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太医局内遭排挤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64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杨氏低着头,不敢看眼前人的脸。虽然自己是杨文秀的生母,但是知女莫若母,自己女儿从小就心高气傲,加上家中丈夫还有那个小姑子对她又极其重视,杨家男子众多,女子就杨文秀一人,加上年纪小,众人疼爱。姑姑贵为太后,对这个侄女也是十分用心思,这些她都明白。

小时候一家人就对杨文秀要求严格,不得不说这丫头从小也吃了不少苦,她做娘的心中也是十分痛苦。几次三番求丈夫对秀儿仁慈,可每每到最后都会被回驳,宫中的那位也是特别反感自己。

而后宇文家登基成了皇位,秀儿就完全被按照太子妃来培养,最严重的那一次,整整三年自己都没有见过女儿。三年后,女儿就成了这般样子,对她这个做娘的没有任何感情,性子嚣张跋戮,对自己也没有女儿的样子。

哎,都是自己没用,是她没用。杨氏不由叹息,对杨文秀她心中是说不出的愧疚,每次面对自己的女儿,她都显得底气不足,今日也是这般,就非得用宫中那位来劝谏自己的女儿,哎,杨氏说不出的心痛。

杨文秀呆呆的愣在原地,姑姑这是要放弃自己么,如今的自己真的已经这般没用,连最疼爱她的姑姑也都不想理会自己了吗?心中难过,缓缓放下手中的花瓶,眼中说不出的疲惫:

“告诉姑姑,我,不会让她失望了。”将花瓶放在一旁的桌子之上,转身往房间内走去,背影是那般孤单。杨氏看在眼中,说不出的心痛,忍不住开口:

“秀儿……”

前行的步伐停住,没有转身,就那般站着,突然开口:

“以后,我这院子你还是不要再来了。”

说完没有停留的朝着内室走去。杨氏频频后退,身形不稳,一旁的婢女连忙上前扶住:

“夫人,切莫伤了身子。”

眼前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杨氏的泪水终是忍不住落下,口中喃喃自语,呼唤着杨文秀的名字,面色说不出的憔悴。

姜国—太子府

淳于焱将自己一人关在房中,不出来不见人,只是不停的喝着闷酒,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伤痛,独孤皇后来此时,依然请不动他。万般无奈下让侍卫假传消息,果然淳于焱就相信了。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淳于焱连忙扔下手中的酒壶,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外跑去,面上狂喜:

“芳华,芳华你回来了,芳华你回来了。”

独孤皇后话音刚落,众人满眼期待看着房门,就等着淳于焱出来,可是良久都不见动静。就在独孤皇后正准备再想办法之时,房间传来一阵乒乓的响声,接着就是凌乱的脚步声,门外的众人大喜,目光紧紧盯着房门。

果真如众人心中所想,只听吱呀一声,禁闭了几日的房门打开,淳于焱急忙从房中跑了出来,看到儿子的模样,独孤皇后笑容僵在脸上,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几日不出房门的淳于焱,哪里还有往日的英姿飒爽,满脸的胡扎,额前随意散落着头发,衣服好几日不换,满身的酒气,浑身上下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出了房门的淳于焱愣住,没有芳华,没有他心中期待的人,什么都没有。原本高兴的心瞬间跌落谷底,看着眼前的人群:

“芳华呢?芳华呢?你告诉我芳华呢?”

淳于焱情绪已经失控,拉着旁边的侍卫质问,面部表情已经接近狰狞,一旁的独孤皇后何时见过这样的儿子,说不出的愤怒,上前几步来到淳于焱面前,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打了上去:

“你疯够了没有!”

声音几乎是吼出去的!

后周——太子东宫

深夜,没有等到宴会结束,宇文晟就带着芳华回到了东宫。两人一路上双手紧握,说不出的甜蜜。

宇文晟一直在回忆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没想到这丫头还是没有改掉以前的本性,那种霸道的因子十年来真是愈演愈烈,小时候就是那般,总是要求自己如何如何,如今,还是依旧。不过,刚才的霸道,他喜欢。想到此处,宇文晟忍不住笑出声。

芳华一路上蹦蹦跳跳,忽然耳边传来一阵笑声,愣住看着宇文晟:

“你笑什么?”

被芳华这么一问,宇文晟干脆直接停住脚步,哈哈大笑起来。芳华急了,连忙上前要捂住宇文晟的嘴:

“快说,快说,你到底再笑什么!”

看着眼前人上蹿下跳,宇文晟强忍住笑意,拉住芳华的手:“好了,别闹了。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你小时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时候?”芳华安静下来,看着宇文晟,眼中不由的多出几分期待:

“我小时候是是什么样子呢?”芳华不由好奇,听父亲说捡到自己的时候是十年前,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宇文晟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夫婿,他肯定知道吧。芳华不由充满了期待。

“你小时候啊,跟你现在一样,十分调皮,而且还霸道,你父亲跟你母亲可是很疼爱你呢!”看着芳华眼中的期待之意,宇文晟的心再一次变得柔软,一想到芳华的命运,真是委屈她了。

“那你知道我的生辰吗?爹爹捡到我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我生辰。”

眼前的人眼睛明亮,看着宇文晟心中一痛,这双眼睛里太过纯净,完全不是宫中人所能拥有的眼睛,十年,芳华的眼睛里的东西由始至终没有改变,倾歌,你要一辈子被记起以前的事情。整理了思绪,宇文晟笑着开口:

“你的生辰是七月八日,你失踪那年正好六岁。如今整整十年,你现在就是十六岁,已经是个大姑娘了,也该嫁人了!”

最后这句话带着几分调戏之意,只是芳华并没有宇文晟意料的开心,反倒是一脸的愁容:

“怎么了?”

宇文晟不由好奇的问到。芳华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上前几步,伸手抱住宇文晟,将脸埋在他怀中:

“这些年,辛苦你了。”芳华记得,自己刚遇到宇文晟之时,他说:倾歌,我找了你十年,你终于回来了。那时候自己不懂,如今明白了那十年的含义,自己跟父亲生活在一起,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而这个远在天边的男人,却执着的寻找了自己那么久,芳华心中没有感动是不可能的,越想越觉得疼惜,紧紧搂住宇文晟的腰。

眼前人的身体僵住,没有想到芳华会这般动作。小时候,那丫头也爱这般搂着自己的腰,凡事都很依赖他,而今天同样的动作,让宇文晟的心不由的颤抖起来,紧紧拥住眼前人:

“傻瓜,你回来就好。”

说完,声音止住。两人无声的拥抱,周围更是说不出的寂静。

相爱之人分离十年,那种相思之苦,宇文晟定是深有感触,而如今,芳华更是一点点接受他,爱情的种子发芽成长。

第二日——东宫

昨夜发生的事情似乎更加促进了两人之间的感情,现在的宇文晟跟芳华两人,情意绵绵,说不出的美好。第二日早上,芳华早早的就起了床,来到院中,而宇文晟此刻正在院中练剑。芳华轻手轻脚坐在一旁观望,看着宇文晟的背影,眼中全是爱慕之意。

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宇文晟早已经知晓。也不拆穿,嘴角甜甜一笑,继续手中的动作,转身,上脚,刺、挑、劈、躲,一连串的动作流利下来,没有任何纰漏,芳华虽然不太懂,倒是看的如痴如醉。只觉得宇文晟每一个动作都是那般好看。

孙公公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的动作,眼底的笑意十分浓厚。太子爷已经多久没见到这样的笑容了,自从他来到东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太子笑过。不过,眼前的场景似乎很熟悉,哦,他想起来了。

那是十几年前,还是后唐的时候,太子爷常出入宫中,跟小公主十分要好,那时候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小公主调皮,每次都让太子爷为她表演节目,那时候场景就是这般,太子人虽小,不喜笑颜,但眼睛早就暴露了他的心情。哎,说来也是可惜,小公主最后跟太子天人相隔,若是当初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公主跟太子爷已经是夫妻了吧。往事不提也罢,孙公公暗暗叹息。

宇文晟所有动作完毕,收回手中的剑,转身朝着芳华走去:

“你这丫头,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才不呢,你练剑那么认真,我看的也满意,为什么要打断!”芳华很是不客气的反驳。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宇文晟满眼的宠溺。伸手将剑放在桌子之上,看着一旁站着的孙公公:

“去把早膳呈上来。”

“是。”孙公公连忙下去准备。

伸手拿起茶壶,倒了杯水递给芳华:“吃了早膳,就去太医局学习去,可别给我丢脸!”

“知道啦。”芳华调皮的接过宇文晟手中的水,喝了下去。似乎想起什么事情,开口询问:

“昨日太后身边的那个女子是谁?”其实芳华一直很奇怪,那个女子到底是谁,竟然能让那般不好接近的太后那般重视,本来昨日想询问,但似乎昨晚的宴会并没有见到那女子的身影!看那女子的服饰,似乎也不是什么嫔妃或者宫女,一时间,芳华更是好奇。

宇文晟倒水的动作顿了下,抬起头看着芳华:“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哦。只是觉得那个女子很受太后重视,所以有些好奇。还有,似乎那女子对你有些,有些爱慕之意。”说到最后,芳华忍不住用茶杯挡住自己脸上的不自然。

她的这番动作让宇文晟心中笑开了花,这丫头是吃醋不成!虽然心中愉悦,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得解释清楚的:

“那女子姓杨,名文秀。她是杨家最小的孩子,而太后是她的姑姑,所以才会有你看到的情景。”

经过宇文晟这么一解释,芳华明白过来:“原来那女子是太后的侄女,这么说,也就是你姑姑咯!”

宇文晟点了点头,的确按照关系来算的话就是这般,杨文秀的确是自己的姑姑,虽然她每次都喊的是太子哥哥,他也完全不去理会,杨家人想让那女子当太子妃,早就忘了那辈分,他也不愿意多提醒,反正杨文秀自己也不会娶,她怎么称呼都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这般一分析之后,芳华突然间愣住,那个杨文秀竟然是宇文晟的姑姑,重点是还喜欢上了他,芳华一时间觉得太不可意思了,这种关系应该很尴尬才对,突然就有点佩服杨文秀的胆量了。

芳华瞎想间,孙公公已经将早膳带了上来,宇文晟敲了敲芳华的头,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别想了,快用膳。用完膳之后,就赶紧去太医局学习去!”

“嗯,知道了。”甩开脑中的思绪,芳华连忙将思绪回到桌上的食物之中,算了算了,杨文秀这件事暂且放下吧,还是将心意全部放在医术上才好,低头认真吃起饭来。宇文晟见芳华这般,这才放下心来,幸好孙公公来的是时候,不然也不知道这丫头脑子里能想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皇宫—朝夕宫

昨夜芳华救了玖嫔的事迹已经在整个皇宫传开,朝夕宫也早就收到了消息。料想到自己侄女会有什么动作,太后也已经进行了处理,不过有一件事情,皇上还是帮了她,只是赏赐那女子进了太医局,而不是太子妃。不过就算真的是太子妃,她也有办法让那女子从位置上下来。不过,没想到这个乡野女子竟然会岐黄之术,早知道这种东西女子几乎不能接触,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传授给她的。

太后躺在软榻之上,闭目养神,心中却已经百转千回。

魏公公站在太后身边,看着软榻上的人影,不由的开口:

“太后,那女子你打算怎么处理?”

“留着吧,让秀儿自己解决,就当给她太子妃之路上来块垫脚石,让她历练历练。至于那女子,若是能活到那时侯,也算是她命大。”

“太后娘娘的意思是,我们不用动手,留着那女子自生自灭!”魏公公有些搞不懂太后的意思,太后也不像是心慈手软之人。

“那女子如今风头正盛,想要动手的人又怎会少,如今还不到我们解决的时候。先让她暂且活着,不过哀家也是好奇,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能力!”说完,太后不屑的笑了笑:

“逼迫宇文晟娶秀儿无用,只有等到他心甘情愿才是最好,而芳华就是很好的弱点。告诉我弟弟,现在不要有任何动作,那些简单的事情,就让秀儿一人去应对。

还有,告诉他,好好磨磨文秀的性子!”

“是。奴才这就去。”魏公公转身离去,虽然不太明白太后的打算,但太后也是深谋远虑之人,所有的事情,自己只要照做就可以了。现在还是快点去杨府才是。

皇宫—太医局

芳华在东宫用过膳后,换了身简单的衣服就朝着太医局走去。芳华一走,孙公公就上前来到宇文晟身边:

“太子爷,要不要派人去太医局那边打点一番?”

“不用,芳华痴爱医术,若是我们从中参与,怕是会伤了她的心。派人暗中保护着,有什么事最快速度汇报给我就可以了。”

“是,奴才明白。”孙公公转身离去,按照宇文晟的话进行安排。

太医局,整个后周最高岐黄之术的首府,这里的大夫,个个医术精湛,单凭这一点芳华就觉得来此没有错,心中也是充满了期待,太医局昨天接到圣旨,除了那夜亲自为玖嫔诊断在场的大夫对芳华是十分佩服,别的太医局的人并不是这样认为的。

在他们眼中,这个芳华定是十分狂妄,昨晚的事情也纯属巧合。女子就应该在家中相夫教子,什么岐黄之术,根本就不是那块料。根本就是用美色迷惑太子,巴结皇上,这才能够进了太医局,不行,今日那女子来了,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赶紧滚出皇宫。

芳华兴高采烈的来到太医局,却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并非自己想的那般美好。

进了太医局里,似乎每个人都很忙碌,芳华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也没有人通传,起初还高高兴兴的芳华,脚踏进太医局时,脸色就变的严肃起来。

虽然不知道大家到底是怎么了,但那种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欢迎之意,芳华还是可以感觉出来的。收住笑容,上前来到一个正在进行药物分拣的人面前:

“我可以帮你做这些吗?”

那分拣药物的人头也不抬,继续手中的活。

见眼前人不理睬自己,芳华不由觉得有几分尴尬,转头看向另一边有个药童在哪里配置药材,芳华连忙走了过去:

“我可以帮你做这些吗?”

还是跟开始一样,都没有人理自己,芳华只觉得更加尴尬。目光看着四周的人,心中倍感委屈。

忍住眼中的泪水,芳华心中都明白,他们之所以这么做,不过就是为了让自己知难而退,可是好不容易来到了这个地方,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给自己打打气,忍住面前的一切。

余光突然看见一旁捣药的地方没有人,芳华连忙走了上去,拿起一旁的药材,认真的忙碌起来。本以为这些就要结束,可似乎一切才是刚刚开始:

众人看着芳华那般,不由心中不屑,这般装模作样给谁看。不行,看来必须得下点猛料才行,一个进行装药的人开口,看着:

“把玄参跟黎芦放在一起捣了。”

芳华忙碌的手停住,看着眼前人:“这两味药捣了,是要开给什么人吃?”

“你管开谁吃,让你捣你就捣!”那人语气间充满了不客气。

芳华的脸色凝重起来,看着满室的人:“若是你们不欢迎我,大可直接告诉我,何必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我是名大夫,医者仁心,药物之间的十八反我又怎会不知,诸参反黎芦。身为医者,你们竟然为了赶走我,违背医德,这般没有责任的事情也能做的出来,这里可是太医局。

若是你们想让我离开,我离开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

扔下手中的东西,芳华抬脚就朝着门外走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