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重逢之日皆欢喜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2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么,我找你找的有多么辛苦,十年了,整整十年了。”

宇文晟紧紧的抱住芳华,激动的全身发抖,内心的感觉怕也只有自己能明白过来,这世间本就没有感同身受,十年来所承受的所有,自己心中知晓就行。

芳华愣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眼前的人是谁,这般抱着自己是为何:

“公子,你认错人了。”

芳华的话并没有影响到宇文晟,反而抱着她更紧了。身后的众人一副摸不着头脑,太子爷今日是怎么了?起初,被宇文晟这么搂着,芳华只是单单觉得好奇,可是那人力气越来越大,心中顿时感到不悦起来:

“公子,你真的认错人了,放开我。”

眼前人还是不动,芳华无奈,只好在宇文晟怀中挣扎,企图撑开他的怀抱。怀中的人不停挣扎,拉回了他的思绪:

“怎么了?”连忙看着怀中的人,宇文晟充满了关心。

“公子,我真的不是你口中说的人,你认错人了。”

说到最后,语气里全是不悦。宇文晟愣住,低头看着怀中的人:

“怎么会呢?你是倾歌,脖子间的那块是我送给你的,那可是我们宇文家的传家之宝。”

宇文家传家之宝?芳华疑惑,那块玉佩后面的确写着宇文两个字,难道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哥哥,自己的本命叫做倾歌:

“你是,我哥哥?”语气间充满了不确定。

“对,你曾经一直都喊我哥哥。”眼前的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宇文晟心情愉悦,倾歌这丫头小时候老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他宇文哥哥,最初觉得挺烦,现在想想竟然是那般怀念!

哥哥?眼前这人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哥哥,原来真的让父亲说对了,离开村庄之后真会遇到自己的家人,芳华小脸上充满了欢愉,一把抱住宇文晟:

“哥哥,芳华好想你啊。”

突如其来这么一个拥抱,宇文晟心中乐开了花,伸手不由的搂住眼前的人,等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倾歌刚刚说了什么,芳华?这个芳华是怎么回事:

“倾歌,芳华是谁?”

“嗯?”看着宇文晟不解的眼神,芳华连忙上前解释:

“哥哥,是这样的。芳华小时候掉落山下,是爹爹救了我,那时候我失忆了,芳华是爹爹取的名字。对了,爹爹还说哥哥手上拿着的玉佩是爹娘留给我的。”

听了芳华的解释,宇文晟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所谓的芳华就是倾歌现在的名字,不过什么叫做玉佩是父母给她的,眼前这丫头该不会把他当成了亲哥哥,不行,这件事情必须得给她解释清楚,宇文晟一把捏住芳华的肩膀,满眼认真的看着她: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是倾歌还是芳华,那块玉佩是我宇文晟给你的传家宝,那是我们宇文家送给未过门媳妇的宝贝。我不是你哥哥,你也不是我妹妹,你是我宇文晟未过门的妻子!”

你是我宇文晟未过门的妻子。一句话直直冲击着芳华的心脏,当场石化,这,这都是怎么回事?出了村庄自己遇到的奇葩事怎么越来越多,没找到亲生父母不说,这冒出的未婚夫是怎么回事,芳华觉得这一切太过戏剧化:

“公,公子,你,你真的认错人了。”

明显的芳华是被吓住了。宇文晟看着她,满脸的无奈:

“我不会认错的,心心念念找了你十年,你跟儿时相似的眉眼,跟你娘亲一样的倾城容颜,我又怎么能认错!”

说到此处,宇文晟心中不由的自嘲起来,十年前的萧皇后当真是倾国倾城,不过可惜李广不识货,如今的倾歌完全是继承了自己娘亲的优点,更有超越的状态,肤若凝脂,眉目如画,一瞥一笑无不吸引自己的眼光,这般美丽的人儿自己怎会认错。重要的是,十年前他们二人彼此间的感觉,直到现在依然如故。

一时间,芳华找不出什么话来回驳,内心反复的问自己,真的是这样吗?没有答案,眼前的人自己只感觉有种亲切感,不似淳于焱那般陌生,芳华企图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但似乎一切都是徒劳。

看着眼前人的表情,宇文晟再次叹气,罢了罢了,如今真的就是这样,不管芳华也好,不管倾歌也罢,以前的事情她忘了就忘了,如今一切从头开始,以前的事情太多悲剧,宇文晟宁可倾歌就这么忘了。

“起来吧,肚子饿不饿?”

宇文晟起身,将芳华扶起来,眼中充满了关心,被他这么一问,芳华也没有多想,朝着宇文晟点了点头。忍不住笑了出来:

“走,我们去用膳。”

顺手拉着芳华的手,两人朝着知州府走去,留下错愕的众人。太子爷今天到底怎么了,谁能告诉他们刚才的那一幕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好的,太子爷怎么冒出了一个妻子,还是姜国人。一时间,众人心中的八卦因子快速生长起来。

知州府

一干众人来到知州府中,宇文晟立马吩咐人去给芳华准备吃的,还让知州府中留下的丫鬟,为她准备水沐浴,说不出的关怀。一干将士就只能眼睁睁的站在一旁,看着宇文晟忙来忙去的身影,眼中透露着关心,说不出的温柔。

安顿好一切之后,看着芳华离去的背影,宇文晟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甜蜜。转身这才看着坐在前厅看着他的终将士,上前一步来到众人面前:

“凉州州府。”

“臣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凉州州府连忙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宇文晟面前:

“太子有何吩咐?”

“回凉州准备几套女子衣裙送来。”

州府先是一愣,连忙点了点头:“是,臣这就去办。”说完,起身就离去。凉州州府这一走,宇文晟再次开口:

“城南城北每隔两个时辰布一次粥,左将此事就交给你一人全权负责,一定要满足百姓的要求。今日尔等也累了,就不在多商议什么,你们且都回去休息,明日准时在军中议事。都散去吧。”

“是,末将告退。”宇文晟逐客令以下,众人也不再多逗留,连忙起身离去。转身之余不禁感叹,太子爷对那女子真是说不出的温柔,这要是传到了都城所有爱慕太子的女子耳中,岂不是生生嫉妒了去。

要说这宇文晟,为什么至今没有成亲,原因有两个,其一宇文晟心系自己儿时的玩伴李倾歌多年,凭借萧皇后的美貌,女儿李倾歌定也是差不到哪里去,京城达官显贵间的女子又怎能跟一国公主相提并论;其二,是次要也是起着决定因素的一点,这倾歌失踪,宇文晟一直觉得愧对于她,整日对身为皇帝的父亲都不亲近,更何况是别人。十年来,什么都没养成,倒是养成了冷酷这一毛病。尽管如此,都城为宇文晟前仆后继的女子也是数不胜数,不过太子爷倒是很少理会。若是今日她们看到太子这般温柔的样子,怕是都城都要反了。不敢想啊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众人离去之后,宇文晟就进入了屋内,越过走廊打量着园中的景色,倾歌那边还有些功夫才能结束,自己也是不急,边走路边思索着。十年来,也不知道那丫头到底受了多少苦,如今这人儿好不容易回到他身边,日后就算多么艰苦,自己都不会放开她的手。他宇文晟的妻子,这一生就只有李倾歌一人。

芳华被下人领去房间之时,还是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怎么感觉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快了,快的就像做梦一般,不太真实。那个将军,叫什么宇文晟,真的是她的丈夫吗?想到丈夫这个词,芳华不由的脸红起来。

“姑娘,到了。”

前方的人将芳华的思绪拉回,连忙抬头:“嗯,好。”

“姑娘跟我进来吧,热水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姑娘沐浴吧。”婢女一路将芳华领了进去,绕过屏风,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木桶,桶中不时飘出些热气,第一次见着这么大的桶,芳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身旁的婢女疑惑的看着她,上前就欲为芳华脱衣服,只一个动作,芳华就弹开,捂住自己的衣服,诧异的看着眼前人:

“你要干什么?”

“姑娘,奴婢伺候你沐浴。”婢女脸上更加疑惑,自己以前可都是这般服侍州府大人的,今天眼前这人的表情,倒,真是太让她意外了些。

伺候?洗个澡都需要伺候?芳华感叹,连忙松开前方的手:

“不不不,不用了,沐浴这事情这么简单,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就行。”傻乎乎的对着婢女笑笑,伸手有让她离去的意思。

竟然主子这么要求了,婢女也不好推辞,行了个礼绕过屏风就离去。婢女一走,芳华连忙送了口气,刚才真是吓死自己了。再回头看着热气腾腾的水,笑了笑,开始扒衣服。

不知不觉间宇文晟走到了芳华的门口,刚好那进去的侍女开门走了出来,这个时候她怎么出来了,不由上前询问:

“怎么回事?”

婢女听见声音,连忙回头,看见宇文晟连忙上前一步:

“公子,那位姑娘说她不习惯被人伺候沐浴,命奴婢出来。”

听到这话,宇文晟不知道该说什么,点点头,示意婢女离去。自己则是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石墩走去。在都城,那个千金小姐不是从小被捧在手心养大的,而他的倾歌呢,看来这十年来流落民间真是受了不少苦,宇文晟越想越觉得委屈了芳华,日后一定要将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在房间能够磨蹭一个时辰,芳华沐浴完毕,凉州州府也送来了衣服,凉州地方偏僻,加上战乱也不是多么的安宁,比起都城华丽的衣物,是显得寒酸了些,但要是跟芳华在村庄中穿的衣物相比,那自然是要好很多的。

当一身襦裙打扮的芳华从房中走出之时,远处的宇文晟不由的看呆了,站起身来,一步步朝着芳华走去。青色襦裙,上面套白色半臂,原本被他散落的头发整齐的梳在脑后,一缕青丝自然的垂在额前,没有任何首饰,不施粉黛说不出的美丽,宇文晟看痴了。

芳华也是第一次这般打扮,从前的自己只穿着棕色,灰色的布料。今日穿上这鲜艳颜色的衣服,一时间有些恍惚,再看看镜子中的人,只觉得身后姑娘的手实在是太巧了,竟然可以给自己梳出这么好看的头发,从房间中走出来之时,看着不远处走来宇文晟,芳华莫名觉得紧张,不由害羞的低下头。

美,真是太美了。宇文晟心中不断感慨,一步步走了过来,眼前人娇羞的样子更让他心跳加快,没想到十年后的倾歌竟然会是这般模样,宇文晟说不出的感慨,来到心心念念人儿面前,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此刻的心情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伸手将自己头上的碧玉簪拔了下来,轻轻的放入芳华的发间。芳华抬头,两人四目相对,良久良久。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两人都回过神时,身旁的婢女早已经消失不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宇文晟也不耽搁下去,拉着芳华的手就去前厅用膳,反正如今芳华已经回来了,自己多的是跟她独处的时间,现在自己只希望她可以快乐。

重逢——夜

用过膳之后,宇文晟就将芳华带去了书房,宇文晟在席间大概讲了下自己跟芳华曾经的过往,不过有所不同的事,宇文晟并没有提到芳华公主的身份,只是告诉她他是宫中太子,而芳华是朝臣的女儿,自小跟他一起玩耍,两人互生爱意,家人指婚,没多久芳华的双亲因为战争意外离世。

对于这个说法,芳华从头到尾完全相信,关于自己是怎么落下山的,宇文晟的解释是芳华母亲带她逃跑,被敌军追杀,不幸落下山的。不得不说,宇文晟口中的这个故事的确十分合理,芳华找不到疑点,也无法找到任何疑点。就这般相信了他的话,如今双亲已经不在了,自己自然也就应该更这个未婚的丈夫生活,芳华心中就是这般总结。

看着眼前熟悉的眉眼,宇文晟不由觉得有些内疚,关于十年前的事情,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坦白告诉倾歌,那是他们两人此生注定无法越过的鸿沟,他要不编出个故事给掩盖了,难道要让他们二人拔刀相向。不,他宇文晟不要,宁可撒下弥天大谎欺骗倾歌,也不愿意失去。倾歌,你放心,以前的所有种种都已经烟消云散,悲剧不会重演,而我们注定都会在一起。

年轻的宇文晟太过自信,却忘了这么句老话,叫做:世事无常。

第二日

幸福的时光总是十分短暂,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日,芳华跟宇文晟相遇的时间过去了一日,重新找到芳华对宇文晟来说是个巨大惊喜,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愉悦,处事什么的似乎也仁慈了不少。

清晨,如约来到军营之中,将士们也已经全都到齐了,众人开始商讨着重要事情。

“太子爷,都城传来消息,说姜国似乎打算要跟后周议和!”宇文晟刚刚坐下,就有人上前汇报出消息。

议和?众人愣住,相互看了一眼,姜国这是在耍什么花招。宇文晟的眉头不由的皱起来,突然撤兵?接着议和?姜国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目前看来还是不知,不过他总觉得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议和之事,父王是什么态度?”

“太子爷,议和之事目前也不知道是从何处出现的说法,姜国如今也没有动静,皇上的意思是,怕是要再观察观察,再下结论。”

宇文晟挥了挥手:“姜国太子淳于焱刚回国不久,就算是议和也不可能这么快,这消息我们后周就当暂且不知,政治上的事情等我回都城跟父王还有大臣们商议再说。城中百姓如今怎样?”

左将上前来到宇文晟面前:“回太子爷话,按照太子爷吩咐,一切正常。百姓现在基本生活已经恢复从前,一些遗漏我们也正在想办法补救!”

“好。”宇文晟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没有三州州府的消息?”

此话一出,满室的安静。宇文晟一手托腮,另一手击打着桌面,据可靠消息,这三人也不在姜国,三个大活人,就这么人间蒸发了?她宇文晟不信,不由的想到当时城墙上那支射向淳于焱的箭,这幕后之人又是何方神圣。看来此次北上,自己的收获还是颇为丰富的。

“今日大家都在场,我也就说说安排。我决定将宜州,常州,云州三城合并为一城,设立单独的州府,统一管理三城。与三城相邻的凉州城,温州城,两城州府跟这三城州府间相互治理,管辖。三城之间,经济、农业、人口皆自由。这样的办法,你们觉得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全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宇文晟,这个办法不错,是真的不错。三城分布,三城互相治理,互相偏执,同样互相发展,是个好办法,是个好办法。

“太子圣名。”

一句话就肯定了宇文晟的建议,看着众人都表态,宇文晟点了点头:

“好,我会立刻上书禀报父王,让朝廷派人下来。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二十万大军中留下五万军马留在此处,剩下的十五万将士准备,三日后启程回都!”

“是,谨遵太子之命。”

宇文晟起身,大步朝着营帐外走去,一切安排妥当,接下来自己也该带倾歌回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