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无后顾之忧

作者:杏馨 字数:380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皇宫崇华殿

崇华殿里高高在上的是东晋宗绪帝,也亦是端木辰曦的父皇,宗绪帝生六子六女。

长公主端木汝阳是先皇后之女,十六岁被和亲,远嫁朝阳国。

二皇子端木辰皓为长子立为太子,太子生母德妃娘娘乃是宗绪帝虽受宠的妃子,爱屋及屋,那自然对太子也是宠爱有加,寄托后望。

三皇子端木辰轩,如妃之子,生性放汤不羁,对于朝野之上的国事纷争,他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锦绣江山虽好,但不及自由洒脱。

而今日这偌大的殿中却只剩下宗绪帝与端木辰曦父子二人,在端木辰曦的记忆里,他与自己的父皇己然好久没有像现在这般单独相处,也似乎对眼前的这个父皇感到无比的陌生。

在他的记忆里,他的母妃是一个温婉端庄,善良温柔的女子,而这个父皇在他的记忆里却是模糊不清的,在他未知事之前,父皇给他的记忆是慈详伟大,知事以后,父皇在他的记忆里己然不再那么清晰。自从他的母妃离世后,父皇对他便是渐行渐远,爱理不理。

他总以为是自己不太优秀,他奋发图强,加倍的努力,这几年缕缕立下军功,只要是这个父皇交代下来的事情,他总是完成得非常的完美,无任何差错,而换来的也只是父皇的一个点头。

而其他皇子不管做什么,哪怕是像他的三哥,生性放荡不羁,终日置国事于不顾,而他的父皇对他的三哥就像一个负责的父亲,苦口婆心,不耐其烦的教导。

他试想着有一天他也像自己的三哥一般,那他的父皇对他的态度是否会不一样,今天父皇召见他的做法,让他不得不认为,他的试想是成功的。

这一个月他一改从前的作风,终日以酒作乐,迷恋美色,他的初衷是想引起心上人的注意与忌妒,没想到招来了自己父皇的注意。

“朕与你还是第一次像这般长谈。”宗绪帝微微敛了眸,刚刚虽是笑着说这番话,但是心里对这个儿子还是有着微微的几分愧疚之意。

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一件事,他本不会像现在这般对待他,疏远他,甚至会重用他,毕竟他的优秀,他的作为,他是有目共睹,他终究还是说服不了自己,放不下当年之事。

这么多年来他的这个儿子似乎未曾享受过身为皇子的安逸,日日夜夜都在权势纵横中度过。

成年后,有一半的日子是远离京城,时刻都在战场之上交锋,如今东晋国一片繁荣,四海升平,他的功劳功不可没,他本该是为其感到骄傲,可是看着端木辰曦的模样,还有那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让宗绪帝不由地拧了眉心,微微产生了一丝恐惧。

端木辰曦坐在座位上微微侧身颔首“都是儿臣的错,儿臣没有抽出时间来陪陪父皇。”

“曦儿,你倒是个明事理的孩子,太子与尚书大人之女赐婚一事,让你受委屈了。”宗绪帝慢慢的收回思绪,缓缓的开口,唇角微微上扬,笑容却不达眼底。

“父皇言重了,儿臣从不做强人所难之事,自古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杜家小姐得父皇婚赐与二哥,那是杜家小姐的福气。”虽然此时口不对心,心如刀绞一般,但是他过惯了这种以面具待人的日子,沉着淡定对他而言,那是他最好的伪装。

宗绪帝再而又轻轻一叹“也是,只不过是个女子罢了,你能这样想那自然是好,府上最近可好?”

“一却都好,谢父皇挂念。”端木辰曦面容无半点的变化。

宗绪帝此时同情的情绪渐渐敛去,再次拿起茶杯饮了一口后方才问道“那几房妾室,曦儿可否还满意,不满意的话,父皇再给你挑几个送到府上,你也年龄不小了,身边也得多几个人照顾。”

“这些小事就不劳父皇费心,只是些妾室罢了。”端木辰曦抬眸,自然明白父皇的言中之意。

宗绪帝微微扬眉,语调中微微带着一丝悯柔之意“是啊,王府之大,总得有个主事的人才好,你也该琢磨琢磨立妃一事了,你母妃走得早,这事朕就交给如妃去办,看是否有合适的人选。”

端木辰曦脸色微微一变,忽而想到了什么,眸光似在飘移,瞬间又恢复如常“儿臣现在还不想立王妃?”

“莫非,你还在念着杜家小姐?”完绪帝的神情转化为了一丝怒色。

他自然清楚这个儿子与那杜家小姐之间的情意,他公然敢拒绝自己的好意,那自是还放不下心里的那个女子。

端木辰曦的眼底暗暗掀起了波涛,果不其然,他所料想并没有错,关心是假,让他最心爱的太子无后顾之忧才是真,端木辰曦心灵深处的悲凉又缓缓升起,这有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对这个父皇的做法感到失落与绝望。

他虽是感到抽痛难耐,但是面上仍是波澜不惊,只是垂眸轻叹了一声“儿臣方才说过,不会强人所难,父皇请放心,只是这立王妃一事,儿臣斗胆想自己做回主。”

“罢了罢了,你与那杜家小姐,情深似海,也不是一时之间能够忘怀的,那朕就给你些时日,但是曦儿,终日酗酒伤身,以酒消愁愁更愁,还是得多注意些身子。”宗绪帝字字句句以示警告,有着说不出的威严和冷漠,声音也不似方才的柔和,清冷不沾半分感情。

“儿臣明白,谢父皇关心。”两人平平视线相撞,端木辰曦暗暗自嘲一笑。

说是父子之间拉近距离,实则不还是时时刻刻在警告自己的行为与做法,事事都在护着他最爱的太子,那他呢?他己经在心里问过自己不下上千次,他到底还是不是他的儿子,这个答案值得沉思,揣策,怀疑。

宗绪帝懒惰的向他挥了挥手,眉头微紧“行了,朕也乏,你先退下吧。”

“是,儿臣告退。”

自崇华殿出来,端木辰曦沉重的抬着脚下的步子,他每走一步,就让他的心痛一次,他有时情愿身在平民百姓之家,那些世俗的眼光或许会远离他,他有时甚至在心里暗暗的抱怨自己母妃的不负责任,生下他,却又撇下了他,如若有母妃在世,那么这一切的痛苦,他就无须独自一人承受,独自一人承担,事实是残酷的,他也只有面对这些无情的摧残,他发誓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要好好的保护自己,那么就只有一条路可归,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四弟,为何走如此之快?”身后是太子端木辰皓叫唤的声音。瞬间太子翩翩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端木辰皓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最张扬的还是他那一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架式。

“二哥”端木辰曦收敛起此时内心的波动,微微行了礼。

“这是见过父皇了么?”端木辰皓勾唇而笑,眸光犀利地落在他的身上。

端木辰曦静静的凝着他,从那束眸光之中,他就感受到了他的挑衅,半响,笑着开了口“是,方才从父皇那出来。”

端木辰皓蹙了蹙眉“父皇提到了要与你赐婚一事么?”

端木辰曦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目视他笑了笑。

端木辰皓显得更加心情愉快了,见他一副淡定如初的模样,而后又接着开了口“你可不要辜负了二哥一番好意,二哥可是求了父皇许久,父皇才答应二哥替你择女赐婚一事。”

“二哥费心了。”端木辰曦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情绪变化,因为这一切早是他猜到的结果。

端木辰皓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斜眼一望,邪笑开了口“二哥还听说,四弟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府上添了不少美人,纳了多房妾室。”

端木辰曦沉着冷静的看着他,而后又收回了视线,将眸光淡淡的扫过那一簇簇争先恐后的花朵,半响后,嘴角泛起一丝轻笑“只是些妾室罢了,二哥竟如此关注。”

端木辰皓犀利的眸光淡淡扫向他“哎,此话不当这般讲,你我同是父皇的儿子,东晋的皇子,就应当互相关心,互相熟络,这样父皇也会安心,也会高兴啊。”

端木辰曦对他的话,感到一股冰冷之意,微微寒颤之意过后,高扬起下颌,不急不慢的开了口“二哥若是将这些心思放在国事工务之上,父皇定会更加高兴。”

端木辰皓笑声一滞,而后抿了抿唇“四弟这言外之意,是二哥多管闲事了。”

“臣弟不敢。”端木辰曦双手抱拳。

“二哥也是为你着想,你看如今父皇将心儿赐于了本宫,本宫就觉得有些对不住四弟,才会想到让父皇替四弟选位适合四弟王妃之位的佳人。”端木辰皓的声音缓缓而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不就为了来炫耀自己。

端木辰曦抬眸眸光似剑,恰好撞上了他的眸光,瞬间又微微转化为淡定一笑“有劳二哥了,只是臣弟如今还不想立妃一事,恐怕要让二哥失望了。”

端木辰皓手中摇曳的折扇瞬间一合,目瞪他,咬了咬唇“你还在想着心儿会回心转意么?告诉你,早早断了这念头,本宫与心儿三月后便会大婚。”

“恭喜二哥,抱得美人归,臣弟有事在身,先行一步了。”端木辰曦微笑奉上讥讽之意,便抬步转身离开了。

“四弟记得,本宫大婚之日定要献上大礼,也不枉你爱了心儿一场。”端木辰皓刺耳的一字一句时刻都在他的耳迹边回荡,他内心的伤疤又再一次被无情的揭起,悲且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