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美人出浴险逃离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1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芳华将淳于焱苏醒的事情告诉了军医,军医二话没说就带着东西赶来,再次为他确诊。反复检查之后,终究没有什么情况出现,军医这才放心离去,不过肩头受伤也不是什么小事,必须进行休养。

淳于焱休养期间,芳华在旁边照顾,因为上次跟后周一战中,有不少将士受伤,军医再诊治完主帅之后,即可投入到繁忙的事务之中。芳华照顾淳于焱的同时,也会偶尔的去减轻军医的负担,日子过的还算顺利。

不过,淳于焱自从发现了芳华女子身份之后,整个人开始变了,活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比如这一日,芳华端着熬好的粥跟药物来到营帐中时,淳于焱本身是坐着跟旁边的将士商议军情,听到脚步声后连忙躺在床上,伸手拉过被子,做出痛苦的样子。

芳华上前时就看到这么一幕,也不旁边将士的存在,连忙上前看着他:

“你怎么了?”

“伤口疼!”淳于焱回头看着芳华,一脸的可怜。

“要不要紧?我去找军医。”说完芳华就要离去,被淳于焱拉住:

“不,不用麻烦军医了,我喝点药就好了!”

芳华脸上充满了担忧,但一听淳于焱这般说法,还是放心不下。但现在他这个样子自己也没办法离去,罢了,还是趁药热着,赶紧让他服用才好。于是乎,芳华就按照淳于焱的意愿,一勺一勺的喂药。奸计得逞的人心中要已经笑开了花!

淳于焱用小心思愣是将芳华骗的一愣一愣,芳华一心担忧他的伤势,也没有多想。身边的将士可是看出了猫腻,早知道太子爷从小到大,皇上对他可是非常严厉,太子爷本身也是个非常好强的人,记忆中无论太子爷受了多么严重的伤,眉头都不皱一下。今日这个简单的箭伤,能让太子爷这般,将士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不过看着太子爷旁边这位尽心尽力服侍他的男子,难道太子爷……将士只觉得身体抖了抖,这不可能吧。

就在淳于焱休养的这几日,军中也无形中生出了流言,每当芳华出现在众人面前之时,大家看她的眼光都是说不出的奇怪,那眼光看在芳华身上,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忍不住打哆嗦。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芳华,只能强忍着在众人奇怪的眼光中生活。

这一日,好不容易将淳于焱那边服侍完毕,正好他们众人有事详谈,芳华一人回到军营中,闲来无事。看着旁边放置的木盆,生去了去浣衣的打算。仔细想想,从来军营到现在好像也真是没有干过此类事情,今日正好有空,不如说走就走。芳华三下五除二将几件衣物装进盆中,抱起盆子就朝着军营上方的河流走去。

宜州城跟姜国的交界地带,有一条自东向西流淌的河流,隐秘在军营的西北方向,这也是芳华第一次来军中一人溜达时发现的,那河流水碧绿清澈,两边的风景也是美得惊人。不过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西北方向树林居多,林子间也不知道会有什么蛇虫鼠蚁存在。若是白日去了那里还好,等到了夜晚,那林子间几乎是没有人靠近。所以说,芳华要早去早回。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芳华,只顾着抱着盆往树林中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四周人看她的眼光,白衣男子从淳于焱营帐出来之后,只看到芳华背影。心中好奇,这人是要去哪里?想也没想抬脚就跟了上去。

芳华一路上心情愉悦,欢喜间哼起了小曲,整个人身上孩子气十足,白衣男子再她身后跟着,隐约间听到几句简单的词曲,心中也就只有一个念头,这人儿的声音动听。也不知跟着芳华走了多久,白衣男子闲暇之余打量着四周的景象,这林中太过寂静,自己其实也没来过,不过眼前的人感觉是那般轻车熟路,白衣男子的眉头不由的紧了紧。一直以来,对这个叫方华的人,他心中都很是好奇,总觉得这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且不说衣着上不华丽,但是身上的气质却难以遮掩,暗中自己也调查过此人,但是一点音讯都没有,这才是最让人想不通的事情。

这白衣男子心中所想的倒是错怪芳华了,从小在山间长大,跟着自己的父亲出入山间采药对芳华来说是平常之事,说来也奇怪,似乎从山间出来的人,对水流声十分敏感,芳华之所以能够在林间这般穿梭,其一也是她熟悉这种环境,其二就是她能够明辨水声的方位。

在林间穿梭了好一会儿,只听水声已经越来越明显,芳华到最后几乎是飞奔过去,身后的白衣男子也听到流水声,习武之人本就耳目聪颖,再看过,才发现芳华手中的木盆,白衣男子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要浣衣。不由的撇了撇嘴,一个大男子竟然走这么远就是为了浣衣,嘴角无奈的笑了笑,也不再去看芳华,自己倚靠着树干,欣赏四周的景色。

芳华到了河边,拿出木盆的衣服没有犹豫就开始忙碌起来。木棒打击衣物的声音在林间显得格外响亮。白衣男子听着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隐约间耳边的声响似乎变成了一个曲调,不时还有几声悦耳的歌声传来,伴随着鸟叫声,第一次觉得这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美好。

芳华将衣物浣洗完之后,脑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不如在这溪中洗洗澡如何,眼睛四下看了看,再三确定没有人之后,芳华一屁股坐在地上,将脚上的鞋子褪下。再将自己身上的衣物缓慢的解开,朝着水中就走了过去。入水是清爽,不过对于现在炎热的夏季来说,这温度刚刚好。

女子白皙的肌肤在水中显得十分突兀,似乎本人更享受这种感受,竟一人在水中玩的十分愉快。白衣男子倚在树干处,听着悦耳的声音,不知不觉就快睡着了。耳边的声音消失,白衣男子不由的直起身,好奇眼前的人发生了什么事,一抬头发现人影没有了,河边只有一双鞋子跟衣服。

白衣男子第一反应是芳华落水了,连忙上前要去救她,可刚刚踏出一步,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他看到了什么,这完全就是女子沐浴图啊。水中的女子肌肤白皙,只露的肩头不难看出是个美女,长长的秀发垂在后背,那脸蛋说不出的动人。冰肌入骨,出水芙蓉,等看清水中人的脸时,白衣男子更是觉得晴天霹雳。这方华,竟然是女子之身,惊讶之余心跳加速,不知为何,他竟然有种释然的感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芳华的身影。

在水中呆了很久,觉得已经差不多之时,芳华准备起身,没想到今日来此还能洗个澡,也算是一大乐事。转身,朝着岸边就游了过去,眼看离岸边越来越近,水已经越来越浅,芳华准备起身去穿衣服,一个抬头,只见岸边不远处的树林中,站着一白衣男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啊!!”

芳华大叫,连忙伸手护住自己的胸前,整个人都开始发抖起来,这男子到底看到了多少!尖叫声让白衣男子反应过来,连忙后退几步,转身一个轻功就逃离了去。

尖叫过后,芳华紧张不已,再抬头看去,岸边哪里还有人的影子,空荡荡的像是没有人难过。奇怪,刚才岸边的人呢?他去了哪里?连忙四下打量番,空荡荡的林间没有任何人的存在,只有偶尔的几声鸟叫声在林间响起。

反应过来的芳华,连忙向岸边靠近,慌乱中穿上衣服,长长的头发散落在身后,抱着木盆快速朝着军营方向跑去。也不知道刚才所见的白衣男子是人是鬼,明明刚才还有的突然就没有人了,大白天要是碰见鬼可不好,想着不由加快了脚步。

芳华离去之后,那白衣男子才从一旁的树林间走了出来,看着前面一头长发,身形姣好的女子。方华,芳华,男子脸上的笑容扩大,看来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些。

姜国-军营

商议完大事的淳于焱走出了营帐,这三日来多亏芳华的照顾,自己的伤势才能好的那么快。再加上军医的治疗,肩头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自己也可以下床行走了。刚才众将士再讨论自己中箭一事。

要说那日中箭这事,淳于焱自己也没有想通,由于自己本身是背对着城墙,根本看不到城墙上的动静。那支箭的确也是从后周方向射过来,但是宇文晟最后说的话让他深思起来。这宇文晟的为人他也是有所耳闻,不像是会放暗箭的人,那么这支箭的来源到底是何人?目的是什么?淳于焱没有想明白。

除去这件事情不谈,姜国也决定向后周发兵,时间也就是现在。将士们已经整装待发,本身此次淳于焱也要带兵前去,但是手下将士竟没有一人同意,无奈自己也只能留在军中。淳于焱心中烦闷,只好决定出营帐来找芳华。

来到芳华的营帐,并没有看见她的人影,淳于焱心中纳闷,这丫头跑哪里去了?自从知道芳华女子身份以后,淳于焱干脆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军中流传自己好男风的消息他也已经听说,对于这流言,自己也就听听不去制止。在他的潜意识中,这件事似乎造成不了什么影响,淳于焱终归是年轻气盛,怕是自己日后想到这件事情,就有多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动手平息这个流言。

芳华从林间赶回来之时,散着的头发被她盘起来,找了个地方将自己的衣物晾晒后,走进军营深处,才发现军中将士已经整装待发,看样子是准备作战。淳于焱现在在何处?是否也同他们一同前去,他肩上的伤要怎么办?芳华心中担忧,不由加快脚步朝着淳于焱帐中赶去。

没找到芳华的人刚从她营帐中出来,两人就这般遇见,淳于焱面上一喜:

“芳华。”

“你怎么在这里?不去跟随大军出站吗?”听见声音芳华回过头去,淳于焱一身玄色外衣站在自己面前,并没有盔甲什么的,难道他不出征?

“军中将士担忧我得身体,这次战争并不让我前去!”

“原来是这般,竟然如此,你就更应该好好休息才对,快点回营帐中去吧!”

芳华脸上满满的关心,淳于焱心中像是吃了蜜饯,点了点头,上前拉住芳华的手就朝着营帐中走去:

“走,陪我去用膳!”

芳华错愕,任凭淳于焱这般拉着自己离去。白衣男子回到军营中,就看到这番画面,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些不悦,快步上前跟了上去:

“将军!”

淳于焱前行的脚步停住,拉着芳华的手没有放开,转身,眼前是熟悉的身影:

“何事?军师。”

白衣男子的出现,芳华先是疑惑,为什么这人看着那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淳于焱叫他军师,军师,芳华忍不住打量起来人。等等,他是,他是刚才在林中自己看到的那个男子,慌乱间芳华忍不住后退几步,难道他是要将刚才的秘密告诉淳于焱!

芳华的慌张让两人同时愣住,淳于焱看看眼前的军师,再看看芳华,总觉得哪里不对,军师刚一出现芳华就是这般害怕的表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芳华为何这么怕军师,不自觉间,淳于焱走到芳华跟白衣男子中间,挡住了芳华的视线。

芳华这一动作,白衣男子也明白过来,看来这女子好记性,刚才匆匆一面竟然记住自己的脸,现在这般害怕,是怕自己将她女子的身份告诉淳于焱吗?嘴角不由向上弯曲,他,没那么无聊:

“将军,属下有事禀报!”

此言一出,芳华的心仿佛提在了嗓子眼,完了完了,这人是真的要拆穿自己不成,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芳华的手心不由冒汗,在抬头,那白衣男子正紧紧盯着自己。

就在场面十分紧张之时,一小兵跑了过来,来到淳于焱面前:

“将军,大军已经准备妥当,等候将军命令!”

“好,出发吧!”

“是,谨遵将军指令。”小兵抱拳准备离去,看到身后的芳华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再次行礼:

“将军,军医请求方华此次随行!”

在场的三人同时愣住,大军出行军医跟随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这次竟然让芳华同去,倒是让淳于焱愣住。突然想起自己答应过军医让芳华为他打下手,今日这般要求也没有错: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身后的芳华走了出来,对着他点了点头,理都没理旁边的军师,跟着小兵朝着军营外走去。那背影怎么看,怎么像落荒而逃。白衣男子笑了笑,芳华,你现在这般拼命离去,日后定会重新回到我身边。

想必大家都对这个白衣男子十分的好奇,这男子姓什名谁,从哪里来,怕都是十分让人好奇。白衣男子,似乎是北周人,似乎也是姜国人,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父母,不过是被人遗忘的孤儿。只是被姜国的高官收养,那高官姓袁,白衣男子名叫袁齐。高官死后,袁齐继承他的爵位,此次作为军师跟随淳于焱来到后周,众人了解他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芳华离去,淳于焱看了看袁齐,率先走进了营帐: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军中传言太子爷喜好男风,今日一瞧果真如此!”

袁齐跟在淳于焱身后,语气间调侃之意浓厚。对于这个军师,淳于焱谈不上讨厌更谈不上喜欢,只是他们二人君臣有别,袁齐对淳于焱来说,并不算是朋友,这其中的原因太为复杂,现在先不予解释。

“你对芳华做过什么?为什么她会那般怕你?”

“哦,是么?臣不知。”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

“不过有件事情要告诉太子爷,皇上的圣旨,明日怕就要到此处了!”

说完,淳于焱愣住,父王现在传来什么圣旨?这是要做什么?看着眼前袁齐的脸,淳于焱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后周-云州城

宇文晟的大军已经到达凉州城,太子爷用计逼退姜国士兵,夺下云州城的消息在军中传颂,被誉为军中的灵魂人物。后周原本逝去的士气再次点燃,就只差磨刀霍霍向后周了。

今日众人已经到齐,姜国的挑战书已经发出,众将士也已经做好了准备,由于此番淳于焱受伤没有来征战,后周将士一直同意此次不让宇文晟出战,于是乎这场战争成了历史上第一次没有双方主帅带领的战争。

军营之中,也不知是谁开口,再向宇文晟汇报军情的时候说道,这姜国太子竟然在军营之中养了个男宠!宇文晟惊讶之余,也好奇不已。这淳于焱似乎不像是这种人,但流言也不是空穴来风,不过仔细想想,这流言似乎对后周来说是好事,倘若姜国君主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知道做何感想。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两国之间的战争。

姜国的军队已经出发,后周的将士也不甘示弱,从云州城门口出发,宇文晟一直站立在云州城墙之上,观察着战况。

芳华被军医带走,淳于焱放心不下,自然也跟着来到了常州城,正好在城墙之上观望到战况,又能看着芳华也是一举两得。

军医此处,芳华跟军医两人忙着准备药材,纱布,还有其余的工具,虽然他们一直处在队伍的后方,但是也是十分重要的。两人忙碌着,突然军医开口:

“不好了,这下不好了!”

一旁的芳华听到声音,连忙转头看着军医:

“大夫,出了什么事情?”

“止血的药材不够了,这可怎么办?”

芳华跟军医两人同时愣住,大眼瞪小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