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梧桐殿内遭羞辱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5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古语云:自古为帝王者喜怒无常,今日宇文晟全是真正感受到这句话。虽然为自己的父亲,宇文无极对自己都没有任何犹豫。今日,宇文晟全是明白过来了。

看来自己刚才全是赌对了,父皇肯定是对芳华的身份起了怀疑,自己必须想办法解决。宇文晟不由的松了口气,放松身体,跟着自己的父亲朝着御花园走去。父子俩有说有笑,看起来十分融洽,谁又曾想到刚才在御书房的一幕。

皇宫—太医局

太医令带着芳华从药房往内走去,此时,太医令的脸上笑容一直存在,不由的回头看着一旁的芳华:

“姑娘医术精湛,周某佩服。”

“老师客气了。”芳华很是礼貌的回复太医令的话。

“周某一直心有疑惑,还希望姑娘能够为我解惑。姑娘的医术到底师承何处!”

芳华先是一愣,看着太医令微笑:“老师这般询问,若是真的要论师承何处,芳华倒是没有。不过父亲祖上三代行医,倒是留下了不少医术,闲暇时也跟着父亲去采采草药,帮帮父亲打打杂。”

“原来是这样。”太医令这才反应过来,捋了捋胡子:“不过周某很是好奇,既然姑娘有那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还要离开?”

“老师这话问的也是个道理,芳华之所以会来到此处,不过是为了学习到更多的知识。医者最重要的是注重实践,看书再多也只是纸上谈兵,老师,芳华说的可对!”

“不错,不错!”太医令十分满意芳华的话,的确就是这般,上前拍了拍芳华的肩膀:

“好,日后你就跟着我学习吧!”

“是,芳华在此谢谢老师!”

“哈哈哈,哈哈哈。”太医令笑着朝着深处走去,今日能得到这个学徒,真是三生有幸!芳华也是十分开心,跟着太医令的步伐走去。

姜国——太子府

独孤皇后一巴掌打在淳于焱脸上,众人愣住,皇后娘娘一直对太子十分要好,今日突然发生这种事情,真是让大家十分意外。

“你疯够了没有!”这一声是吼出来的,淳于焱愣住,满脸的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母后,这一巴掌真是打醒了自己,这怕是第一次打自己吧,淳于焱愣住半天,缓慢的抬起手,摸上自己的脸,看着自己的母后:

“母后,你……”

“焱儿,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有太子的模样,放眼整个姜国,多少女子,你就非要为了那女子堕落成这般模样。焱儿,你若真是要这般,我跟你父王该有多失望。你怎么能对得起姜国上上下下的百姓!”

淳于焱再次愣住,独孤皇后的话说的并无道理,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打扮,衣服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换洗,头发也是乱糟糟,全身上下一股味道,要多难闻有多难闻,淳于焱自己都一脸的嫌弃。

看着淳于焱的表情,独孤皇后心中的气愤消失,对着身后的婢女说道:“去,给太子爷准备套衣服,准备热水,还有食物。”“是。”奴婢们连忙应着。淳于焱也不在犹豫,放下手就朝着内室走去。儿子终于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独孤皇后这才放下心来,回头看着一旁的人:“伺候好太子。”转身朝着自己的宫中走去。淳于焱这般终于缓过神来,独孤皇后也算是放心下来,回宫早点秉报姜王,还有那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必须好好调查才行。这般打算,独孤皇后的脚步加快。姜国-袁府时间已经过去了几日,淳于焱那边的举动袁齐也都知晓,虽然自己也是很好奇那个女子,不过还是要等到宜州那边传来消息才好。他可不会像淳于焱那般,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但是他也不会那么堕落。今日处理完手上的事情,袁齐坐在湖边看着池中的鲤鱼群,湖里突然映出芳华的一双眼睛,还有跟淳于焱说说笑笑的神情,一时间袁齐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女子的眼睛就像星辰,笑容更像是阳光,可以温暖到自己的心田。袁齐心想,这大概就是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个女子倾心吧。褪下的笑意再次浮现,手中的鱼食也不停的往湖里撒,湖中的鱼争先恐后的来此夺食。

“主子,属下来迟,还望主子受罪!”原本的笑意收去,手中的动作也就停了下来,眼中的温柔消失不见,语气中充满冷意:

“找到了没?”

“主子恕罪,属下没有找到!”黑衣人低头请罪,面上看不清任何表情。

袁齐没有动作,皱着眉头,不由的愣住,怎么会这样,没有任何消息,生死未卜,就算是死了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才对!难道有什么消息是自己不知道的。

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眼前人的责备,黑衣人这才大胆的开口:

“主子,属下带了下属,找遍了整个树林,还有周围的城镇,都没有那女子的下落!”袁齐的眉头更紧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后周境内可查到消息?”

“没有,属下并没有进入后周调查!”

“找几个人,乔装打扮进入后周去打探吧。”

“是。”黑衣人连忙答应,不过此次还有件更主要的事情要秉报:

“主子,爷让属下传话给你,说那边已经准备妥当,问主子何时才能回来!”

久久,袁齐没有了声响,手一松,剩下的鱼食全部落入湖中。看着园中的景色:

“回去告诉他,五日之后,派人在关外接我!”

“属下明白,这就将消息告诉爷去!”很明显,黑衣人话中是说不出的欣喜,连忙起身,轻手轻脚的离去。

来人一走,袁齐才站起身来,四下打量着园子,或许真的是时候找个借口离开了。

后周-皇宫

芳华从太医局出来之时,天色已接近黄昏,残阳散落在皇宫的瓦上,一切变得金黄,忍不住停住脚步,直到现在,芳华才算是明白了,这个名叫皇宫的地方,无时无刻都透露着一份庄严。红墙琉璃瓦,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不知为何,芳华脑中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总觉得进入这个地方,所有的东西跟着渐行渐远,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自己才能离开这里!心中叹了口气,芳华理了理思绪,朝着东宫方向走去。她不知,此条路上,有何危险在等着自己。

一夜之间,皇宫深处没有人不知道芳华的名字。人人都传言,她将会是未来的太子妃。要知道,从宇文无极改朝换代开始,整个扬州的名门望族,不知道多少人对宇文晟的太子妃之位虎视眈眈。起初那个杨文秀之所以让京城所有女子都害怕,那是因为她背后的杨家势力。可如今换成芳华,就不是那番样子。今日,就有人看不惯芳华的样子,要给她个下马威。只怕,这也是第一次让芳华意识到皇宫的复杂。

要说这芳华从太医局出来之后,就一人径直朝着东宫走去。宇文晟派来暗中保护她的人,一直跟在身后。说来也巧,这人跟着芳华一路也没见出什么事情,忽然感觉到腹痛难忍,也见芳华离东宫不远,一咬牙就朝着茅房奔去。太子爷,人有三急啊!

芳华还在低头想着今日在太医局的见闻,突然眼中出现无数双鞋子,连忙抬起头,只见为首的是个嬷嬷打扮,身后跟着许多宫人。那嬷嬷也不客气,对着芳华厉声说道:

“姑娘,我们家娘娘有请!”

娘娘?芳华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自己才来宫中没多久,不可能结识什么娘娘,更何况眼前的人也不是皇后宫中的人。转念一想,马上意识到不对,不由暗暗向后退了几步:

“不知娘娘找芳华有什么事情,芳华自知能力有限,怕是不能为娘娘效劳。”

嬷嬷似乎是看到了芳华要离开的用意,一个眼神过去,就有几个宫人上前拽住芳华的胳膊:

“我家娘娘请你,那是你的福气,哪来那么多废话。直接打晕了带走!”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奋力挣扎,想要逃离,突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快,把她装进麻袋带走,别让人发现!”嬷嬷命令一下,众人连忙照办。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这一伙人从一旁的小道小心翼翼离去!

皇宫-梧桐殿

用此卑劣手段带走芳华的不是别人,正是如今风头正盛的淑妃。要说这淑妃,姓林,名巧,年芳二十八,为宇文无极生得一个小公主,父亲是当朝的丞相大人。林家势力虽然不及杨家,政见上也多有跟杨家不合。林家有小女儿林英,也是这太子妃候选人之一。

芳华没有来到扬州之时,官家小姐中,就林英跟杨文秀争的风头最甚。奈何林英性子软弱,也不喜争风吃醋,倒是一直没有跟杨文秀正面冲突过。不过这淑妃可就不是什么省事的人,如今芳华被传为太子妃人选,自己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定是要将芳华带来,好好给她上堂课才好。

梧桐殿的暗室内,淑妃端庄的坐在上方,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来人,给我用水泼醒她!”

芳华迷迷糊糊还在沉睡,突然身上传来刺骨的凉意,冻的她连忙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地方,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暗了。好冷啊,宇文晟你在哪里?

撑着沉重的身子起来,甩了甩头发,自己记得刚才明明在路上走的,眼前也不知道怎么的一黑,脖子上传来痛楚,自己就失去了意识,在醒来,人就在这地方了。

“你终于醒了!”

头顶上传来声音,芳华不由抬起头来,眼前是一华服女子,只是面生,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

“你是?”

淑妃脸上的冷意非常:“果真是没有教养的女子,见到本宫不行礼不说,还敢质问本宫。就这样还妄想变成凤凰,传出去真是笑掉本宫的大牙!”

果真又是为了太子妃之事,眼前女子这般一说,芳华心中也是极其不悦:

“娘娘说我不懂规矩,那娘娘就懂规矩。用这般方法将我请来,不觉得有失自己身份。倘若传到皇上耳朵里,娘娘可曾想过后果!”

“大胆!还真是一个伶牙俐齿,本宫今日就告诉你,在这皇宫,每天都会有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死去的人,今日就算我杀了你,也没有人会知道!不过,本宫可不想你就这么痛快的结束,来人,给她点教训,看她还嘴硬!”

淑妃话一落,刚才将芳华绑来的嬷嬷走上前来,四周也跟着几人,面色都不善。为首的那嬷嬷来到芳华面前,二话都没有一巴掌就打上芳华的脸:

“竟敢对淑妃娘娘无礼,今日就好好教你规矩。”

芳华被一巴掌打到在地,还有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头上一痛,头发竟然被那嬷嬷死死拽住,接着就是毫不留情的巴掌落下。

从来没有受过这番痛苦,芳华心中也是委屈至极,委屈的同时也是恨透了眼前的人,咬着牙,死都不喊疼。在嬷嬷动手的时候,努力挣扎,待身子坐正,二话不说用手就朝着嬷嬷掐去,嬷嬷疼的大叫一声:

“啊!”停下手中的动作,大骂到:“好你个小蹄子,竟然敢对我动手。”连忙再次对着芳华冲了过去。

此时芳华已经站了起来,看着嬷嬷过来的身影,拼尽全力朝着她撞去,只听咚的一声。两人同时倒地,那嬷嬷被芳华撞的是四脚朝天躺在地上。芳华也好不到哪里去,就这般躺在地上。

淑妃哪想到会是这般样子,气的直哆嗦:

“反了,真是反了,竟然还敢动手,来人给我拉住她我要亲自教训这小贱人!”

一旁的侍卫连忙上前按住芳华,芳华还想挣扎,但奈何力气实在太小,没办法就只能死死被人按住。

淑妃在宫女的掺扶下对着芳华走来,看着她还在挣扎的样子,没有犹豫一脚就踹了上去,直接命中芳华的腹部。巨大的疼痛感让芳华忍不住喊了出来:

“啊!”

“呵,没想到你竟然还知道疼!”淑妃如今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对着芳华第二次踹了出去,这一次芳华直接被踹出血来,腿脚已经无力,全身瘫软的抱着腹部,蜷缩在地上。

“哼,本宫还以为你不知道疼,你不是很有骨气么,不是很有本事么。来人,给本宫扒了她的衣服!”

一旁起身的嬷嬷没有犹豫,上前就来到芳华的面前,毫不客气的再次抓住芳华的头发,狠狠的将她拽起来,强迫芳华看着自己:

“好啊,你竟然还敢撞我。今日,我就让你好好尝尝这后果!”

二话不说就开始扒芳华的衣服,还不时的伸手拧芳华,腹部的疼痛已经盖去了全部疼痛,让芳华无法在叫出声来,凭借这自己最后的力量挣扎,可似乎还是听到了衣服破碎的声音,眼眶的泪水溢了出来,宇文晟,你在哪里!

皇宫——太子东宫

宇文晟跟皇帝游玩御花园之后,就十万火急的赶了回来。在书房内安排属下去调查宜州城内,有几股势力再查芳华的事情,现在自己的父皇已经起疑想必有心之人已经动手了才对。虽然自己安排好了,但是还是必须得去确定一番才行。

在书房一布置就是两个时辰,再出来天已经接近黄昏。不由想着芳华或许马上就要回来,原本的烦恼也就跟着消失了几分。可是左等右等,如今天都快黑了,为什么还不见芳华的影子,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出现!

“孙公公,派去暗中保护芳华的人呢?”

孙公公一直守在宇文晟身旁,看着他紧张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也跟着莫名的紧张起来,听到宇文晟询问,也不敢怠慢,连忙去将那人传了上来。

再说这宫人,如厕之后回来见芳华的身影不见,便以为她已经回了东宫,便不再犹豫,也没有起疑心,就回到了东宫。

“姑娘人呢?”

太子这么一问,那宫人立马傻了眼,看着眼前的人:

“回太子,姑娘,姑娘不是已经回到了东宫么!”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想到了什么,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在众人心中炸开,宇文晟急了:

“马上给我派人去找,不要放过皇宫的所有角落,若是找不到,你们今日就等着人头落地!”

那人连忙紧张起来:“是是是,奴才这就去找。”连忙跑了出去,一时间整个东宫乱做一团。

宇文晟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二话不说就朝着东宫外走去,孙公公连忙跟了上去。这下惨了,姑娘你可千万不要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两人刚出东宫,正要朝着太医局走去,远处跑来一宫女,打扮也不像是东宫之人,来到宇文晟面前:

“太子爷,我家娘娘让我告诉你,你找的人在梧桐殿!”

说完,那名宫女就快速消失在宇文晟面前!

梧桐殿?宇文晟连忙反应过来,二话不说就朝着梧桐殿方向跑去。芳华,你一定要等着我!

皇宫——梧桐殿

腹部受了伤的芳华,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这般被人凌辱,身上的衣服被嬷嬷扒的就只剩下一个肚兜,身下也是空荡荡的,芳华眼中的泪水终是止不住落下。

“就凭你,也想当太子妃。来人,把这汤药给她灌下去,本宫倒要看看,若是太子知道你是残花败柳之后,还会不会要你!”

说完,就有人端着药朝着芳华走去,脸上的笑容是说不出的邪恶!

“不,不要,不要!”怎么可以这么对她,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她。芳华再也忍不住,泪水落下,宇文晟,宇文晟你到底在哪里,快来救救我!

身影不断后退,倒是人影已经离自己十分近,没有挣扎的余地,药被强灌了下去。

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确定芳华把药灌了下去,淑妃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等一会儿就是一场特别好的一出戏上演,本宫很是期待,太子爷看到的场景!”

邪恶的笑声在暗室回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