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东宫风波初起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5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皇后为了亲自看看那口中的女子,来了东宫之后特地没让宫人们通传,一路走到庭院深处,看到宇文晟此刻温柔的为女子在挽发,堂堂一国太子怎么能这般,陈皇后顿时火冒三丈,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几步对着两人喊到:

“放肆,你们在干什么?”

芳华刚把糕点送到口边,身后传来的声音吓得她手一抖,糕点掉在了桌子上。两人听到声音连忙回头,只见陈皇后一脸不悦的站在身后,看着他们两人。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宇文晟,伸手拍了拍芳华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上前几步来到陈皇后面前:

“儿臣参见母后,母后吉祥。”

见儿子上前,陈皇后心中的不悦减轻了一点点,越过儿子看着身后的女子,见那女子披头散发,衣冠不整,没有一点修养。难道这就是儿子从宫外带回来的女子,不,她不相信:

“晟儿,后面这位是?”

见母后将话题直接转在芳华身上,宇文晟心中冷笑,看来他预料到的已经来了。理了理衣裳,转身来到芳华面前,拉过芳华的手,朝着陈皇后走去。

“母后,这是芳华。”说完转身看着一旁的芳华:

“华儿,快快见过母后!”

自始至终,陈皇后身上强大的气场让芳华觉得害怕,全身绷的紧紧的,大气都不敢出,听到宇文晟的话,连忙跪了下去:

“芳华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几乎是五体投地,长长的秀发也散落在地上,芳华紧张的不敢抬头。陈皇后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越看越是不满意,干脆别过头去,不看芳华,既然你那么爱跪,就先跪着吧。

芳华跪地良久,陈皇后都没有反应,身后的宫人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皇后娘娘这是再给那位姑娘下马威,这,有好戏看了。

宇文晟也看出了自己母后的不悦,上前挡在芳华面前:

“你看我,忘了重要事情。华儿沐浴完都忘好好打理自己,怎么能这般没有礼貌。来人,将芳华姑娘带下去,好生打扮。”

“是。”一旁的宫人连忙上前,扶起芳华就朝着屋内走去。宇文晟的解围让场面缓解了几分。看着芳华离去的身影,陈皇后松了口气:

“晟儿,这到底怎么回事?那女子是谁,你怎么把这种不三不四的人随便带进宫来。你看看她,衣冠不整,披头散发,没有一点淑女的样子!真是……”

“母后!”

陈皇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宇文晟脸色越来越难看:

“母后今日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的吗?儿臣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不知母后可否不要当着芳华的面说这些。她毕竟以后是我们宇文家的人!”

“什么,你说什么!什么宇文家的人,晟儿你在说什么!”

“母后,既然今日你来此,我宇文晟也不再隐瞒,母后,儿臣要娶芳华为妻,这太子妃的位置永远属于芳华一人。还请母后成全!”

说完宇文晟就朝着陈皇后跪了下去,说不出的诚恳。

“你,你,你竟然……”宇文晟的这番话一出,陈皇后退后几步,怎么会,怎么会是这般,双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满脸的不可相信:

“晟儿,你答应母后此番回来就成亲,你是嫌弃母后给你介绍的那些名门望族之女,还是宁可娶一介草民,也不要娶京城女子!”

看着自己母后满脸的沮丧,宇文晟垂眸,再次开口:

“母后误会了,儿臣要娶芳华,不是因为什么名门望族,也不是因为什么百姓草民,而是这太子妃之位,从来都属于芳华。”

从自己将那块玉佩交给倾歌之时,宇文晟就已经认定了她是宇文家的人,他宇文晟这一辈子只娶倾歌一人。不管现在倾歌变成了什么,也不管他自己是什么角色,芳华也好,太子也好,宇文晟跟李倾歌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分开。

陈皇后的身体一咧且,险些向后倒去,身后的宫人连忙伸手扶住,双手已经颤抖无比,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脸色已经接近青色,胸口起伏不断。

“谁是太子妃的人选?”就在此番宇文晟跟陈皇后争执不休时,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两人同时回头,气氛再次达到顶峰。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朝夕宫赶来的太后,太后突然来此,整个东宫可谓绷紧神经,在场的所有人连忙跪下:

“参见太后娘娘。”

宇文晟跟陈皇后转头,只见太后再烟雨色衣衫的女子掺扶下缓缓朝众人走来,宇文晟暗叹不好,没想到竟然惊动了太后,这下自己必须高度警惕。这太后可是不好对付的角色。

陈皇后也是一惊,太后怎么会突然来此,这下不妙。自己虽然看不惯那个被儿子带回来的女子,可若是那女子落在太后的手中,只怕性命不保。今日,还是帮那女子一把,虽然的确不怎么待见她,但至少也是条人命。

“参见太后,太后福寿安康。”

“儿臣参见母后。”两人同时向来人行礼。

“都起来吧。”太后笑盈盈的走来,陈皇后起身上前扶住太后,三人朝着院中的石墩处走去。宇文晟紧跟其后。太后身边的烟雨色女子,走进宇文晟面前,只一眼,害羞的低下头。跟着太后的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两人坐立,宇文晟站在一旁,那烟雨色女子这才上前行礼:

“文秀见过皇后娘娘,太子殿下。”

“快快起身。”陈皇后连忙起身准备将她扶起来。一旁的太后开口:

“刚才听你们娘俩再说什么太子妃,可是再说我们家文秀。”

太后无心的一句话,让场面更加尴尬。陈皇后伸出的手停在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杨文秀乃是太后本家侄女,称太后一声姑姑,杨文秀爱慕自己儿子也不是一日两日,太后更是巴不得将这女子送到晟儿枕边,可是她却打心眼不喜欢这个文秀,杨家的势力,不能再大了。

杨文秀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姑姑会来这么一出,见陈皇后尴尬的手,连忙起身,做出一副娇羞样子,来到太后面前:

“姑姑,你又拿秀秀开玩笑。秀秀不要理你了。”

起身故作娇羞的躲在太后身后,低着头脸红不已。这番动作同时逗笑了太后跟皇后,陈皇后连忙笑笑:

“秀儿这孩子真是知书达理,不愧是大家闺秀。”

太后不再多说,略有深意的看着眼前的母子二人,伸手就拿起桌上的茶。宇文晟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幕,太后打的主意他怎么会不知,这个老太婆满肚子里的坏水,自己必须好好提防。

芳华被宫女带回房间,一路上已经紧张不已,低下头手中都已经出汗,脚步也不由的加快几分,这个皇后娘娘实在是太可怕了。跟着宫女,一路慌慌张张来到房间内,宫女一把将芳华按在桌前,开始打扮。

正忙碌间,孙公公带着人走了进来,只见身后的众人手中端着盘子,上前一步看着房间的宫女们:

“太子有令,这些首饰给姑娘好好打扮,还有这些衣裳姑娘任意挑选。”

听到声音的芳华回头,看着面前的众人,再看看他们手中的物品,放眼看了过去,咬了咬牙。或许从进宫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已经没了选择。皇宫是这个国家最高地方,进了宫不止是一言一行,就连外貌都必须十分注意。罢了,自己竟然来此,就应该适应这里的生活。宇文晟是太子,这一点无法改变,竟然自己是他的妻子,就有资格不让他丢脸。

这般想着,心情突然轻松不少,既来之则安之,她应该相信宇文晟,相信他有能力保护自己。对,就是这个道理。芳华深吸一口气,起身来到众人面前,快步走了一遍:

“这件,还有这件都给我留下。所有的首饰都不要,就那根梅花白玉簪留下。”

说完,转身回到桌前,端直的坐立,看着一旁的宫女:“略失粉黛。”

芳华这般转变,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这变化太快了,众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就那么一瞬间身上的气场都变了。

芳华见所有人都没有动,转身不解看着他们:“怎么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按照芳华的要求进行打扮,房间里一时说不出的热闹,院中也是说不出的精彩。

东宫-院中

太后静静的喝着茶,周围的三人都没有说话,杨文秀乖巧的站在太后身边,宇文晟跟陈皇后也沉默不语。手中的茶也喝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太后笑着看向宇文晟:

“哀家听说,这东宫里来了为美娇娘,恩,为什么哀家什么都没看到。”

太后一时间四下观望番,再次开口:

“这么好的美娇娘晟儿都不让哀家见见,难道是想金屋藏娇不成!”一句金屋藏娇让在场的三人愣住。

宇文晟冷笑,太后不愧是太后,借用典故来讽刺自己,众人都知道历史上这金屋藏娇的最后结局是什么,这是在暗指自己芳华没有好下场吗?那太后还真是多虑了。

太后话音刚落,宇文晟忍不住大笑起来:“皇祖母真是会开玩笑,什么美娇娘,怕是连太后身边的杨小姐半分都不及。”

太后身旁的杨文秀听到宇文晟夸赞自己,像吃了蜜糖甜到了心中。太后面上笑盈盈,心中却是强忍着不悦,好你个宇文晟,我杨家女子竟然比不上一个民间女子,那女子不及我杨家女子,但你却视若珍宝,我杨家掌上明珠在你眼里弃如废履。好,宇文晟你真是好样的。既然你拼命想要保护那女子,日后就不要怪哀家不客气,若是那太子妃之位我杨家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正欲开口,宇文晟抢先一步:

“竟然皇祖母想见她,来人,去把姑娘请来。”

“是。”一旁的宫女连忙朝着房间走去。

宇文晟笑盈盈的看着太后,心中乐开花,老太婆不用你开口我自己将芳华送来,我看你耍什么花招。此刻太后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

房间这边已经按照芳华所说打扮的妥当,当芳华转身之时,众人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由的愣住,孙公公更是惊讶不已,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太子爷那么看重这位姑娘了,他明白了。

宫女急匆匆的走进房间,来到内室,一边跑一边喊:

“孙公公,太子爷让姑娘去院中,太后召……召见。”

镜前的人儿真若是世间尤物,那名进来的宫女愣住,这还是那位姑娘吗?俗语说:人靠衣来马靠鞍。如今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孙公公连忙回过神,上前一步来到芳华面前:

“姑娘,请吧。”

点了点头,芳华抬脚朝着门外走去,身后的众人连忙跟上。一路朝着院中走去,太后?这个听起来似乎比皇后权利都高,看来自己要小心应付。

孙公公走在芳华身侧,看着眼前的女子:

“姑娘,太后跟太子爷关系素来不好,此番前来怕是为了姑娘你,姑娘可是小心谨慎的好。”

前行的芳华突然停住脚步,看着身旁的孙公公,看了许久开口:“芳华谢过公公。”再次抬脚朝着前方走去。

院中所有人此刻都很安静,都在等着芳华的到来,太后闲暇,伸手在石墩上不断击打,发出有规律的调子,这声音传到陈皇后耳中,更像是魔音。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众人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一女子在众人拥簇下走来。

太后嘲讽的别过头去,哼,麻雀也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做梦!杨文秀也抬头看着眼前走来的芳华,暗中嘲讽,架子还很大!在场的人怕是只有宇文晟一人是真心欢喜。

人影越来越近,为首的人身着一身蓝色织锦长裙,裙摆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青螺眉长,弃了珠花流苏,三千秀发仅用一支雕工细致的梅花白玉簪倌起,淡上铅华,有一股巫山云雾般的仙气,莲步轻移朝着众人走来。

人影离她们已经近在咫尺,看到芳华的打扮,宇文晟眼前一亮。美,真是美,不同于扬州城所有的女子,芳华身上的美带着几分灵气,特别是那双眸子,一眼望去就忍不住被吸引,全身上下贵气十足。看来,芳华的确是天生的公主。

连忙上前几步,来到芳华面前,冲着她笑了笑,拉过她的手,无形中给予芳华力量,芳华冲着宇文晟点了点头,两人相携朝着众人出去。

芳华此次出场的确惊艳了所有人,对她第一印象不好的陈皇后也被这个造型折服,不得不说,刚才没仔细看,如今看来这女子还真是天生的美人胚子,不过说来也奇怪,这女子看上去为何没有一丝乡野之气,举手投足间的贵气到底从何而来?难道只是因为衣服的关系,陈皇后心中疑惑。

“参见太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宇文晟将芳华带到太后面前,芳华对着太后就拜了上去,跟刚才对陈皇后的动作一模一样。

听到声音,太后回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倒没像陈皇后那般为难芳华:“抬起头来。”

芳华顺从的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看着太后,心不由的加快。这个太后的眼神太过犀利,似乎一下子能够看穿人的心事,让她倍感压力。

眼前的女子容貌几乎可以算是绝色,这扬州城从来不缺的就是美女,不过今日看到这女子倒真是让她刮目相看。不过,怎么感觉这眉宇间有种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在哪里?太后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民女芳华。”

“芳华。”太后上前握住芳华的下巴,眼神间更加犀利:

“这名字是不错,这脸蛋也是极好。太子侧妃的位置,你来倒是十分合适!”

太后身旁的杨文秀手中的罗帕已经被她捏的不成样子,看着芳华的脸,心中的嫉妒丛生,恨不得上前刮花她的脸,心底忍不住呐喊:贱人,芳华你这个贱人。

太后话一出,芳华愣住,宇文晟很是不悦,正准备上前,被陈皇后拦下:

“来,芳华,到本宫这里来,让本宫好好看看你。”

皇后话一出,太后手放开,芳华缓缓起身,对着太后行礼,走向陈皇后,手心里再次冒汗,来到陈皇后面前,只见她慈爱般拉起芳华的手,端详着她:

“不错,是个标志的姑娘。不过,母后,选妃之事还是由晟儿自己拿主意的好,他喜欢的,我这个做娘的也放心。”

陈皇后的话一说出,明显的太后脸色就不对了,看来这个娘俩今天是要跟自己难堪到底了,竟然如此,那就放你们一把,目光又转向了芳华,嘴角冷笑,只要这女人一日在宫中,我就不信找不到机会处死这个女子。

陈皇后刚才所说的这番话,并不是同意了宇文晟跟芳华之事,只是比起杨文秀,她宁可选择这个乡野女子

此话一出,有人欣喜有人忧。太后的脸色再次变了变,就在院中无声战火之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平息了所有:

“圣旨到,太子宇文晟接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