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隐世村落获新生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13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徐默抱着李倾歌朝着皇宫后处跑去,任凭耳边的厮杀声响起,手心因为紧张不断的出汗,怀中的小公主此时奋力挣扎,呼喊着自己母后的名字。

奶娘徐氏将两人推出了宫殿,倚着门用手捂住胸口,脸上是说不出的悲痛,公主,无论如何你都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啊。最后看了眼被自己划上的后门,不远处有声音传来,看来判贼已经闯了进来,她是跟着萧皇后进的宫,今日就算是死也要陪在主子身边。

一咬牙,转身就朝着荣华殿深处跑去。皇后娘娘,你可要等着老奴。

徐氏慌张跑进殿中,整个殿中的场景令人毛骨悚然,火把照亮了夜空,地上不知躺着是何人的尸体,远处还有宫女的哭泣声,伴随着判贼的大笑声,充斥着徐氏的耳朵。

余光瞥见殿门口熟悉的身影,没有任何犹豫,也不顾身边的危险,就朝着那里跑了过去。地上的身影一袭明黄,苏绣的凤凰眼睛被鲜血染的通红,说不出的妖艳。昔日的雍容高贵,今日却是狼狈不已。徐氏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缓慢的伸出手:

“娘娘,娘娘老奴来迟了,老奴这就随您而去,绝不会让您孤身一人。”

萧皇后的手中握着一把短刀,徐氏上前就将她手中的刀拿下来,反手握住,最后看了眼萧皇后,拿起手中的刀就朝着自己的胸口刺去。

“奶娘……你……”

微弱的声音响起,徐氏的手顿时停住,扔下手中的刀,满脸的欣喜:“娘娘,娘娘你醒了。”

躺在地上的萧皇后用仅剩的一口气,强撑着意识:“倾歌,倾歌她……”

徐氏连忙上前握住萧皇后的手:“娘娘放心,老奴已经让默儿将公主带走了,公主不会有事的。”

这声音似天籁,萧皇后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倾歌没事就好,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倾歌,活着,活……下……去……”

这是萧皇后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这个曾经在后唐历史之上,承载了李广完整爱的女子,纵使拥有绝世容颜,也终是在这一刻香消玉殒。

“娘娘,娘娘……”身旁的人已经泣不成声。

宇文无极一脚踏进荣华殿,就看到幕,满室的血腥味冲击着他的味蕾,明黄的身影在黑暗中是那么的刺眼。萧皇后,这位后唐的美人,没想到竟然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宇文无极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那个人!

“公主呢?”

站在宇文无极身边的侍卫,反应过来,连忙行礼:

“大人,殿中并没有公主的身影,属下已经派人努力寻找了。”

没有?怎么会没有?那么小的人儿能跑到哪里去,一定是被人藏起来了,最后看了一眼整个荣华殿:

“都给我打起精神,把这皇宫给我我地毯式搜索,要是找不着公主,你们提头来见!”

“是,属下一定竭尽全力!”

宇文无极转身离去。

徐氏还在抱着萧皇后的尸体哭泣,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大,这个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

“来人,将这老奴押下去,严加看守,切记不要出了什么差错!”

话音刚落,身后就有人上前一把拉住徐氏,押着她就朝着外面走去。徐氏企图挣扎,可是没有结果,只能看着萧皇后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

“娘娘,娘娘……”

声音久久在荣华殿飘荡,经久不曾离去。

帝都·宇文府

今夜皇宫内不平静,宇文府中也是极不平静。宇文府书房,瘦小的身影来来回回在房中走动,脸上说不出的焦急。身后的椅子上坐着的是身影的母亲,看着自家儿子的模样,不由的有些心疼:

“晟儿,你莫要来回走动,你父亲想必不久就会归来!”

听见声音,来回走动的身影停住脚步,来到母亲身边:

“娘亲,父亲会不会把倾歌平安带回来。”

女子的脸色一怔,勉强的笑了番:“别担心,公主会跟你父亲一块回来的。”

“真的吗?”宇文晟脸上写满了希冀,转念一想,不禁自言自语:“肯定会回来的,父亲可是答应将倾歌带回府中的,从小到大他都没有骗过我,这次也不会骗我的。”

女子脸上不自然的神色越来越明显,自己夫君今日是去干什么她比谁都清楚,晟儿年纪小不明白,他这个做娘的又怎会不懂。一想到皇宫的场景,手心不由的冒出汗来。

宇文晟又恢复了刚才急躁的神情,不知为何他心里十分不安,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可是念头来的太快,自己根本来不及抓住。

宇文晟跟自己的母亲在书房等到了子时之后,两人脸上都没有困意,无比关心今天晚上的情况。

宇文无极处理完宫中混乱的局面,子时之后才骑着马从皇宫赶了回来。李倾歌那么小的人竟然失踪了,偌大的皇宫找不到她的身影,这怎么可能?这个公主留下来可是个祸害,自己的儿子以后可是人中龙凤,李倾歌要是还是当初的后唐公主,那定还能考虑一番。可是如今她已经什么都不是,想要进我宇文家的门,做梦!

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入自己府中,李广那个昏君已经被自己解决,今天夜里怕是没有什么时间能够休息,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不过时候告诉夫人,让她准备一下,过几日就入住皇宫,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新帝,宇文无极倍感兴奋,起初的疲惫一扫而光,抬起脚就朝着卧室走去,书房的灯光吸引了他,奇怪,这么晚了谁还在书房?宇文无极心中疑惑,转身朝着书房走去。

宇文晟整夜都在书房之中等着自己的父亲,半分睡意都无。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人的目光连忙朝着门口望去。

吱呀一声,紧闭了几个时辰的书房门被打开,宇文无极看着书房的两人,不由的愣住:

“你们两人在这里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宇文晟满脸的欢喜,看向来人上前几步:

“爹,你回来了。倾歌她……”人儿朝着宇文无极身后看了看,并没有见到自己心中期盼的身影,脸色不由变得难看起来,爹可是答应过自己会带倾歌回来,为什么会没有,爹爹竟然欺骗自己。

宇文氏看着自己儿子的脸色,知子莫若母,心中所有的想法已经写在自己的脸上,不由叹了口气,连忙上前看着宇文无极:

“夫君,你回来了。你……”

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宇文晟再次开口,刚才是有些不悦,还是不死心开口:“爹,倾歌到底在哪里,你不是说要带她回来吗,爹你怎么能欺骗我!”

宇文无极进门之前就听到了宇文晟的话,选择自动忽略。再次被提起宇文无极的脸色十分难看,手中的拳头紧紧握住,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一旁的宇文晟还是不做停休,逼问着自己的父亲:

“倾歌,倾歌到底在哪里!”

宇文氏看到宇文无极的脸色,连忙上前拉住自己的儿子,试图制止儿子嘴中的话,哪想沉默已久的丈夫终于爆发,一巴掌就打在宇文晟脸上。

啪!

“老爷……”

“你这个孽障,男儿志在四方,你却一心在女子身上,小小年纪就这般儿女情长,日后怎能掌管国家,又怎能统领百官!宇文晟,今夜你就给我听好了,从此这世上没有李倾歌,你给我死了那份心……”

“你说什么!”眼前的父亲变得那么陌生,这世上再也没有李倾歌,宇文晟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大,不由的想起今日自己看到的场面,似乎明白过来,也不顾脸上的疼痛,上前拉住父亲的衣服,满脸的不可置信:

“倾歌她怎么了?你把倾歌怎么了?你还我倾歌,你还我倾歌!你个骗子,宇文无极你个骗子!”

在后唐,儿子直称父亲的名讳有违孝,宇文夫妇没有想到一个李倾歌竟然让孝顺自己的儿子变成这般:

“晟儿,你怎么能这么跟你父亲说话!”宇文氏连忙止住自己自己儿子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凝重。宇文无极气的不成样子,大喝一声:

“来人,给我把这个孽障关起来,让他闭门思过,任何人都不准求情!”

忍住想要杀人的冲动,最后看了眼宇文晟,甩袖离去。身后只传来宇文晟挣扎的声音,还有那不断的倾歌之名。

公元946年夏,后唐皇李广荒淫无度,朝臣宇文无极携六路英雄反,李广不及,被诛之。李广死,其妻萧皇后自缢于荣华殿,李氏一族,男子皆杀,女子流放之。李广的几个儿子也全部被宇文无极斩杀,而唯一的公主李倾歌,消失不见,生死未卜。同年,宇文无极自立为王,改后唐为后周,持续了十余年的后唐国就此覆灭。

亡国夜·后山

徐默不顾一切的朝着皇宫的后门跑去,此刻的皇宫已经涌进了太多的反臣,场景说不出的可怕。整个皇宫怕是没有公主的活路,耳边回响着自己母亲的吩咐,徐默不敢怠慢,抱紧怀中的倾歌快速跑着。

“哥哥,你要带倾歌去哪里?倾歌要去找母后,哥哥你快放我下来!”

怀中的小人儿脸上挂着泪水,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人,身体不对的挣扎,想要逃离。可是自己越是挣扎,反倒被抱得越紧。

怀中的人眼见自己的挣扎没有任何作用,反倒被禁锢的更厉害,声音也哭的沙哑,脸上还挂着泪珠,终归还是停下自己的动作,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从徐默的怀中探出,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四周的声音越来越响,隐约间还有哭声叫喊声,后面还有些光亮再不断移动,一阵风从来,身体打个哆嗦,倾歌连忙缩进徐默的怀中,小手不由的纂进他的衣服:

“哥哥,皇宫这是怎么了?”

徐默抱着倾歌没命的奔跑,起初怀中的人儿还不停的挣扎,现在安静下来,这番话问出,徐默愣住,不知该怎么回答,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响,这个时候还不是解释的时候,将怀中的人儿紧紧包住,继续前行。

徐默带着倾歌离去,那些侍卫在荣华殿没有找到她的身影,自然就开始进行地毯式的搜索,更何况,李倾歌可是宇文无极亲点的人,要是找不着被怪罪下来,他们也是担当不起的。

就在众人要将荣华殿翻个遍,还没有看到李倾歌的身影之时,有人禀报说在皇宫的后门有看到她的身影,为首的侍卫不做停留,连忙带着人朝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徐默抱着倾歌从皇宫中趁乱逃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朝着皇城外跑去。倾歌的话没有得到回答,小人儿也不再继续追问,缩在他的怀中,也许是哭累了,竟然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不时落下几滴雨点。

更准确的说,倾歌是被冻醒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景象,身体更加蜷缩起来:

“哥哥,这是哪里?”

徐默已经精疲力尽,昨夜一路狂奔跑出了皇城,天色太晚也不知道自己走的是哪条道路,身后没有了马蹄声,自己的步伐也放慢了不少,就这样没有目的的走了一夜,天快亮了,自己的体力也所剩无几了。被怀中的人这么一问,停下脚步,打量着周围的景色,徐默也怔住了,他们这是在哪里?

四周是广阔的平原,平原之上种着些树木,天刚亮,草上还挂着露珠,显得格外寂静。这地方自己也没有来过,看来情况不妙,他们迷路了。将怀中的人儿放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

“公主。”

“默哥哥。”小倾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一夜的折腾神色也是十分疲惫,强忍着困意:

“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为什么要离开皇宫,为什么要离开母后。默哥哥,是不是倾歌做错事了,所以母后不要我了。”

说着说着小人儿倍感委屈,眼泪就要落下来。

“傻丫头,你母后才不会不要你。”徐默蹲下身来,伸手擦了擦小人儿脸上的泪,抚摸着倾歌的脑袋:

“公主,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开心的活着,要记住母后跟父皇还有更多人都爱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努力活下去!”

这番话对只有六岁的倾歌来言根本不理解,不过看着徐默认真的脸,在她的认知里怕是这件事十分重要,于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倾歌一脸的认真样逗笑了徐默。徐默这么一笑,小人儿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一个抬头,开口:

“哥哥,你看后面有马儿正朝我们跑过来!”

这番话出,徐默连忙回头,是叛臣。抱起地上的人儿就朝着前方跑去,没想到竟然被他们发现了,不行,必须保住公主的性命,徐默的心中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两条腿又怎么能比得过四条腿,徐默本身也就没有了力气,眼看身后的马匹离自己越来越近,赶紧将怀中的人儿放了下来:

“公主,快跑。记住我说过的话,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倾歌看着徐默焦急的脸,刚才憋回去的泪水再次落下,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心中却是说不出的难受,身体直直的站在那里,忘了反应。

眼前的人没有反应,徐默急了,不由的大喊:

“跑,快跑!”

“跑。”

小人儿脸上的泪水落的更多了,脚步也动了起来,朝着远处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望。徐默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倾歌的身影,眼前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他嘴角的笑容不断的扩大,耳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响亮。

呲一声,是利剑穿过肉体的声音。倾歌最后看到的那一幕,是徐默被马上的人一剑刺过,熟悉的身影倒下,疯涌而来的是凶神恶煞的人群。

“默哥哥!”

小人儿哭的喊了出来,终是明白了为什么刚才那人会让自己跑,伤心之余,眼见着那群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倾歌连忙朝着前方跑去。奈何小人儿努力的奔跑,也敌不过身后兵马的追赶,眼看着要被追上,突然脚下一空:

“啊。”

一针慌乱的叫声,李倾歌的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追捕的侍卫赶到之时,只见眼前是处断崖,而李倾歌就这般没有征兆的掉了下去,众人皆是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反应过来。

“这么高的断崖,那么小的人掉下去必死无疑,老大,我们走吧,追赶了一夜,还是赶紧回去将这件事告诉大人吧。”

为首的人迟疑了良久,目光一直注视着断崖处,最终调转了马匹,一干众人朝着皇城的方向跑去。

话说李倾歌从断崖掉了下去,或许真是富贵之像,命不该绝。这断崖的最低下是一段陡坡,倾歌从上面掉下来之后就直接顺着陡坡滚了下去,就这样滚到了山脚下,被秦大夫所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