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作者:m檀香雪 字数:33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公元920年

随着上一朝代禹国的灭亡,各路诸侯纷纷独立,诸侯之间抢占耕地,愈演愈烈,强大的诸侯吞并力量弱势的诸侯。五年之后,公元925年,九州之上属三位诸侯力量十分强大,各自坐拥耕地,建国封邦。这三国分别是后唐、姜国、齐国。九州大陆三分天下,暂时恢复到和平期间。

十年休战养息,男耕女织,各国的经济国力日益上升,各国君王再也不满足现状,于是平静了十年的九州再次让战争唤醒,战火纷乱,民不聊生。

后唐的建立者李宽,登基后不到三年突然暴毙,其子李广继位,继位初期勤政爱民,一心处理国事,乃知好景不长,登基六年之后,性情大变,终日沉迷女色,荒废朝政。不仅如此,在国中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整个后唐百姓哀怨四起,文武百官敢怒不敢言。

公元940年

李广的皇后萧媛仪诞下一女,对已经拥有两个儿子的李广来说,这个女儿的到来无疑十分让人兴奋。当时的后唐正处于最鼎盛时期,李广见此女长相十分讨喜,乃是富贵之相。于是这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公主,就十分荣幸的被李广赐名为倾歌。

于是后唐的第一位公主,李倾歌就这般来到人世。公主一出生,就受到了宫中所有人的喜爱,同样的,她也在宫中众人的呵护下成长,这其中跟她关系最为亲近的,除了她的母后萧媛仪,下来就属她的奶娘徐氏了。时间的推移,这位公主也在慢慢成长,随着这个公主的长大,皇宫中处处都能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

如果一切都会这般平静地发展下去,或许这个公主的日子是幸福的,可是奈何命运就是这般爱捉弄于人。这个被人人捧在手心的后唐第一公主,也成了后唐历史之上最后的公主。

公元946年冬

后唐跟姜国的交接处秦山脚下,生活着一群淳朴的百姓。这些百姓以天为耕、以地为织,过着足不出户的生活,整个九州上的战乱纷争都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村中有一民,姓秦,名桓,祖上三代行医,村中人称秦大夫。到这一代时,没想到这子痴迷雌黄之术,如今马上就到了而立之年,奈何从未娶亲,更没有子女一说。村中人人都想把自家闺女往这秦桓家中送,可是终是无果,哎,如今只能人人见之而叹息。

这一日秦大夫进山中采药,如今乃是多事之秋,如今整个九州之上战火不断,可惜了自己一身医术,却不能出村救人,罢了罢了,这一切都是命,大夫心中想着。顺着山脚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秦桓一点也不担心回不了家,自己大小就在山中长大,这山中对他来说早已经熟悉的不得了。秦桓看着背后的竹筐,今日所需的那些药材已经采集齐了,这下可以放心回家了。秦桓脸上露出笑容,今天可真是累了一天。

沿着小路返回,秦桓此时不禁在心中想到,这次的草药采的不错,回去做几个药膏,送给村头的张老汉,对了,还有村尾的李老太,人老了年纪大了,就应该开些强身健体的方子让他们颐养天年,秦桓在村中行医,极少接受诊金,有时也会不时的给村中的人送些补身体的药材,所以这个村中的人鲜有人生病,老人的身体也是很强健的,当然不要认为秦桓没有银两无法生存,他家中尽是些村民送来的食材和生活用品。

秦桓心中无限遐想,不由的感到肚中有些饥饿,叹了口气,古人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句话还是十分有道理的,竟然如此,那就不要多留,尽快赶回家去,美美的吃一顿。秦桓满心欢喜的向村中走去,突然,脚前方触及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秦桓一愣,软软的,难道是蛇?那真是太好了,带回去给自己做药引资,秦桓连忙蹲下身子,欢喜的向那软软的东西上摸去,触及到那东西,用手捏了捏,手感不错,想也不想就将拿东西提了出来,一个低头看去:

“啊,我的天哪!”

秦桓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这这,这哪里是什么蛇,这明明就是一个人的手臂,天哪这荒山野岭的捡到这个东西,真是怪渗人的。等等,不对,这手臂摸着十分光滑,皮肤也很有弹性,隐约间自己还摸到了脉跳动的声音,这是一个人!秦桓反应过来,顾不得担心连忙拨开周围的草丛。当这些杂草除去之后,秦桓愣住,自己眼前的不仅是个人,而且是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姑娘。

这么小的一个姑娘怎么会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秦桓心中疑惑,上前望去,只见这女童的额头上鲜血直流,秦桓连忙从药筐中找了些止血的药材用牙齿咬碎敷在女童的额头。检查了女童的身体,翻了翻眼睑,查看了下瞳神,最后在探了探鼻息,秦桓大松一口气:

“还好,只是头部受到撞击晕了过去,性命无忧!”

重新将药筐背上,伸手将女童一把抱起,继续朝着村庄的方向赶去。

秦大夫上山采药带着一个女童回来,一下子在村里传开,村民心中好奇不已,纷纷前去秦桓家探究事情真相。秦桓将女童带回来放在床上,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放下药筐,转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自己的肚子都快饿扁了,还是赶紧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

进了厨房,秦桓一阵忙活,几个简单的小菜终于做好了,满心欢喜的准备拿着筷子吃起来,突然想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叹了口气,将财就朝着房间方向端了过去,嘴上嘀咕着:也不知道那女童到底醒了没有。

刚踏出厨房之时,秦桓愣住,险些叫了出来,只见村中的老老小小都聚集在自家房间门口,好奇的从窗子望屋子里张望。

“哎哎哎,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

刚出厨房就看到这么一个阵势,怕是全村的人都来了吧,自己不就是从荒山野岭捡回来一个小孩童么,大家这都是怎么了。听见声音的村民连忙回头,只见秦大夫手中拿着食物,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一时间,村里民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村民甲:“秦大夫,我们,我们没有恶意,不过听说你捡回来一个孩子,我们一时好奇,就来,就来看看。”说完不好意思的底下头。

村民乙:“秦大夫,你也莫怪我们,我们真的只是好奇而已,不过秦大夫,这娃娃长得倒是白皙,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村民丙:“对啊对啊,你看那孩子身上穿着的衣服,跟我们身上的一笔,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啊。”……

村民们很是兴奋的讨论着这个孩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在何处。秦桓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村民们:

“乡亲们,没错,这个孩子是我在山里捡的,如今你们人也见了,都散了去,赶紧回家吃饭,如今天色已晚,若是你们好奇,改日再来。”

听到秦桓这么一说,村中百姓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再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秦大夫,不好意思了,我们这就离去,这就离去。”

说完,一大批人就连忙离去,不一会儿,一大推人就消失在他的面前。秦桓再次要了摇头,无奈的笑了,拿着手中的食物就进了房间。

进入房间之后,床上的孩童还是没有醒过来,将手中的食物放在桌上,朝着孩童就走了过去,来到窗前,孩童的呼吸平稳,秦桓仔细观察起来,只见这孩童身上的衣服是绫罗绸缎,看样子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秦桓想着不若在她的身上找找,看看可有什么识别身份的东西。

翻来翻去,愣是没有找着什么可以识别的东西,就在秦桓放弃之时,女童脖子间的一枚玉佩吸引了秦桓的目光,伸手将那枚玉佩从衣服间拿了出来,进眼望去:

“咦,这块玉佩质地不错,摸起来感觉也不错,看来是个值钱东西,这会不会跟她的身份有关,我可要好好找找。”

将玉佩拿在手中翻了翻,终是在背面发现了端倪:“宇文?这应该是个姓吧,难道这孩子姓宇文?”秦桓心中想着,哎,还是算了,自己在这里瞎猜也没有什么用,等这孩子醒来自己问问她不就成了。重新将玉佩塞了回去,秦桓起身向桌子走去,突然身后的一个动静让他停住,一个回头连忙来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女童:

“孩子,你醒了!”

那声动静真是从这女童嘴中发出,女童睁开眼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充满灵气,眼睛扑闪扑闪,一眨一眨,好奇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再一转头,秦桓的面容出现在她眼中: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