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意外来客乱宫闱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3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太子爷回来的消息在整个皇宫内传开,宇文晟年纪轻轻就战功赫赫,不得不说在整个后周国家那是十足的骄傲,此番对于姜国这一战事,还有宇文晟对北部城镇所给出的建议,都十分令后周皇帝宇文无极满意,本来打算在宇文晟归来之时亲自去迎接他,那想着宇文晟竟然一声不吭的回来了,不过不仅是回来了,还有一件事情可谓是轰动了整个扬州。

马车驶向皇城之时,芳华就那般一路从城门口观察过去,起初马车经过扬州街道之时,那场面真是说不出的繁华,越往里走,人却突然越来越少,原本开心的人儿脸上露出些不悦,兴致缺失放下手中的帘子,规规矩矩的坐在马车内,看着眼前的宇文晟,心中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在想什么?”宇文晟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芳华一脸不开心的看着自己,连忙开口问道。

“晟哥哥,皇宫,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宇文晟停住手中的动作,看着眼前的人,这丫头是怎么了,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如今跟焉了的茄子一般:“皇宫么,是个严肃的地方。芳华,进去之后你就跟我住在一起,你想去哪里玩告诉我就可以,宫中人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你都无需理会!明白么?”

眼前的人点了点头,转过头去,一手托着腮开始思考。原本大街上的人众多,越靠近皇宫就越没有人,皇上,听起来就觉得高高在上,一定很严肃吧,皇宫定也是个严肃的地方,不然也不会那么多人不敢靠近。想着想着芳华就明显不开心起来,那个地方自己真的能生活下去吗?

看着眼前人担忧的眼神,宇文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其实本该就是那样,在带她进宫之时自己就问过自己,她是否真的适合这种生活,其实答案他宇文晟明白,今日看到她这般样子,莫名的感到心痛,这还没有进皇宫就成了这般模样。不禁反问自己,当初的那个决定是对是错。

思索间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外面有声音传来:“是谁?”

原是宫门口的侍卫拦住了马车,这种局面宇文晟也是见过,平日里都是骑马通行,今日难道乘坐马车,而且还不是皇家专用,侍卫认不出来也是必然。上前几步将马车帘子掀开,听见动静的侍卫连忙看了过去,看清来人行礼:

“参见太子!”

“平身吧,起。”短暂停顿的马车再次动了起来。朝着皇宫的更深处走去。

“恭送太子。”

皇宫,这个原本曾是芳华生长的地方,时隔十年,她竟然以这种身份重新回来,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结果吧。

马车一直缓慢行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终停了下来。在马车中走神的芳华被宇文晟摇了摇,这才回过神看着他,宇文晟站起身来,一脸笑意的看着芳华,伸出手:

“来,我们回家!”

芳华伸手放在宇文晟手中,两人相携走出了马车。宫中一般是不允许马车行驶的,更何况还是这般低级的马车,宇文晟的车停下之时,不远处宫人的目光就被吸引了过来,大家都无比好奇这车的主人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正观察间原本关闭的车门打开,墨色衣衫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高贵,众人细看去,原来是太子爷。就在大家要收回目光之时,只见宇文晟下了马车之后并未离去,而是转身站在车旁,伸出手:

“出来吧!”

马车内的芳华本是拉着宇文晟的手,就在即将出马车之时,紧张的将宇文晟松开了去,宇文晟也不介意径直下了马车,回头笑着看着车内的人,满眼的温柔。芳华压住自己内心的害怕,缓慢丛车内走出。

众人只见一个青衫女子出现在车内,玉手附在太子爷手上,太子爷轻轻一带,那女子便从马车上跃了下来,那女子下了马车之后,太子爷就一直拉着她的手,两人朝着东宫方向走去。至于那女子的长相,隔的太远,没有看清楚。远去的两人,根本不知道空中已经炸开了锅。

宫女甲:“哦,天哪,我刚才看到了什么,那不是太子爷么,太太太太子爷竟然拉着,拉着一个女子的手!”

宫女乙:“天哪,我都不管相信我的眼睛了,那还是太子爷吗,那还是我们心中那个冷酷的太子爷吗?”

宫人丙不屑的看着旁边的两个宫人,抬脚就离去,不行这件事必须告诉娘娘去。

仅仅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宇文晟带着民间女子回到皇宫的消息就在宫中传开,一时间,皇宫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对那个青衫女子好奇不已。这边宫中已经掀起轩然大波,两位主角却相安无事的到达了东宫,忙碌着。

一路上感受到所有人异样的眼光,芳华感到十分不自然,连忙低着头,宇文晟都看在眼中,安慰她:“别怕,有我在!”两人就这般到了东宫。一路走到东宫,进了宫中,芳华才抬起头来,东宫管事的太监孙公公看到宇文晟的身影,连忙迎了上来:“奴才参见太子爷,太子爷金安。”

“起身吧。”宇文晟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但似乎不同的是,现在的心情是十分的愉悦:“吩咐下去,打扫间屋子,让人备好香汤,御膳房那边做几个好菜,送来几套像样的衣裙来!”

孙公公先是一愣,目光一转看着太子爷旁边的芳华,顿时明白过来,也不多言:“是,奴才这就去准备!”说完,人已经离去。

“走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宇文晟回头,笑盈盈的看向芳华,拉着她的手朝着东宫内走去。

皇宫-御书房

宇文无极此时正在房中批阅奏章,跟着朝中的大臣商量着国事,突然一个宫人打扮的人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跪倒在宇文无极面前:“皇上,太子爷回来了!”

“哦,太子回来了!”皇上放下手中的奏章,满脸的喜悦:“这小子怎么不吭一响就回来了,朕还打算亲自去城门口迎接他。太子现在在哪里,宣他来御书房!”

来人一脸的紧张,宇文无极话说出,宫人没有动静,皇帝好奇:“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

“回皇上,太子爷现在人在东宫,不过,此番回宫,太子爷身边带了位女子!”

“什么!”不止是宇文无极,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不可置信的看着来人:“你说什么?”

皇宫-苑夕宫

陈皇后看起来心情不错,在花园中跟皇宫的众位妃子赏花,这不自己的儿子打了胜仗,过几日就要回来,晟儿临走时可是答应了自己,回来就要成亲,这不她这个做娘的现在就等不及了,约了几个宫中的妃子,商议着看那家姑娘能足够做她的儿媳。还真别说倒是相中了几个,等晟儿归来,让他自己拿主意好了,不然,干脆就都娶回去好了。心中这般一想,陈皇后开心不已。

赏花间,一名宫女急匆匆的跑来,来到众人面前,跪了下去:

“奴婢参见皇后娘娘,参见各位娘娘!娘娘们万福金安。”

听到声音,陈皇后连忙转身,来人是她宫中的宫女,不由疑惑,这个时候她来到这里干什么:

“怎么了?”

那宫女听到声音,连忙起身,来到陈皇后面前,低身压低声音:“娘娘,太子爷回来了!”

晟儿回来了,陈皇后面上大喜,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愣在那里:

“太子爷带回了个女子,进了东宫!”

话毕,陈皇后险些摔倒在地!

姜国——卞梁城

军医的话让淳于焱没有办法相信,怎么会是这般,不死心的看着眼前人:

“芳华到底去了哪里?”

看着眼前太子脸色十分难看,吓得连忙跪在地上,将那日发生过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

“太子爷,那日征战药材不够,芳华便回了军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臣那夜本想告知太子殿下,但是太子一直在营中议事,臣就没法打扰。等到第二日,臣再去,太子爷已经启程回了京城。太子爷,微臣吃错,还望太子惩罚。”

军医声泪俱下,连忙跪在地上磕头,淳于焱身形不稳,竟然,竟然会是这般。看着眼前人,一时间找不出任何埋怨的理由,似乎这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

“起来吧。”声音苍白无力,说不出的凄凉。

“谢太子爷,谢太子爷。”军医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再抬头淳于焱直留下一个背影,落寞离去。

是自己,所有的错都是自己。刚刚还是十分愤怒,此番就已经变得悲伤,是他的错,没有照顾好芳华,没有看好她,让她这般离开了自己,芳华,你到底在哪里,你在哪里?活了二十多年,淳于焱才是第一次感觉到心痛,就像一直以来视为珍宝的东西,突然消失不见,那种铺天盖地而来的失落感足够让人窒息。沉浸在失去芳华的痛苦之中,淳于焱连身旁的马都不要,就这般失魂落魄的朝着太子府走去。身后的众人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太子爷这幅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姜国——袁齐府

大军回到京城,袁齐自然也不例外。那日黑衣人口中的爷来找袁齐之后,两人商议重要适宜,第二日因为圣旨就跟着淳于焱回到了京城,回到城中之后,他派去保护芳华的黑衣人回来。

可以说袁齐要比淳于焱早知道芳华不见了,黑衣人回来向他禀报:

“公子,属下失职,还请公子责罚。那人进了树林之后就失去了踪影,属下找了一天一夜,终是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什么?芳华竟然失踪了,起初听到这话袁齐也是震惊,好好的女子怎么进了树林就消失不见,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那树林野兽太多,莫非真出了什么事,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派人去树林搜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黑衣人转身离去。袁齐拿着茶杯不由的深思起来,莫非这芳华背后藏着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后周——皇宫

皇宫各宫得到消息,有人欣喜有人忧。陈皇后听到消息,连忙遣散众人,急匆匆的赶往东宫。皇上惊讶之余,快速平静下来,继续跟着大臣们商量国事。太子带女子回宫,这是宇文家的家事,确实不适合在这里讨论。这件事情还是等他忙完之后再去处理吧。

皇宫——朝(chao)夕宫

相比宫中的慌乱,这里是皇宫中目前为止最安静的地方。目光走进屋中,只见此人衣着十分华贵,躺在软榻之上,闭目养神。身边的宫女拿着扇子在一旁细心的服侍,在看女子身旁,烟雨色衣衫的女子跪在一旁,认真的为榻上的人捶腿。

魏公公急匆匆进来之时就看到这么一幕,上前几步来到太后面前,毕恭毕敬的站着。此人的到来并没有吸引到众人的注意力,那地上的女子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榻上的人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良久,魏公公头顶传来声音:“有什么事?”

“太后娘娘,太子回宫了。”魏公公站了许久,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忙回答。

“嗯。”榻上的人含糊不清的嗯了声,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太后是宇文无极的生母,为人是极其的霸道,母家杨氏一族曾是后唐的重臣,宇文无极判乱,杨氏一族没少参与。这个太后在宇文晟孩童时代就十分阻止他跟倾歌来往,于是乎祖孙两人的关系十分不愉快。直到现在,这关系也没有改变过。所以,太子回宫的消息也就只有太后会十分平静。

榻上的人似乎没有接话的意思,魏公公一脸尴尬,要不是此次事情重大,论太后跟太子的关系,他也不会自讨晦气来说这种事情:

“太后,太子爷从宫外带回了个女子,两人相携入了东宫!皇后娘娘收到消息已经朝着东宫赶去!”

为太后捶腿的女子手忍不住停下,榻上的人终于缓慢的起身,眼神中多了几分懒散,看着眼前的魏公公,一脸的怀疑:

“你是说,那逆子终于放下了那个贱丫头,带了女子回了皇宫?”

魏公公点了点头,也没有接过话,太后口中的贱丫头是谁,他自然是一清二楚,那人至今都是太后的心头刺。

看魏公公点头,太后不由笑了出声。那个逆子自从李倾歌那个贱丫头死了之后,扬言什么非她不娶,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么。

地上的女子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由的低下头,手不自觉的握紧,紧紧的咬住嘴唇,来掩饰自己心中的怒气。

“来人,更衣。哀家也去瞧瞧,这个女子有何等的容颜,竟能让我那差点入了空门的孙子回了头!”

“是。”一干众人连忙迎合。太后转身看着身旁低着头的女子,伸手附上女子的手:

“来,陪哀家东宫走一趟,莫担心,这太子妃的位置,是你的。”

“是。”细微的声音传来,刚才的愤怒转眼消失,地上的女子缓缓站起来,接过太后伸出的手,朝着一旁的镜台走去。

皇宫——太子东宫

整个皇宫现在可以说是十分热闹,而东宫中两位当事人似乎一点都不知情。孙公公依照宇文晟的安排,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妥当,派人送到了芳华的房间。

良久,芳华沐浴完毕,在宫女的帮助下更衣。在宜州城,芳华拒绝了婢女的服侍,可是到了皇宫,她真的没有勇气开口拒绝,从进了这里,她能感受到这里所有人脸上的好奇,嫉妒,甚至有憎恨,这样的感觉让她感到压抑,所以对于这个地方的一切,芳华选择顺从。

因为是刚沐浴完,头发也没有彻底干,也就随意将头发散在身后。更衣之后,在宫女的带领之下,朝着门外走去。

院中,宇文晟在石墩中坐着,石桌上摆放着糕点,水果,宇文晟也不动就这般看着,等候芳华的到来。面上平静,心中已经风起云涌。带着芳华那般进了宫,如今怕是整个皇宫都知道了,想必用不了多久自己这个东宫就变得格外热闹,无妨,先让芳华填饱肚子再说,一切有他就足够了。

“太子,姑娘来了。”

身旁的孙公公提醒,宇文晟连忙回过头去,只见芳华一身,长长的秀发自然的垂在脑后,粉黛未失,走在众人之间,宝蓝色的襦裙衬的她欺负更加白皙,与生俱来的贵气,让她在人群中显的突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冲着自己调皮的眨了眨,宇文晟忍不住笑出声来,上前一步来到芳华面前:

“你来了,来,先吃点东西吧。”

芳华不言语,冲着他点了点头,任凭宇文晟拉着自己朝着石桌前走去。到了石桌边上,宇文晟连忙将桌上的糕点放在芳华面前:

“来,你尝尝,这糕点可是扬州最好吃的。”

芳华冲着宇文晟笑了笑,伸手拿起盘中的糕点,送到自己嘴边。动作间一旁散落的头发落在了糕点之上,芳华连忙伸手去拨,被宇文晟阻止:

“别动,我来。”

伸手将芳华额前的头发放至耳后,看着她因为食物而鼓起的两腮,说不出的可爱,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皇后走进来之时就看到这么一幕,见宇文晟抬手为那个蓝衣女子挽发,眼神里充满温柔,这儿子何时会这般,心中莫名害怕,忍不住大喊道:

“放肆,你们再干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