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夜成名树敌多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无极来到宴会之时,从宇文晟身边经过,余光已经看到了芳华的身影,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上前几步来到上座,看着眼前的众人:

“都平身吧。”

众人应声连忙起身,宇文晟将身旁的芳华扶起。皇帝本人刚想开口宣布些话,突然人群中传来叫声:

“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接着就是一个女子的哭泣声,芳华本能的朝着那边跑去,宇文晟紧跟其后。宇文无极先是一惊,看着旁边的宫人:

“快去传太医。”只听脚步声响起,宇文无极快速上前,人群之中放眼望去,地上躺着是名宫装女子。芳华跪在一旁,仔细的检查,而宇文晟站在身后,阻止着周围的人靠近。

芳华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身着也是华丽,只是不知道是何许人也。上前探了探鼻息,是没有了。再伸手摸摸脉,似乎已经到了微乎其微的地步。芳华大惊失色,怎么这般突然晕倒就死去了?但是看着眼前的人面相也不是已死之人,不甘心,顺势朝着女子身上摸去,努力在寻找些希望。

宇文晟站在芳华后面,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子,这人是九嫔之一,具体他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这般晕倒死去,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真的就是这般,看来还是必须要好好调查调查。

眼前的两人各有所思,宇文无极看着眼前忙碌的芳华,心中大惊,看这女子动作,似乎习得岐黄之术,不经意间,宇文无极对芳华十分好奇,看来这女子的身份必须好好调查才行。再抬头看着眼前之人,皇帝难得笑了出来。

芳华顺势在女子身上进行检查,手移动到那女子的两腿之间,一直往上到达阴部,只感觉到有一丝热气存在,突然芳华眼前一亮,这是,惊喜之余连忙上前观望那女子的面部,芳华眼中的惊喜越来越大,连忙上前几步将耳朵贴在女子的耳朵之上,芳华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正要开口之余,远处声音传来:

“太医到。”

一太医打扮的男子背着药箱从人群中跑了进来,看到芳华在女子身边,毫不留情就将她推开,很是焦急的为地上的女子检查。芳华心中惊喜,一门心思在那女子身上,冷不防被那太医一推,没有反应过来,朝着一旁倒去,宇文晟见此连忙上前将芳华扶住,连声问道:

“没事吧!”

抬头见宇文晟担心的眼神,芳华笑着摇了摇头:

“我没事。”目光重新转向面前的太医身上。

那太医没有半点耽搁,连忙进行检查,那动作跟芳华的动作如出一辙,伸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又把了把脉,再次进行检查,这些动作进行完毕,起身摇了摇头,来到皇帝面前:“启禀皇上,臣已经尽力,那女子回天乏术,皇上,还是准备后事吧。”

地上的女子是宫嫔打扮,按照宫规,嫔以上的女子死后,至少还可以赐个棺材,那女子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皇帝愣住,看着地上的女子,不由的皱眉,宴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就算是死了也要有个原因才对:

“那女子身患何绝症,竟然会这般晕倒死亡!”

皇上能够这般询问,太医也是意料之中,没有犹豫对着众人解释到:

“眼前女子的病是血气运行没有规律,阴阳交错而不能疏泄,猛烈地暴发在体表,就造成内脏受伤害。人体的正气不能制止邪气,邪气蓄积而不能疏泄,因此阳脉弛缓阴脉急迫,所以突然昏倒而死。”

太医此番解释,众人都是一头雾水,这种专业的解释,他们是真的不明白。不过有一点倒是明白了,就是地上的女子已经死了,彻底没有办法医治。

听了太医的解释,宇文无极思考着,虽然太医的解释自己也不是太懂,沉默着将目光看向太医身后的芳华,他很好奇,身后的这女子有什么看法!果真,芳华没有让他失望。

再听到太医的解释之时,芳华的眼睛越来越亮,表情越来越惊喜,对,就是太医所说的那样,一字不差,真的是一字不差。自己刚刚还不确定,不过现在她可以肯定了,只希望太医能够继续说下去,只是太医最后的话似乎不是芳华所期待的:

“不,那女子还没有死!”

忍不住脱口而出,地上的女子根本就没有死,怎么能让就这般草率解决了她的性命,不,芳华顾不了那么多,连忙开口。

此话一出,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开始交头接耳,对着芳华指指点点,听见声音的太医回头,只见一盛装打扮的女子站在太子身边,一双眼睛倒是清亮:

“姑娘,地上的女子气息已绝,何来不死之说!”

芳华上前几步来到女子身旁,看着眼前的太医,抬手见礼:

“大夫,医者有云六不治:为人傲慢放纵不讲道理,是一不治;轻视身体看重钱财,是二不治;衣着饮食不能调节适当,是三不治;阴阳错乱,五脏功能不正常,是四不治;形体非常羸(lei)弱,不能服药的,是五不治;迷信巫术不相信医术的,是六不治。有其中的一种情形,纵使是扁鹊在世也不能治之,但此时地上之人,一无上述之情形,二也不是已死之人,为何不治?”

芳华的话让太医惊奇不已,眼前的女子似乎对医术很是了解,她说的这些却是如此,不过有一点他必须要进行纠正才行:

“姑娘,此女子一无脉相,二无气息,三瞳光涣散,四浑身发凉。这些都是已死之人的症状,不知姑娘口口声声认为此女没有死有何依据,还是姑娘的医术高超,能让这已死之人起死回生不成!”

这番话说的倒是合情合理,不过这太医也没有丝毫的客气,起死回生,整个大陆怕是没有一人能够如此吧。芳华这不是自己给自己难堪么。一时间众人眼中的嘲讽之意更肾。

身后的宇文晟不由的担忧起来,芳华怎么会这般冲动上前,不过他还是相信她,她口口声声说那女子没有死,难道是真的?宇文晟眼中的意味更浓。

事情竟然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芳华看了看众人,本来她是不想多事的,但是这地上是一条生命,难道自己就要这般放弃不成,不行,她芳华做不到。双膝跪地,眼神坚定的看着宇文无极:

“皇上,民女请求为这女子诊治!”

皇帝眼中的笑意十分明显,看来他猜的没错,这女子果真不是什么平凡人,如今社会,女子都好琴棋书画,歌舞词赋,岐黄之术这东西从来都是只传男不传女,这女子敢冒天下之大不为学习岐黄之术,魄力已是十分明显。不过,朕可不能简单的就让你诊治了去:

“准了。不过,朕有个要求。要是你救不活地上的女子,就要用你的性命来陪葬。你可要知道欺君之罪的后果,这般,你还要医治下去吗?”

皇帝话一出,周围的人眼底的笑意明显,这女子真是自找死路,不过她们也乐意看到,她要是死了,太子爷可就是她们的。相比这些人的想法,宇文晟听到自己父皇的话,连忙上前跪在芳华身边:

“父皇,儿臣愿为芳华担保,若是救不活这女子,儿臣愿意跟芳华一同受罚!”

“晟儿!”

太子话一出,众人再次愣住。宇文无极也是诧异不已,陈皇后直接脱口而出,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疯了,疯了,真是疯了,气的全身颤抖起来。

“好。朕,准了!”

皇上这话一出,众人集体石化。陈皇后倒退几步,满脸的不信,看着宇文无极:

“皇上,你……”

“好,芳华你给朕听好了,竟然太子宇文晟这般担保你,若是今日救活这女子,朕重重有赏,若是救不活,那么太子就要跟着你陪葬。朕的话,你可明白。”

芳华啊芳华,朕就要看看,今日这般相逼,你会不会让我宇文无极失望!

“你……”芳华转身看着一旁的宇文晟,不敢相信的看着身旁的人:“宇文晟,你……”

“别怕,有我在,我会陪着你。”宇文晟冲着芳华点了点头,上前握住她的手,给她力量。

芳华只觉得今日的宇文晟说不出的英俊,那笑容是阳光温暖心田,有什么东西再悄悄融化。芳华点了点头,眼中充满坚定,回头着宇文无极:

“民女遵旨!”

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芳华来到太医面前,再次行礼:

“民女可否借太医物品一用。”

“姑娘请便。”太医礼让,将脚下的医箱递给了她。

芳华点了点头,上前接住,并没有离去,再次开口:

“皇上,民女需要能药熨,加上八减方的药剂混和煎煮。”

“准,传太医局人准备。”

众人等了许久,终于一宫人端着芳华所需要的东西走来。宇文晟伸手接过,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事不宜迟,芳华也不敢迟疑,拿着药箱重新返回女子身边。

拿出箱中的包裹,取出一根银针,上前来到女子头顶,对着那百会穴就刺了进去,一会儿,那女子突然苏醒,睁开眼睛。众人惊讶之余,见芳华拿过宇文晟手中的东西,交替放在那女子的两胁熨敷,那女子竟然神奇的坐了起来。

原本死去的人突然就这般神奇的坐了起来,四周的人惊叹不已,这也太神奇了点。看到眼前的女子苏醒,芳华也是松了口气,将手中的银针放了回去,看着远处的宇文无极:

“皇上,只要在服用八减汤剂二十日,调理下女子体内的阴阳,便就痊愈如初。”

宇文无极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芳华,这女子竟然真的有起死回生的本事,真是真是不可思议,芳华的话让皇帝回神:

“来人,将玖嫔抬下去休息。”原来这地上的女子皇帝一直都认得,但是在宫中,离奇死亡的人数不胜数,更何况是一个嫔,皇帝自然不会多在意,目光再次回头芳华身上:

“好,好,好。不错,不错,没想到芳华竟然还有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

“皇上误会了,芳华只是平凡女子,不能使死者复活,那女子根本就没有死。”

“不错,不错,真是谦逊有礼。”皇帝眼中的赞赏之意明显。

芳华只是简单的微笑,旁边的宇文晟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姑娘,老臣不知,那女子明明就没有了气息,姑娘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将她救活?”

芳华看着眼前的太医,微笑:“太医,其实不是芳华本事高超,只是这病例在远古就已经出现过。太医可记得西汉司马公所著的《史记》,当中的扁鹊列传。其中有著,虢国太子得得的病,是人们所说的‘尸蹶’。那是因为阳气陷入阴脉,脉气缠绕冲动了胃,经脉受损伤脉络被阻塞,分别下注入下焦、膀胱,因此阳脉下坠,阴气上升,阴阳两气会聚,互相团塞,不能通畅。阴气又逆而上行,阳气只好向内运行,阳气徒然在下在内鼓动却不能上升,在上在外被阻绝不能被阴气遣使,在上有隔绝了阳气的脉络,在下有破坏了阴气的筋纽,这样阴气破坏、阳气隔绝,使人的面色衰败血脉混乱,所以人会身体安静得像死去的样子。因为阳入袭阴而阻绝脏气的能治愈,阴入袭阳而阻绝脏气的必死。这些情况,都会在五脏厥逆时突然发作。

而今日玖嫔所得病正好跟虢国太子如出一辙,所以芳华才能冒险一试。这功劳不是芳华的,那是医家扁鹊的!”

经过芳华这么一解释,太医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他明白了,真就如眼前的女子所说,他明白了:

“姑娘敢冒险运用扁鹊之法,虽然不是姑娘所创,但是勇气可嘉,老夫今日受教了,受教了。”

太医此番话一出,皇帝忍不住大笑起来,看着眼前的芳华:

“不错,不错,有胆有识有魄力。聪慧又不骄纵,知进退,是个识大体的姑娘。朕满意,朕很满意。芳华,朕说过你若是能救玖嫔之命,朕就给你赏赐。

今日你竟然做到了,朕一言九鼎,芳华接旨:芳华医治玖嫔有功,就赏你入主太医局学习!”

“民女谢皇上恩典!吾皇万岁万万岁。”

芳华连忙叩谢恩典,太医局是全国最高的医学机构,能进入这里的人没有多少人,如今自己能够进入,心中已经能够用狂喜来形容了。

众人不由暗中松了口气,还好皇上赏赐的不是太子妃之位,不然她们今日可就真的要嫉妒到底了。太子妃一日未确定人选,她们就还有争的机会,女子会岐黄之术又怎样,太子妃可是不需要这样的人。暗中找回平衡感,众人看着芳华的态度稍微好转。

“竟然今日宴会上没有出现什么大事情,那一切继续,大家尽兴而归,尽兴而归。”

宇文无极再次大笑着离去,陈皇后见自己的儿子平安度过危险,不悦的看着芳华,竟然能让儿子为她这么冒险,不行,这太子妃的位置绝对不能给她。打定主意,陈皇后跟着皇帝的脚步朝着宴会走去。

宇文晟上前看着芳华,顺手就敲了她的头:

“你这个臭丫头,以后不可以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万一你今天救不活玖嫔,你让我怎么办!”

“啊,痛!别打我!”芳华忍不住抱住头,做出一脸害怕的样子:

“别打,别打,人家错了嘛,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保证!”

说完一脸正经的看着宇文晟:“我真的保证,以后不会有这种事了。”

“好。”宇文晟点了点头,眼前的人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宇文晟也笑了笑,一时间十分热闹。

“你个傻瓜,刚才那般不要命,你母后本就不待见我,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她还不将我给鞭尸了。”看着宇文晟,芳华忍不住责备起来。

“我……”宇文晟刚想开口解释,唇上就传来触感,垂眸看去,只见芳华已经径直亲上他,瞬间,所有的声音静止,静到只听见宇文晟跟芳华的心跳声。

芳华就这般挨着宇文晟的唇,眨眨眼睛,说不出的可爱,脸不知什么时候红了起来,就这般看着宇文晟的眼睛许久,芳华才慢慢从宇文晟面前移开。

两人刚拉远距离,宇文晟嘴角邪恶一笑,拉住芳华的手:

“小笨蛋,这哪里是什么接吻,真是笨死了!”

“嗯?”芳华愣住,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再眨眼,宇文晟已经径直朝着她亲了过来,唇齿交谈,说不出的幸福。

这边宴会依旧再进行,宇文晟跟芳华甜蜜不已。

第二日

昨夜芳华救了玖嫔事情已经一传十,十传百,京城的达官显贵无不知晓芳华的存在。当然,杨府中的那人也不例外!

“嘭,啪,咚。”各种声音交错,一旁的婢女颤颤巍巍的站在一旁,不敢多言,就怕眼前人一个不悦将所有的气都发在她们身上。

杨氏进来之后就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我说女儿,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这般若是让你姑姑你知道了,那还得了。”

抬起手的动作停住,杨文秀脸上狰狞起来。好你个芳华,真是有本事,真是有本事!我不甘心,我杨文秀不甘心!

见眼前人停止动作,杨氏连忙开口:“你姑姑说,凡事要看两面性。芳华虽然在皇宫大放异彩,但也树敌太多。日后收拾她的人不止我们杨家。”杨文秀听了自己母亲的话,这才冷静下来。

“不过,你姑姑还说了,若是你如今动怒,反省之日再加十天,若是再有下次,你日后便可不用再出杨府大门!而她,也不会继续再费心下去!”

杨氏不敢看眼前人的脸,低着头,不说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