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皇宫夜宴露本领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院中的氛围已经十分紧张,陈皇后跟宇文晟难得统一了意见。就在众人愣住之时,身后传来声音:

“圣旨到,太子宇文晟接旨。”众人回头,连忙跪下,宇文晟为首: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宇文晟大败姜国有功,即刻前往御书房封赏。今晚酉时,御花园进行赏宴,后宫九嫔以上人员全部参加。钦此。”

“儿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宇文晟上前接旨,前来送圣旨的张公公笑着看向他:

“太子爷,你准备准备去吧,莫要让皇上等急了。奴才先行告退。”

“多谢张公公提点。”宇文晟接过圣旨。

太子宇文晟谦逊近人,朝中众臣更是对太子爷赞赏有加,如今太子爷战功赫赫,也不知道皇上该赏赐什么?倒是太子妃的人选一直空着,离去的张公公若有若无看到宇文晟后面芳华的身影,眼中生出几分笑意。看来太子妃今年是有着落了。不在多言,离去。

张公公这一走,众人起身,太后也不在多留,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看着眼前的众人:

“哀家倒是忘了,如今太子可太子去见皇上。不过,太子殿下,可要好好看住眼前这位美娇娘,莫要让有心人抢走才好。”

说完,意味深长的笑了:“秀儿,我们走。”身旁的杨文秀连忙上前,跟上太后的步伐。经过芳华面前之时,很是不屑的打量了番。转身离去。杨家的两尊大佛离去,宇文晟三人明显松了口气。

陈皇后放开芳华的手,起身看着他们二人:

“刚才的那番话,不过是为了应付太后所说。杨文秀是不能劲我宇文家大门。至于你,芳华,一切都还不是定数。晟儿,收拾下去见你父皇吧。”陈皇后不再看两人,甩袖离去。

一干众人离去之后,芳华明显的松了口气。抬头看着一旁的宇文晟:“累死我了。”说完调皮的做着鬼脸。

宇文晟原本心中也是无比的紧张,看着身旁的人儿多了几分愧疚。此时芳华的这一番动作将他逗笑,上前拉住她的手:

“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没有,没有委屈。我知道,这些都是我必须面对的,你努力在保护我,我岂有不知的道理。谢谢你,宇文晟。”

宇文晟的眼睛不由亮起来,芳华的这番话让他心中狂喜,这是,芳华这是愿意在宫中待下去了,他可真是担心,芳华若是因为这件事情离开,他又该怎么面对。

芳华忍不住笑出声来,宇文晟一脸紧张的样子,她不笑都难,上几步来到他面前,为宇文晟整了整衣衫:“好了,我没有事情,你赶紧去皇上那里吧,莫让皇上等。”

“好。”宇文晟满脸的幸福之意:“那你在家中好生歇息,等我回来。”

“嗯。”芳华点了点头,宇文晟抬头:“孙公公,带姑娘下去休息。”

“是。”

孙公公上前对着芳华行礼,芳华跟着孙公公的步伐离去。宇文晟这才收了心神,朝着御书房走去。

皇宫—御书房

张公公宣完圣旨,就从东宫赶到了御书房。此时的御书房只剩下皇上一人,张公公进来之时,宇文无极埋头在批阅奏章。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

“可见着人了?”

“见着了,倒是个聪慧女子。如皇上所料,太后跟皇娘娘都在东宫。”

“哦,太后竟然也去了东宫。”宇文无极眼里充满了笑意,看来这个女子还是很受瞩目的。宇文无极心中也是十分好奇,看来这个女子引人注意的程度十分厉害,不过倒是挺好奇,这女子是什么身份:“传旨,派人去调查下那女子的身份!”“是,奴才遵旨。”张公公连忙退了出去。宇文无极继续他手中的事情。大概过了半个时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宇文无极笑了笑,看来自己要找的人来了。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来人:“你来了。”宇文晟从门口进来,见自己父亲笑着看自己:“儿臣拜见父皇。”

“快快起身。”连忙走下来将自己儿子扶起来,面上是欣慰的神情:“吾儿辛苦了。”“父皇严重了,男儿保家卫国乃是职责所在,何来辛苦一说。”“好,好,好。不愧是我宇文家的儿子,足以担当大任,足以担当大任啊。”宇文无极满脸的赞赏之意,能有这个儿子是他的骄傲:“告诉父皇,你想要什么?父皇赏赐给你。”宇文晟看着眼前的皇帝,心思不停的在转动,若是趁机让父皇将芳华许配给他如何?只是,父皇真的会同意么?宇文晟不知,敢不敢赌一局。看着眼前的父亲:“父皇,儿臣想……”“你看朕都糊涂了,吾儿贵为太子,吃穿用度都不用计较,倒是唯独缺了那个东西!”宇文晟一脸疑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父皇,我……”“不如朕就给你个特权,以后你的太子妃就由你自己做主可好!你想娶什么样的女子,朕都依你!”听到这话,宇文晟大喜,他还担心父皇会说什么话,没想到竟然是这般,真是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连忙跪倒在地:“儿臣谢过父皇,儿臣谢过父皇。”“快起来,快起来。”宇文无极面上也是无比的笑容,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你要知道的,此话一出,按照宇文晟现在对芳华的态度,日后芳华定会有数不清的麻烦。他宇文无极之所以这般做,为的就是锻炼宇文晟,他要让儿子明白,宝贵的东西要自己保护。被喜悦冲昏头脑的宇文晟根本就没有多想,自己父亲的话中有话。连忙谢恩之后,起身看着自己父亲。宇文无极眼中全是笑意:“好了,竟然如此你就回去吧,今晚的庆功宴可是务必出席。”“儿臣遵旨,谢父皇,儿臣告退。”宇文晟满脸笑意的离开,此时的心早就飞到了芳华身边,他要快点回去见她,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宇文晟退出御书房,看着自家儿子离去的背影,宇文无极脸上的笑意更浓。朝夕宫太后带着杨文秀回到宫中,一路上杨文秀心中恨不得将芳华给掐死,这个贱女人,竟然敢跟自己抢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重点是皇后竟然还帮她说话,凭什么。想我堂堂杨家掌上明珠,还比不过那个山村野妇。长的一脸狐猸样,专门勾引宇文晟,真是无耻至极。杨文秀心中早已经把芳华骂了个遍。

太后回到宫中,继续躺在那张软榻之上,为什么刚才那个女子给她一种熟悉之感,可是到底在哪里见过,为什么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侄女耷拉着脸,面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嫉妒,嘴角嘲讽一笑:

“怎么,如今为了那种女人都已经自乱了阵脚,以后你还怎么面对更多的敌人。”

耳边狠厉的声音传来,杨文秀连忙回过神来,只见眼前的人眼色十分不悦,连忙跪倒在地:

“姑姑,是秀儿的错,姑姑,秀儿错了。”

“哼!真是丢我们杨家人的脸,你这丫头从来都不喜形于色,今日竟然为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满脸的嫉妒,哀家平日交给你的那些东西都白学了!”

看来太后此番是气的不轻,杨文秀连忙磕头:

“姑姑,秀儿,秀儿只是……”一时间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从来不管面对京城中怎样的名门望族小姐,她杨文秀从来都是礼让有度,试问着扬州城内,无人不称赞她惠志兰心,可是今日当她看到那女子时,不知为何,以前的所有伪装倾刻间破碎,她承认她妒忌,她承认她恨不得杀了她,这种感觉也是第一次遇到。

“够了!你堂堂杨家千金,又怎会怕那个乡野女子,琴棋书画,舞蹈兵法,哪样你不会,我们杨家从小就将你用太子妃的标准进行培养,那个民间女子,有哪一样可以比的过你。你在这里,杞人忧天,真是枉费我们一番心血。”

太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眼前人,这个侄女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令她失望的事情,今日看来还真是少些磨练,不行,自己可必须好好教导才行?

“姑姑说的没错,秀儿不该杞人忧天,鹿死谁手还不是最终的答案,我不应该这么早下结论,多谢姑姑指点。”

杨文秀此番才反应过来,的确事情似乎就是这样,她从小学了那么多东西,都是在了太子妃做的准备,论当今整个扬州城,又有谁能比她更适合那个位置,姑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你先下去吧,从今日起在府中呆上三日,我会让你父亲看着你,好好给哀家反省反省。还有,今晚的宴会,你就不要参加了。回去吧!”

太后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忍不住头疼的摇摇头,今天的事情就当给她的个惩罚,不再多言,摆手让杨文秀离去。看到自己姑姑这番表情,杨文秀咬了咬牙,行礼告退。

杨文秀满怀着不甘心离去,太后还是依旧刚才的动作,一旁的魏公公上前,跪在太后身后,伸手附上她的头,为她按摩起来:

“太后,您也莫要为小姐的事情操心,这身子骨才是最重要的。”

“唉,这丫头还是年轻啊,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为了杨家好。”

“奴才明白,太后心中所想,奴才都明白。”

魏公公连忙开口,安抚着太后的心情。不再多说什么,太后停止手中的动作,躺了下去:

“派人好好调查那女子的来历吧。”

“是,奴才明白。”

太子东宫

宇文晟离去之后,芳华就一人坐在石墩上,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思绪不由的又飘了很远,不知现在爹爹生活的怎么样,还有淳于焱,若是发现她不见了,会不会着急。宇文晟是她未成亲的丈夫,现在她也刚刚出村庄,一时间还不想回去,不过现在竟然人在皇宫之中,就应该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这太子妃之位,她不想要。也从不奢望宇文晟会为了她放弃皇位,如今,趁着自己还在扬州,就好好陪陪他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在商量吧。

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宇文晟从御书房赶回来之时,就看到芳华单手托腮,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掩饰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上前几步来到她身边:

“再想什么?”

听到声音,连忙回头,看清来人之后芳华笑了笑:

“你回来了!”

“怎么了?你有什么心事?说出来,我帮你解决!”宇文晟上前几步,坐在芳华旁边,温柔的看着她。关于父王刚才给他的承诺,现在还不打算告诉芳华,日后给她个惊喜才好。

“没什么!”芳华摇了摇头:“我只是突然有点想父亲了。”

听到父亲一词,宇文晟愣住,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眼前的人就快要消失一样,连忙伸手握住她的手:

“别想太多,你放心,等到京城所有事情忙完了,我带你回去见你父亲!”

“是真的吗?”芳华眼中带着欣喜,看着宇文晟的也带了几分期待。宇文晟笑了笑,点点头,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芳华的脑袋:

“是真的。”

芳华笑的更开心了。

“好了,赶紧吃饭吧,刚才那么乱,你肯定也没吃多少东西。吃过饭,好好休息,晚上带你去参加宴会。”

宇文晟温柔嗯将面前的糕点递给了芳华,芳华喜孜孜的接过,就往口中送去。趁着宇文晟不注意之时,调皮的将糕点塞进他的嘴中,两人一时间哈哈大笑。

姜国——太子府

自那日知道芳华失踪之后,淳于焱从城门口回到府中,禁闭房门,到现在他还将自己反锁在屋中。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怎么可以丢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呆在那种地方,若是被宇文晟那些后周兵马抓去,这可怎么办。担心芳华的安危,淳于焱似乎忘了,芳华本就是后周人。越想越觉得难过,手中的酒没有节制的就往口中灌,芳华,芳华你到底在哪里?

独孤皇后听到消息之后,先是十分惊讶,来不及询问事情经过,就传来自己儿子这件事情,心中担忧,连忙驾车就来到了太子府,进了太子府,淳于焱的房门禁闭。

“焱儿,开门啊,我是母后。焱儿,你这么把你关在里面不妥当,有什么事去来跟母后谈谈好么?”

房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独孤皇后不死心:

“焱儿,你开门啊,你不要母后了吗?焱儿,焱儿……”

独孤皇后在门外愣是喊破喉咙,也不见淳于焱有所动作。无奈只好放下手,看着禁闭的房门,再看看旁边的侍卫,考虑着该怎么办。思来想去,脑中突生一计,对着身旁的侍卫招了招手,那侍卫附耳去听,也不知道独孤皇后说了什么,那侍卫离去。

刚还停止敲门的皇后又伸手继续刚才的动作,一遍遍呼喊自己的儿子,这时刚刚离去的侍卫突然回来,对着独孤皇后,大声的喊到:

“皇后娘娘,宫中传来消息,说是那姑娘有消息了。”

“什么,你是说军营中的那个姑娘有消息了。”独孤皇后大声的重复了下侍卫的话,看起来像是对淳于焱所言。

屋内的淳于焱听到军营,姑娘两个词,连忙起身朝着门外跑去,芳华,芳华你回来了吗?脸上说不出来的喜悦。

后周——庆功宴

时间就这般一分分过去,转眼间天色已晚。芳华也在宇文晟的呼唤下起床,在宫人的打点下,跟随着宇文晟去了御花园。本来芳华还在考虑晚上要去参加晚宴的服侍,但是宇文晟制止了,话是这么说的:

“华儿,你这身衣服已经足够的漂亮,无需再强加修饰。”

竟然宇文晟都这么说了,也正好随了芳华的意思,两人就这般相携朝着御花园走去。

再说说这御花园,两人没来之时,已经热闹纷纷。东宫入住一女子,已经是扬州城的奇闻,听说这女子很有可能是未来的太子妃,大家就更是好奇,都想亲眼目睹一下这女子的容颜,看看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能将大名鼎鼎的杨家女给比下去,一时间整个御花园都是讨论芳华的声音。

宇文晟带着芳华进入宴会之时,皇上等人还没有来。今日宇文晟一身龙袍,说不出来的潇洒俊朗,前来参加宴会的女子,无不被他所倾倒。不过众人感叹之余,再看看旁边的女子,一时间恨的牙痒痒。

现在她们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杨家女子杨文秀能被挤下去,宇文晟身边的女子,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可都要远远胜过她,再看看,就算她们眼中有嫉妒,但是也必须承认,这女子真的跟太子很是般配,一时间多少女子梦破碎。

芳华已是十分的紧张,说不出的害怕,宇文晟一直能感觉到身边人传来的感觉,为了安抚她,一路上拉着芳华的手,两人就这般朝着人群中走去。芳华只觉得,这条路走的实在是太慢太慢,而且十分艰难。两人坐立之后,身后声音响起:

“皇上到,皇后娘娘到。”

众人连忙起身行礼:“恭迎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

“平身。”宇文无极话音刚落,众人就起身。陈皇后跟在他身边朝着深处走去。突然间人群中传来尖叫声,众人连忙回头,朝着那地方看去:

“啊,救命啊,救命啊,死人了!死人了!”

听到这话,芳华最先跑过去查看,也许是医者的本能,也许是其他。宇文无极听到声音,连忙走了过去:

“传太医。”立马就有人朝着远处跑去。

众人望去,只见一个宫装女子倒在地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芳华则在旁检查,宇文晟站在她身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