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螳螂捕蝉雀再后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皇上的话一出,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芳华的身上,宇文晟更是不明所以,隐约间嗅到一些不寻常的味道。目光不由的转到芳华身上。

此时芳华虽不言语,但心中也是及其不解,突然想起什么,这难道是……芳华心中也不好的预感越来月强烈

“皇上,不知皇上所言何事,若是芳华知晓,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柳嫔今日小产可是你诊治。?”

“回皇上,是芳华诊治的。不知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可真是你诊治的?”

皇上这么一询问,众人更加疑惑,宇文晟满脸担忧的看着芳华,他就知道柳嫔定会对芳华下手,倒是她不会笨到企图将自己小产的事情嫁祸给芳华,就是因为是这样,所以宇文晟才害怕,一切都不在他预料之内,若是真来个措手不及,这可怎么办?

这话一说,芳华算是明白过来了,不由想起柳嫔在寝殿时给自己说的话,心中不由感觉到寒冷,似乎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先是告诉她宇文晟杀了淑妃让她心乱,接着不顾一切将我下套,最后又怕太子追究下来,急忙叫来后宫众人陪她演一场戏,步步紧逼,环环相扣,柳嫔你真是好样的。整理了下心绪,看着眼前的人:

“回皇上,的确是我诊治的。”

这般一回答,皇上还没有说什么,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就拼命的朝着自己跑来,跪在自己面前,拉着芳华的衣袖:

“姑娘,我素日跟你无冤无仇,今日为何要帮那柳嫔做伪证!”

愣住,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人,伸手拉过自己的衣袖,似乎阴谋的气息越来越重,看着眼前的女子:

“娘娘再说什么,芳华听不懂。还望皇上明察!”

“好了,惠妃。朕的话还没有问出来,这么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芳华,朕问你,今日你可从柳嫔身上检查出了红花?”

果真皇上话一出,芳华就明白过来,看来不知不觉自己就参合进了这后宫妃嫔争宠一事之中。心中懊悔,自己真是没用,保护不了自己不说,更是处处让宇文晟跟着为难!

“皇上,民女不曾见过什么红花,只知道柳嫔娘娘是因为气血两虚,肾精不固才导致的滑胎。至于是不是红花所为,还请皇上恕罪,芳华医术不精,定是无法得知!”

“这芳华姑娘未免也太过谦虚了点,要知道姑娘可是有着起死回生之术,一点点红花怎么会诊治不出来。该不会是,故意装作不知袒护某些人吧!”

只见左下方也不知是哪位妃嫔开口,一句话就将这厉害关系挑明,这番一说,芳华的解释倒真的显的太过苍白无力了些。

这说话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跟柳嫔相交好的九嫔之一,这惠妃她早都看不顺眼了,不过是手中的权利不够,今日好不容易能让惠妃摔一跤,她怎么可能不落井下石。不过这芳华么,她也看的明白,不过是两个妃子之间争宠的牺牲品,她可是乐意看到这女子吃鳖。

宇文晟看着今日坐在这里的众人,嘴角泛起冷笑,今日不知道你们目的何在,但是有一点你们必须明白,若是芳华今日有什么闪失,就别怪我不客气,他倒是要看看,今日的这出戏你们打算怎么唱下去。

“这位娘娘的话说的,实在有些不妥。我芳华来宫中没有几日,平时也不跟宫中妃嫔有所交集,我有何道理去偏袒?更何况我芳华才今日才来到太医局,莫说这柳嫔娘娘难道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能够预测到我芳华今日刚去了太医局!”

芳华的折翼番话,众人全部愣住,皆是没有想到这些话能从这个女子中说出不来,够胆色,有胆识。不过这番话听在别人眼中可就不那么觉得,怕只是觉得芳华是仰仗宇文晟,才这般嚣张!

“够了!都在那里吵什么吵,是你们来断还是朕来断,还觉得不够丢人都给朕安分些!”

宇文无极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愣住,连忙跪下来:“皇上息怒,臣妾知错,臣妾知错。”

皇上的话果真有威严,一句话出,全场安静。宇文无极再次把目光放在了芳华身上:

“这么说来,柳嫔小产真的不是红花引起的?”

“回皇上的话,柳嫔娘娘是否食用了红花,恕芳华不得而知!”

宇文晟眼中的笑意扩大,芳华不愧是芳华,聪明绝顶,知进退。如此说来,倒是省了不少事情。不过,柳嫔跟着惠妃都不是什么善辈,还是需要小心应对才好!

“来人那,去把柳嫔身边的宫女给朕带过来!”

话刚落,张公公连忙往内室走去,不一会儿就有个宫女打扮的人被带了出来,张公公倒也是不客气,将宫女就推到在地,那宫女连忙哭着拉着在宇文无极面前又哭又求饶:

“皇上,你要替娘娘报仇啊,娘娘真的是食用了惠妃送来的糕点才小产!皇上明鉴,皇上明鉴啊。”

“你这个贱人,凭什么冤枉本宫,你家娘娘怀的可是龙子,那可是皇上的孩子,本宫怎么可能那么没有人性,去毒害龙子!”

惠妃脸上似乎是气愤至极,脸上的泪水也不自觉的落下,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

芳华就这般跪着,冷眼的看着发生的一切,这柳嫔的孩子是不是惠妃害得,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后宫争宠之事,她芳华没有兴趣参与,更不可能被人利用。

“皇上,不论这件事情是不是惠妃所为,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不能听信片面之词。竟然姑娘诊不出有红花一说,那就另怕太医前来诊断。”

陈皇后看着眼前的这出戏,心中冷笑,这些人年轻就是爱折腾,也罢,她们爱折腾就让她们折腾去,她才懒得去管这些破事。反正陈皇后自己都看开了,这帝王之爱不过就是逢场作戏,花无白日紫,人无千日红的道理大家都懂,有些事争来争去结果都是一样,反正太子已是注定,这一点不被任何事情左右。

“好,皇后所言有理。这本是后宫之事,也就是你皇后份内之事,这件事就全权交给皇后处理吧。”

宇文无极看似懒散的一句话,再次让整个大殿安静下来,陈皇后谦虚的开口:

“竟然皇上如此之说,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转头再看向旁边的张公公:

“来人,去太医局把周太医令宣来。”张公公听罢连忙朝着宫外走去,再次看着那宫女:

“你说惠贵人赏给你家娘娘的糕点,那就拿上来让太医检查检查。”

“是,奴婢这就去将那盘糕点端上来让太医瞧瞧。”

那宫女立马起身去拿糕点,一旁的惠贵人似乎脸色不对劲。

“芳华,起来吧,别这么一直跪着,你身子刚刚好,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谢皇后娘娘恩典。”皇后身边的宫女连忙上前将芳华扶了起来:

“来人,给太子跟芳华姑娘看座。”

一旁的宫女连忙为宇文晟跟芳华两人准备座位。两人刚坐立,周太医就跟着张公公的脚步前来,那宫女也将剩下的糕点拿了出来。

“周太医,给本宫好好检查下这糕点!”

“是,微臣遵旨。”周太医行礼,上前几步来到宫女面前,伸手拿起盘中的糕点嗅了嗅,面色倒是让人猜不出来几分。

芳华刚坐立,宇文晟就小声询问:“华儿,你可有不适?”

听见熟悉的问候声,芳华连忙抬头,微笑着对宇文晟摇了摇头:“我没事,不用担心!”

目光再次转到周太医的手中,面色凝重,一脸的心事重重,宇文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面色如常,内心却已经百转千回。

周太医拿着糕点嗅了嗅,内心觉得可疑,终是掰了一小块放在嘴中,这糕点周太医刚刚吃着就感觉到不对,连忙吐了出来,跪在宇文无极面前:

“回皇上、皇后娘娘,这糕点是玫瑰稣,玫瑰味香浓,不过也难掩盖住里面的红花味道!”

周太医的话一出,在场的人有心欢喜有人忧,那惠妃的脸色已经接近惨白,回过神来连忙爬到宇文无极脚下:

“皇上,不是臣妾,红花真的不是臣妾所为。皇上这玫瑰稣,这玫瑰稣可是皇上亲自赏给臣妾的,今日柳嫔来到臣妾宫中,正好看到这玫瑰稣,就说喜爱,便从臣妾那里讨了回去。夜间臣妾就收到了消息,说是柳嫔小产。这真的不关臣妾的事情啊,皇上……”

“放肆,惠妃你这是得了失心疯不成,你的意思是皇上要杀柳嫔的儿子不成!”

陈皇后气盛!

“臣妾没有啊皇后娘娘,臣妾真的没有啊……”

“来人,传惠妃的贴身婢女来!”

“是。”立马就有人按照宇文无极的旨意去带人前来,片刻来的是为小宫女,一路低着头,朝着众人走来:

“奴婢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朕问你,你可识得这玫瑰稣!”皇上话落,那宫女抬头见着不远处的玫瑰稣,连忙下的花容失色,拼命磕头:“皇上饶命啊皇上,这件事真的不是奴才做的,是惠妃娘娘,是惠妃娘娘吩咐奴婢将红花放在这玫瑰稣中。说是玫瑰味浓,不会被人发现!皇上饶命啊,皇上!!!”

众人没有料到,这宫女上前就是这么一番话语,那惠妃干脆被气的差点晕了过去,只觉得此时百口莫辩,看着那宫女:

“你在胡说些什么,本宫何时让你做过这些事情来,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竟然跟着别人来算计本宫!”

“来人那,惠妃谋害龙子,心肠狠毒,欺君枉上,今日起废除封号,打入冷宫!永世不得录用!”

“皇上,不是臣妾,不是臣妾啊皇上……”

任凭惠妃再怎么辨白,皇上也都不去相信,低头抚着脑袋,根本就不理会那叫喊声:

“快点给朕拉下去,朕不想看到这毒妇!”

“皇上,皇上,臣妾……”

芳华只记得那一日,柳嫔失了龙子没有痛哭流涕,而是这惠妃,声音是一声一声,让人闻之而悲伤。

惠妃这一走,整个大殿出奇了安静,就在大家都以为所有的事情结束之后,声音再次响起:

“皇上,这周太医都能查出这红花味道来,想必芳华姑娘不可能不知,定是跟那惠妃同流合污,谋害皇上的子嗣!还望皇上明察,莫让这余党在宫中继续害人下去!”

说话声还是那个九嫔之一的女子,话音刚落,宇文晟一个杀人般的眼光就朝着她射去,那女子看见只觉得无比害怕,连忙低下头不敢去看他。

“够了,这件事情芳华姑娘已经都解释的够清楚了,兰嫔还没有胡闹够么!还不给朕回宫反省去!”

“皇上……臣妾……”兰嫔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被身旁的宫女拦住,无奈只好作罢,软下身子:

“臣妾告退。”说完转身离去。

“皇上,后宫出了这件事情是臣妾的疏忽,臣妾愿意自罚罚为龙子抄送佛经,以安慰那孩子在天之灵。”

“准。”

陈皇后连忙起身,身后的宫女眼尖的去掺扶。

惠妃被带走之后,整个大殿出了奇的安静,就在大家以为这件事情结束之时,那个九嫔之一为难芳华的人再次起身:

“皇上,周太医能查出这红花的来,芳华姑娘的医术也是十分高超,又怎么会连简单的红花都识不出来。怕是有意为了维护惠妃才是,或者根本就是跟惠妃同流合污。”

“够了,闭上你的嘴。还没有闹够是不是,给我回宫中好好反省去!”

“皇上,臣妾……”那女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被身旁的宫女止住,无奈只好作罢,上前俯身:

“臣妾告退。”

她这一走,宇文无极也是累了,看了大殿众人:“好了,都散去吧,好好照顾你家娘娘。”

“恭送皇上,皇后。”众人连忙起身相送,陈皇后跟在皇上的身后,两人朝着门外走去。

太子东宫

自从柳嫔的事情结束之后,芳华就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宇文晟看在眼中,充满担忧。两人回到宫中,直接进了房间,坐立之后,宇文晟伸手拉过芳华:

“华儿,你是怎么了?怎么回来就心事重重的样子?”

听到耳边熟悉的声音,芳华这才反应过来,抬头看着宇文晟,一脸的凝重:

“宇文晟,你相信柳嫔的孩子是惠妃害死的吗?”

“莫非华儿瞧出什么不妥之处?”

“其实也不算是不妥,只是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怎么诡异。那个柳嫔找我去给她诊治,之后竟然求我为她证明她是红花害的小产。她一个女子难道还会懂得药理,就算是真的懂,知道是红花为什么要服下!

再说,你看那柳嫔,失了皇子倒是没有多么难过,倒是那惠妃哭的跟个泪人似的,看起来像是受了莫大的冤屈。皇上更不能就根据一个宫女的证词还有那玫瑰稣就定了惠妃的罪!”

芳华这么一说,宇文晟不由的叹气:“哎,我又何尝看不出这里面的不对。一切看着十分合情合理,惠妃跟柳嫔也是死对头,只是这件事真的要仔细推敲,的确有不少漏洞,难免不让人起疑心。”

芳华的脸色更沉重了。

“不过后宫妃子争宠是常有之事,不足挂齿。重点是父皇若是不信,没做也是做了。后妃的事情还牵扯到前朝,这些都不是你能猜想的,好了,今天你也累了,赶紧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若真是不妥,纸终究包不住火!”

“嗯。”芳华笑着点了点头,宇文晟上前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睡吧,我让她们进来伺候你宽衣。”

说完,宇文晟转身离去。接着就是宫女进入,总算的皇宫一切都安静下来。

姜国——国内

淳于焱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件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虽说自己对这个袁齐不是多么喜欢,但他终归是他姜国之人,抛开这些不谈,他们之间还有一起长大的情分。虽然他老觉得这个袁齐太过神秘,但如今出了这事情,怎让他接受!

“我们剩下的将士呢?”

那前来报信的将士愣住:“太子爷,我们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剩下的将士都被那狼群撕得粉碎,奴才也是在袁军师的护送下逃来的。”

这般一说,众人心中更是沉重,旁边的副将看了看淳于焱,上前:“太子,我们手上还有这么多军粮,当务之急是将粮食送了回去,袁军师为国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太子爷不必太难过。若是军粮被大漠抢走,我们又怎么能对得起死去的袁军师跟那些将士,更别提皇上跟姜国上下了!”

声音毕,淳于焱良久没有说话,抬头看着他们连夜逃离的方向,心说不出的沉重:

“走!”

沉静的马车再次动起来,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众人心中挤压,说不出的沉重。

姜国——边关

路上一辆那车在飞速狂奔之中,车辆装饰简单,细看倒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不过为何这茫茫的荒漠之中会突如其来出现一辆那车,倒是让人疑惑不解。看样子,马车似乎是从姜国的方向赶来!

这一头,关外,停着数量马车,为首的人眼睛直视着姜国方向,神色中全是期盼。

“爷,小主子回来了,小主子回来了。”

“哪呢?在哪呢?”马上的人是无比的惊喜,连忙忍不住让马前行几步,更加摇摇观望,果真见一辆马车朝着他们驶来。

马车到,车上走下来一男子,众人的脸上的笑意更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