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相逢不知曾相识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28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淳于焱一心想着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留意到芳华,可能在他心中,芳华此时还在军医那里。

宇文晟等人昨夜倒是没有淳于焱他们那般夸张,子时之后人群就散去,对于今天下午这场战事,想必淳于焱定会有所准备,如此看来,同样的方法不能使用两次,宇文晟得意思是战场之上,随机应变。

今日准备好之后,宇文晟来到营帐外,众将士早已经做好准备,看着众人脸上得喜悦,看来今日这场战争,后周胜算也是比较大的。四周转了转,没有发现异常,正准备进入帐中。此次作战宇文晟也将上场,众将士已经准备妥当,他也该准备去了。

“报,太子爷,大事不好了。后周大军突然撤离!”

只见一小兵急匆匆的跑来,跪在宇文晟面前。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仿佛没听明白,这叫什么话,突然撤离?他们撤到哪里去了?

“你说什么?”

“太子爷,姜国的兵马从常州、宜州撤出,大军朝着姜国的方向离去。”

宇文晟看着眼前的人,不像是说谎样子。淳于焱是真的离去,还是来一招空城计?他心中不确定,思索着人连忙登上城墙,观察着远处的动静。

似乎真的就如小兵所言,原本城墙上悬挂着的姜国大旗已经消失,宇文晟心中还是担忧,姜国撤军突然,没有理由,很难相信:

“派人前去探探!”

“是,属下这就派人前去。”

身后的人影离去,宇文晟的目光一直看着前方,心中思绪辗转千回。

树林

昨夜芳华自己将自己给吓晕过去,说来也奇怪,黑衣男子明明在树林之外都听到了芳华的身影,按道理她人应该在这附近才对,可是自己寻找了一夜,愣是没有见着她的身影,准确的说,若不是自己亲眼看到有人进了树林,怕是都相信这林中没有一丝人的气息。

其实也不怪芳华,黑衣人进来之时本就是天黑,树林中杂草丛生,找不到人也是情理之中。更何况芳华身上的衣物,本就不是什么艳丽的颜色,黑暗中就更难发现。也有可能黑衣人就从芳华身边走过,怕也是不知吧。

在混沌中醒来之时,天已经大亮。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芳华打量着四周,还好,还好自己还在树林中。神智清楚,连忙坐起来,检查着自己的全身。

一切正常,这才松了口气,不由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当时自己以为身后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吓得她没命的奔跑,看现在的情形,自己昨夜摔倒后直接就昏了过去了,直到现在才醒来。抬头,果真见阳光从树林中穿了过来。

“完了,这下惨了。”芳华忍不住开口,昨天自己可是答应好军医的,没想到莫名的在树林中晕了过去,这下完了,军医等不到药材这可怎么办!误事,自己这次真是误了大事!

意识到自己出错的芳华,目光撇见了一旁的药筐,二话不说连忙背上,自己必须要赶紧回去,不然真的就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耽搁了。背着药筐就离开,还有一个问题自己必须面对,如何出这个树林,必须想想办法。

不得不说芳华毕竟是在山间生活了十年,自然根据自然的规律也找到自己认为的生活方式。看着林间透过来的阳光,原本担忧的心情瞬间转为平静,心中开始思量起来。

太阳在东边,与自己相对,那么自己身后就是西边,右手边是南,左手边是北。树林在军营的西北方向,那么如今自己要回去,就必须走树林的东南方向,这般一理顺,芳华的心情不禁大好起来,抬脚就朝着东南方向走去。

黑衣人从昨夜就开始找寻芳华的下落,可是奈何树林实在是太大,一夜的搜寻愣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这不都第二日了,黑衣人觉得自己都要迷失在这树林之中了,为何还是没有找到芳华,但是主子有命令,自己弄丢了人,怕也是回去没有好果子吃,哎,罢了,自己还是再仔细找找吧。

半个时辰之后

果真就如芳华心中所想,一直坚持着东南方向走了能有半个时辰,终于从偌大的树林里走了出来。看着树林外普照着大地的阳光,第一次觉得一切是这般美好。不过竟然自己已经出来了,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回军营看看吧,军医可是都等了一夜。

一路奔跑,芳华充满着期待,朝着军营的方向跑去。可是到了原地之后,她就傻眼了。没有军营,没有营帐,没有士兵,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土地。

“怎么回事,开什么玩笑,整个军营怎么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若不是看到地上有木材烧过留下的灰烬,芳华还真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不死心的继续往前走了进步,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切,明明昨天下午自己还在这里来拿草药,今日怎么就什么都没有了。不由的看着自己身后的药筐,没错啊,这是真实的,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做梦。

“难道是,大军打了胜仗,所有人都迁到了宜州城内?”

芳华反问自己,不过这样想想也不是不可能,自己昨天失踪了一个晚上,淳于焱他们打了胜仗,自己不知道也是必然,大军突然撤离也没有什么不对,嗯,应该就是这样。

越想越觉得合理的芳华,重新整理了下自己肩膀上的药筐,心中默默给自己打气,好了,现在就出发去宜州,淳于焱肯定在那里等着她。刚才不愉快的心情瞬间消失,背着药筐满怀希望的朝着宜州城走去。

沉寂在自己想法中的芳华,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按照淳于焱对她的重视程度,若真是姜国打了胜仗,她失踪了一夜,淳于焱又岂会不知,怕那时候恨不得将整个地方都翻过来寻找吧。

后周残城

宇文晟接到前去打探的消息之后,再三确定城中没有姜国兵马存在,这才带着众兵马朝着常州城赶去。这也不能怪宇文晟多心,昨日自己使计让淳于焱吃了个鳖,万一今天他也用计报复回来,自己还是小心为好。

带着大军进入常州城时,城中是难以形容的萧条景象,宇文晟没有想到,原本繁华的城镇会变成今日这般光景。没有了昔日的繁华景象,整个常州城就好像是座死城。马匹依旧在前进,哒哒的马蹄声落入人的心中说不出的凄凉。

再次对常州的州府表现出极度的厌恶,是朝廷的错,没有委派一个合适的人来此,害了百姓,害了后周今日两城能够回归,日后定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宇文晟心中暗暗做了保证。马匹很快就穿过了常州城,朝着宜州城的方向驶去。

没有多久,就进入了宜州城门。意料之中不是那般美好,可真正当宇文晟看见时,心中的悲凉感还是油然而生。没有了姜国的士兵,这城中什么也没有了。再看看街边,坐着的都是些妇人,老人,还有幼小的孩童。他们一个个身着脏衣,蜷缩在墙角。

可能原本他们的生活安宁,可能他们原本的生活算不上富足,但至少还可以裹腹。如今呢,且不说他们过得怎样,穿的怎样。那眼中的木然,看上去多让人心疼。在看到自己国家的军队过来,没有欢迎,没有抵抗,眼中全部都是漠然的表情,似乎一切都跟他们无关。这就是战争带给他们的洗礼。

强忍着心中的疼痛,宇文晟翻身下马,朝着宜州城深处走去,如果可以自己希望这些事情永远不要发生在百姓身上。是自己疏忽,没有做好一个太子应该有的责任,让百姓受苦了。

“把军粮拿出来,在找些干净的衣物,分给百姓!”

宇文晟停下脚步,看着四周的难民,继续对着身后的副将说道:

“建粥棚,让百姓们有的吃,在城门口多做几个帐篷,让百姓们有住的地方。”

副将领命,连忙下去准备。宇文晟再次看向墙角的百姓:

“百姓们,你们都不要害怕。朝廷没有放弃你们,我给你们带了粮食,衣物,姜国已经离去,这里还是你们的家,这里还是你们生活的地方!”

这些话一出,原本木然的人群中总算有了反应,人们纷纷看着眼前的宇文晟,就在此时不少将士前来,有的肩膀上扛着粮食,有的手中拿着衣物,同样的,百姓眼中也看到了希望。有人起身,接着第二人起身,更多的人起身,朝着宇文晟的方向走来。

“都别慌,都别乱。衣服有,粮食也有,什么都有,要多少有多少,你们不会再饿着,也不会再冻着!”

宇文晟在前面安抚着百姓,后方的将士已经开始行动了,百姓眼中的希望越来越大,朝着宇文晟这边走来。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些百姓,一时间身为太子的他感慨万分。城南已经开始救济,城北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自己有必要前去看看,抬脚宇文晟就朝着前方走去,身后是随行的众人。

宜州城北

芳华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当眼前再次出现宜州城这三个打字时,脸上是说不出的喜悦。终于到了,淳于焱,我马上就来。芳华一脸欢喜,大步朝着城中走去。

进城走了好一会儿,芳华终是停住了脚步,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姜国士兵,没有行走的军队,没有军医,更没有淳于焱。有的是萧条,有的是寂静,四处荒凉一片,就跟自己刚出村庄所见的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为什么淳于焱他们不在这里?不是应该全军都在宜州城么,为什么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会是这般。感慨之余的芳华或许忘了,宜州不过是自己心中所想出来的,淳于焱人要已经不在此处。

心中还不是不相信,坚信自己会遇见他们,再次抬起脚步朝着城中心走去。要看着自己到了城中心,从城北一路走来,依旧是什么都没有,什么也见不到,原本还信誓旦旦的芳华停住了脚步,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会不会大军根本就不在宜州城,会不会在常州,或者根本就是在云州。淳于焱一定是成功的夺下了所有城,人已经在后周那边了。只是,真的是这般吗?芳华自己都不相信,还是,其实淳于焱早就已经离开了,而她,不过是被遗忘的那一个。

原本的喜悦一下子被悲伤所代替,刚才还一脸欣喜,心中抱有太大希望,如今希望变成失望,芳华心中已经无法平静。这么多天的生活,芳华也早已经习惯了淳于焱的存在,现在突然这般,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泪,终是没有预料般落下,芳华忍不住低下头。

宇文晟从城南走来之时,远远就看见一个姜国将士打扮的人站在前方,低着头。不过姜国的所有兵马都撤走才对,这个小兵是从哪里来的,为何还留在宜州城不离去。宇文晟虽然好奇,但也不打算上前询问。宜州城已经回归,留一个小兵在此也没有什么大事。现在自己还有重要事情去做,还是等会再让人将这小兵送离宜州城吧。心中这般想着,宇文晟直接从芳华身边走过,身后的那些随从目光都在宇文晟身上,自然也没有留意到芳华。

宇文晟一路向北,来到城门口,城北的百姓似乎没有城南那么多,但也是不少,依照城南的安排,城北也布粥放粮,看着众人忙碌的身影,宇文晟长舒一口气。

不由想到这三座城的州府,为了自身利益出卖国家,出卖人民,让百姓的生活过得民不聊生,不过也不能全部责任都放在他们身上,朝廷用人不淑,才是最重要的。若是说到责任,朝廷就应该担当起来。此番姜国一走,三城的重建问题是最关键的,看来自己今晚是必须就在宜州城,好好的进行研究。

唉,不由的叹了口气。希望现在一切还来得及,还不算太晚,看着百姓单薄背影,宇文晟心中又是一次叹息。罢了,自己还是快点回去想办法吧,转身就朝着城州府走去。

要说这芳华也真够不幸的,跟宇文晟错了那么久,今日难得见面,两人竟然擦肩而过。宇文晟走了不知道多久,身影都看不见了,芳华才抽噎的抬起头,不过毕竟是个孩子,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刚才还悲伤不已,发泄过后情绪稳定下来。淳于焱回到姜国,自己也不可能去姜国寻找他,如今也就只有一条路,就是在后周生活下去,本来自己出村就是长见识,如今正好也顺了自己的心意。这般一想,芳华心情也平静不少。好了,还是出发去后周都城吧,去感受下城镇生活。

说走就走,刚才的不悦一扫而光,芳华重新哼着小曲,就朝着城南走去。这不眼看着就要到了城南门口,只见那边围着不少人,这是在干什么?似乎是在派粥,说到粥,来人不由的捂了捂肚子,好像是有点饿了。快步朝着粥棚走去。

来到粥棚,跟着百姓一样,芳华自觉的排起了长队,眼睛一直看着前方白花花的大粥,不住的咽着口水,看来自己是真的饿了。好不容易排到了自己,芳华站在桌前,眼睛直直的盯着粥,愣是等了半天没有动静。不由好奇抬起头。

“走开,你是哪里来的,一边去,别在这碍事。”

芳华被毫不客气的推到一旁,一时不明所以。为什么要这般对待她,刚想开口,突然不知道谁说了句:

“他是姜国人,快,抓住他!”

芳华这才反应过来,完了,忘了自己身上穿着的是姜国军衣了,这下该怎么办,看着朝自己过来的人。三十六计,跑!二话不说,芳华就狂奔着自己来的方向。

芳华一边跑,身后的将士没有命的追,一时间上演着你追我赶的游戏。宇文晟走来之时,远远的就看到这么一幕,一时间好奇不已,这人不就是自己刚刚见到的姜国士兵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有这般没命的奔跑又是怎么回事。

一时好奇,宇文晟停住脚步,等待着芳华的到来。一路狂奔,这般情况下芳华都没有将自己后背的药筐拿下,真是跟自己父亲一样,十足的医痴。跑着跑着,前方来了一群人,全都是后周打扮,芳华暗叫不好,这下完了,前有狼后有虎,这下自己真的完了。

胡思乱想间脚下一崴,芳华就这般华丽的飞了出去,宇文晟忍不住挑了挑眉,看着朝自己飞来的人,这是要做什么?投怀送抱,不,他不需要,条件反射的朝着身后退了几步。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之时,芳华已经用十分虔诚的方式摔倒在地上,同时飞出去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她背后的药筐,再一样就是芳华脖子上的玉佩。好巧不巧,玉佩跟药筐同时落在宇文晟的脚边,区别在于,一个在鞋上面,一个在地上。

身后追来的人看见宇文晟,连忙停在芳华身后,对着宇文晟行李:

“将军。”

不过宇文晟的目光似乎不在他们身上,而是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上的玉佩。奇怪,这玉佩怎么那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弯腰,伸手将玉佩捡起来,于此同时芳华也从地上爬起来,刚好看到宇文晟手中拿着自己的玉佩,大喊:

“等一下,那玉佩是我的。”

拿到玉佩的人直接当场石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头顶炸开。这是,这是宇文家的传家玉佩,连忙挪开目光,看着眼前的芳华,几乎是跑过去,只见宇文晟蹲在芳华面前:

“这玉佩是你的?”

“对啊,是我的。”芳华很是认真的回答。

发愣间,宇文晟上前一把将芳华绑着的头发解开,只见原本扎起来的头发倾刻间散落,芳华露出女子面相。刚准备拒绝,却被来人抱住:

“倾歌,你终于回来了。”

芳华愣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良久:

“公子,你认错人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