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恶妇作怪

作者:杏馨 字数:51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名花苑

四王府布置优雅贵气,耸立的红墙,墙上飞檐卷翘,在阳光下更显它的万千姿态,要说最显眼的地方还是那后殿的一景,名花苑。

名花苑景致甚好,栽种着多种多样的奇花异草、名贵花木。每一株,每一品种都是精心挑选,精心培育而成,尤其是各色各样的牡丹,经历了昨夜春雨的瑞泽和今早和风的吹拂,一一争先恐后的开得无比的娇艳,还真是应了世间的那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眼前一簇簇,一片处姹紫嫣红,流光溢彩,让人流连忘返,陶醉其中。

九儿己看傻了眼,她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景色,己是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从花间漫步而过,但觉得花团锦簇香云缭绕。她一会探头探脑,一会欢笑奔跑,玩得不亦乐乎。

她虽不识这些花花草草的品种,但是她只要见到美好的东西,她就觉得很开心,就像那日她第一眼醒来之时,见到眼前的端木辰曦完好的面容,情不自禁冒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真好看”。

“九儿姑娘,可不可以不要跑得这么快,奴婢怕你摔着,你要是摔着了,爷快罪下来,奴婢又少不了一番责罚。”奴婢阳春气喘呼呼的跟在她的后头,顶着姹紫嫣红的花丛,半天才重见天日,她深深的呼吸。

九儿意外的高兴,面上的笑容如同这些娇好的花朵一般灿烂,她手中,头上,满满都是花朵,一个劲的开心的转着圈圈,嬉笑道“阳春,这是什么地方,真的好漂亮哦,九儿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地方。”

阳春被这一幕深深的吸引住了,平日没有好好的看看这个九儿姑娘,今日一看,她在花丛中飞舞,就如同牡丹仙子一般的美,她一愣一愣的站在原地静静的欣赏着这一幕,丝毫没有在意九儿在与她说话。

“阳春,你怎么了?生病了么?”九儿淘气的拿着花朵轻轻的插在她的发髻中,拍着手叫做“真好看,阳春真好看。”

阳春这才反应过来,摘下头上的花朵,难为情的笑了笑“九儿姑娘,你就别闹了,你是不是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嗯”九儿高兴的点了点头,娇好的面容,在这暖阳的滋润下,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这是名花苑,这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而且都是上好的品种,一株就值好多钱。”阳春牵着她的玉手,边走边告诉她

“钱?钱是什么东西?”九儿抬着眸不明思义的看向她。

阳春停下了脚步,竖着手指比在唇间,努力的想着如何回答她的问题,怎样才会便于她的理解,半响后,笑着开了口“钱就是,就是一种能换来吃的,穿的……等等,总之就是有了钱,就什么都可以换。”

“这么好啊,阳春可以给九儿钱么?”九儿拍着手掌叫好,天真的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暖阳软绵绵的酒在她的面容上,她不经意的睁眼合眼。

“这……”阳春笑声一滞,有些为难的不知怎样回复她。

九儿拍了拍她的脑门,取笑道“阳春真小气,等曦哥哥回来,九儿问曦哥哥要。”说罢,她便又笑着跑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将阳春丢在了后头。

小跑一会,整个满头大汗,她倒是一点都不累,反而笑得更加灿烂了,倒是把阳春累得个半死,阳春有时无奈间会抱怨爷为何派自己来照顾这个傻子,不只天天问一些稀奇古怪,她无法解释的问题,还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她有时候还真怀疑自己的爷是不是脑袋也有问题,竟只有在一个傻子面前他才会露出最真实的笑容。

九儿跌跌撞撞的跃过花丛,像一只小免子样的乱窜了出来,刚好撞到一团柔软之上。

“哎哟……”柔软哎哟一声倒地,皱着眉揉搓着被撞到的地方。

“夫人,没事吧。”一旁的丫头连忙将她扶起,一个劲的上下打量着自己的主子。

“哪来的野丫头,不要命了么?”柳青青一脸愤怒过后,瞬间面上泛起一丝动容。

眼前的女子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九儿吃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淘气的拍拍衣服上的灰尘,抬了头,眼前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她从未见过,有些陌生,有些慌张,柳青青和苏晴儿穿着鲜艳的华裳,打扮得比花还要娇还要美。

“柳夫人恕罪,是奴婢不好,奴婢没有看好九儿姑娘。”阳春方才听到一声痛楚之声,她便快速的顺着九儿的道,穿过花丛,聚见面前怒气冲冲的柳夫人,连忙跪了下来请罪。

九儿蓦然的看着阳春下跪,阳春的模样就和当日曦哥哥发火的情景一样,她悄悄的扫过一眼面前的女人,个个瞪眼看她,她不禁全身打着寒颤,心里感到一丝害怕,估计自己又犯了错,还连累了阳春,含着闪闪的泪光,可怜兮兮的低下了头。

“你是爷身边的侍女,阳春姑娘。”柳青青一眼就认出了阳春,她依稀记得她进府的第一天,便是这阳春丫头为她引的路。

“是,奴婢正是阳春。”阳春有些瑟瑟发抖。

她早闻这府中柳夫人的厉害之处,很多丫头都受过她的责罚,而爷从来不过问这些妾室的风风雨雨,自然她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慢慢的府中便竖立了自己的威性。

“那她是?”柳青青指着一旁低着头的九儿。

阳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楚楚可怜的九儿,回了头,慢慢的开了口“她是爷带回来的九儿姑娘。”

“原来她就是那个傻子。”在场的人个个都笑着指着九儿讥讽。

瞬间众人眸光都有意无意地凝望着她,一个个上上下下打量着九儿,甚至还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拂袖讥笑。九儿被这些火辣的目光直射,心中隐隐害怕,隐隐不安。

“傻子,你过来,让本夫人好好看看。”柳青青高抬纤纤玉手,理理红妆,在这暖阳之下为她的姿色凭添了几分妩媚,欲要伸手拉住她的手。

九儿一把甩开她的手,蹲在地上,害怕的躲在阳春的身旁,小声的说道“阳春,快起来,九儿不喜欢呆在这里,九儿讨厌她们,你快带我回去。”

柳青青仰天长笑“哈哈……原来还真是个傻子,也罢,你们方才不是闲着无趣么?那我们就逗这傻子玩玩,如何?”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苏睛儿扬着手中的丝巾,一个劲的叫好。

她早就想见见这个傻子到底是何许人,竟让爷对她那般的喜爱,今日一见,确实让她有些吃惊,如若这傻子不傻,倒还真是有几分吸引人的地方,单凭那双水眸,就让人沦陷,让人无法自拔。

“柳夫人,万万不可,九儿姑娘是爷带回来的……”阳春连声求饶,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柳青青挡了回去。

“带回来的什么?难道爷还会心疼一个傻子不成。”柳青青眼角带嗔,微微带有一丝忌妒挑衅之意。

“阳春,九儿害怕,九儿要去找曦哥哥。”九儿蹲在一旁,紧紧的扯着她的衣角,双手微微颤抖,她似乎也开始感觉到了这群女人对她的敌意,心慌之下,她起身就往回跑,她一心只想逃离这里。

“快拦住她,不要让她跑了。”苏晴儿挥着手喝声指挥着身边的丫头。

几个丫头卷起衣袖就往上扑,一个丫头,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了九儿的发丝,九儿头顶一阵剧痛袭来,往后仰了仰,一个踉跄不稳,跪倒在了地上,吓得她哇哇的哭了起来。

阳春见状,跪在地上使命的边磕头,边讫求道“夫人,不要这样对九儿姑娘,要是爷怪罪下来,恐怕会波及夫人。”

她知道爷是在乎九儿姑娘的,爷对九儿姑娘有一种特殊的情分,说不上是男女之情,她只知道,爷是多么要求完美的一个人,近日对九儿姑娘的关心与怜爱她是清楚的看在眼里,他不止不嫌弃九儿姑娘痴傻,而且还给九儿姑娘吃最好的,住最好的,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

柳青青不以为然,还口出狂言“笑话,我们这里论容貌,论姿色,有哪一个不及这个傻子的,难道爷还会为了这个傻子怪罪我们不成,你再多言,休怪本夫人不客气。”

柳青青优雅的跃过地上跪着的阳春,款款至九儿的跟前,慢慢的蹲了下来,抚了抚她如水的发丝,巧笑嫣然道“来,傻子,不要哭了,我不会害你的,我带你去找曦哥哥好么?”

九儿听到她口中的曦哥哥,似乎忘记了身上的痛楚,顿时止住了哭声,用手抹干面颊两侧的泪珠,抬眸疑望她,泣声慢慢的开了口“你要带我去找曦哥哥?曦哥哥在哪里?。”

柳青青轻轻的将她拉到了另一侧,透过花丛,就可以看见不远处有一道侧门,然而她眼神一瞬一瞬的指向名花苑的后门,瞅了她一眼,扶枝浅笑道“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个门。”

九儿顺着她的方向,望了望,而后又转了眸,呼闪呼闪的看着她“嗯,是有个门。”

柳青青心里一喜,这傻子还不是很傻,能够听得懂她的话,她紧了紧九儿的手,而后轻轻的凑到她的耳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而后就只见九儿抬起头,一脸置疑的看着她。

柳青青随即轻笑着向她点了点头后,一个倾斜又再一次倒在了地上,而这时,身后不远处的几个人快速的迎了上去“夫人,你没事吧。”

混乱之中,他们抬头只见一片花海,却不见了九儿的身影。

阳春面色失常,到处探着头寻找九儿的身影,情急之下,她面带怒色的道“柳夫人,九儿小姐呢?怎么不见九儿小姐了。”

柳青青吃痛的坐在地上,皱着眉道“慌什么?这傻子也真是的,方才我一片好心哄她开心,说带她去找爷,她突然之间像发了疯似的将我推倒在地,哎哟,疼死我了。”

“可是九儿姑娘会去哪里?”阳春双眸中都快挤出泪水来了,焦急,担心种种情绪夹杂在一处。

“我方才见她朝小门跑去了,估计是想离开这里吧。”柳青青在丫头们的搀扶之下慢慢的直立起来,揉揉摔疼的部位,方才还真是假戏真做了,这跤摔得可不轻。

阳春环顾四周,目光定在了小门处,着急的摇了摇头“不会的,九儿姑娘人生地不熟,她只认得爷,又怎会想离开爷呢?”

“阳春姑娘,我家夫人都说了,是那傻子自己发了疯离开了府,难道你还听不懂么?”柳青青身边丫头杨桃瞅着她,提醒道。

“可是”阳春的话还没说完,又被睹了回去。

苏晴儿浅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哪来的那么多可是,我们方才都是亲眼所见,是那傻子发疯跑了,难道阳春姑娘没有看见么?”

“我……”阳春己是无话可说,她自然是明白,现在自己在她们面前是有口难辩。

柳青青转了身,对上她含着闪闪泪花的双眸,一字一句开了口“阳春姑娘,本夫人敬你是爷身边的人,方才你看管不当之罪,本夫人就饶了你,现在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你最好是识趣,若是你与爷说了什么?本夫人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若是爷问起,你就说是傻子自己发了疯要跑出去,拦也拦不住,爷现在还在宫中,等爷回来时,只怕这傻子己走得远远的了,爷总不会为了个傻子全城戒备吧,哈哈……”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我家夫人都己饶恕你的罪行了,还不快快离开。”杨桃狐假虎威的在阳春面前挥着手。

“是,奴婢告退。”阳春无奈的离开了,她哭着跑向小门,探着头寻找九儿的身影。

“妹妹,这招可真绝,你到底和那傻子说了什么,那傻子为何会突然之间不见了呢?”苏晴儿边走,边浅笑道。

“姐姐,想知道么?柳青青停下了脚步,回头笑着看着她。

苏晴儿面色一改,瞬间挥了挥手“不想知道,这事情,少一个知道就少一分风险。”

她自然知道今日之事做过了火,要是那傻子真的回了府,到时爷怪罪下来,她也脱不了干系,如今竟然柳青青不愿自己知道实情,自己何不来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呢?

柳青青紧了紧手中的丝巾,略感一丝担心,而后又理智气壮的道“姐姐提醒得是,杨桃,交代下去,今日之事,谁都不许透露半个字,否则,本夫人要了她的小命。”

“是,夫人尽管放心,这件事奴婢定会办得妥妥当当。”杨桃微微行了礼。

“走吧,别坏了我们赏花的兴致。”苏晴儿目光飞快转移到了那片姹紫嫣红之上,开心的挽上柳青青的手腕,聪明的转移了话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