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命悬一线恐担忧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06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淑妃看着眼前的芳华,嘴角的笑意不断扩大,哼,这就是你妄图争取太子妃的下场:

“今日,就让你长长记性!你们几个全都留下,好好服侍姑娘。”

淑妃挑眉看着暗室的护卫,眼中的笑意更加深厚。那几名护卫猥琐的笑着,朝着芳华走去。看到这幕,淑妃十分满意。一伸手旁边的嬷嬷连忙扶住她,就准备朝着屋外走去。似乎,一切都没有她们想的那么顺利。

芳华绝望的一手捂住腹部,一手撑着地板,看朝自己走来的人群,脸上那种猥琐的笑容,加上刚才中伤到腹部,一个没忍住,吐了出来。偏不齐就是刚才被管进去的药物。

“呕。”淑妃等人连忙回头,芳华一股作呕的表情,忍不住用绢丝捂住自己的嘴:

“真是可恶,来人,再去准备药继续给她灌下去!”

“是。”一旁的宫女连忙去准备!这时,一宫人慌乱跑来:“娘娘,娘娘不好了,太子爷带着人朝着梧桐殿赶过来了!”

“什么,竟然来的这么快。你们几个留下,给她把药灌下去!我去外面拖住太子。速度快点!”

淑妃连忙带着身后的众人朝着门外赶去,身后的几名宫女又开始折腾芳华。

宇文晟带着人赶到之时,淑妃刚好从暗室走了出来。宇文晟走进殿内,四处打量寻找着芳华的踪迹!

“太子爷,今个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梧桐殿来!太子爷应

该提前通知一声,好让本宫好好迎接才对!”

宇文晟直接一个寒光扫来,淑妃有些招架不住,险些露出马脚,强装镇定:“太子爷这是什么意思?来到这梧桐宫,摆脸给谁看!”

“芳华在哪里,快把人给我交出来!”宇文晟语气充满了气愤,目光移开也不再看着眼前的淑妃,忍住上前杀了她的冲动:

“来人,给我好好找,今天就算把这梧桐殿给我翻过来,也一定要找到芳华的影子!”

淑妃素来都知晓太子为人冷淡,却没怎么见过他这般大发雷霆的时候,今日的太子就像是头沉睡着的狮子,突然惊醒,瞬间爆发了自己的全部情感,手已经不自觉得发抖,忍住内心的恐惧:

“放肆,我这梧桐殿可是你们能够随便搜查的不成。太子,你找不到美娇娘跑到我这梧桐殿撒野,眼里还有我这个母妃吗!”

淑妃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有些底气不足!

“母妃!呵呵,林巧我告诉你,今日芳华要是有什么万一,你们林家所有人都给她陪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搜!”

“你……”淑妃气极,却找不到任何话来回绝!一旁的嬷嬷连忙扶住她的身子,对她摇了摇头,暗示着不要轻举妄动,一切只要等到暗室那边准备完毕,众目睽睽之下,芳华就很难洗脱罪名。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看她怎么做人!到时候太子爷就算势力强大,也拿那些流言蜚语没办法!

梧桐殿-暗室内

淑妃离去之时,一旁的宫人已经拿着药再次走上前来,二话不说就朝着芳华灌了下去,可惜药还是再一次被芳华吐了出来。芳华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何,只要有什么东西进到胃里,自己就感到恶心,也不是故意将那些药吐出来。不过,这倒是真的帮了她的大忙!

强忍这心中的恐惧,她不想让宇文晟看到自己这番模样,可是心中却是十分期待着他的到来,身上的力气逐渐流失,自己真的快要撑不住了,宇文晟,对不起,芳华快要放弃了!

就在众人搜索之时,也不知道是哪位好心的侍卫大哥无意间发现了暗室,只听一个大喊:“太子殿下,找到一间暗室!”

几乎是飞一般的朝着那个方向奔去,宇文晟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芳华,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嬷嬷,这丫头喝了药就给吐出来,这可怎么办!”一旁的侍卫不由着急起来,若是完不成娘娘交代下的话,他们怕也是会被连累!

那嬷嬷心中也是十分着急,看着地上的芳华,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挣扎的力气,嬷嬷一狠心:“上去,扒了她的衣服,就这么把她给办了,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是!”那些侍卫似乎已经等了这一刻很久了,猥琐笑着朝着芳华走去:“小娘子,今天就好好服侍下哥哥吧!”说完,已经伸出魔爪朝着芳华探去!

“宇文晟!”最后一声绝望的呼喊,眼泪顺着面颊落下,说不出得冰凉,这一刻,芳华只觉得自己掉进了十八层地狱!

“住手!”一脚踹开暗室的门,宇文晟听到就是这般绝望的声响,接着看到的就是洁白的双腿,宇文晟的感官就在这个一刻被冲刷:

“啊!”大喊一声,朝着芳华奔去。侍卫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的叫声让他们回头,接着就看到宇文晟发红的眼,再回过神来,一个大力已经被扔了出去。只听砰一声,接着就是衣服的撕扯声音!

宇文晟慌乱间也来不及好好解开自己的衣服,直接将身上的衣服撕扯下来,奔跑将衣服扯了下来,来到芳华面前,小心翼翼的将她包裹起来,低声呼唤:

“芳华,我来了,华儿,你醒醒啊,华儿……”声音一声一声,悲凉到人的心中,谁层见过这样的太子,没有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迷糊间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强撑着困意睁开眼睛,眼前是熟悉的脸庞,芳华那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你来了!我好……想……你。”说完芳华就晕了过去!

“芳华,芳华!”

若说这个时候宇文晟要是哭了出来,那一点都不过分,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这般凌辱,哪个男子能够平安无事

看着芳华一脸惨白,仔细望去,手臂上竟然还有淤青存在,林巧,你这个贱人,到底对芳华做了些什么!宇文晟眼中的怒火丛生,也不转身,紧紧的抱住芳华:

“所有人,都给我退出暗室!”

收到命令所有人都不敢迟疑,缓缓的朝着身后退出,孙公公一直站在暗室门口,看着自家主子的背影,说不出得心痛,主子今日看到姑娘这般模样,该是多么的责怪自己,正在迟疑间,只听宇文晟的声音传来

“孙公公,去拿件披风过来,速度要快!宣太医赶往东宫!”

“是。”孙公公连忙就朝着东宫方向跑去。与此同时,芳华被宇文晟紧紧的抱住,就像是珍宝一般,只有自己心中明白,芳华这个样子,自己有多么心疼!

淑妃站在身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宇文晟今日这个强大的气场,真的吓着了自己。看着地上的芳华,一身明黄衣服将她包裹的一丝不漏。心叹道,还是晚了一步,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已经足够了,这么多人看着,这下看芳华怎么挽回自己的名声。嘴角邪恶的笑容扬起来。

孙公公一把老骨头在东宫跟着梧桐殿奔跑,将披风拿来时,宇文晟伸手接过,脸上也是说不出的难看,孙公公看在眼里,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才好!伸手接过披风的宇文晟,连忙再次将芳华紧紧裹住,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转身朝着屋外走去。身后孙公公紧紧跟随!

太子爷进入暗室,整个暗室的所有人大气不敢出,一时间全部跪倒在地,低着头,不敢直视宇文晟的眼睛,心中已是百般悔恨,如今看来,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不能救他们了!

宇文晟抱着防护一路走到了暗室门口,突然停住,也不回头,看着眼前的众侍卫,眼神冰冷,语气十分低沉:

“暗室的所有奴才,给我挑断手筋脚筋,挖了眼睛,剁成肉段,拿去喂狗!”

众人愣住,暗室的所有人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晟的背影,仿佛刚才宇文晟说的话不曾听到,等到反应过来之时,连忙跪倒在地:

“太子爷饶命啊,太子爷饶命啊!”

可是似乎一切已经来不及,太子命令以下,侍卫就涌进了暗室之中,将那企图非礼芳华的侍卫抓起来,还有宫女、嬷嬷等人,没有任何犹豫就朝着门外拉去,众人是又哭又闹,宇文晟就那般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发生的事情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太子爷饶命啊,太子爷饶命啊!”求助宇文晟无果,众人将目光转向一旁的淑妃:“娘娘饶命啊,娘娘奴才也是按照你的吩咐啊,娘娘,娘娘……”

最后的声音是惨绝人寰,淑妃不由的后退一步,抬头看着暗室门口的宇文晟,只见他同时也在观望着自己,完了,这一切都完了。不知道为何,淑妃从宇文晟眼中看到了灭亡的眼神!

“淑妃娘娘!”宇文晟眼中是狠厉,嘴角扬起嗜血的笑容:“林家人的日子,似乎过得太安稳了些!”一句话,让整个梧桐殿的人都愣住,宇文晟不再多言,抱起芳华就朝着东宫走去!

宇文晟一走,淑妃一个趔趄,嬷嬷连忙扶住:“娘娘,娘娘。”

“完了……完了,是我害了林家,是我害了林家!”

第一次,林夕的眼中看到了绝望!

皇宫-太子东宫

宇文晟将芳华从梧桐殿带出来之时,就不敢再做停歇,连忙朝着东宫方向跑去,一边跑心中已是十分的紧张,倾歌,你不要有事,你可要坚持住,不然我会恨我自己的,倾歌,倾歌!

一路上心中默默呼喊着芳华的名字,脚步没有停滞,不一会儿就赶到了东宫,此时的东宫,太医局那边接到消息就立马派人赶了过来,不过这次连太医令都赶了过来,众人心中的震惊更是十分。

将芳华直接抱进自己的房间,屋外等候的太医连忙走了进来,缓慢的将怀中的人放了下来,宇文晟挪开身子,站在一旁,太医连忙上前为芳华检查,还是依旧进行诊脉,此时的芳华的脉象十分混乱,跳动的没有任何规律。太医令心惊,连忙掰开芳华的口进行检查,只见芳华舌苔的颜色,顿时就明白过来。再次低头,突然看见她手臂上的淤青,不有愣住,转身看着一旁的宇文晟:

“太子殿下,我等现行回避,还望太子殿下好好检查下姑娘的身体,看看身上还有什么伤,这样老夫才能准确的诊治!”

说完,一个行礼,带着其他两位太医就朝着屋外走去!太医这一走,孙公公一个眼色,房间内的宫人也不敢怠慢,连忙离开。众人一走,宇文晟重新来到芳华面前,上前看着苍白的脸:

“芳华,我替你检查下身体,你一定要好好的!”忍住心中的疼痛,缓慢解下芳华身上的披风,动作说不出的温柔,再缓慢解开芳华身上自己的衣服,白皙的皮肤暴露在面前。芳华上身只有一件肚兜,下身的裤子也被撕的不成样子,腿间的淤血也暴露出来,宇文晟忍不住触摸上去,芳华,我对不起你!

目光刚从芳华的腿上挪开,就看见芳华腹部似乎有什么不对,小心翼翼的将手移动带此处,将肚兜挪开,芳华腹部一大片淤青,有的地方已经发紫,宇文晟手不自觉得握紧,好你个林兮,竟然敢这么对芳华,我不会放过你的,今日你施加在芳华身上的痛苦,来日我宇文晟让你加倍奉还!伸手芳华盖上被子,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太医令跟着前来的三人在商议着芳华的病情,宇文晟就走了出来,三人连忙对着宇文晟行礼,宇文晟对着太医行礼:“周大人,我检查了下,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不断,腹部淤青最为严重,有的已经发紫。周大人,那些淤青都是什么造成的!”

“回太子爷的话,姑娘身上的淤青怕是被人殴打所致,至于腹部的淤青,怕是应该也是这般造成,不过腹部的力量更大一些!”

听了周太医令的解释,宇文晟手再次握紧,林兮,你给我等着!

“太子爷,臣为姑娘开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物,在开些安神压惊的药物。姑娘脉象混乱,气血两虚,这几日还是需要静养。等到姑娘醒来,容臣再次为姑娘诊断!”

“好,那就有劳周太医了!”宇文晟谦虚的回礼。太医令身旁的两位太医准备离去,周太医令来到宇文晟面前,低头:

“太子爷,姑娘可能被灌了那种药物,虽然没有直达体内,但是臣不知道哦姑娘体内到底残留多少,还望太子爷稍加注意,若是姑娘有什么不对,还请太子用金针刺破姑娘手指,放血将她体内的毒素排出来!”

宇文晟愣住,随后回过神来:“多谢太医指点,我明白该怎么做!”

太子爷这般说话,周太医也放下心来,转身走出了内室,一边走一边摇头,哎,也不知道那女子得罪了什么人,竟然会被这么对待,真是残忍至极。周太医这一走,宇文晟朝着内室走去。

皇宫-御书房内

宇文无极依旧低头批阅着奏章,张公公急急忙忙从外面跑了进来,来到皇帝面前:“皇上,不好了,淑妃娘娘私自带走了芳华姑娘,看样子是动了私型,太子爷已经赶去,将姑娘带回了东宫,太医令周大人已经赶去!”

手中的笔停住,不有想到那位梧桐殿里的女子,这么多年还是不安分,如今越演越烈:“太子是怎么处置的!”

“听说,太子爷将暗室内对芳华姑娘动手的人全部处已了死刑,挑断手筋脚筋,挖掉双眼,剁成肉段去喂狗!”张公公思索了半天,还是如实的告诉了皇上。

不错,有这般狠劲才像自己的儿子。宇文无极对宇文晟的这般做法竟然没有反对,再次低下头拿起手中的笔:“就让朕在帮帮这个儿子吧!传旨,淑妃于后宫中滥用私刑,证据确凿,有违仪德,今日起除去淑妃称号,贬为才人,小公主交给皇后娘娘抚养!下去传旨吧!”

说完这些话,宇文无极连头都没抬,张公公愣住,连忙反应过来,连忙起身朝着梧桐殿赶去!心中也不知为何感觉到凄凉,果真是应了那句话,荣华富贵,不过是天子的一句话而已!

太子东宫

众人离去之后,宇文晟重新守在芳华的面前,拉过眼前人的手,眼中是说不出的伤痛:“倾歌,是我没有用,没有保护好你,倾歌,你快点醒醒,醒来骂骂我,倾歌,别睡了,倾歌!”

一声一声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愧疚,难过,悲伤,这个样子的芳华还是第一次见到,一想到她刚刚受的苦,宇文晟的心比什么都痛!孙公公将药端进来之时,就看到自家主子悲伤地背影:

“太子爷,药来了!”

宇文晟悲伤之余,连忙回头接过孙公公手中的药物,端在芳华面前,看着熟睡的人,将药物小抿一口,对着芳华就亲了上去,用这种办法将药物喂给芳华。

眼看着碗中的药物见底,宇文晟悬着的心放下,最后一口药喂出,正准备将药碗交给孙公公,一回头,刚才的药物从防护口中尽数流了出来。

宇文晟吓得连忙上前:“芳华,芳华,你怎么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