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夜国破家亡

作者:m檀香雪 字数:433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公主,公主你慢点跑,奴婢追不上你啊,公主!”

紫金琉璃瓦,青白玉石底,富丽堂皇殿,处处一片明黄高贵。所到之处无不透露着这个地方的奢华,想必在这里生活的人儿定是万千宠爱集一身。迟疑间,一阵银铃的笑声传来,无意间为这奢华的皇宫之中增添了几分生气。

“公主,公主你慢点跑,奴婢要追不上你了!”

“快来,快来,袭人姐姐快来追我啊!”

皇宫中御花园内,九曲回廊之上,一个蓝衣女子身后跟着几名绿衣女子,正在努力奔跑,不为别的,只为追上前面一身红衣打扮的小娃娃,只见这孩童头发垂髫,头顶还扎着两个小包子,身上是大红的衣衫,袖口是金丝边,脚上的小红靴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白皙的皮肤,因为奔跑的太久脸上泛起红潮,调皮的跑着时不时回头跟身后的人嬉闹,说不出的活泼可爱。

“袭人姐姐,快点跑啊,抓到我就跟你回去见母后!”

再回头,孩童已经来到假山面前,停下脚步看了身后的婢女,低头偷笑,袭人姐姐太慢了,现在还追不上我,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转了转,露出狡猾眼神,再次捂着嘴偷笑,一个闪身躲进了假山之中,借着假山缝隙偷偷观望外面的情况。

袭人带着宫女追到假山旁边之时,哪里还能看得见那个小娃娃的身影,这下宫女们急了:

“袭人姐姐,这下完了,公主不见了,我们怎么跟皇后娘娘交代啊!”

不止宫女们担心,袭人现在心中也是十分焦急,公主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顾不得额头上的汗水,连忙环顾四周寻找公主的身影,突然背后的假山让她眼前一亮,招了招手将四周的宫女叫了过来:

“公主那性子,肯定是藏在假山里了,我们动静小点,进去找找。”

宫女们听了袭人所说,点了点头,纷纷轻手轻脚的向假山内靠近。

假山内的小娃娃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瞬间像是意识到什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但是咯咯的声音还是十分明显,不好,袭人姐姐发现我了,我要赶紧跑。小身影连忙转身,就要向别处跑去,哪知身影撞到不明护体之上,还来不及惊呼人已经凌空而起,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树上。

“小鬼头,你又调皮了!”

听见声音的小娃娃连忙朝着眼前的人看去,这一看欢喜的就抱了上来:“哇啊啊,是宇文哥哥啊,宇文哥哥,我好想你啊!”

假山上方的树上,坐着两个小小身影,男孩只有十三岁模样,乃是后唐之臣宇文无极之子宇文晟。而那个女子就是刚才在假山里的小娃娃,后唐公主李倾歌。

“倾歌,热不热,你看你跑的满头大汗,来,宇文哥哥给你擦擦汗。”说完,宇文晟温柔的拿出怀中的帕子,为小倾歌擦汗。

小小的李倾歌看着温柔的宇文晟,说不出的欢喜,乖乖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宇文晟更是细心的照顾着她。突然,一双小手抓住自己的手,不悦的声音响起:

“宇文哥哥,你手中的帕子是谁给你的,母后说了,只有女子才用帕子,宇文哥哥怎么能有女子家的东西。”

宇文晟的手顿住,迟疑间,手中的帕子就被眼前的小人儿夺走,一脸不悦的看着他:

“宇文哥哥,这帕子你不能拿,倾歌先帮你收着。”连忙将帕子塞进自己的衣袖之中,抬头认真的‘教训’眼前的宇文晟:

“宇文哥哥,以后不要随便拿人家女孩子的东西,特别是帕子,娘亲可说了,帕子是娘子给相公的。”

看着眼前气呼呼的一张包子脸,无比认真的看着自己,宇文晟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小人儿:

“好,宇文哥哥以后不拿别人的帕子,只拿我倾歌小娘子的。”

小倾歌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宇文晟将袖中的藏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径直戴在她的脖子上,李倾歌低头一看,只见脖间是一枚玉佩,有些好奇的拿起玉佩观望:

“宇文哥哥,这是什么啊?”

这么一问,宇文晟小小的脸蛋有些发红,连忙上前将玉佩拿着,看着一脸好奇的李倾歌:

“倾歌,记住了,这玉佩你可千万不能弄丢,不然,不然小心宇文哥哥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小倾歌一听自己的宇文哥哥这么说,不由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打开花,那一定很痛咯,呜呜,她不要被打,连忙将玉佩收进衣服里,做出一副宝贝不已的样子。

宇文晟笑了笑,这个小傻瓜,太好骗了,刚才那个帕子明明就是她自己丢了的,幸好刚才给她戴玉佩之时悄悄地从袖口拽了出来,李倾歌你可是说了,帕子是娘子给相公的,你给了我哪里有拿回去的道理。

小倾歌脑中还在想着那块玉佩如何让的宝贝,一个不留神自己突然从树上落下,再看去原来是宇文晟将她从树上带了下来,一个转身看见身后的袭人,不由得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赶紧藏在宇文晟身后。

袭人带着宫女进入假山也是没有见到倾歌的身影,这才更为焦急了,偌大的御花园几个人无奈只能再跑一遍,再次来到假山边上之时,见宇文晟带着倾歌从树上飞了下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上前来到宇文晟面前,行礼:

“宇文公子。”

宇文晟点点头,看着藏在自己身后的小鬼头:“倾歌。”

宇文晟的胳膊边上,一个小脑袋小心翼翼的探了出来:“袭人姐姐,倾歌知错了。”

袭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禁被倾歌的表情逗笑:“好了,公主,快跟奴婢回去吧,皇后娘娘可是等急了。”

见眼前人不责备自己,小小的身影才从宇文晟的身后出来,上前几步拉住袭人的手,讨好的笑容,回头看了眼宇文晟:

“宇文哥哥,倾歌去找母后了,下次你再来跟倾歌一起玩。”

“好。”宇文晟点了点头。得到了承诺的人儿,欢喜的拉起袭人的手转身离去,一路上蹦蹦跳跳说不出的开心。看着眼前离去的小身影,宇文晟抬手摸摸自己的后脑勺,甜甜的笑了。

年少的二人并不知,至此一别,再相见,物是人已非。

是夜

北周的皇宫之内,此时已经陷入宁静之中,荣华殿内,李倾歌在奶娘徐氏的照料之下已经熟睡。夜里睡不着的萧皇后来此处看看自己的女儿,来到床边看着熟睡的女儿,说不出的欣慰,上前抚摸着她白皙的脸蛋:

“这个野丫头,看来今日是玩累了。”

“娘娘,你莫要担心,爱玩是孩子的天性,公主也只是个六岁的孩童而已。”说话的是李倾歌的奶娘,徐氏。

萧皇后点了点头:“还是要谢谢奶娘对倾歌的照顾!”

“皇后娘娘这般说法,倒是折煞老奴了!”徐氏连忙对着萧皇后就跪了下去。

“快快请起,奶娘不必行此大礼!”连忙将眼前的人扶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天色已晚,奶娘还是早些休息,我也就不多停留了。”

转身,萧皇后就朝着门外走去,徐氏连忙行礼:“恭送皇后娘娘。”

是夜,相对于皇宫的宁静,宫外的情景却是十分严峻,到处是点燃的火把,为首人一身黑衣骑在马上,身后是数不清的将士,不知道这么多人深夜聚集在宫门口所为何事?疑惑间,只见一人急匆匆的从宫内跑了出来,对着为首的黑衣男子就跪了下去:

“大人,一切准备就绪!”

“好,攻进去,杀了昏君李广!”黑衣人高喊一声,宫门缓缓打开,身后的人如潮水般朝着皇宫内涌去。马蹄声、兵器交接的声音不断,伴随着宫女的叫喊声,原本宁静的皇宫变得喧闹无比。

为首的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后唐朝臣宇文无极,宇文晟的父亲。后唐皇李广荒淫无道,宇文无极连同众多朝臣,加上国中有识之士,结成同盟,今日皇城内乱,便是宇文无极起兵反叛之时。

带着众人马,直直就冲进了李广的寝宫,此时的李广带着一干美人在寝宫内,寻欢作乐,说不出的快活潇洒,哪知道此刻灾难来临。抱着身边的美女,手里拿着酒大肆放饮,突然寝宫之门被一个大力推开,宇文无极一身黑衣走了进来,此时的李广早已醉的分不清,看着来人,高声呼喊道:

“宇文爱卿,你,你来了,快,快跟本王一同饮酒,你看这……”

话还没说完,宇文无极上前一剑将李广的头砍了下来:“去死吧,狗皇帝!”一旁的美人吓得尖叫,纷纷四下逃窜,看着这样的情景,宇文无极忍不住大笑起来!

荣华殿

此时的宫中处处是哭声一片,李倾歌熟睡中被这些声音吵醒,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房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心中疑惑,小小的身影连忙下床向外跑去,这时,房门被推开,只见徐氏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着李倾歌的身影,一把抱住她就朝外面跑去:

“公主,快跟老奴离开。”

“奶娘奶娘,发生了什么事,外面早呢么那么吵,奶娘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小人儿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嘴里不停的喊着:

“奶娘,奶娘,倾歌要去找母后,倾歌害怕。”外面的叫喊声越来越清晰,李倾歌彻底清醒过来,害怕的哭了起来,边哭边喊着要找萧皇后。

徐氏顾不得安慰她,只能带着她不停的朝外跑去,来到荣华殿后门,自己的儿子徐默在门口候着,看见自己的娘亲抱着公主赶来,连忙迎了上去:

“娘亲,我们快走。”

“不,你带着公主快点离开,逃出皇宫,走的越远越好,快点走!”徐氏连忙将李倾歌交给自己的儿子,推着两人向外走去。

“娘,那你怎么办,娘,你跟我们一起走!”徐默看着自己的娘亲,一脸担忧。

“奶娘,你这是在做什么,倾歌要去找母后,你带倾歌去找母后!”小人儿意识到不对,连忙想从徐默怀中挣脱出来。

“公主,没有母后,没有父王,你一定要好好活着,默儿带着公主从皇宫后面离开,进入后山,那里没人能找到你们,记住,照顾好公主。”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大,看来叛军涌进来了,徐氏用力将自己的儿子推了出去,重重的关上宫门,不理会两人的呐喊声。

徐默见自己娘亲心意已定,咬咬牙,抱着李倾歌朝着皇宫后院跑去,小倾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哭着喊着要找自己的母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