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乞巧节兮定情思

作者:m檀香雪 字数:594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姜国-袁府

袁齐听到自己父亲所说,即可就进了书房,拿起纸笔就认真的绢布,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一声哨响将立马有信鸽飞来,将准备好的卷筒绑在鸽子的腿上,放飞了去。袁齐嘴角的笑意扩大,是时候准备了。

鸽子飞走之后,袁齐不再留恋,转身就朝着屋外走去,这个时候自己还是赶到大军身边才好,太子爷刚刚恢复,皇上此番让送军粮去郓城,怕也是想让太子去寻找芳华才对。不过,说起来这个芳华还真是诡异,好端端的人突然不见,派去调查的人也没有一点音讯,会不会是有人暗中操纵,但这人是谁,他不知道,也猜不出来,只能等着后周那边的消息传来。

一路骑着马赶去了军地,淳于焱此刻还在太子府中收拾行囊,袁齐赶到之时,淳于焱并未到来。跟军中的副将应酬了番,远远的就看见一身玄色衣服的男子骑马赶来。袁齐跟副将连忙迎了上去:

“太子爷!”

“一切准备好了吗?”

“回太子爷的话,一切准备妥当!”副将毕恭毕敬回答!

“好,出发!”淳于焱调转方向,身后的副将跟着袁齐连忙翻身上马,副将一挥手:“出发!”马车动,车动,大军朝着前方出发。

汴梁城内,淳于焱就带着军队这般离开,袁齐忍不住回头看着身后的袁府方向,久别了。

姜国境内

淳于焱带着大军走了一日,离汴梁城已是越来越远。又是一个黄昏,前行的部队停了下来,众将士原地休息。此番押送军粮,也是朝中机密。虽然后周跟姜国的战争已经停息,但是南方的军队不能失养,止不住哪天平息的战争就再次展开。今日军队所在的地方,距离郓城还有两日的路程,不过距离西北的大漠倒是十分接近,此地向西北不到百里就是边关,边关之后就是大漠,对于西北的大漠,姜国可是丝毫都不在意!

淳于焱此刻正坐在树旁,脑中不断闪过跟芳华的点点滴滴,想起自己初见她的时候,一脸倔强的表情,虽然很是害怕,强装镇定。再到自己受伤,无意间发现她是女儿身之时,怕是也只有自己知道当时心中的感受。此生能遇到芳华,是他淳于焱几世积下的德行。不知不觉间,忍不住笑起来。也不知道这丫头现在在哪里,过得如何,有没有一丝的想念自己。想着想着,思绪不由的飘得很远。

比起淳于焱,袁齐看着倒是悠闲,自己独自一人靠在远处的树木之下,用一个斗笠盖住自己的脸,看不清任何的表情,懒散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有几分逍遥的感觉。这两个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人,怕是没有想到,他们等来的是一场多么大的灾难!

夜色加深,四周愈发的寂静,军人们三三两两围在火堆旁边,有甚者已经小睡过去。淳于焱跟袁齐继续着先前的动作,副将看着两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着袁公子跟太子爷真是一个秉性,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心中正在瞎想之时,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副将连忙站起身来,拿起手中的剑警惕的看着声音的来源处!

与此同时,淳于焱跟袁齐也反应过来,全都起身警惕的大量着四周,淳于焱更是开口:“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四周松散的人群突然紧张起来,人人都是聚精会神!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众人拿着手中的兵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紧张,淳于焱自然也是听到了声响:

“你们,带着粮草先走!”

“太子爷,怕是来不及了吧!”袁齐话音刚落,人群中立马出现了众多黑衣人,手中拿着弯刀将他们团团围住!一时间,杀气腾腾。

众人全都愣住,淳于焱更是心惊,难道是消息走漏了出去,不过看着这些蒙面人的打扮,似乎不是姜国人士才对!思绪刚刚落下,黑衣人就团团朝着他们杀了过来!姜国将士也是慌忙回击。

“太子爷,黑衣人人多势众,一时间我们抵挡不住,那就由属下杀出一条血路,太子爷带着粮草先走。”副将躲过黑衣人的攻击,来到淳于焱面前。

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来人哥哥武功都是上乘,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死士,普通的将士怕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淳于焱心惊,一脚踢开朝着自己刺来的剑,连忙回击了过去,副将此时也不得不拿起剑对敌。

袁齐避开朝着自己攻击而来的黑衣人,来到淳于焱面前:“带着军粮走吧,我来断后,这些人训练有素,我们抵抗不了多久。”

淳于焱解决到一名黑衣人,耳边传来袁齐的话,连忙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袁齐。袁齐也丝毫不害怕,跟着淳于焱对视。一个黑衣人杀了过来,两人动作轻盈躲开。

“难道你要让你父王失望,难道你不想找到芳华!”这声音是袁齐对着淳于焱喊出来的,副将连忙来到淳于焱面前:

“太子爷,我们必须离去,耽搁不得!”

淳于焱的目光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袁齐。

就在他犹豫不绝之时,远处传来的声音足足让他们吓得腿软。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大漠间才会有的狼群。月色高空,狼嚎声声,一声更比一声强,副将吓得紧张起来:

“太子爷,快走吧,这些人是大漠人,他们竟然带了狼群,太子爷,我们要是不想办法突围出去。整个军队都会被狼群撕碎的啊,太子爷!”

慌张中接过一剑,副将脸上满是心痛跟担忧。淳于焱这才将目光回了过啦:“传令下去,全军朝着东南方向突击!”

“是!东南方向!”副将大喊一声,众将士立马就朝着东南方向奔去,袁齐眼中似乎浮现一些笑意,大喊一声:

“你们跟太子爷先走,袁家军留下来跟我断后!”

更多的人群朝着东南方向奔去,身后狼群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淳于焱至今都记得,多年前的那场突击,自己骑着马回头之时,隐约间看着狼群奔来的影子,袁齐一身白衣站在黑衣人中格外的显眼,自己再看过去的时候,很巧的两人的眼光对视,淳于焱觉得,袁齐似乎笑了,那笑容说不出的意味。

翌日凌晨

淳于焱带着大军一路朝着东南方向跑去,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东边泛出一丝鱼肚白,才抬起头,原来天亮了。前行的队伍停了下来,齐齐转身看着奔跑而来的方向。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就在大家都要放弃之时,远处一匹马朝着众人奔了过来。来人的衣服是姜国的军衣。

没有预料的大军,没有熟悉的白衣,那马匹停下来之时,马上的人儿跌落在淳于焱面前,脸上挂着泪痕,眼中是绝望的表情:

“太子爷,军师他,军师他……死在了大漠的狼群之下!”

听闻此消息,淳于焱险些从马上掉了下去。

后周-皇宫

芳华在东宫沉睡,只是一夜之间,整个朝堂就发生了天大的变化。宇文晟派去的人来到林巧面前之时,人刚刚死去不久,身体还是热乎的,那些人也是十分惊讶,连忙回去禀报给了太子爷。为此,宇文晟倒是十分淡定,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让林巧死,过程如何他没有兴趣知道,结果只要是自己所想就够了!

淑妃林巧上吊于行宫之上,这个消息第二日就传遍了整个皇宫,众人惊讶之余,另一个消息再次传了过来,说是丞相林大人多年来贪污受贿,勾结官员,皇上下旨革去丞相之位,贬为庶民,林家所有人此生不得再进扬州城!

这么一个下场,众人也算是明白过来,这肯定是太子的惩罚,不过这未免也太让人害怕了些。没想到这女子竟然在太子心中的位置竟是那般的重要,如此一来,众女子对芳华又嫉妒,又害怕。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那就是短时间内,芳华的日子将会平静一些。

皇宫-东宫内

时间已经是三日后,芳华至那天喝了药之后就沉睡了去,这一睡整整睡了三日。期间宇文晟一直守在她的身边,悉心照顾,半步都不曾离开,看着眼前的人脸色逐渐恢复过来,气色转好不少,宇文晟总算放下心来。

这日宇文晟照常在芳华面前,用水给她细心的擦了脸,还有手背,满脸的期待:“华儿,你都睡了那么多天了,还不醒来,让我可是好等!”再抬头,看了看眼前熟悉的脸,不由苦笑一番,自己真是没有用,眼前这个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

芳华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几日,一直在做梦,梦中是个小女孩的身影,对了,似乎还有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梦中的小女孩总是甜甜的笑着,吵着闹着跟在男孩的身后跑着,眼里全是笑意。那男孩的脸倒是看得清楚,模样清楚倒是个棱角分明,看长相倒是不一般。梦中这男子对小女孩很是疼爱,眼中满满的疼惜,看得芳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梦中的两个小人似乎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样的场景怎让人看着不欢喜。不过芳华很是好奇,自己怎么会梦到这个场景,不过倒是可惜了,听不到这两个人在说什么,要是能够听到,或许就变得特别有意思。芳华看得起兴,嘴角也浮现着笑容,耳边不时传来呼喊声,声音熟悉,而且越来越大,忍住不去看眼前的画面,芳华转身朝着声源地走去,走着走着,眼前似乎通透了不少。

宇文晟为芳华整理完之后,再次回头就看见她嘴角浮现的笑意,面上一喜:“华儿,华儿,芳华!”

接连几声,沉睡了好几日的人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通亮,映入眼帘的是黄色的帷帐,强光有些刺眼,不由难受的闭上眼睛,适应之后睁开双眼,目光转向一旁,熟悉的脸,熟悉的笑容,熟悉的神情,微微一笑:

“宇文晟。”

“你醒了,你醒了!”话语中是惊喜,似乎还带了几分哭腔,宇文晟连忙握住芳华的手,满脸的关心:“怎么样,现在身体好点了没有?”

芳华脸上的笑意不断,用手支撑着想起身,宇文晟连忙扶着她,将枕头放在身后,让芳华能够舒服,动作完毕,人正准备离开,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我没事,已经好多了。对不起,害的你担心了!”

“傻丫头,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你。你不责怪我,不记恨我,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

两人就这般紧紧的抱着,长久以来积压的相思之情,全部在这一刻爆发,经过此事,芳华跟宇文晟之间的感情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倒是增进了几分。在这个阿谀奉承,处处都是危机的皇宫之中,能永远这么一段真挚的感情,倒真是难得不易。

十日之后

这几日,芳华身上的淤青下去不小,周太医也增添了几味补血养气的药物,芳华的身体逐渐好转,脸色红润不少,不仅如此,人也能够下床走动。这几日,宇文晟闲暇时就陪着芳华在后花园中游玩。

不过今日倒是个不平静的夜晚。今日宇文晟陪着芳华在园中游玩,送她回到房间之后,就不曾见到他的身影,心中疑惑之余,突然孙公公带着一干众人走了进来,手中拿着套常服,见着芳华之后,脸上是喜盈盈的笑容:

“姑娘好。”芳华连忙回礼:“孙公公好。”

“来人,给姑娘换身衣服,好生打扮!”

芳华愣住,满脸的不解:“公公,这是?”

“姑娘莫要担心,只可放心按照奴才的话去做!”孙公公一脸笑意,连忙指挥着身边的人:“快快快,动作都麻利点!”

见眼前人这般热情,芳华也不好意思拒绝,也就顺从了孙公公的安排,规规矩矩的让宫女为自己服侍,换衣服,上妆容,不一会儿一个美丽的女子就出现在大家面前。孙公公对芳华的这身打扮很是满意,对着芳华行礼:

“姑娘,既然已收拾妥当,那就跟奴才来吧。”说完转身朝着屋外走去,芳华微愣,跟着孙公公的步伐走去。两人行到东宫门前,已经准备好了的轿子停在门前,孙公公站在一旁,回头笑着看向芳华:

“姑娘,请上轿!”

“这是?”芳华还是满脸的疑惑,不由回头看了看东宫内,也不知道宇文晟现在在哪里,也会不会是有人存心带着自己离开,愣住也不前行。

孙公公似乎是看到了芳华眼中的担忧,连忙俯下身子:“姑娘莫要怕,奴才这全是按照旨意来,定不会出什么叉子的。”

看着孙公公的表情,芳华算是明白过来,也罢,是福不是祸,这一定是宇文晟的意思才对,当下想通之后,立马上了轿子。芳华一上轿,四周的人就连忙抬起来离去。

也不知道轿子走了多久,芳华只觉得一路上摇摇晃晃,忍不住揭开一旁的帘子,但四周都是黑压压,自己也看不见什么。哎,不由的握紧自己的手,安慰道,自己应该相信宇文晟的,不是吗!

芳华在轿中,被晃的东倒西歪,隐约间都快要睡着了,突然轿子停了下来,只听外面声音传来:

“姑娘,已经到了,还望姑娘能够移轿。”

“好。”芳华一怔,起身从轿子上走了下来,出了轿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夜间风似乎也不小,芳华有些冷,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身体。一旁的宫女连忙送上来一件披风,为她披上。

“姑娘,奴才的任务已经完成,姑娘顺着这条道向前走,太子爷在尽头等着您!”

太子爷?果真是宇文晟,不过也不知道他大晚上的再搞些什么,芳华迟疑,还是抬起脚向着前方走去。四周依旧漆黑,整条路上只能听到她自己的脚步声,不过一想到宇文晟在前方等着自己,芳华心中的害怕就消失不见。

走了许久,久到已经看不到身后人的影子,可是还是没有看见宇文晟的身影,不由的有些纳闷,难道这是骗局不成,脚步迟疑,芳华思索了良久,不若还是回宫去吧,越想越觉得这般才是妥当,正准备转身,四周突然亮了起来,紧接着就是漫天的花瓣从天而降,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素华偏可喜,的的半临池。疑为霜裹叶,复类雪封枝。日斜光隐见,风还影合离。”

接着就见一个身影从深处走来,离着芳华越来越近,墙上的烛光,四周的烛光,全部紧紧围绕着芳华一人,眼前的人就像置身从中的仙子,说不出的美好,宇文晟含笑,果真是没有辜负了他的安排,世间怕也是只有芳华,才能值得他宇文晟拼尽全力。

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芳华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笑着看向来人,这家伙到底是要干什么,这般用心思,难道只是为了让她开心不成?

“栀子比众木,人间诚未多。于身色有用,与道气相和。红取风霜实,青看雨露柯。无情移得汝,贵在映江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