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善意救人被利用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晟远远的朝着芳华赶来,四周烛光全都聚集在芳华的身上,漫天的花瓣倾洒,说不出的美好。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人,宇文晟眼中全是笑意,说不出的幸福,今日的人,一身正装,精心打扮的妆容,天生的贵气一览无余。对于眼前人,宇文晟自己也是看痴了。

一步步来到芳华面前,面上的神情皆是自己心中所想的模样,上前几步,来到她身边,执起她的手:

“今夜,此情此景,我的心意你可明了?”

要说这般,芳华心中没有惊喜是不可能的,但此时让她表示出来,倒有些腼腆。虽然有些事情摆在面上,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说出来总比藏着掖着要好,故作不知:

“心意?什么心意?芳华愚笨,倒不知道晟哥哥心中是如何想的。”

这话说出来,宇文晟反倒没有生气,看着芳华眼底的笑意,还不时调皮的为自己眨眨眼睛,哪里有怒气二字可言,怕是在他心中觉得,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芳华这般孩子样子,宇文晟双手附在芳华肩头。一脸正色:

“华儿,前几日你出了那般事情,当真是吓死我了,今日不过是我宇文晟向你赔罪罢了。你看着满天的栀子花香,这栀子花寓意你可知晓?”

芳华不懂,眼中的笑意不见,一脸认真的看着宇文晟,摇了摇头。

“栀子花,冬季开始孕育花蕾,等到夏季才能盛开,含苞期愈长,清芳愈久远。栀子树的叶,也是经年在风霜雪雨中翠绿不凋。于是,虽然看似不经意的绽放,也是经历了长久的努力与坚持。对于我而言,华儿就像这栀子花一般,栀子花的物语是永恒的爱与约定。经历那件事情,我也是自责不已。今日用你这满天的栀子花,就是要告诉你,芳华,从今往后,你在我宇文晟就在,你亡我宇文晟不会苟活!”

“哎,别……”芳华连忙伸手捂住宇文晟的嘴,满脸的担忧:“男儿身,当与国家大事为重,更何况你还是天子,今日说出这番话来,怎对得起宇文家的列祖列宗,怎对得起整个后周百姓。以后,这话就莫要说出口了,你对我的心意,我心中自然明了!”

宇文晟愣住,只是没有想到芳华会说出这样的话,到现在为止,没有责备自己的话语,没有报复林巧的行为。一心一意讲究江山社稷,一心一意讲究太子责任,其情节远胜于朝中大臣,若是芳华知晓自己的身世,还会不会说出这番话来。宇文晟不敢想。

似乎看到了宇文晟面上的不安,芳华以为他还是为自己前几日受到的委屈之事忧心,连忙开口:

“你不要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虽然我是受了委屈,但你也不是已经为我报仇了吗?我不问,不去想,所有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那就没有在一直惦记下去的理由,更何况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而且我相信,以后晟哥哥一定会保护好我的。”

说完眼中全是笑意,说不出的天真可爱。宇文晟连忙将芳华拥在怀中,声音都要颤抖:

“华儿,你说的对,我对你的感情就像这栀子花一样,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宇文晟会一生一世对你好,一生一世保护着你。”

这番话停在芳华耳中已是十分的亲切,那时候的芳华以为,现在的这般光景会一直持续下去,而她跟宇文晟也会越走越远,最终走到他们心中所期盼的模样。

夜色正浓,两个相爱的人就这般相拥着,说不出的甜蜜跟美好。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宇文晟终于放开了芳华,一把拉过她的手:

“走,今日是乞巧,我带你在这扬州城内好好玩玩!”

“啊,真的吗?”明显的眼前人是说不出的惊喜。

“走,我带你去玩。”宇文晟眼中笑意不断,拉着芳华朝着城内跑去,芳华脸上笑意不断,紧紧的跟着宇文晟的步伐。

这番模样,若是十年前的所有人还在,看到这一幕该是多么的欣慰,当年的小宇文晟就是这般拉着李倾歌的手,年少时嬉闹奔跑,说不出的美好。

乞巧——扬州城内

宇文晟全是将一切安排妥当,身边也没有侍从,一身便服带着芳华走在街上,俊男美女,倒是羡煞旁人。一路上频频引人注目,芳华更像是误入林间的仙女,处处都觉得新鲜。

一路上不时有悦耳的笑声传来,芳华对这么东西充满了好奇,看着好吃的就拉着宇文晟过去,包了些就带走,宇文晟跟在后面只管付钱。时不时拿着自己买到的好东西跟宇文晟分享,两人间动作熟悉到像个老友。

宇文晟更是一脸的宠溺,任由芳华蹦蹦跳跳,眼前就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总爱在自己面前撒娇,总爱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胡闹的小女孩。看着芳华欢呼雀跃的身影,宇文晟的总算是放下心来。

一路上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芳华一件都没有错过,这不又看到个卖首饰的摊子之前,芳华就好奇的奔了过去。看着自己面前琳琅满目的饰品,忍不住用手四处摸着。

宇文晟跟在身后看着眼前的人,忍不住用手挡住嘴发笑,你说这丫头怎么寻思的,皇宫中这种上品的首饰多的是,也没见着她多么喜欢,今日来到这集市上,暴露的都是什么性子。捂住嘴,站在芳华身后:

“咳咳。”

芳华听见声音连忙回头,手中拿着些不知名的发簪,拿到宇文晟面前,欣喜不已:“你看你看,这些东西多好看!”

身后的小贩也是极有眼色之人,知晓宇文晟跟芳华间的关系,连忙开口:

“公子,我们的发簪可都是新款,你家娘子貌美如花,配上这簪子那是在合适不过了。”

“你喜欢吗?喜欢的话就都给你买下来!”宇文晟大手一挥,满脸的宠溺。

“不不不,我不喜欢,不喜欢。”见宇文晟大有将这些东西买下来的意思,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一脸的拒绝,拉着宇文晟就朝着远处走去。

“哎,姑娘,公子……”小贩眼看着到手的银子就这般给飞走了,连忙叹气不已。

耳边是小贩的呼叫声,宇文晟再也忍不住伸出手在芳华的头上敲了敲:“就你淘气!”

“呀,痛痛痛,你打痛我了!”芳华连忙抱着头四处逃窜,嘴上喊着疼痛,可脸上哪有一丝疼痛的样子,看在宇文晟眼中笑意更深。

两人就这般玩闹了许久,终于芳华感到累了,不再闹腾,牵着宇文晟的手漫步在扬州城内:

“我来到扬州城这么久了,竟是第一次感觉到了扬州城的繁华,果真就像你当初所说的样子。”

“你若喜欢,以后我有时间就常带你出来!”

“真的吗?”芳华充满了欣喜,看着宇文晟。

宇文晟点了点头。

“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芳华再次欢喜的跳跃起来。

“对了,我曾在书中看到过乞巧节是牛郎跟织女相聚的日子,不知道扬州城这一日有什么习俗?”

“说到习俗,怎么会没有。在扬州,乞巧夜刺绣女孩会在夜晚月光下,将一根绣花针轻轻放到一碗水面上,让针漂浮在水面之上,在月光照射下,针周围会出现水波纹,哪一个波纹最复杂,就会绣出最好的作品,有时针上穿有红丝,寓意向仙女乞巧。

再说这一天人们会用面粉制各种小型物状,用油煎炸后称“巧果”,晚上在庭院内陈列巧果、莲蓬、白藕、红菱等。为了表达人们希望牛郎织女能天天过上美好幸福家庭生活的愿望,这一日家家都要杀一只鸡,意为这夜牛郎织女相会,若无公鸡报晓,他们便能永远不分开。

当然这也是一些扬州城内富有人家才会做的事情,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据说今夜会有不少女子一个人偷偷躲在生长得茂盛的南瓜棚下,在夜深人静之时如能听到牛郎织女相会时的悄悄话,这待嫁的少女日后便能得到这千年不渝的爱情。

今日你不也是见着了么,看看这扬州城内这般热闹!”

说到最后,宇文晟也是十分高兴。

“真没想到,一个乞巧节过得倒是十分欢愉。以前虽然在书中有看到过,倒是没怎么经历过。今日听你讲解,原来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不过这扬州城是真如你所说,热闹不已。”

眼前这般热闹的场景,反倒将前几日芳华心中的不快给冲刷了去,她虽然不怎么责怪宇文晟,但也不愿意去提,她嘴上不说,心中肯定还是有点忌惮。今日能够出来,也算是好好的散了散心。

两人顺着扬州街道一路走到了皇宫内,今夜宇文晟也算是有心了,芳华也算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意,回到东宫,两人不再多说,相继各回房间休息了去。今夜,就这般平静的度过了去。

第二日

芳华早早的就起床,用过早膳之后就要朝着太医令走去,宇文晟见状,连忙阻拦:

“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哪里?我去太医局啊,好不容易留在了那里,况且现在我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也该出去走走了。”

芳华对着宇文晟灿笑,面上带着几分讨好的寓意。若是宇文晟不让自己出去,那她也不好跟她起争执。

“哎,罢了。你要是想去,我也不能把你强行留在这里,今日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就送你去太医局吧!”

“好。”芳华笑嘻嘻的上前,主动拉起芳华的手,朝着太医局方向走去。其实她明白,宇文晟是担心自己,怕再出什么意外,这般也没有理由拒绝,也就遂了他的心意,让他送过去吧。

两人一路闲谈来到了太医局,芳华跟同宇文晟的到来,倒是让所有人都愣住,太医局的药房的所有人齐齐呆住,反应过来都跪了下去:

“参见太子爷,太子爷吉祥。”

“都起来吧。”宇文晟看着跪在地上的所有人,开口吩咐所有人全部起身。目光环视一周,大量着众人。

太子爷的突然到来,让众人都意外不已。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着这太子爷怕不是为了这女子来报仇的吧,前几日他们可都听说了,说是淑妃对这女子动用了私刑,皇上下旨降了淑妃的位置,之后就自嗌在宫中,林丞相也是一夜间被贬,虽是没有明说,但大家也是心知肚明,怕这一切都是太子爷做的吧。今日竟然来到此处,难不成真是要为这女子报仇不成!那日对芳华不敬的心心中担心不已。

看出了众人的紧张,芳华连忙拉了拉宇文晟的袖子:

“好了,我已经到了太医局,不会出什么事。你还有事情在身,就赶紧回去吧!”

听见声音,将目光收回,宇文晟点了点头,准备转身离去。其实对太医局这些人他倒是不担心,林巧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再妄想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来!

宇文晟转身离去,突然从门外急匆匆跑进来一个宫人,面上说不出的焦急:

“太医,快,太医,周太医人在哪里?”

那宫人急急忙忙,来到这药房门口,一个不小心就从门槛上拌了脚,人也就摔在了地上,正巧芳华在旁,连忙上前就将那宫人扶起来: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为何如此慌张?”

那宫人被芳华服起,似乎是认识芳华,连忙抓住她的手:

“姑娘,柳嫔娘娘小产,出血不止。姑娘是活菩萨,赶紧去救救柳嫔娘娘吧,奴才求姑娘了。”

柳嫔?宇文晟愣住,柳御史的女儿,送进宫来一年,从因为有孕晋升嫔位。这位柳嫔进宫来一直多得父皇喜爱,他也是见过几次,倒是个安分人。前不久自己出怔之时查出有孕,如今也有三月有余,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小产,这倒是令人怀疑。不过后宫之事也不是他宇文晟能涉及的范围,但看样子此事要牵扯上芳华。他可不能不坐视不理。

前行的脚步最终停下,转身看着不远处的那幕,只见那宫人死死的拉住芳华的手,面上真露出些焦急神色。

“你先起来,且在面前带路,我陪你去就是!”芳华连忙将那宫人扶起,那宫人叩谢,连忙起身。

回头看了看药房的人:“告诉老师,人命关天,芳华先且去探望,一会定要派人来才是。”

芳华话落,立马就有人上前将医药箱给了芳华,毕恭毕敬:“姑娘先走,我这就去后方告知大人。”

拿着药箱,芳华就跟着那宫人急匆匆的朝着柳嫔的住所走去。脚步匆忙,神色紧张,宇文晟全都看在眼中,也不怪芳华无视他之错,跟着她的步伐,一同去了柳嫔住所。

一路快速走着,在抬头芳华就看到了富丽堂皇的宫殿,再次低头跟着宫人的脚步走了进去,宇文晟紧跟其后,宫人见了宇文晟,吓的连忙行礼:

“参见太子爷。”

宇文晟无视,目光全都在芳华身上,一路走到了柳嫔的闺阁,这才停下了脚步,看着芳华的身影进了里面。宇文晟心想,若真是芳华有了什么不测,他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进了内室,扑鼻而来的血腥味直冲芳华的脑门,这味道实在令人作呕。强忍住心中的难受,绕过屏风就来到了里面,只见床上果真躺了一女子,周围全是宫人。

见到芳华到来,众人连忙为她让开路,芳华上前没有丝毫犹豫就为柳嫔诊脉,并观察她的面色,只见柳嫔身体虚弱,头晕心悸,神疲乏力,气短懒言,色淡红,面色苍白,舌淡嫩,脉细弱,在往下看,阴部大量出血,且血色淡红。这是气血两虚,血随气脱,才会造成大量出血。

芳华很快的在心中进行了判断,起身连忙吩咐人:

“纸笔拿来。”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救人要紧。果真听了吩咐的宫人连忙按照芳华的要求去做,不一会儿所有东西备齐,芳华连忙拿起笔书写:

党参30克,当归15克,杜仲15克,白芍15克,熟地黄20克,白术15,陈皮6克,炙甘草6克,菟丝子25克,桑寄生15克,续断15克,何首乌30克,北黄芪30克,水煎服。

书写好药方之后,芳华总算大舒一口气,将药方交给了旁边的宫人:“快,拿过去给你家主子去煎药。”

“是。”宫女不敢怠慢,连忙去准备,芳华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不由上前拉住柳嫔的手:

“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

在宫女煎药期间,芳华用金针为柳嫔止住血,金针果真有效,片刻血流就停止了,周围的宫人大喜,不过由于失血过多,柳嫔一直昏迷不醒。

半个时辰之后,宫女将药端了进来,连忙给柳嫔喝了下去。而后,柳嫔果真转醒,神识也清醒了不少。见到此处,芳华总算放下心来,松了口气,真是吓死自己了。

柳嫔醒来,见芳华站在自己面前,面上带着笑容看着自己,一旁的宫女连忙提醒:“娘娘,你可算醒了,真是吓死奴婢了,多亏了姑娘,不然娘娘就……”

说着说着,宫女竟然带了几分哭腔,柳嫔也连忙行礼:

“谢姑娘救命之恩。”

“娘娘客气,芳华只是做了分内之事,不足为谢。”很是谦虚的回礼:“既然娘娘已经没有事了,芳华也就先行而去!”

“等等,姑娘留步。”

芳华愣住,不解的看着眼前人。只见柳嫔一个眼神,周围的人立马明白过来,全都离开,等到众人走了之后,柳嫔突然开口,拉住芳华的手:

“求姑娘救救柳柳,求姑娘救救柳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