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采药遇险遭遗弃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37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药材没有了。”

军医跟芳华同时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军中要是缺了药材,那些受伤的将士该怎么办。

“派人回营中去拿!”

芳华反应过来,看着军医,眼中充满了希望。

“这个时辰两方已经开战,营地乱做一团,谁能帮我们去拿?”

军医满脸愁容,怎么能够在关键时候出了这差错,这下该怎么办才好。芳华眼中的希冀消失,本来还满怀希望,现在倒好,瞬间破灭,军医说的也没有错,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不如就让我回军营去拿!”

想到此处,芳华连忙扔下手中的活,抬脚就往外走去!军医看着芳华的背影,无奈叹气:

“也罢,你就冒险回去取吧,切记,早去早回,注意安全!药材就在营中,你带来就好。”

芳华点了点头快步朝着前方走去,军医看着芳华的背影,轻叹一声,这次真是难为他了。

两人在营中的对话,皆被一直在营帐外的袁齐听了过去。芳华刚离去,袁齐就从营帐旁走了出来,看着远去人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更深。既然她离开去拿药,自己得想个办法留住她才行,重点是不要让淳于焱发现才好。不知怎的,一想到淳于焱拉住芳华手得场景,他心中就十分不悦。

淳于焱在城墙之上观察着战况,一心以为芳华在军营之中,也没有多想,只盼望战争早点结束,明日钦差来此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情,隐约间只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在淳于焱思考之时,城墙下冲天得呐喊声拉回了他得思绪。两边将士已经拉开了战争得序幕,淳于焱在城墙之上观望,想必对面宇文晟也是先自己这般,第一次没有主将得战争,不知道会带来怎样得惊喜。

后周-云州城上

宇文晟一身黑衣立在城墙之上,旁边是云州守将,两人注视着城墙下方漫天移动得人群,后周得兵马即将跟姜国兵马遇上:“云将,你觉得这场战争该怎么打?”守将得目光一直注视着下方,听到耳边太子爷得询问,连忙回头,认真得考虑着:

“太子爷,属下认为我军应该用计行事。单凭兵力怕不是姜国兵马得对手。”

宇文晟满意得点了点头,的确姜国得兵马可要比后周兵马强壮,硬碰硬得情况下后周必定会吃亏:

“那依云将来看,该怎样退敌!”

看着双方越来越近得兵马,守将一时沉默,该怎样退敌,他实在想不出好法子来,被太子这么一问不由得尴尬起来:“属下愚钝,还请太子赎罪!”问出得问题并没有得到自己心中得答案,宇文晟没有不悦,相反只是微微一笑:

“传令下去,鸣号角往两边方向撤退!”

守将愣住,太子爷这是干什么?好好的干嘛突然撤退,但一想到宇文晟得手段,守将咬牙离去,或许太子爷心中已经有办法了。

眼看着后周将士就要跟姜国将士相遇,为首带领的人已经怒火丛生,恨不得双方相见杀个你死我活,身后一阵长长的号角声响起,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住,纷纷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后周城墙上的旗语摇摆。

为首的后周将领愣住,这旗语的意思竟然让他们撤退,为什么会这样,将领不明白。忽然旗语再次一变,将领反应过来,莫非这是太子爷的意思。竟然如此那就听从指令,调转方向,冲着身后的将士喊到:

“撤!”

如潮水的兵马全部调转方向,朝着云州城方向跑去。众姜国将士彻底懵了,这后周怎么不打就跑了,不过,想跑没那么容易,姜国为首的将领大笑一声:

“追,杀了他们!”

“杀!”姜国将士大喊一声就朝着后周兵马杀去,说来也奇怪,就在后周将士撤退之后,姜国将士跟上之时,原本聚集在一起的后周兵马突然散开,分两个方向逃开。姜国将领立马指挥着将士,分成两拨去追。一时间场面更加混乱。

在高墙上的淳于焱,本是信心在握。姜国兵强马壮,后周将士若是跟他们正面对抗,肯定是必败无疑。但是等了良久,也没有看到自己期待的画面,隐约听到有号角声响起,似乎是后周那边,这宇文晟又在耍什么花招。

还没明白过来的淳于焱起身看去,原本整个军队分成了两拨,看样子后周这是要撤回,姜国的将士追了上去。突然撤回,宇文晟到底想干什么,淳于焱不由的思考起来,斗争的场面也跟着变化!

遭了,中计了。宇文晟这是要将他们后周的兵马化整为零,对姜国分吞蚕食。的确,若是姜国所有兵马加起来后周肯定不是对手,但若是将整个队伍分开攻击,那胜负真就难说了,淳于焱心中焦急,连忙起身来到城墙边上:

“鸣鼓,撤退!”

但似乎一切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姜国将士果真追了过来,宇文晟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这般就轻易中计了,真是没什么乐趣,一个挥手:

“传令,反击,逐个攻破!”

“是!”旗语兵立马将宇文晟的意思表达给众人。

还在纳闷为什么太子爷会让他们这般撤退之时,城墙上的旗语一变,为首的将领立马反应过来,太子爷真是妙。再次将方向调转过来,看着朝他们奔过来的姜国兵马:

“兄弟们,杀回去!”

众将士拿着兵器冲了过去,一路狂追的姜国兵马没有反应过来,这后周到底在干什么,再回神之时后周兵马已经跟他们对上,后周将领连忙应战。

说来也是奇怪,这后周的将士直接用盾将他们众人分离,然后紧紧包围住,姜国将士想突袭都无法突袭。所有盾垒在一起,他们根本就没我办法冲出去。

“弓箭手,准备!”宇文晟开口,只见城墙下的兵马中立刻出现一排排弓箭手,常州城上的淳于焱看到这一幕都快要急疯了:

“鼓声,快,再急促点。都给我撤回来!”

“放箭!”宇文晟一手挥落,唇边的笑意更加深厚,淳于焱,这可是你第二次吃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要说这些后周将士不是没有听到鼓声,而是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冲出去,盾牌本就坚硬,他们被后周将士围作一团,远处的鼓声越来越急促,后周将士不由心中发慌。慌乱间,只听箭飞过的声音传来,接着就不断有将士倒了下去,姜国此时完全处在被动状态!

为首的将领如今已经接近暴走,后周真是够狠,竟然用这般战术来对付自己。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将士倒下,将领怒火燃烧,大喊一声:

“杀啊!”

拿着箭就朝着后周的兵马杀了过去。

宇文晟这一招,几乎让姜国所带来的兵马悉数消失。只要是被后周将领围住的姜国兵马,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听着对面越来越急的鼓声,整个后周的将士面上都是喜悦的表情,宇文晟冷冷一笑:

“开,让他们走!”

“是。”

命令再次传了下去,用盾围住姜国将士的兵马也随着旗语手的命令改变,困住众人的圆圈打开,姜国士兵也不敢恋战,纷纷拿着兵器朝着常州城方向跑去。城墙上是撤退的命令,后周将士也不去追击,看着眼前敌军落荒而逃的身影,众人不由的高声呐喊起来,那声音听在姜国人耳中,听到淳于焱耳中,说不出的嘲讽!

城墙之上的淳于焱,只剩下骂娘的份了,又被宇文晟这家伙摆了一道。要不是他下令让军队撤离,怕是今日前去的所有将士,都要战死在那里。也不是他不派兵去帮助众人,他们所在的地方本就更接近云州城,远水,本就解不了近火。这次,自己还是败了!

宜州外-军营

前方众人杀的是你死我活,后方芳华一人朝着军营的方向就是狂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早拿到药材,赶回常州城。整个人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再抬头,总算是到了军营,连忙冲了进入,朝着军医的营帐奔了过去。

进了营帐,芳华满怀希望的寻找药材,愣是找遍了整个营帐中,没有发现一味药物。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军医不是告诉自己,营帐中有药材,为什么自己一味都没有找到!

不死心的芳华再次寻找,依旧没有看到任何。心中焦急的芳华也就没有注意到营帐外的袁齐,依旧是那件白衣,不过这次看去怎么是那般没有善意,他的脚边正是芳华此时寻找的药物。

原来刚才他偷听到了芳华跟军医的谈话,一路骑着马抢先一步回到军营,在芳华赶来之前,将军医帐中的药材全部拿走,要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袁齐不知,只是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愿芳华待在军营,不愿她待在淳于焱身边。看着前方忙碌的身影,袁齐冒出念头,不若将芳华拐走可好!

反复几次就是没有找到药材的芳华急了,站在原地都快要哭了,脑中闪过一念头,对啊,自己怎么忘了,西北方向的树林中有止血药材开着,自己前去采一些药物救急。说走就走,芳华顺手背起放在地上的药框,朝着帐外跑去!

袁齐还在考虑之时,见芳华的身影朝自己跑来,连忙躲了过去。心中念及药材的芳华也根本没有注意到袁齐的身影。出了营帐,芳华朝着西北方向跑去,袁齐看着她的背影,这是要去哪里。连忙跟了上去。

芳华的脚步十分快,心中挂念着药材,始终记得军医说过的话,也就不敢耽搁下去,只希望自己能早日采到药材。没走多久,芳华人就出了军营,离西北的树林越来越近。

袁齐是看着芳华进了西北方向的树林之中,心中暗叹不好,这丫头是疯了不成,天色马上就要暗下去了,这个时辰跑进树林是不要命了么!连忙上前准备将芳华带回来,身后响起的声音让他停住了脚步:

“主子,爷来信了!”

袁齐愣住,良久才转过头来。自己的眼前跪着名黑衣男子,态度十分恭敬:

“在哪里?”

“爷在东边等着主子,还请主子移步。”

什么?那人竟然亲自来了,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商谈,不由转身看着林间的芳华,无奈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派人在这里守着,要是刚才那人出来,无论用什么手段,立刻带到我面前!”

袁齐朝着黑衣人所说的方向走去,他的话让黑衣人先是愣住,主子他,意识到不对,较忙低头:

“是,属下遵命。”

袁齐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

再次来到树林的芳华,此刻已经无心注意林间的美景,天快黑了,自己还是早点采到药材才好,值得庆幸的是,林间的止血药材还是挺丰富的。这不,芳华刚走进来不久,就看到了一株,连忙上前将草药拔下来,扔进框中。

芳华就这般一路采着草药进了林间深处,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框中的药材差不多满了时,芳华在抬头,天色已经暗了下去,还好,没有彻底变黑。芳华抬脚就朝着前方走去,走了几步,人影停住,此刻芳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迷路了。

由于刚才进树林比较匆忙,身上也没有带什么火折子,再加上自己低头采药,完全就没有注意前方的道路,这下好了,药是采到了,自己却迷了路。完了,这下该怎么办才好。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空气中的湿度也越来越大,不由的伸手抱住自己,现在留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办法,还是拼一拼,就抹黑走吧,万一恰好自己幸运找到了出口呢!心中这般安慰自己,芳华开始前行。

夜已经彻底黑了下去,伸手不见五指,芳华只能自己在林间穿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走在哪里,耳边隐约传来几声野兽的叫声,芳华忍不住发抖。不由搓了搓自己的手,默念: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别让芳华喂了野兽!阿弥陀佛!”

不断的给自己打气,突然脚边的草丛快速动了动,芳华连忙吓得向后退一步,忍不住大叫:

“啊!”

那是个什么东西,吓死她了。心中害怕之意还未消失,只听身后野兽的声音传来,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隐约间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芳华吓坏了,撒开腿就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大喊:

“救命啊,救命啊。”

只听嗵的一声,原本呼救的身影消失,也不见芳华的身影,近眼看去,原是芳华不小心踩到了慢坡,顺势滚了下去,来不及尖叫,似乎人已经晕了过去。看来,果真女子不适合一人在单独外出!

林间外等候的黑衣人,隐约听到里面传来救命声,暗叹不好,莫非主子让看住的那人遇到危险,黑衣人连忙走进林中,自己必须要找到那人,否则没有办法向主子交代。

这边芳华在黑夜中摔了一跤,也就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淳于焱打了败仗,只此一战,就损失了不少兵马,这边将士们回来,连忙召开会议,看怎么才能让他们扳回一局,不再输的那么彻底。芳华这边的动静,他更是一无所知。

而宇文晟这边,此番大败姜国,后周将士心中说不出的高兴,自然回到营中开始庆祝,不过也不忘商讨,该如何一举夺下常宜两城。

整整一夜,可所谓是十分平静,双方很有默契的休战,就在这两位国家太子再商议着怎么破了对方的兵马之时,只有军医一人在营帐中为芳华的行踪担忧,按道理芳华应该早都拿到药材赶回来,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踪影,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要不要告诉太子,按照太子对他的重视,肯定会怕人去寻找,不过太子爷现在在议事,那就等到明日自己再去禀报太子吧,军医这般想着,便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

第二日

晨时,淳于焱跟着众人才将军情商议完毕,众人集思广益,想出了好几种办法,为了确保真的能给宇文晟一个沉重的打击,姜国的人马也是用尽了心思,不过似乎老天爷都不愿意帮淳于焱一把。

就在众人商议完军情,准备离去之时,营帐内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是袁齐口中所说的钦差大臣,来人一身宫中打扮,对着淳于焱行礼:

“参见太子爷。”

再见到钦差之时,淳于焱头忍不住疼起来,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强忍着不悦:

“起来吧。”

钦差大臣满脸笑意,也看出了淳于焱脸上不受欢迎的意味,笑了笑,拿出千里迢迢带来的圣旨,移至众人面前,众人眼见连忙跪下:

“淳于焱接旨。奉天承运、皇帝招曰,皇后娘娘重病缠身,思儿心切,朕命令太子淳于焱火速赶回京城,近来后周戾气太重,不宜大兴战事,否国不太平民不安宁。即日起,命大军撤回姜国,将宜州三城归还后周,以示安宁。钦此。”

“儿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淳于焱没想到,这个圣旨的到来竟是要他们归还了三城,父王这是在干什么,为了攻城损失了多少将士的生命,竟然就这般轻易归还,还有母后的身体不是一直都很要好么,怎么突然病重,看来自己离开太久,京城的有心人士已经动手了。竟然如此,自己必须早日赶回,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在作怪。

打定主意,淳于焱接过钦差手中的圣旨,看着为首的将士:

“切记将大军平安带回,本将就先走一步!”

众人连忙跪倒在地:“恭送太子殿下。”

淳于焱手持圣旨急匆匆的走出了营帐,帐外已经有人准备好了马匹,一个翻身跃上。朝着姜国的京城卞梁飞奔而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