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亲人相遇不得聚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7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关外,一大批人都在等着口中的小主人到来,为首的那人面上也是十分的焦急,目光眺望着远方,只希望自己期盼的那人能够出现。等了许久,不远处随从慌张的赶来:

“爷,回来了,小主子回来了!”

“真的?真的回来了?”为首的人脸上全是笑容,目光早已经朝着姜国方向飞奔而去:“人呢?他人呢?在哪里?告诉我在哪里?”

“主子,马车在后面,已经朝着我们奔来了,就在不远处!”

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不由朝着不远处看去,等了良久,果真看到一辆白色的马车朝着他们这个方向飞奔而来,众人面上说不出的欣喜,为首的那男子几乎雀跃起来,连忙将马朝前赶了赶!

就在众人的期待之中,那辆白色的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四周一切都安静下来,众人的眼光全都聚集在那马车之上,等了有会儿,马车的车帘被揭开,白衣男子披着披风从中间走了出来。

为首的人连忙从马上下来,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只见那白衣男子跪在为首的男子面前:

“参见父汗!”

“起来,快起来!”眼前的男子眼中似乎有泪花闪现,这么多年了,当真以为这个孩子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上天似乎还是眷顾自己,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

那白衣男子被扶起,身后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朝着他跪了下去:

“属下参见小主子。”

“不用多礼。都起来吧。”白衣男子声音冷漠。

“谢小主子。”

“走,齐儿,跟父汗回去。这关外风大,可要仔细身子!”

“儿子全屏父汗安排。”白衣男子语气间说不出的恭敬,但隐约间也是有几分疏离。

那白衣男子重新回到了马车里,一行人的动了起来,朝着大漠深处驶去。此行一群人中的白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将士口中姜国那位为狼群撕碎的军师袁齐,要说这军师人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一句父汗,这袁齐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目前看来,不得而知。

后周——东宫

昨夜宇文晟离开之后,芳华还是为了柳嫔的事情仔细的想了一番,还有那个在殿中不停针对自己的女子又是谁,这后宫之中到底是怎么分派,芳华不知,只是想起来就让人头疼!最后百般无奈,只好作罢,沉沉睡去。明日好好跟宇文晟谈谈才是!

第二日,芳华早早的就醒了,用过早膳之后,便去书房找宇文晟,但却被告知他有事离开了东宫,不禁心中疑惑,宇文晟离开怎么也没有人告诉自己,心中疑惑之时,不由的来到了庭院中,角落的两个宫女神色可疑,一时好奇,芳华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

芳华动作轻盈,前行的两个宫女似乎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她,两人说的十分专心:

“哎,你听说没有,冷宫里那个惠妃死了!”

“什么!”另一个宫女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人,说话的宫女连忙拉住那女子:

“你小声点,干嘛大惊小怪的!”

那宫女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整理了自己的衣衫,四周看了看:

“你说那惠妃死了?怎么死的?”

“我跟你说啊,今天冷宫的宫女去给她送饭时,发现那惠妃死了,身上都是冰冷,死相也是及其难看。有人已经报告给了皇上,皇上也没有派人去瞧。只是吩咐让人把尸体运回惠妃父亲府中,这会儿怕是已经到了呢!”

“什么,惠妃的尸体竟然被运了回去,皇上也太无情了些!”

“你这丫头是觉得活的久了吧,这些话都敢说出口。那惠妃害死了皇子,打入冷宫之后畏罪自杀,死后皇上还让她回了家,让家人给她收尸,这是恩赐才对。你这丫头,还是莫要说些没有的话,小心你的脑袋!”

宫女指责那个说错话的女子,那女子似乎也明白过来,连忙低下头,吐了吐舌头,两人对视,嘻笑的朝着前方走去,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身后的芳华。

宫女的身影走远,芳华停住脚步,脸上的神色及其的不对劲,刚才那两名宫女的话尽数落在她耳中,心中一时间五味陈杂。

淑妃死了,惠妃也死了,昨天那个哭的不成样子的女子竟然给死了。不知道为何,芳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中十分的难过。要说那个女子,虽然没有交集,但隐约觉得那女子也不是什么坏人。还有宫女口中说的皇上仁慈,芳华倒并不是那么觉得,俗话说得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些入宫为妃的女子,往往不能光耀母家门楣,最后往往被家人放弃,那是说不出来的可悲。

如今皇上将惠妃的尸体送了回去,也不知道会受到怎么的对待。想着想着芳华心中就更加难过起来。不知不觉,人也从东宫走了出啦,远处的孙公公看见芳华的影子,看她神情不对,十分担忧,连忙跟了上去。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殿下不久便就回来了。”

身后传来声音,芳华回头,只见孙公公急忙朝着自己跑来:

“公公,我心情烦闷,想在宫中四下走走,劳烦公公回来告知太子殿下。”

“这……”孙公公的脸上有些许迟疑,太子爷对姑娘的重视程度不小,这宫中将姑娘视为眼中钉的人比比皆是,若是在出现上次淑妃的事情,太子爷非杀了他们不可,连忙上前:

“姑娘,你若是烦闷,奴才领姑娘在这宫中转转便是。若是姑娘不愿意,可允许奴才们跟在姑娘身后,还望姑娘能够理解!”

“哎,也好,你们就跟在我身后吧!”

孙公公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芳华心中也明白,便不再多言,朝着后宫深处走去,孙公公带着人连忙跟上。

这偌大的皇宫,芳华也不知道何处是自己的目的地,只是懒散的在四处闲逛,总觉得皇宫的地方太过压抑,有些无形的东西往往就能够让人窒息。一想到那宫女们说的话,脑中冒出奇怪的想法,回头:

“芳华可劳烦孙公公带我去个地方?”

“不知姑娘想去哪里?孙某一定为姑娘效犬马之劳。”

“那就请公公带我去趟冷宫吧!”芳华看着孙公公微笑着,孙公公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皇宫——朝夕宫

今日大早,太后洗漱完毕,魏公公就一直站在屏风外等着,里面一通响声,看样子是十分忙碌。

片刻之后,身着华服的女子在众人的拥簇之下走了出来,朝着已准备好的早膳桌子边上走了过去,魏公公连忙避开,随后抬起脚跟了上去,神色倒是十分的谨慎。

太后坐在桌前,立马就有人上前为她布菜,魏公公恭敬的现在旁边,低着头,不言不语。

“怎么了?这宫中又出了什么新鲜事情,来说给哀家听听!”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说出,魏公公连忙上前,似乎等的就是太后这句话:

“回太后,冷宫中的惠妃今个早上自杀了。皇上让人把她的尸首运回了家!”

良久没有声响,太后依旧从容的吃着碗中的食物,仿佛没有听到魏公公的话。这太后心性本来就难以令人琢磨,这魏公公也不知道如何,只好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良久,太后手中的碗筷才放下,宫人眼尖的连忙将吃食撤了下去,太后接过宫人递来的绢布,擦嘴:

“魏贤啊魏贤,你果真是越老越糊涂,这青天白日的你就给我说尸体,难道是存心不想让哀家好好吃饭不成!”

魏公公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跪在地上求饶:“太后恕罪,奴才知错了,太后恕罪!”

“都给我下去!”

宫中的人听到太后这般吩咐下去,也不能强行留下来,转身离去。宫中的人都离开之后,太后这才开口:

“起来吧,瞧瞧你那样子!”

“谢太后,谢太后。”

“哀家肩膀疼!”

魏公公连忙上前,为太后锤肩膀。那力道刚刚好,太后舒适的闭上眼睛:

“皇上果真现在对杨家越来越起疑了!”

“娘娘何出此言?奴才愚钝,不明白!”

“你的确是够愚钝的!”太后一点都没我给魏公公台下,说话也不客气:

“这淑妃本是皇上的人,最后因为投靠了杨家,落得那地步。更何况这本身就是我们这杨家的人。皇上今日把惠妃的尸体送了回去,不过就是做给杨家人看,做给杨家身边的走狗看!杀鸡儆猴,这道理人人都懂!”

太后这么一分析,魏公公愣住,他原本以为简单的事情竟然变得这么复杂,不由的开口:

“还是太后看的透彻,奴才不懂这些!”

“罢了,不是哀家看的透彻,皇帝是哀家的孩子,是哀家亲手抚养长大,他的心性我这个做母亲的又怎会不知!”太后的眉头疲惫的寓意更重:

“我那不懂事的侄女最近如何?”

“太后,杨大人说小姐最近几日倒是安分不少,上次听到芳华姑娘被淑妃动刑之事,脸上也没有大露喜悲,倒是恢复了之前的几分!”

“嗯,那就好!”太后似乎很满意杨文秀的表现:

“告诉哥哥,容秀儿在反省几日,过几天来这朝夕宫陪陪哀家!”

“是!奴才明白。”魏公公脸上笑容不断,看样子太后已经不生小姐的气了。太后素来疼爱小姐,自小养在身边,为小姐出谋划策,前几日为了芳华小姐两人怄气,太后也是为了小姐着想,如今两人总算是和好如初,魏公公替杨文秀感到高兴。

皇宫内——冷宫

经不住芳华的要求,孙公公带着芳华一路朝着冷宫走去。这一路,经过了繁华的地界,越靠近冷宫,周围就越来越冷清,果真是地如其名。

芳华看着冷宫的装饰,宫墙之上连也是十分冷清,没有琉璃瓦,没有任何。从远处看去就是十分萧条。

“孙公公,这冷宫里关押的都是什么人?”

孙公公听见前方传来的声音,仔细想了想回答:

“姑娘,这冷宫处置的都是一些有违宫规的嫔妃,就如惠妃一样,废除位分,贬到冷宫,过得人不人鬼不鬼,基本上进了冷宫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见到皇上,大多数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更有甚命苦的人,也就在这冷宫中了断了自己。且这冷宫从前朝时期就有,一直流传到现在。姑娘,冷宫阴气太重,姑娘身体刚刚好,还是不要进入的好!”

孙公公的话,芳华算是明白过来,这冷宫之中太过不干净,大概每个帝王都会如此吧。

不过孙公公口中的前朝,芳华很是好奇,在冷宫周围转了转,也没有进入,跟着孙公公的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孙公公,前朝是哪个?怎么也很少听宫中人提起!”

孙公公前行的脚步愣住,不由为难的看了眼芳华,低着头不语,芳华看出了有些不对,正准备开口询问,哪知孙公公突然开口:

“后周的前朝是后唐,后唐皇李广荒淫无度,残暴不仁,皇上的帝位在众人的起义之下,李广禅让出来的。至于这宫中人,很少愿意提起前朝君王!”

芳华心中恍然大悟,原是这般,看着孙公公为难的脸,芳华不由笑出声:

“依我看那,现在的皇上没什么不好,你看这后周国力日渐昌盛,皇帝更是一心爱民,心系天下,是个好君王!”

虽然自己跟这个帝王没有多大的交集,倒是经过前几次事情,皇上的确是个有谋略之人,芳华心中也是无比的敬佩!

孙公公听见芳华口中的这番话,不由愣住,倒是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可以说出这么有证件的话来,倒真是让他意外了。看着眼前女子的背影,淑妃那般对待她,她竟然没有一丝报复之心,还秉着一颗医者仁心去救助旁人。这种乐观向上的心态,后宫没有一女子拥有,这也难怪太子爷会那般喜欢姑娘。

两人一路无话朝着东宫方向赶回。

这时有一群宫女端着衣盆从芳华左边的走廊穿过,仔细看去,怕是浣衣局的宫女们又要开始清洗衣物了。大伙手中抱着衣物,全都急急忙忙。后面跟着的那位妇人也不例外!

听见脚步声的芳华,抬起头来向旁边看去,就见一群宫女端着衣物走来,步伐匆忙,看样子焦急不已。莫非这些就是宫中负责清洗衣物的女子们,一时间芳华充满好奇。

隔着石阶两边人一人朝东,一人朝西。相对而行。芳华打量了许久,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准备将目光挪回,突然队伍身后的妇人引起了芳华的注意,这妇人看起来年岁已高,早就已经过了出宫的年纪,为何还在此处,看样子也不像是掌事嬷嬷,这倒是奇怪了。

感觉到有目光朝着自己看来,那妇人抬起头来,顺着芳华的目光看了过去,只一眼手中的盆就掉在地上,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怎么会?怎么会??不可能,这不可能!!!那妇人脸上的惊讶之意十分浓厚!

盆子掉落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芳华更是满脸的不知所云,那妇人脸上的惊讶让她看着格外刺眼,重点是为什么看到这妇人会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她可是记得,这皇宫中根本不认识什么人才对!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妇人,充满疑惑!

听见声音的众人转头,就见那妇人这般表情,为首的嬷嬷不悦,连忙上前来到妇人面前:

“你是怎么做事的!还想不想在这里干活了,不想干你就给我滚出去,都一把老骨头了……”

谩骂声传来,那妇人这才回过神来,也不说话,低着头连忙将地上的衣物捡起来,只听见头顶上声音传来:

“你这个哑巴,要不是太子殿下看你可怜将你留在我这浣衣局,我才不肯收留你!真是晦气,快快快,动作给我快点,别磨磨唧唧!”

那妇人手中的动作更快了!

哑巴,太子殿下!芳华敏锐的感觉到不对的地方,正思考着身后声音传来:

“姑娘,赶紧回去吧,太子爷这会应该回来了,莫让爷为姑娘担心才好!”

“好。”芳华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那妇人,抬脚离去!

看着前行的众人,那妇女将地上的衣物拿起,目光一直追随着芳华的身影远去!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走!”为首的人很是不耐烦!最终,前行的队伍离去!

皇宫——太子东宫

果真是应了孙公公的话,宇文晟已经回来,到了东宫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芳华,结果不见身影,听说带着孙公公出去了,这才勉强放下心来,但还是坐立不安。等了许久,终于看到来人的身影,连忙迎上去:

“芳华,你去了哪里?可算回来了!”

“奴才参见太子爷!”孙公公连忙见礼。

“我没事,只是出去走了走,顺道去了趟冷宫那边转了转!”

看着宇文晟那般关心的眼神,芳华心中温暖不已,怕他担心连忙告知了自己的行踪:“我只是去看了看,没有进入,不信你可以问孙公公!”说完,目光看向孙公公!

“回太子爷,姑娘所言甚是!”

宇文晟笑了笑,上前拉住芳华的手:“你出去,身边有孙公公陪着我也放心,不过冷宫那地方太过冷清,你又喜欢热闹,以后还是不要常去的好!”

“嗯,我知道了。”芳华乖巧的点了点头:“对了,宇文晟,我想起件事情来,你可认得浣衣局的哑巴宫女?”

一言出,宇文晟的脸色变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