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深陷泥潭恐难安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8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本着医者本分,拼尽全力去救助柳嫔,却没有想到柳嫔会这般做了打算。

“姑娘,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啊姑娘!”

虚弱的柳嫔抓住自己的衣服,芳华没法子,只好握住他的手:

“娘娘,你别这样。若是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芳华要是能帮到什么忙,定不会袖手旁观!”

有了芳华这句话,柳嫔似乎吃了强心剂,连忙在宫女的掺扶下朝着芳华行礼。宫中嫔妃的位置可在芳华之上,柳嫔这般动作真是下足了血本。

“姑娘,柳柳此次小产,是遭人陷害,还望姑娘能够为柳柳作证,日后好让凶手伏法。”

“这……”芳华不由露出为难的表情,刚刚自己在为柳嫔诊断之时,就已经发现了她腹中实用了大量红花,如今看来她自己也知晓,若自己今日真应了为她作证这话,这日后定会跟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行,经历淑妃那件事,芳华已深知后宫女人的可怕,这趟浑水自己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娘娘,不是我不愿为娘娘作证,只是芳华才疏学浅,刚刚并未在娘娘身上诊出红花一说,那就更别提作证一说了。”

这番话拒绝之意十分明显,柳嫔脸上倒是没有什么不悦,相反还是那般笑盈盈:

“姑娘这话说的也太客气了点,姑娘的医术在宫中那也是鼎鼎有名。红花这么好辨别的药物,姑娘又怎么会不知晓。我知道经历淑妃一事,姑娘心中有些担心,不过太子爷会护姑娘周全的。那个淑妃不也被太子爷处死在宫中么,所以,若是姑娘肯帮我作证,有太子爷庇护,也不会让姑娘受到委屈的。”

“什么,你说什么,宇文……太子爷他竟然将淑妃给……给……”这最后的话芳华说不出口来,她只知晓宇文晟定会为自己报仇,却没想到会这般,这般的心狠手辣。

柳嫔看着芳华煞白的脸,知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继续开口:“姑娘,日后你就留下来专门为我诊病吧。来人啊,去太医局报告给周太医令,就说是姑娘决定呆在我身边了。”

“是。”一旁的宫女连忙跑了出去。芳华的心思全部在宇文晟处置淑妃这件事情之上,倒是没有留意到柳嫔说的话,慌张间脑子乱做一团,朝着屋外走去。

宇文晟在外面等了许久,有宫女从房间内急匆匆的跑来,朝着外面奔去,当下心中疑惑,芳华怎么还没有出来,按道理这个时候柳嫔的病也应该诊治完了才对,正思索着,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宇文晟连忙上前:

“华儿,何事你竟然耽搁了那么久?”

没有回答,芳华一脸失神的前行,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宇文晟的声音,旁边的人立马就担心起来,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芳华出来之后会变成这般,有些担心继续呼唤:

“华儿,华儿。”

眼前人还是不理自己,一步步朝着殿外走去。宇文晟心中担忧,只好忍住疑惑跟在她的身后,就怕出了什么事情!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柳嫔殿内,芳华还是那般像丢了魂。这也不怪芳华,医者仁心,本来就以救人为根本,在她芳华心中宁可失掉一切,也都不愿意害人性命。如今自己心爱的男子,竟然为了替自己报仇杀了人。我不杀伯人,伯人却我因我而死,芳华心中能不感到愧疚吗!

“芳华。”突如其来的声响让芳华愣住,看着眼前的宇文晟,眼前人是满眼的关心:

“华儿,你这是怎么了?”忍不住想拉住她的手,芳华却像惊弓之鸟,立马跳开:

“你别碰我!”

这般表现,宇文晟看着心疼不已,自己最爱的女子突然这般讨厌自己,一时间这个狠厉的太子也不知所措,良久:

“华儿,我不知何事做错,竟惹得你这般讨厌我,若是我真有错处,你说出来,骂我打我也好,别憋在心中闷坏了自个的身子。”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淑妃,为什么你要这般残忍的逼死她。因为我吗,就是因为我吗?”

芳华很是激动的朝着宇文晟吼起来,眼圈不由的红了。

宇文晟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脑中连忙思索,这件事情整个东宫上下都瞒的严实,今日去了太医局也没有多大功夫,这途中芳华还好好的,而现在突然变成这样,怕是这柳嫔搞得鬼。果真,柳嫔是有备而来:

“华儿,你先冷静下来,仔细听我解释,我知道你是医者,定不会手屠人性命。但这后宫之中的池水,不是寻常。我处死淑妃,的确是为了你,但是那淑妃……”

“够了,别说了!宇文晟,我再也不要见到你,再也不要见到你!”

宇文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芳华打断,吼了一通,就哭着跑开。宇文晟见状,无奈之下摇了摇头,却还是转身追了上去,这时候可不能出什么事才好!

两人匆匆离去,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就在宇文晟跟芳华争吵的假山后走出来一宫女,看了看宇文晟跟芳华离去的方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笑容十分诡异,转身朝着柳嫔的寝殿走去。

原本刚才还十分脆弱的柳嫔,此时正靠在床头,脸上虽然还是依旧的惨白,但精神状态似乎比刚才要好的多!那个看见宇文晟跟芳华争吵一幕的女子,已经来到柳嫔面前:

“启秉娘娘,果真如娘娘所料!”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真是运筹帷幄,如娘娘所料,一击即中。”身边的宫女脸上的笑意更浓!

地上的宫女突然抬头看着眼前的柳嫔:“娘娘虽然素来跟淑妃交好,但是此番为了替淑妃娘娘报仇得罪太子,兵行险招,合适吗?”

“谁说本宫这么做是为了替淑妃报仇?”一声反问,柳嫔苍白的脸上范起笑意。

皇宫——太子东宫

还好还好,芳华并没有因为赌气跑到别的地方去,而是跑回了东宫,这是宇文晟最放心的事情。不过,回了东宫之后,芳华就将她自己关在了房间,不吃不喝也不理睬宇文晟。

看着这么跟自己使性子的芳华,宇文晟是又疼爱又不知所措,疼爱的是因为芳华依旧保留着她孩子心性,不知所措的是这会儿在气头上根本就不理睬自己。哎,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柳嫔出次计谋不单单是为了离间自己跟芳华,重要的是怕是有什么事情还没来得及去做。这个腹中的孩子失去的太是时候,是柳嫔有意为之,还是纯属巧合,为什么父皇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消息,看来有必要去调查清楚。进了书房看着身后的孙公公:

“让宫女小心看着姑娘。派人去盯着柳嫔的宫殿,看着有什么端倪。”

孙公公连忙去准备。宇文晟来到桌前,看着窗外不远处的花园,眉头皱的更深,一只手击打着桌面,柳嫔啊柳嫔,你到底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皇宫——朝夕宫

太后依旧是那般惬意的躺在榻上休憩,旁边的宫女正打起十二分精神,伺候着她。魏公公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面上倒是有了几分欣喜。听见动静的太后,懒懒得开口:

“怎么了?又出了什么新鲜事,你这脚步倒是欢快不少。”

“太后好耳力,大喜事啊。柳嫔腹中的孩子无故小产,诊治的太医是芳华,听说出了宫殿,那芳华就跟太子爷大吵了一架,哭着跑开了!”

“哟,这倒是新鲜了。柳嫔那宝贝的不得了的孩子,怎的还给没了去!”太后的话中,竟是嘲讽之意。

要说这柳嫔,太后就不待见。杨家如今权利逐渐积聚,皇上为了分割杨家势力,朝中用丞相、御史大夫,六部共同制衡杨家。军中之事也是全部落在宇文晟手中,处处限制杨家,就怕有朝一日独大威胁自己的位置。

当日因为淑妃皇帝跟太子两人除掉了丞相,表面上看是为了那个叫芳华的女子,可实际上,还不是皇上查出了杨家收买了林家,借此除去杨家的左臂右膀。当初自己儿子宇文无极能够杀了那后唐主李广,就可知心思有多狠厉。多年之后还是如此,果真是君心难测,君心难测啊!

“不知道太后觉得,柳嫔腹中的孩儿,是不小心呢还是人为?”魏公公忍不住开口询问。

“这件事情哀家怎么能猜到,你这奴才话说的倒不中用。”

“奴才知错,这就掌嘴,掌嘴。”说完就动手往自己脸上招呼了去。

“罢了,停手吧。别扰了哀家的耳。竟然有人愿意唱戏,我等就且听一回,这免费的戏啊,不常见。”

眼前人再次翻了翻身,魏公公连忙停住手中的动作,满脸的笑意:

“太后之意,奴才明白,奴才明白!”

夜——太子东宫

芳华从中午跑回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宇文晟处理完手中的事情,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心疼芳华,再次来到房门前:

“华儿,这气你也生了,也撒了,这都饿了一下午了,开门吃点东西吧,别为了我饿着自己的肚子。”

房间内久久没有声响,宇文晟无奈忍不住笑出声来:“芳华,别闹了。你听我给你解释,你若是再不开门,我可就要生气了。”

屋内的芳华此时就坐在门口不远处的椅子上,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下午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大半,宇文晟那么做也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不受欺负。现在想想,若是不给淑妃惩戒,那不就是变相告诉众人,她芳华特别容易欺负么。到时候人人都想着欺负自己,偌大的皇宫,宇文晟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护自己。

虽说气也消了,但是芳华就是拉不下面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宇文晟,那会儿真的是自己太小性子了些。脑中不断的思索着,该怎么和平解决这件事情。

等了半天,都不见屋内人开门,宇文晟对着孙公公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孙公公明白,连忙上前:

“姑娘,你快开门啊。你这下午没吃东西,太子爷也都不敢擅自用膳。姑娘,太子爷身子弱,加上常年征战沙场,那些什么刀啊,剑啊,各种伤那是没有断过。你说,这太子爷万一饿出什么事来,你让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怎么活啊!”

孙公公一边说些让人听着悲伤的话,宇文晟这边悄悄的朝着窗户跟前靠近,小心翼翼的打开窗户,芳华的吸引力全部在门外,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

不过孙公公的话倒是真的有作用,芳华脸上尽显担忧之意,连忙上前准备将房门打开,只听嗵一声,再回头,宇文晟已经出现在房间里:“你……”

宇文晟满脸的坏笑朝着芳华走去。反应过来的芳华连忙赌气转过头,准备开门逃跑,哪知道宇文晟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芳华的手,轻轻一带芳华就撞进宇文晟怀中,这还不是重点,宇文晟痞子般将芳华扛起来,满脸大笑朝着内室走去:

“好啊你,越来越猖狂了,今日我可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宇文晟,你这个卑鄙小人!”

房间内传来的哄笑声,让门外的众人不由乐了出来,如此这般就好,太子爷跟姑娘之间的误会也就解开了,孙公公一拂袖:

“我等都退下吧。”

话说宇文晟将芳华带进房间之后,并没有处置她!而是将她放了下来,死死的禁锢在自己怀中:

“华儿,别闹,你听我说。”

芳华也不再挣扎,一双眼睛盯着宇文晟,等待着他的下文。

“华儿,我知你责备我动手杀了淑妃,但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那日你出事,父亲便剥了淑妃的位置贬为才人,我虽动了杀她之心,但派人赶到之时,她已经死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我宇文晟怎么会欺骗你。”看着眼前人信誓旦旦的模样,芳华相信,不由的低下头:

“宇文晟,对不起,今天是我的错。不该那么冲着你吼,所有的事情没有询问清楚就那般责备你。更何况,就算你真的有错,那也是为了我才犯下的错。我用那般态度对你,是我错了。”

芳华这番话说出来,宇文晟嘴角的笑意更大,连忙抱紧了芳华:

“无妨,我要的,不过就是要你相信我而已。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请相信我好不好!”

“好。”芳华这才放下心来,笑嘻嘻的看着宇文晟,一时间两人之间无比的亲密。

“对了,你说淑妃不是你处死的,那是谁?”看来芳华还是对这件事情心有余悸。

“后宫之中,除了母后,还有那么大权利的也就只有她一人。”

宇文晟这么一点拨,芳华顿时明白过来,不过脸上还是不解:

“为何她要这么做?”按道理,那个人应该是很少干涉后宫之事才对。

“这件事情说起来就复杂了,不过是杨家养的条狗,如今没有了用处,主人不过是发发善心让它走的体面一些罢了。父皇也不是不知,放之任之,也定是有他的道理。”

芳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件事情,焦急的问道:

“可现在人人都认为是你害死了淑妃,对你来说不会有影响吗?”

看着眼前人担心的表情,宇文晟感觉心里暖暖的,不由紧紧握住她的手:“别担心,我不会有事。不过倒是你,还不赶紧告诉我,今日柳嫔到底给你说了什么,你怎么那般表情!”

“今日柳嫔告诉我是你为了我处死了淑妃,我心中难过,心想你怎么能够那般做。至于她是否说了别的,似乎没有。再者我当时一门心思都在那件事情之上,别的也没留意。我……不对,想起来了,柳嫔说……”

“太子爷,皇上那边的张公公来了!”

芳华正准备开口,被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两人连忙朝着门口望去,宇文晟不由好奇,父皇这个时候派人来所谓何事,拉着芳华的手朝着屋外走去。

打开门,只见张公公跟孙公公两人站在门口,张公公看见芳华跟宇文晟两人,行礼:

“奴才参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父皇这么晚了找我何事?”

张公公起身,笑着看向芳华,眼中的韵味更浓:“太子爷,今日皇上请的不是你,而是芳华姑娘。芳华姑娘,跟奴才走一趟吧。”

一时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芳华脸上更是不知所云,皇上怎么会突然传召自己,但见张公公脸上的笑意,芳华琢磨着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抬脚就朝着前方走去,被宇文晟一把抓住:

“不知父皇可否准许我同行!”

“太子殿下这么说了,奴才岂有拒绝的道理。”

张公公含笑,转身呆着宇文晟跟芳华朝着前方走去。这一路,两人心中都是无比的沉重,实在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两人心思不在路上,自然也就不知道周围的这景色是那般熟悉。

张公公带着两人停住之时,在抬头,面前是皇上、皇后,还有些不知名的妃子。其中一个妃子跪在地上,正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不过芳华觉得,瞧这阵势好像不简单,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自己给忘了,芳华努力沉思。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

“芳华拜见皇上,皇后,皇上万岁,皇后千岁。各宫娘娘安好。”

“芳华,朕今日召你来,是有事问你。今日可是你为柳嫔诊治的?”

话音落,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芳华身上。宇文晟隐约觉得不安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