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十年相隔重归日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4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宇文晟处理完军营这边的事情,起身赶回州府。芳华在宇文晟离去后不久就醒了过来,闲来无事便在府中散步,回想着离开村庄发生过的事情。起初她所认为的世界,是那般繁华热闹,可是知道现在所见到过的景象,竟是那般的凄惨。姜国跟后周之间的战争,是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根源么,还是其他。不过,要说自己自打出村庄遇到的那些人,芳华打心底还是很欢喜的。姜国的人,似乎也灭有他们口中说的那么坏,就比如说淳于焱,那家伙比她还小孩子,哪里有什么将军的架子,想到他芳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从军营赶回来的人远远的就听见这般悦耳的声音,心中不由好奇,上前几步:“再想什么,那么开心?”

“啊。”芳华连忙回头,见来人是宇文晟,不自主的上前几步,笑着看向来人:“哦,没什么,只是刚好想到了一个……一个朋友!”

“朋友?你的朋友是你离开你爹之后遇到的吗?”

“对啊。”芳华一脸欣喜,耐心的向宇文晟解释:“是我在姜国军营里认识的朋友,他对我很好的!”

姜国?宇文晟沉思起来,看样子芳华在姜国军中过的很是不错,不过想想不对,姜国对待后周的俘虏可是没有那么善心才对,芳华的朋友该不会是……想到此处,宇文晟不由生出一种危机感:“你朋友叫什么?”

“他说他叫淳于焱,是姜国的将军!”心思单纯的芳华不知道自己这话说出之后,宇文晟的眼光变得深邃起来,起初脸上的高兴之意也收敛不少。听到熟悉的名字,宇文晟不禁感叹,果然还是让他猜对了,在抬眼看看芳华,心中叹气,这丫头的心思也太过单纯了一些,淳于焱对芳华若真是那般要好,怕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她女子的身份,就只有眼前这个小呆瓜还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真是被人卖了还要给别人数钱!

要说宇文晟为什么这么肯定呢,这解释起来就有点太简单了,自古以来男人都爱两种东西,一种是权,一种是美色,所谓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当然,他宇文晟也不例外,不过么,倾歌是自己最先遇到的,重要的还是他心中唯一的妻子人选,这个淳于焱要想染指,哼哼,那就先剁了两只手再说。宇文晟恨恨的臆想着。

“芳华,从村庄出来,觉得外面的世界怎样?”到底不愧是太子,人精一个,转话题转的比什么都快!

这问题一出,芳华倒是没有立刻回答,刚才欢喜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抑郁起来,满脸的不开心,上前来到不远处的亭子里,顺手坐在旁边的石墩上面:“本以为外面的世界多么的精彩,可是出村之后,你看看繁华没有,百姓们的生活一个个过的那么凄惨,看起来还不如我们村庄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外面世界。不过,那个,我有个问题一直想要问你,百姓们这般样子是战争带来的后果么?”

“是!”

“那为什么还要打仗?”看到眼前人点头,芳华原本不欢喜的脸色,更加不欢喜了:“竟然知道战争会带来现在的后果,为什么还要打仗呢?你看百姓们多惨,没有家的没有家,没有亲人的没有亲人,过的一点都不快乐。不是说百姓都是皇帝的子民嘛,身为皇帝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子民,这样的皇帝有什么好的!”

这番话说出来,宇文晟脸色变得担忧起来,不由急了:“芳华,不可以说出这番话!”原本和蔼的人突然变得严肃,芳华明显有些不适应,刚才还亲近的神情瞬间就充满了戒备,看着宇文晟完全没有了开始的亲近感。

“哎,你这个丫头,当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亵渎天子的话不能说,说了就是杀头之祸。人人都知道战争不对,但世间事情有太多的不尽人意,就算今日不是后周先发起战争,姜国自己也会。再者,你现在所看到的国家,多年之前都是从战争上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历史之上没有一个国家会永远存在。战争,不过是统治者的一种执政手段,也是每个国家都会进行的环节。”

宇文晟耐心解释,芳华由起初的不悦变成了迷茫,看到她这副表情,宇文晟心中的担忧更甚,上前坐到她对面,一把拉过她的手:“芳华,这些事情你不懂,我也就不会多说。你想要看繁华的城镇,我带你回扬州。战争也好,别的也罢,你都无需在意,你只需要记得,一定要过的开心就好。我说的这些,你明白不!”

说出这番话,也就只有宇文晟他自己知道现在心中是多么的担忧,芳华远离这样的生活太久,心性单纯,扬州那个地方人心叵测,皇宫更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芳华这种性格能在哪里很好的生活下去吗?他不知,他也不敢想,若要是现在让她离开自己回到原来生活的地方去,不,他宇文晟办不到,就算前方的路都坎坷,芳华,我宇文晟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扬州?那是什么地方?”宇文晟刚才的那番话,芳华是没有听懂多少,不过有句话她是明白了,就是眼前这个人要带自己去更好玩的地方,一想到能够去别的地方走走,原本不开心的心情变得愉悦起来。

“扬州,是后周的都城,也是整个国家最繁华的地方,那里有好多好玩的地方,你要不要跟我去?”

“要要要,一定要!”芳华开心的忍不住从墩子上站起来,欢快的在地上蹦了起来:“哈哈,要去扬州了,我芳华要去扬州了。哈哈哈,哈哈哈……”

银铃声在园中飘荡,看着眼前的快乐身影,宇文晟也忍不住笑起来,脑海中不由出现倾歌小时候的模样,倾歌,你一定要永远快乐的生活!

两人这般决定之后,简单的整理下衣物,再次确定了军中的事务,宇文晟带着芳华一路南下,朝着扬州城赶去。正如宇文晟所承诺的那般,自己的想法已经让人快马加鞭传给了自己的父亲,相信不出几日朝廷就会派人下来,现在战争停止,朝中更是有父王等人,宇文晟难得给自己放一个长假,步伐放松,带着芳华一路欢喜的朝着扬州玩去!

姜国京城-汴梁

我们再来说说这淳于焱,话说那天接过圣旨,淳于焱撇下二十万姜国军马,只简单带了几个随从,火速就朝着汴梁奔去。且不说在路上舟车劳顿三日,明明知道汴梁城那边是有心人为自己设的局,淳于焱还是不顾一切的回去,只是当他真正回到汴梁时,一向以温柔著称的太子爷,却莫名的发了大火。事情是这样的:

淳于焱一路快马加鞭赶到汴梁皇宫,也顾不得休息就朝着自己母后的宫殿中奔了过去,只是到了宫殿中,没有看到料想中的一幕,相反一切十分安静。十万火急让自己赶回来的罪魁祸首,此时正跟着自己的娘子谈着风情月事,而那个圣旨中病的一塌糊涂的母后,娇羞的埋头在自己心爱的男子怀中,看到这一幕,淳于焱十分的不悦:

“你们费了那么大心思叫我回来,就是要在我面前上眼一幕卿卿我我的画面!”

来人语气中充满了调侃跟不悦,上方的两人连忙抬头,独孤皇后缓慢的从姜王的身边坐起来,满脸笑容的看着他:“吾儿回来了,快上前来让母后瞧瞧,你看,吾儿都瘦了!”

懒得理会自己母后的话,淳于焱就欲转身离去。

“站住,怎么这般没有规矩,边城过的太尽自己心意了是不,素日学的东西都忘了不成!”看样子,姜王语气十分的不悦。

“哼!”不屑的转身,上前一步跪在两人面前:“儿臣参见父王、母后!父王万岁,母后金安!”

见眼前人行礼,独孤皇后连忙准备上前让他起身,被一旁的姜王拦下,冲着皇后摇了摇头,再次转身一脸不悦的看着来人:“军营生活过的太野了是不,说,那个男子是怎么回事!”

男子?淳于焱一脸的不解:“男子?什么男子?军营中处处都是男子,父王说的是那个?”

“你个孽子,给我老实交代,军营那个跟你有染的那个男子是谁!”

有染?父王没有事吧,自己好好的男子,怎么会跟别的男子有染,父王老糊涂了吧。正要开口解释,不对,淳于焱想起来了,父王口中那个与自己有染的男子是芳华,这些话在军中自己也听说过,没想到会传到千里之外的汴梁,不过,等等,他似乎明白了,抬头看着姜王:

“父王不惜用母后的身体将我从战场骗回来,甚至不在乎后周的三座城池,目的就是为了证实儿臣是否有断袖之癖的传言!父王,当真还是真的舍得,原来儿子在父王心中分量是如此之重要哈!”

明显的这句话充满了嘲讽,姜王跟独孤皇后脸上不由得有些尴尬,眼前的人说的没有错,什么重病不过都是幌子,将淳于焱从边城调回来才是他们的目的。不过话说回来,一国太子有龙阳之好,这传出去,姜国能丢起这个脸么,明显的,丢不起!

所以,明知道做法有多么的不正确,姜王不惜失去辛辛苦苦打下的城池,也要淳于焱赶回来。独孤皇后开口:

“焱儿,母后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父王跟母后是年纪打了吗,你们可知为了攻打后周的城池姜国牺牲了多少将士,父王身为一国之军,竟然拿自己的子民性命当做儿戏,为了军中那些子虚乌有的流言,这般费劲,当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你,你,你这个孽障,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那个人在哪里,告诉朕,朕要杀了他!”

很明显的,姜国王这下更是气的不轻。眼中冒火,恨不得将那个勾引淳于焱的男子碎尸万段。

“够了,什么男子。那明明是个姑娘。不过是受伤被我所救,带回来给你们当儿媳妇的人。竟然你们这么心急,那好今日正好都见上一面。”

淳于焱也是心烦,当初军营中的事情自己根本就没有阻止,谁曾想到到最后反而出了这样的事情。男子,什么男子,芳华怎么可能是男子。对了,这般不提醒他都要忘了,芳华还跟军医在一起,不行,她一个女子怎么能跟那么多男的随行。这会儿才意识到了不对,淳于焱心中担忧起来。

听到儿子口中说到了儿媳妇三个字,独孤皇后一下子来了精神,拦住姜王,连忙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人:

“焱儿啊,你口中的那位姑娘现在在何处,带来让母后见见啊。”

一边的姜王连忙转向自己的妻子,正欲开口被皇后瞪了回去,无奈只好闭嘴。

“母后想见儿臣口中的姑娘?”淳于焱笑着挑挑眉,看着自家母后。

“对啊,还愣着干什么,快带来让母后看看。”独孤皇后心中欢喜,也没有细想眼前自己儿子话中言外之意。

“竟然母后想看,那就等着吧。等儿臣将那女子带来向母后请安。”说完,一个潇洒转身离去,看也不看身后的两人。母后想见芳华,那就等着吧。母后跟父王竟然联手这般戏弄他,等芳华回来见不见他们,三个字,看心情。心中这般想着,淳于焱平衡许多,如今只需要安心等候芳华回来就好。

淳于焱走后,独孤皇后还在那里一个劲的开心。旁边的姜王实在看不下去了:

“哼,慈母多败儿,慈母多败儿啊!”

“你这是什么话!焱儿不是说了吗,他喜欢的不是男子,是位姑娘家,你还担心做什么。看看看,我就说嘛,咱们家儿子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嗜好,说你多虑了你还不相信。”

“也不知道当初是谁那般担心,还给我出主意哭闹着让把儿子叫回来,如今倒好,翻脸比翻书还快。果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罢了,朕去忙朕的国事去,你就安心再这等你的儿媳吧!”

姜王起身,甩袖离去。留下独孤皇后一人,满脸的不乐意。

淳于焱这么一走,就回到了卞梁城自己的府中。收到消息,明天大军就会回到京城,自己就安心等着芳华的到来,一想到芳华就要来此,淳于焱顿时喜笑颜开,对了,现在可得让下人好好收拾下房间,等到她明日回来给她个惊喜。打定主意,淳于焱欢喜的忙碌了去。

时间过了一日,第二天淳于焱早早的就醒了,守在府中,一身明黄打扮,说不出的雍容华贵。身上贵死十足,可谓气宇轩昂,也不知这张脸迷倒了卞梁多少女子。打扮的这般细心,淳于焱就只有一个目的,穿给芳华看。一想到芳华今日就要到来,淳于焱觉都没怎么睡,说不出的兴奋。

早膳也没有怎么吃,一脸的心不在焉,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芳华的身影,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干脆直接让人备马,自己跑到城门口去迎接。在城门口等了能有半个多时辰,远远走来的人群让淳于焱兴奋不已。

副将带着众将士回城之时,见淳于焱在城门口处,心中惊讶不已,没有人告诉自己说太子会来相迎啊,可如今……罢了,现在也不是自己思索的时候,连忙来到淳于焱面前,下马行礼:

“属下参见太子。”

“嗯,一路辛苦了。”淳于焱说完这句话就没有下一句了,跪在地上的副将等了许久,都不见太子反应,抬起头只见太子爷东张西望也不知道再找什么,正要开口:

“军医人在哪里?”

“哦,回太子爷,军医在队伍的最后。”

话音刚落,淳于焱的身影就消失不见,策马朝着队伍后面奔去。此刻的军医还在为受伤的士兵换药,耳边传来的马蹄声让他愣住,连忙抬起头:

“芳华人呢?”

简单明了,淳于焱脸上说不出的高兴,四下寻找芳华的影子,但是,为什么他没有找到。

被太子这么一问,军医连忙跪下:“太子爷恕罪,一切都是臣的错。方华他,方华他失踪了!”

“什么!”此话一出,淳于焱险些从马上摔了下来。

后周都城——扬州

从凉州到扬州,本该按照正常速度也就是两日的路程,芳华一行人硬是生生的走了三日半,终于在第四日之时,众人到了后周的都城——扬州。

不得不说,这一路南下,芳华也算是看透了沿途的风景。白日里,宇文晟都会带着她在城中游玩,给自己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夜晚,自己在马车中休息,马车一直赶路。这样的安排似乎十分合理,这几日来芳华都沉浸在欢笑之中。

越往南走,城镇的面积就越来越大,人口也越来越多,人人身上衣物的颜色也变得丰富,这一路上,芳华见到了不少好玩的东西,有什么不同她也是看在眼中的。

马车刚刚驶进扬州城时,芳华就被外面的声音所吸引住了,顺手将马车的帘子打开,好奇的看着外面。不远处坐着的宇文晟,一手持着书,一手拿着茶,笑着看向眼前人,这一路走来,几乎天天可以看到芳华脸上的笑容,仅仅是这般,他就觉得十分满足。

“怎么样?扬州城的感觉如何?”

听到声音,芳华放下手中的帘子,直视眼前的宇文晟:

“晟哥哥,这一路走来,怕是只有扬州城最繁华了。不仅面积大,而且人口看起来也十分多,重点是他们身上的衣服无论颜色还是外形,似乎更加好看一些。”

宇文晟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芳华的观察力还是极好的。伸手抿了口茶,将杯子放在桌上:

“今日我就不带你在扬州城游玩了!”

“嗯?为何?”

“我先带你回家啊,小笨蛋。”宇文晟上前宠溺的刮了刮芳华的鼻子:

“到了扬州就到了我们的家,到了家门口,你还着什么急!这几日你也辛苦了,先回去好好休息下,然后我再带你出来玩。”

原来是这样啊,芳华明白过来,冲着宇文晟点了点头,甜甜的笑了:

“好,那就听晟哥哥的。我们回家!”

宇文晟脸上的笑意没有断过。马车缓慢的朝着皇宫驶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