自己,但她就是不愿意揭穿,明显的他不愿意给自己解释,但无论如何宇文晟都是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她不想因为一个陌生的妇人,让他们两人之间如此难堪!

“华儿,你……对不起!”

听了芳华的话,宇文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心底说声抱歉,芳华对不起,曾经的那些事情,我宁可让你永远不要想起来,对不起,芳华,请原谅我的自私!

“好了!”芳华眼中些许笑意,再次转变为调皮的模样:“你今日去了哪里?对了,有件事情我必须要问问你,你可要好好给我讲解一番!”

“今日父皇为国事叫我去了趟御书房,华儿,你要问什么?若是知晓,我定全部告知!”

只要不是那妇人的事情,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宇文晟暗暗说道!

“这些话我可能问的不妥当,但是如今我在这宫中,也进了太医局,也算是这宫中的一份子了。太医就是为皇家效忠,这后宫之事我已经脱不开干系!不若请你告诉我,这后宫如今到底是什么样子,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就算不能够独善其身,至少也要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芳华这番话一出,宇文晟仔细回味了番,觉得甚是有理,自己毕竟不是后宫之人,也不能无时无刻保护好芳华,让她知晓些局势,也好保全自己。这般想着开口向芳华讲述:

“后宫之中,位分最高的是中宫皇后,下来是妃位,分别为淑、惠、雅、贤四妃。接着是嫔位,分别是:梅、兰、竹、菊、柳、珍、玖七嫔,下来是才人,分别是云才人、武才人、刘才人。剩下的人不提也罢。这些宫中的女子,嫔位之上母家权位也是十分强盛!”

宇文晟这么一说,芳华恍然大悟,想想,自己进宫之时救的那人是玖嫔,前几日是柳嫔,被贬的惠妃、淑妃,尽管她们都已经不再人世,也不知道她们都是谁的人:

“我听说,宫中的妃嫔就代表前朝的大臣,你是太子,这后宫可有拥护你的人?”

芳华这般一问,其实也是想知道宇文晟现在的处境。宇文晟自然不会隐瞒她,轻笑:

“那日你救的玖嫔,是我们的人。还有梅嫔、珍嫔、雅妃,她们中玖嫔是司通政使之女,梅嫔是奉天府府尹之女,珍嫔是怀化大将军的妹妹,而雅妃的父亲则是户部尚书。目前为止,宫中支持我的朝臣除了他们,还有不少,不过也不是每个女子都有机会进宫。更何况母亲的陈氏一族也是我强大的后盾,外祖父虽是一等爵,地位不及杨家一等公之位,但门生遍天下,这点不用担心。”

“那,杨家的人有哪些?朝中的局势又是如何呢?”

“前朝之中,父皇的几个儿子年龄尚小,我太子之位也是早就定下,群臣如今也找不到理由弹劾。但保不齐有眼红这位子的人动手。杨家乃是扬州第一大户,宫中以太后为首,四妃中惠、贤两妃是太后的左膀右臂,嫔位之中兰嫔也是太后之人。其三人母家地位也是十分显赫!朝中杨家公更是一等公,杨家男子皆在朝中都是重臣,后宫之中也多有杨家外戚。如今看来,杨家的风头是有些太剩了!”

宇文晟说到此处,面色有些凝重,杨家这些年一直是父亲心头刺,那杨家竟然妄想将杨文秀送进这东宫之中,真是痴人说梦。宇文晟嘴角不由浮现嘲讽的笑容!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淑妃是丞相大人的女儿,是皇上觉察到丞相已经投靠了杨家,所以皇上才迫不及待的要将林家除去。那这惠妃会不会也是皇上动的手脚!”

这话一出,两人齐齐愣住,眼里都写了震惊。芳华只是觉得皇上视杨家如大敌,若是真如宇文晟说的那般,淑妃本是皇上的人,最后还是被处死!那惠妃本就是杨家之人,又怎么可能难逃一死,这根本就是皇上已经要对杨家动手了才对!

宇文晟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他不是没有想过昨夜的事情是父皇所为,加上惠妃死的不明不白,惠妃可都是太后的人,她不会动手。母后更是不理会这后宫争斗,莫非真是父皇所为,但只是他意外,芳华竟然能够把事情看的这么透彻:

“华儿,这番话你说给我就可以了,自古女子不可论政,这些事你都不要去管!明白吗?”

芳华的聪慧让他意外了,若为男子定是国家栋梁,但奈何是个女子之身。但转念一想,芳华本就是皇家之女,身上就躺着正统皇室之血,或许这本领就是与生俱来呢!不过,如今她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后宫之事还是不要将她卷入其中才好。

宇文晟的劝谏,芳华明白,后宫之事本就复杂,这些嫔妃个个都是成了精的人,自己还是多留意几分才好!保护好自己让宇文晟少点担心。整理了思绪,芳华笑着看向宇文晟:

“如今时间也还不到晌午,我想去太医局,跟着周太医令学习学习!”

见芳华将话题转走,宇文晟心中欢喜,那妇人之事芳华不调查才好:

“你若是去,我让孙德海陪着你去!刚好我手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去了太医局可要早些归来,晚上我们一起用膳!”

“好!”刚才的不愉快消失,两人同时整理了番,想携出了东宫,芳华带着孙公公等人朝着太医局方向走去,而宇文晟则是出宫!

皇宫—浣衣局

自打浣衣局的宫女跟芳华擦身而过之后,那妇人的神情就十分的古怪。这会儿一个人端着盆,原本是洗衣服,可这会却神游起来,也不知道这般心中再想些什么,仔细看去,那妇人竟然落泪了。

话说宇文晟似乎提起这妇人脸色就是十分的惊讶,特别在面对芳华之时,莫非这妇人跟芳华有什么联系不成。

那妇人垂头抽泣,周围忙碌的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对,就在这时管事的嬷嬷突然朝着妇人走来,面上有些不悦的表情:

“哑巴张,放下你手中的东西,拾掇拾掇跟我来!”

那妇人听见身后的声音,连忙抹了抹眼泪,起身看着眼前人,笑着点点头,湿着的手在衣服上噌了噌,跟着那嬷嬷的脚步走上前去!

那嬷嬷看着妇人的神色,不由眼中生出几分疑惑,忍不住喃喃自语:

“这哑巴今日是怎么了?从早上到现在总感觉哪里不对,平日里也不是这般神色才对!”

思索间就来到门外,此刻就有人在门口侯着,那嬷嬷脸色马上就变了,一脸的讨好:

“公公,人带来了。”

那公公点了点头,表示满意:“好。”抬头看着身后的妇人:

“跟我来吧。”

妇人连忙跟着那公公的脚步,脑海间却是全是芳华的身影。

公公带着妇人走了很久,也不知道来到了宫中的哪一处,只是这处倒是十分安宁,房屋看起来也十分破旧,但又不似冷宫那般萧条,不过没有人烟,想必是很少有人来才是!更奇怪的是,这宫门连个牌匾都没有!

“到了,进去吧。”

那公公停住脚步,妇人点头哈腰的道谢一番,上前几步,推开门朝着宫殿深处走去。

说来也奇怪,这宫殿外面看起来萧条不已,进入之后却是十分整洁干净,没有尘土的气息,虽然不如外边的景色好看,倒也有另一番风味!

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熟悉的装饰,那妇人眼中刚刚褪去的眼泪再次涌了上来,脸上也是十分的激动,忍不住加快步伐,朝着主殿走去。

越往里走,泪流淌的更是厉害,胸口也是起伏不定,但眼泪之余似乎看到了惊喜,他去正殿之时,明黄的身影背对着她,那妇人上前几步,就跪了下去:

“参见太子爷!老奴就知道,能将这荣华点打理的这般,也就只有太子一人!”

原本出宫的宇文晟却站在这里,不由的让人疑惑,不过更让人不解的是,那个哑巴妇人真的会开口讲话!

宇文晟并没有转身,而是依旧看着眼前的画面,开口:

“十年,我从未停止打扫这个地方,也从未停止寻找她的身影,十年了,真真就已经十年过去了啊!”

那妇人抬头,看着那背影:“太子爷对公主的情谊,这些年老奴都看在眼里,十年前要不是太子殿下,老奴也不可能活到今日,老奴多谢太子救命之恩,多谢太子救命之恩!”

“奶娘,莫要说这些,快快起身!”宇文晟转头,上前几步将那妇人扶起!

原来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李倾歌的奶娘,徐氏。当日宇文无极破宫,萧皇后自尽,公主不知所踪。她们这些荣华殿伺候的奴才,宇文无极也下旨为萧皇后陪葬,全部活埋!那时候民生哀悼,众人都是绝望。奶娘徐氏跟随萧皇后多年,陪葬这事她倒也甘心。

就在下葬的前夜,当时还有十三岁的宇文晟,等着被禁足的处分,私自逃出府邸,找到了徐氏,用另一名妇人将徐氏的性命换了回来,从此改名换姓,封了口,装了十年的哑巴,才活到了今日!而如今再次来到荣华殿中,徐氏能不激动么!

心中感激的妇人,想起今日见着的身影,不由的开口询问:

“太子殿下,你可是找着了公主?”

徐氏眼中无限的期许,早就听说太子爷现在特别宠爱一个民间女子,当时自己就疑惑,太子爷对公主的感情深入骨髓,怎会做出对不起公主之事,今日见着的那女子,身后跟的是孙德海,那张跟萧皇后相似的眉眼,徐氏一度以为自己认错了人,不过现在在这里看到了太子爷,几乎可以肯定,那女子的确是公主无疑了!

看着徐氏期许的眼神,宇文晟点了点头,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想!徐氏的眼泪再一次落下: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老天有眼,皇后庇佑,终于找到公主了,终于找到公主了!”

“奶娘,倾歌她已经没有记忆了!”

徐氏顿住,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被一个村庄的大夫收养,已经没有以前的记忆,只道自己名叫芳华,其余都忘了,忘了自己是公主,忘了她的国仇家很!”

徐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心情,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般,转念想了想:

“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太子爷,公主现在若是忘了那些事情也好,老奴想若是萧皇后在的话定不会让公主生出报仇的心思来!”

“我今日找你来是两件事,一是告诉你倾歌她还活着,另一个就是我希望你不要与她相认,说我自私也好,还是怎样,我只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活着,永远不要记起那些往事才好!”

宇文晟将自己心中的话告知徐氏,若是自己阻拦了芳华,等到日后徐氏与她相认,自己撒的祢天大谎就够多了,到时候什么都瞒不住,反而让芳华更恨他,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太子的意思,老奴明白。竟然公主如今还活着老奴也就知晓了,等到老奴死后在下面见着萧皇后也算有个交代。还望太子爷能够好好照顾公主,后宫复杂,公主性子单纯,莫让她受了委屈才好!老奴在这里就替皇后谢过太子爷了。”

“奶娘快快请起,晟明白该怎么做!”宇文晟连忙将奶娘扶起,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皇宫——御花园

芳华晌午前夕去了太医局,一直忙碌到了黄昏十分,才将周太医布置的任务完成,周太医认为她出来对太多事务还是不熟悉,先从抄写医案做起,芳华倒是很乐意为之。不过虽是简单的抄写医案,她也从中获益不少。

结束了抄录工作,芳华向着周太医令辞别,满心欢喜的带着孙公公等人就朝着东宫方向走去,这一路芳华脸上的笑意不断。

说来也真是不巧,今日御花园中兰嫔下午十分正在园中赏花,这一耽搁就到了黄昏,正准备起身回宫,突然看见远远走来的芳华,身边并没有太子陪伴!一时间动了歪念,不顾宫女的阻拦上前朝着芳华走了过去。

芳华欢喜的往回赶,眼前被一个不速之客挡住了去路,再一看,原来是昨日那个处处跟自己作对的女子,芳华心想,虽不知这女子什么身份,倒昨日那般行为,想必也是讨厌自己,还是快点离开的好!

“芳华参见娘娘,娘娘吉祥!”芳华乖巧的行了礼,哪知兰嫔根本不理会芳华,摆明要给芳华下马威瞧瞧。见那人不理自己,芳华也不愿相争:

“芳华还有事,先行告退!”说完起身准备越过兰嫔离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兰嫔移动挡住芳华的身子:

“想走,没那么容易。你这女子竟然这般不懂礼数,还不给本宫跪下请罪!”

芳华不动,眼睛盯着兰嫔!

“好你个大胆的女子,当真以为太子爷喜欢你,你就无法无天了。今日本宫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长点记性!”

抬起手就朝着芳华的脸上招呼了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