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前斗智来后斗勇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心中是又委屈又气愤,委屈的是自己这么不招人待见,气愤的是他们竟然为了赶走自己,宁可违背医则。越想越觉生气,芳华抬脚就走了出去。

太医局往内是众太医学习跟研究讨论病情的地方,跟外面的药房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药房内的动静,里面的人全部知晓。不过似乎没有人愿意为芳华帮忙,不过她最后的话倒是让屋内的人愣住。

为首的人从屋内走了出去。看着芳华离去的背影:

“姑娘,请留步。”芳华的步伐因为身后的声音停住,转过头来,只见一位老者站在药房的最深处看着她:

“姑娘既然是皇上御赐来太医局,若是这般离去,皇上追究下来,姑娘是想让整个太医局跟着陪葬?”

话语中多了几分责备之意,整个太医局的人都无比紧张的开着芳华。对啊,他们怎么能把这件事情给忘了,眼前这女子可是皇上亲自御赐来这里学习,他们这般将她赶走,若是皇上追究下来,而且听说这女子跟太子还有些关系,万一在太子面前吹吹枕边风,那他们……一时间,众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眼前老者的话让芳华有些不悦,这件事情怎么能怪在自己身上,明明是他们不对,不过,等等。这老者说的话看似是责备自己,实则也是给身旁的众人提醒,芳华会意,原本的怒气消失,上前一步来到老者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学生芳华,拜见老师。”说完也不等老者开口,起身继续开口:

“老师这话有不妥之处,皇上器重学生来太医局学习,但学生愚钝,太医局到处都是医术精湛之人,学生才疏学浅被淘汰也是必然。所谓医者,重要的是责任,人命关天的事情容不得半点玩笑,太医局今日就算是真的将芳华赶了出去,芳华也绝无任何怨言。”

不错,真不错。不愧是皇上赏识之人,虽为女子之身,却实大体,懂分寸。一句医者责任,就已经能够让太医局内的所有人惭愧,今日这女子的话就足够让自己收下她。

太医令心中这般想着,看着芳华的眼神里也带着几分佩服,不过要完全让她留在太医局,自己还是需要使出些计谋来。太医令的脑中闪过妙计:“姑娘真是有胆有谋。在下佩服,不过太医局素来都是爱才之地,姑娘若真是有才华之人,我们也不会让此等人才流失。听闻昨夜姑娘救了玖嫔一命,不知道今日可否愿意接受太医局众人的挑战!”

老者的一番话让芳华看到了希望:

“不如今日我们就来场比试,三局两胜。若是姑娘赢了,以后就留在太医局,众人都不会在为难姑娘。不过,姑娘若是输了……”

“那就证明芳华能力不足,自愿离开太医局,也会向皇上解释清楚!”

“好!姑娘果真是性情中人。既然如此,你们可有什么异议?”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最后落在芳华身上,齐齐回答:

“大人,我们无异议。”

若是真能在比赛中赢了这女子,就算真的离开太医局也是她自己能力不足,皇上跟太子也无法追究到太医局的责任,不错,这个方法好!众人全部赞同。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此次比赛就由老夫来监督,姑娘可有异议?”太医令看着眼前的芳华,眼中充满了期待。

“一切听从老师安排,芳华没有任何异议。”

对于芳华的回答,太医令满意的点点头。再次转身看向众人:

“比赛开始,竟然姑娘刚刚说了药材中的十八反药,不如今日第一局,我们就来猜药材。”

太医令话一出,整个药房的人满脸的兴奋,这简直就是天助他们,要知道在这太医局中,他们对药物的熟悉程度,他们敢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太医令大人这是要给那女子一个下马威,好让她离去。

一时间,角落那个刚才分拣药物的药童起身,来到太医令面前:“大人,我愿意来进行这场比赛!”

“准。现在我来宣布一下比赛规则,你们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十种药材,这些药材都是无毒的。比赛开始之前会将你们的眼睛蒙住,你们通过品尝,回答出这些药材的名字,药性,功效!若是有一个药材答不出,就是输了。”

芳华跟着那药童同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太医令所说的话。两人刚刚表示同意,就有人上前拿着白绢走上前来,芳华伸手接过,将眼睛蒙住。为了公平起见,太医令亲自上前检查,确定无误之后,宣布:

“比赛开始!”

只见两边的人同时将药物递给了芳华跟那药童,接过药材,芳华并没有直接咬,而是放在鼻前仔细闻着味道,没有香味,缓慢的将药物递到嘴边,轻轻咬了一点,进行品尝。这些动作进行完毕,芳华嘴角上扬,准备开口,对面传来声音:

“白薇,药性苦、咸,主治清热凉血、利尿通淋、解毒疗疮。”

“回答正确!”一旁的人连忙将答案说了出来,面上带着挑衅看着芳华。太医令的目光一直都放在芳华身上,不知道她能否让他失望。

芳华浅浅一笑,开口:“牡丹皮,药性苦、辛,功效:清热凉血、活血化瘀。”

芳华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人,旁边人颤颤巍巍的回答:

“回答,回答正确!”

太医令眼中满是笑意,比赛继续进行。枳实、沉香、佛手、豆蔻、淡竹叶、芦根、白芷,接下来的药物芳华全部回答正确。

“小蓟,药性甘、苦,功效:凉血止血、散淤解毒消痈。”

第九味药材是芳华跟着药童两人同时说出,众人满眼皆是惊讶,一是没想到芳华竟然能坚持到现在,二是没想到这最后倒数第二味的药材,两人都是相同。而且到现在,两人都没有分出胜负。如今,就只剩下桌上这最后一味药材了,不知道是谁能够夺得胜利,药房的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几乎是同时拿起药材,同样的动作,良久,都没有听到任何回答。药童拿着这最后味药材,这药材的味道怎么会跟前一个药物十分相似,几乎是一模一样。按照太医令的风格,这最后的药物绝对不可能跟上一个相同,但,这到底是什么药物,为什么他分辨不出。药童不由紧张起来,慌忙将手中的药物再次送到嘴边。

反观芳华这边,动作说不出的优雅,一切进行完毕,手拿着药材反复触摸,似乎等着对面的人开口,等了良久都不见声音传来,芳华再次微笑:

“不知我面前的仁兄可猜出了这最后的药物,若是猜不出,芳华可就要抢先一步了。”

对面的人,似乎被芳华的话说的更加慌乱,拿着手中的药物已经颤抖起来,为什么吃不出来,为什么什么都吃不来,一时间乱做一团。

“大蓟,药性:甘、苦,功效:凉血止血,散淤解毒消痈。”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远处出来,太医令满脸的欣喜,果真没有让他失望。比赛进行到这一步,众人都明白过来,这场比赛的获胜者是芳华。

眼前的药童摘下绢布,脸上是说不出的颓废,上前来到芳华身边:“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分出这药物是大蓟的!”

将自己眼上的绢布拿下,芳华看着眼前的人:“其实很简单,大蓟虽然跟小蓟的药性,功效完全相同。蒙眼睛的情况下,一般是分不出来的。不过大家都忘了一件事情,就是大蓟跟小蓟的草药外形不同,大蓟菊科植物蓟,小蓟菊科植物刺儿菜。这,就是最根本的区别!”

芳华这么一解释,眼前的药童顿时心服口服,没想到,正是没有想到,自己在这太医局工作了那么久,竟然还不如一个初来的女子。药童对着芳华行礼:

“姑娘能力在我之上,甘拜下风。”说完,便退向人群之中。看着离去的背影,芳华想开口留住眼前人,但不知该怎么开口。

“第一轮比赛结束,芳华胜。下来进行第二轮比赛,品药。有谁想上来比试一番!”

刚才上去那个分拣药物的药童失败,此番第二轮一时间在也没有人愿意出头。就在大家都愣住之时,从内室走出来一个太医打扮的人,此人年纪也就二十七八,也算是太医局最年轻的大夫,上前来到太医令面前:

“老师,不知学生来试,可好?”

“竟然你愿意,那这第二轮比赛就由你参加。”

太医令没有拒绝,这些比赛越是有人来挑战,越能推测下眼前人的实力,太医令何乐而不为!

只见那男子来到芳华面前,一个鞠躬:

“姑娘,承让了。”

芳华笑着回了礼,脸上没有任何担忧之意。

“上药。”一声令下,五碗药材同时端了上来,太医令看了眼:

“此次比赛,你们二人眼前的汤药所有成分都想同,我向你们说出这药主治的病症,你们从喝过的药中准确无误的写出这里面的药材。结果跟第一次相同,最快答出着获胜。”

太医令话落,立马有人将药材端了上来,芳华跟那男子没有任何犹豫,拿起第一碗药,小抿一口:

“这碗药主治鼻渊头痛、鼻塞流涕,请将方剂书写出来。”

随着太医令的指挥,两人同时动笔,一方解决完之后,开始第二碗药,以此类推到第二种方剂,第三种,第四种,第五种。五味药材全部书写完毕,比赛也就结束了。

等到旁边的药童交给太医令,太医令认真端详了许久,一边看一边忍不住点头,最终等到手中的药单看完之后,放下手中的东西,笑着看向芳华:

“姑娘果真聪明过人,对药物的了解也是非常人能及,此番是姑娘胜了。太医局,欢迎姑娘的到来!”

此话一出,满室惊讶,就连芳华都是满脸的不相信,自己竟然赢了,这怎么可能?同时参赛的那男子也是一脸的不服气,上前来到太医令面前:

“老师,学生哪里判断错误,竟然输给了这位姑娘?”

不仅是这男子,怕是整个太医局在场的人都很不理解才对。太医令不再多言,将手中芳华跟那男子的答卷全部交给那人,上前一步来到芳华面前:

“姑娘,跟老夫来吧!”

“是,老师。”芳华回过神来,看着太医令转身离去的背影,连忙追了上去。

芳华这一离去,那男子连忙将手中的答卷展开,进行对比,周围的药童也纷纷围了上来,前来观察着不同。终是到最后的药方上,对比了出来。

最后的那张纸上,那男子写的配方是土茯苓,而芳华的方子是土茯苓、生地、赤芍、地肤子、白鲜皮、茵陈。这番一对比,众人全是明白过来。

太医令最后的汤药是治疗湿热皮肤瘙痒,而自己却写的是治疗女子带下瘙痒的药物,怪不得会输。哎,果真是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啊!男子脸上充满了悔恨之意。不过现在似乎都晚了,如今芳华进太医局是注定了的,他们再也没有拒绝下去的理由。

皇宫——御书房

宇文无极此时正跟宇文晟在商议着边城事宜,张公公满脸笑容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宇文晟看见,不由打趣:

“公公今日可是遇上什么喜事了?”

张公公连忙止住笑意,向宇文晟行礼:

“奴才参见太子殿下。回太子爷的话,今个可不是奴才的喜事,而是太子爷的喜事!”

“哦?公公何出此言?”

宇文无极坐在书桌之前看着张公公:“你这奴才,如今倒是调皮的厉害,竟然跟太子都打着哑谜。”此话一出,三人全都笑了出来,难皇帝心情好开出这种玩笑,张公公也是明眼人,并不打算隐瞒下去:

“回皇上,太子爷。太医局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芳华姑娘跟太医局众人在进行比试,赢了芳华姑娘就可以留在太医局,输了姑娘就得离开!”

“什么!那芳华怎样?”宇文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万一芳华受了委屈可怎么办,若是被欺负了怎么办?宇文晟此刻不安起来。

“太子爷莫着急,依照芳华姑娘的医术,又岂有失败的道理。不仅如此,更是被太医令大人收为关门弟子,可真是可喜可贺啊!”

张公公也是打心里的为芳华感到开心,虽然此次是皇上帮了她一把,但也跟姑娘的实力很有关系,早知道太医令可是整个太医局最好的太医,也是整个太医局的总管大人,姑娘成了太医局的关门弟子,假以十日,下一任太医局令的位置可就是姑娘的了。

听到这个消息,宇文晟由开始的紧张转变为惊喜,真是没有想到,芳华竟然会这般幸运,面上的神色转眼变得十分喜悦。宇文无极全都开在眼里:

“张公公,下去吧。这件事倒真是个好事。”挥了挥手让眼前人下去。

张公公知皇上定是有话要说,连忙行礼告退。果真他一走,宇文无极就开始讲话:

“告诉朕,芳华到底是什么人!”

原本兴奋的宇文晟被自己父亲的一句话拉回思绪,收敛住自己的笑容,严肃的看着父亲:

“父皇,儿臣说过,芳华是儿臣跟姜国打仗时遇到的女子,因为救过儿臣的命,所以才带回了皇宫!”

“真的是这般如你所说!”

“是,儿臣所言句句属实!”

“放肆!”宇文无极突然暴怒,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下,宇文晟连忙跪倒在地:

“儿臣知罪,父皇切莫龙颜大怒!”

“宇文晟啊宇文晟,到现在这个时候你还要装下去。十年前,你为了李倾歌不惜跟我反目成仇,父子间关系早已经隔阂。十年来,你醉心于政事,四处征战,目的不就是为了找到李倾歌。京城中多少名门女子想嫁给你做太子妃你通通拒绝,如今带回来一个民间女子就要立她为妃,当初那般为了李倾歌,如今这般轻易移情别恋。你当朕是傻瓜吗!说,芳华是不是李倾歌!”

宇文晟此刻已经七上八下,低着头,脑中快速旋转,难道父皇已经查出了芳华的身份,怎么可能?宇文晟不相信,自己临走之前可是已经将芳华的身份安排好的,怎么会这般轻易被查出。会不会是父皇发现了什么,这些话不过是试探,到底是如何,宇文晟不知。

不过有一点他明白,若是父皇真的知道芳华就是倾歌,又怎么能平静到现在。不管怎样,都不能承认芳华的身份,宇文晟开口:

“父皇这说的是什么话?当时儿臣性命垂危,要是没有芳华,儿臣早已经命丧黄泉。芳华给了儿臣第二次生命,儿臣为报救命之恩取她可有错!若是父亲质疑儿臣为什么非得立她为正妃,儿臣那就是真的爱她!若是父皇不信,大可去调查!”

宇文晟这些话说出,宇文无极愣住,久久不回话。宇文晟一直低着头,心中说出的忐忑,父皇今日真是让他无法揣测!

“哈哈哈,哈哈哈哈。起来,快起来!”宇文无极沉默了良久,突然开口哈哈大笑,伸手将宇文晟扶起来:

“难得我儿这般爱上一个人,你说的对我们宇文家不能做忘恩负义之人。不过有件事情,朕还是得提醒你一下!”

宇文晟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皇,今日的父皇格外的反常,自己必须小心应对:

“想要保护你认为宝贵的东西,就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不要把软助暴露在人面前!好了,今天我们父子两就不多谈了,走,跟朕去御花园散散心去!”

说完,一手搭着宇文晟的肩膀,两人朝着御花园走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