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发现秘密明爱意

作者:m檀香雪 字数:605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栽赃陷害!这支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箭,看似从后周的城墙上射下来,宇文晟最先反应过来,等到他快速跑到城墙边上之时,那个射箭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淳于焱跌落下马,姜国大军乱做一团,为首的副将很是生气,冲着宇文晟所在的位置骂到:

“你们竟然暗箭伤人,卑鄙无耻!”

云州城墙上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反应过来,那支箭到底是谁射出去的。宇文晟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看来还是让那射箭之人逃离。听见城墙下的谩骂声,宇文晟脸上多有不悦,上前一步对着那副将喊到:

“我后周绝不做这番无耻之事,你们主帅如今身负重伤,还不赶紧回去医治!淳于焱,我宇文晟等你伤好之后再战!”

说完再也不看城墙下的姜国众人,转身朝着城墙下方走去。那支箭直接从淳于焱的肩胛骨处穿了过去,身后传来宇文晟的声音,淳于焱在副将的掺扶下艰难回头,宇文晟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回营!”

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淳于焱忍不住咳出血来。一旁的副将见此不敢有所怠慢,连忙扶起他,众将士朝着军营处敢去。

宇文晟从城墙上走了下来,城墙外是姜国军队远去的马蹄声,想到刚才的那一箭,他的眉头不由比刚才拧的更紧,到底是谁这般,一石二鸟,挑起姜国跟后周的恩怨,还是根本不过是想让淳于焱受伤!

“你可看清那射箭之人?”

宇文晟一旁的侍卫愣住脚步,连忙看向自己主子,摇了摇头。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原以为那支箭是主子放的,现在看来,是有人故意陷害后周不成!

听了身边人的说法,宇文晟顿了顿,再次太脚走向城内,这事太过蹊跷,必须好好查查才好。

淳于焱被将士带走,宇文晟回了云州城内,谁都没有注意到,城墙拐角处的黑暗中,走出一黑衣男子,手中拿着弓箭,虽然蒙着面,到也不难看出脸上喜悦的表情。

姜国军营

自打淳于焱离开之后,芳华一直在营帐之中。刚才他走的那么聪明,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原本的睡意倾刻消失,人来来回回的在营帐中走动,脸上是说不出的焦急!也不知道自己在军营中走了多少遍,直到耳边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是嘈杂的声音,芳华连忙反应过来,莫非是淳于焱回来了!匆忙朝着营帐外跑去。

出了营帐外之后,只见开开回回都是人,一时间慌乱不已。芳华心中疑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出去还好好的,如今都已经子时了怎么会是这般。不过,淳于焱呢?他人去哪里了?芳华连忙在人群中寻找他的影子,可是人山人海,一切都是那么乱,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

看着来来回回的人群,芳华的心不由的跟着揪起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实在忍不住,上前一把拉住名将士: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将军出事了,将军受伤了!”那士兵脸色慌张,神情说不出的可怕。

什么?淳于焱受了伤,芳华顿时紧张不已,拉着士兵的手就问道:

“将军现在人在哪里?”

“在军医处,在军医那里。”

话刚说完,眼前芳华的身影就消失不见。在回头,只见芳华的身影已经朝着军医营帐中跑去。

此时的淳于焱刚刚躺在床上,身上的铠甲也被卸下。军医检查了一番,没有伤及要害,无性命之忧。众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现在重要的是将这支箭拔下来。

芳华闯进来之时,只见淳于焱一身里衣躺在床上,肩头的箭尾是那般醒目,芳华没有犹豫连忙跑上前去,扶住淳于焱的身体:

“你怎么了?有没有事?”

淳于焱肩头受伤,从云州城赶回来之时,肩头的血就不停的流下。等到回到军营之时,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就变得十分苍白。听到熟悉的声音,禁闭的双眼睁开,看着芳华担心的神情,原本的疼痛感也随之消失了不少:

“别担心,我没事!”

一旁的军医刚刚拿出救助淳于焱的工具,看到芳华的身影,今日下午,这个小伙子在军营中可是帮了自己不少忙。如今将军受伤,也不能耽搁下去:

“快来帮忙!”

军医这话一出,芳华先是愣住,反应过来之后连忙上前一步,接过军医手中的工具,两人开始忙碌起来。

“先将旁边的衣物除去。”

芳华连忙上前来到淳于焱面前,看着肩头处的箭,缓慢将他肩头的衣物退下,只是肩头有箭再此,无奈,芳华只好用剪刀将肩头旁边的衣物剪去。看着眼前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人,芳华充满了担心。再看看这支箭,不由的询问军医:

“这箭头可有毒?”

“没有!”军医连忙解释,顺手将手中的的酒递给了芳华:“快点给将军消毒!”

伸手接过军医手中的酒,没有犹豫就往淳于焱肩头抹去。酒精的刺激让淳于焱忍不住皱紧眉头,芳华的手不由放慢了些。

军医将一切准备好之后,芳华这边也处理妥当,现在重点是怎样将这支箭拔出来。芳华准备妥当之后退到淳于焱一旁,军医上前,看了一眼淳于焱:

“将军,你忍住!”

淳于焱闭着眼睛,没在多说什么。芳华上前来到他面前,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军医上前用剪刀将箭尾剪断,这次还是比较好的,箭头整个穿过淳于焱肩膀,只要剪掉箭尾,将它拔出来即可。

军医将箭尾剪断之后,拿着盘中的钳子直接放在箭头处,此时的军医也是十分紧张,虽然自己行医数年,但是这剪头从肉中出来的感觉也不是那般感受,只希望将军能够忍过去才好。当下也不再犹豫,对着芳华点了点头,芳华会意,用力按住淳于焱的肩膀。

两人在心中默数一二三,军医一个用力将箭拔了出来,淳于焱的身体忍不住抽动下,被芳华连忙按住,箭被拔出来,肩头的血就开始止不住的流下:

“纱布!”

芳华连忙从旁边拿着纱布为淳于焱进行止血,军医将箭扔在盘中,顺手拿着金疮药洒了上去。等到药物全部渗进血液之后,两人才用纱布进行包扎。这一切完成之后,已经一个时辰过去。军医再开了些补血养气的药物,淳于焱被众人抬回营帐。

见到将军没有什么大碍,众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主帅受伤,他们也不能独善其身,淳于焱被送进营帐休养,而众人则在营帐外商量着对策。

芳华端着熬好的药物进入营帐之时,淳于焱已经沉沉睡去。虽说现在箭头已经拔出,刚才淳于焱痛的也只是闷哼一声,只要熬过后半夜,不出现高热等感染的情况,一切就都好了。若是半夜他出现高热,怕是病情就会变得十分复杂。

将药端到他面前,见眼前的人沉沉睡去,伸手摸了摸碗中药物的温度,推了推淳于焱,芳华在耳边低声呼唤:

“淳于焱,淳于焱,你醒醒,醒来喝药。”

熟睡中的淳于焱听到耳边有声音响起,那声音清脆似黄莺,脑海中闪现出芳华的脸,嘴角不由的勾出几分笑意,眼睛却一直都没有睁开。

芳华叫了好几声,都不见淳于焱醒来,更奇特的是这家伙也不知道做什么梦,竟然笑了起来,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让芳华觉得不对:

“淳于焱,你该不会是傻了吧!”意识到不对,连忙伸手抚在他的额头。不热,幸好幸好。悬着的心落下,但是这人若是一直不醒,这药也不能不喝,那该怎么办?芳华不由沉思起来。

目光在淳于焱身上上上下下扫视一番,脑中灵光一现,偷笑起来,上前一手端起药碗,一手捏住淳于焱的鼻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梦中的方华变成了女子,淳于焱欢喜的围绕在她的身旁,两人在田园间奔跑,忽然淳于焱只觉得有些呼吸不过来,连忙张嘴大口呼吸。芳华见时机已到,一碗药物就灌了下去。淳于焱本还在做梦,竟然就这般被呛醒了。

芳华因为灌药离淳于焱比较近,他突然睁开眼睛,猛烈的咳嗽,将芳华吓得够呛。连忙后退,却被淳于焱一只手紧紧抓住。再回头时,淳于焱已经坐起身来,不停的咳嗽。

“你没事吧!”

芳华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看着淳于焱因为咳嗽而上下颤动的身体,伤口还没有愈合,万一他又将伤口崩出血来,这可如何是好。连忙上前拍着他的后背,眼中全是关心。

淳于焱从梦中刚刚苏醒,迷糊间看着眼前的芳华,越看越像女人,更加上芳华离他比较近,身上的体香传到淳于焱鼻间,再也忍不住,对着芳华就要亲过去。

为淳于焱拍背的芳华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不断像自己靠近,沉重的呼吸扑在自己脸上的感觉实在不好受,连忙回头见淳于焱靠近的脸。二话没说,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只听啪的一声,两人同时愣住,淳于焱也瞬间清醒。自己刚才怎么了,这已经是第二次唐突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连忙装出不悦的样子,冲着芳华喊到:

“你打我干什么!”

说完忍不住再次咳嗽起来,本来想发火的芳华看着淳于焱这般,心中不忍:

“没事,刚才是误会。你快点休息吧!”

见芳华什么也没多说,淳于焱自知理亏,也不再多言,顺势躺了下去,别过头也不再看芳华。刚才自己面前的人还是女子,怎么现在就变成了男子。心中不解,思索间也是因为受伤再身,沉沉睡去。平静的呼吸声传来,芳华意识到眼前的人已经睡去,伸手拿着旁边的薄被为他盖上。自己则是坐在床前,看护着他。

这边营帐内中安静不已,那边营帐外已经乱做一团。

“妈的,这后周真是无耻,竟然暗箭伤人,使阴招。后周太子宇文晟那个无耻之徒,口口声声说什么大义,最后竟然这般无耻的放冷箭,太卑鄙了!”

今夜跟淳于焱一起过去的将士,一想到今日发生的事情,心中愤怒不已。浓浓的怒气,伸手就拍在桌上,巨大的响声让众人愣住。

在坐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这件事情事发突然,需要众人好好讨论才是:

“副将这话差矣,刚才那后周太子说了,这箭不是他们放的。”

“你胡说什么,这箭要不是他放的,怎么能从后周的城墙上飞下来,你到底是那一边的。”那副将语气间满是不客气,那小将一时间也找不出话来回绝,只好住嘴。

小将话一出,原本安静的营帐开始出现讨论起来,看来这件事情不是那般简单,还需等到太子爷醒来再说,不过那名副将此时倒是十分气氛,恨不得将宇文晟生吞活剥!

就在众人争论不休时,那个出现了两次的白衣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依旧是一把折扇,潇洒自如。微笑的看着众人:

“众将士切莫慌张,还是等到将军醒来后再商议吧。”

声音一出,众人连忙转身看着来人,全部起身看着白衣男子:

“军师。”

原来这白衣男子的身份不是别人,竟然是军营中军师。早知道军中除了主帅之外,军师的地位是最高的。军师竟然都这般说了,众人也就放下心来:

“竟然军师这般说了,我等就告辞了。”

军师命令一出,众人也就不再多逗留,全都转身离去,白衣男子看着众人离去的身影,再回头望了望营帐的最深处,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舒服。

后周军营

夜深后的宇文晟一人在军营中,思考着那支箭到底是谁放出的。若是说什么他们的后周将士中的人,宇文晟是打死都不相信,没有他的命令,那些人也根本不会有所动作。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隐约中看到有个身影出现,在自己望过去的时候,正准备上前,那身影就消失不见。看来这的确是有人有意为之,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宇文晟想不明白。那就更别提这人是谁了,目的何在?

夜,依旧在进行,宇文晟的思绪已经飘的很远。不由的又想起了李倾歌,也不知道现在她在哪里,生活的如何?只是有点感叹,老天爷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两人相遇,在宇文晟心中,倾歌是还活在人世。

第二日

淳于焱做了一夜的梦,梦中都是芳华的身影,梦里的芳华一身女子装扮,说不出的美丽动人。淳于焱只觉得自己一步步沦陷,自己完全控制不了。明明是个男子,为什么自己老觉得他是个女子,淳于焱不知,也想不明白。

浑浑噩噩醒来之时,只觉得身边有个人存在,目光一转,芳华就那边睡在自己的床边,一瞬间心中的所有疑惑都消失不见。算了,龙阳之癖也好,短袖之癖也罢,喜欢就喜欢了吧。

起身低着头就朝着芳华看去,距离越来越近,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这个方华的侧面看起来也很美,美到让他不心动都不行。缓慢向芳华靠近,忍不住想在她的脸庞亲上一口,淳于焱心跳声越来越大,等到靠近芳华的脸时,淳于焱愣住了,接着就是狂喜,他发现了什么,他发现了什么!

心中已经高兴的呐喊起来了,耳洞,他看到了芳华的耳朵上面的耳洞。方华是女子,方华是女子。淳于焱难以掩饰自己心中的喜悦,一个激动再次咳嗽出声。

后半夜才睡着的芳华,被一阵咳嗽声惊醒。连忙抬头,只见淳于焱一脸苍白的对着自己傻笑,芳华伸出双手,附在他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此番算是平安了就好。

芳华悬着的心放下来,转身就准备给淳于焱打水,被他伸手拉住,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在自己脸上不停扫视,芳华一脸的不解。

淳于焱此番心中真是越来越高兴,芳华的两只耳朵上都有耳洞,那就证明她是女子。真是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自己没有什么龙阳之癖,自己喜欢的也不是男子,真是太好了。强压着自己心中喜悦,淳于焱故作镇定。

“你干什么?”

“没,没事。”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淳于焱连忙纠正:“我没事,你要干什么就去干吧。”

芳华低着头看着自己被抓住的胳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纯语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是尴尬的连忙收回手,别过头去,不再看眼前的人。

芳华这才;起身朝着,营帐外走去。自己必须把这件事情告诉军医,让他来再为他诊断一番,必须要完全确定他没有什么症状,才算完全康复。心中这般想着,脚步也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此时的一切显得格外的寂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