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陷害受罚

作者:杏馨 字数:1004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转身之迹,身后传来了丫头玉莹的叫喊声,“九儿姑娘,能搭把手,帮奴婢替我家小姐清洗身子么?”

“我……”九儿抬手指着自己。

她有些难以置信,她可是从来没有伺候过人,每日清洁沐浴都是阳春伺候她,她又怎会替别人清洗身子?

玉莹面色一丝着急的冲她点了点头,示意让她过来。

九儿虽是一丝为难,双手拧着衣角捏得紧紧,想了想,半响后,点了点头,“好吧,你想要我怎么做?”

“小姐脖子受了伤,不能乱动,你只需像奴婢这样轻轻的抚着小姐的脖子,不要她乱动即可。”玉莹边向她做着样子,边说道。

“哦……是这样么?”九儿抚上了杜念心的脖子,此时的动作正好双手掐于她的脖子之上,不知情人还以为九儿要对杜念心做些什么?

“对……就是这样……”玉莹邪笑点头,笑意是那么的让人揣策。

“啊……啊……”殿中突然传来了杜念心的一丝痛楚的尖叫声,她的头,疯狂的摇晃着,面容狰狞。

九儿闻声,心上一颤,跟着杜念心的痛楚摇晃,她更显慌乱,手上一紧,想要控制她的乱动,咬着牙道“心儿姑娘,听话……你不要乱动,听话……不要乱动啊。”

“九儿姑娘,快放手,快放手,小姐是不会与你抢四爷的,你快放了小姐……呜呜……”玉莹突然之间扯着九儿的衣裙,跪倒在地上苦苦相求。

“我……”九儿依旧没有松手,只是满腹疑云的看着地上痛哭求饶的玉莹,现下她丝毫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没有做什么,她只是如玉莹所说,帮杜念心扶着脖子,以免她再伤着了脖子。

“住手……”殿外传来一丝冰冷的狠唳。

待九儿闻声转眸,聚见端木辰曦带着肃杀的冷绝,令人忍不住心头发颤,九儿蓦然的心上一冷,唇间唤道:“曦哥哥……”

端木辰曦飞奔向前,拉着九儿的手狠狠的甩在一旁,九儿又在一次因为他的力道,扑倒在地。

而再次吃痛的从地上爬起来时,眼前的端木辰曦己经将奄奄一息的杜念心拥在怀里,抚着她的脸,轻轻唤道:“心儿……心儿……”

“咳咳……咳……曦哥哥……曦哥哥……”此时的杜念心缓了气过后,黑发披散,脖子之上又泛着丝丝血迹,令人惨不忍睹。

地上的玉莹连忙爬了起来,深眸幽幽望着端木辰曦,“四爷,九儿姑娘方才要掐死小姐,奴婢拉也拉不住,幸亏您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端木辰曦脸色一变,转眸瞪向九儿,冷凝压抑的气氛像无声潮汐般渐渐蔓延在室内,周遭的空气也仿似被冻结,却没有开口说话。

杜念心侧颜望去,虽是满脸怒色,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处罚她的意思。杜念心心上一紧,抚着胸口开始泛咳,“咳……咳……”

而后又含泪看向九儿,呼吸急促的道来:“九儿姑娘,心儿如今己是罪臣之女,无家可归,我自知配不上曦哥哥,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夺走你的曦哥哥,请你不要误会心儿。”

“你胡说,我没有,曦哥哥……九儿没有,九儿刚才……”九儿怒指着杜念心,一口反驳着,声音随着端木辰曦赋予给她的冰冷,微微发抖。

可是九儿解释的话没有说完,杜念心的泣声又在耳间响起,“九儿姑娘,我知道你喜欢曦哥哥,不过你放心,心儿是不会与你争夺曦哥哥的,你大可不必这么对我,待我伤好了,我会自行离开。”

说这话之时,杜念心特意留意了端木辰曦的神情,他的脸上有一抹深深的沉痛,那样悲悯,在她说要自行离开之时,他竟还是一如既往的紧抿薄唇。这个男人,她倾心恋慕的男人。一直是她看不透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你说谎,我……”九儿只知被陷害,被冤枉的滋味很难受,光凭她一张嘴,她如何说得清。

话到一半,又被杜念心泣声,无情的睹住,“九儿姑娘,心儿己经知难而退了,难道你非要置心儿于死地么?”

“我什么时候要你死了,刚刚明明……”九儿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却不知如何解释,方才自己没有要她命,是在帮她,在帮她,她好想说出口。

却不料一声低吼,让她身子一颤,“够了……九儿,往日里你怎么胡闹,本王都由着你,所以才会把你娇纵成今天这般无法无天,如若不责罚你,恐怕你以后还会生出什么祸端,来人……将九儿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他竟然用了“本王”二字,所有的下人都再一次将所有的目光停留在了九儿之上,带着怜悯带着惶恐射向她。

阳春自殿外跌跌撞撞而来,“扑通”跪在地上,声音颤抖道“爷……不要,这都是阳春的错,阳春不该将九儿姑娘带来此处,爷要罚就罚阳春吧,九儿姑娘身子弱,万万不能受此重罚啊。”

端木辰曦的瞳仁,在听到阳春的话后,猛然紧缩,怒喝道:“好,那就连你一起罚,你也自行去领三十大板。”

九儿咬着下唇,只觉得心口犯疼,忐忑不安的感觉像浪潮一般涌了上来,指着他怀里的杜念心,叫嚷道:“为什么要打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明明是她……”

“曦哥哥,心儿己经无事了,心儿恳求你饶了九儿姑娘,免了九儿姑娘的责罚吧。”杜念心紧了紧拥着她的臂膀,呈现她温婉大度的一面,似在烧油,又以在求情。

“我才不要你替我说话,你是个坏女人,坏女人,我打死你……”说罢,九儿愤怒的挥手拥了上去“啪”的一声,恶狠狠的巴掌声甩在了杜念心的泪颜之上。

“呜呜……曦哥哥”杜念心抚着火辣生疼的脸蛋,躲进了他的怀间,一阵梨花带雨。

“啪”又是一巴掌声,只是这一巴掌是端木辰曦狠狠的落在了九儿的脸上。

九儿被抽得到退几步,立住后,她抚着脸,唇角泛着鲜血,眸中带着悲凉和凄楚,“曦哥哥,你打我……”

端木辰曦手间的火辣让他在发抖,眸间满是痛苦之色,“墨棋……还愣着做什么,拖下去,打,打到她长记性为止。”

“爷……真的要打么?”墨棋眸中带着忧虑,声音似在发抖。

端木辰曦闻知,怒目一斥,话语更冷了半分,一字字一句句,好似切金断玉一般,“难道连你也想挨板子,打,给本王狠狠的打。”

“九儿姑娘,得罪了。”墨棋无奈,他知道,以爷的脾气,他越劝阻,爷只怕会越恼怒,他挥了手,殿内的奴才,架着九儿欲离开。

九儿恶心狠狠的看着他,没有挣扎,没有反抗,被架走之时,她自牙缝一字一句开了口“曦哥哥,我恨你……九儿恨你……”

九儿与端木辰曦四目相望,咫尺之间,端木辰曦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泪光闪闪的水眸之中,有痛苦,有恨意,有绝望,有失落,各种情绪在她眸间翻卷着,交替着。他收起火辣的手掌,紧在指甲间,看着她渐行渐远的泪颜,越来越模糊。

待九儿被无情架走后,杜念心抹了面颊一丝泪,陷害成功了,她竟脸上没有一丝喜悦,因为他只是责罚了她,并没有将她赶出府,待她思绪过后,她微微的从他怀里望去,端木辰曦的眸光深深的纠缠着九儿离去的身影,就连她在他怀中的动静,他都没有在意,他在意的还是那即将接受处罚的九儿。

她眸光一闪,惺惺作态的在他的怀里动弹了几下,终于换得了端木辰曦的回望。

“曦哥哥,请你让心儿离开,心儿不想令你为难,更不想你为了心儿而痛心的伤害九儿姑娘。”杜念心泪如雨下,神情极其凄楚。

端木辰曦将她安置在床榻之上,皱了眉,轻轻的安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向你保证,九儿以后不会这般对你了,你好好休息。”

说罢,他起身离开了,眸光中的疼惜与悯柔是对她,还是对九儿,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判断清楚。待他走后,她缓缓站起身,看着他很快消失的背影眸中寒光粼粼。

“小姐,你这招可真厉害。”玉莹从地上爬起来,拭去眼角的泪水,迎上前笑着看着她。

杜念心却是一丝苦笑,伸出手,望了望手上准备好的鸡血,持锦帕擦了擦,冷冷一言,“厉害什么,他也只是罚了她板子,并没有将她赶出府。”

玉莹的眸光朝四周打量了一圈,见周围没人,这才冷哼一声,缓缓开口,“虽然只是罚了那傻子板子,那也可见四爷信的还是你,而不是那个傻子,也只要四爷相信的是小姐您,玉莹相信,四爷为了您,终有一日会将那傻子赶出府的。”

思及此,杜念心突然低笑一声,“说得也是,一个傻子又怎能走进曦哥哥的心里,如今只要我动动小动作,那傻子便会死无葬身之地,对了,你速速给爹爹送些吃的去,还有替爹爹找个隐蔽的地方,养伤。”

“是,小姐放心,这些玉莹定会办好。”

偌大的院落,板子落在肉臀上啪啪作响,一旁的墨棋与其他的下人看得心惊肉跳,在他们眼里,端木辰曦对九儿可谓是呵护备至,只要是她要的,他便应允,只要是他能做到的,他就能满足她,可是今日竟下定狠心打她,这些都是为了杜家小姐,而受罚的九儿姑娘,默默承受着板子接二连三的落在自己的身上,竟一声不吭。

“九儿姑娘,你就喊出来吧,喊出来让爷听见,爷说不定就心软了,免了你的责罚。”墨棋额头冒着冷汗,聚见板子,看着她们主仆二人一棍子一棍子落下,墨棋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啊……”阳春忍受不了板子袭上皮肉间的痛苦,口间痛楚的哇哇直叫。

九儿一瞬间苍白了脸色,心口的疼痛早已超出了身上的皮肉之痛,见阳春的哭嚎声越来越大,咬着牙道:“你们……你们不许打阳春,要打就打九儿……这件事情与阳春无关……”

阳春撕心裂肺的忍着痛,洒泪摇头,“不……不行……你们打我,不要打九儿姑娘,九儿姑娘身子弱,以前还受过重伤,再这样打下去,她会没命的。”

“阳春……你住口……你们要打就打我……”九儿依旧咬着牙,强忍着皮肉之上传来的生疼。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给本王狠狠的打。”身后传来了端木辰曦狠唳的声音,在微弱的阳光下,伟岸的身影印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墨棋双膝落地,声音在颤抖“爷……如若再这般打下去,九儿姑娘只是一个弱女子,恐怕会……”

端木辰曦闻知,身子微微一僵,口中却说着冷漠无情的话语,“真如你所说,本王倒还落得个清静。”

他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九儿的心里,九儿依旧没有因为板子带来的钻心疼痛而叫唤,无畏地迎视着他的愤怒,闷哼一声过后,冷冷开口,“是不是我死了……就不会再逼着你娶我,你就可以……可以与那坏女人百头到老……”

“你……”端木辰曦一怒之下,从身旁奴才的手中抢过板子,硬生生的打了下去。

“九儿姑娘,你就少说一句吧……”墨棋跪在地上己不知所措,眼见爷手中的板子更重了几分,爷这次可是真动真格了,往日里的温柔己浑然不见。眸中留下的只有痛恨与悲凉。

“我要说……我非要说,你不就是闲着九儿碍眼么……打死九儿你落个清静……九儿不就顺理成章的给你与那坏女人腾地么?”

九儿一字一句开口,此时口中的话确是凭着最后一口气说出来的,待她话落,整个人好像被抽尽力气一般,眼前渐渐黑漆,身子顿时软了下来,脑袋栽在板凳之上,意识全无。

“爷……爷,不能再打下去了,九儿姑娘不行了……”墨棋站起身抢过他手中的板子。

端木辰曦随着手上的落空,双手确是在发抖,连弯曲的身子也似僵在了原地,眸光中散发的神采是那样冷冽,那样犀利,那样决绝。

“爷……九儿姑娘晕过去了……”

端木辰曦如同雷击一般的立在原地,思绪彻底凝结,半响后,他才明白方才墨棋的话,她晕了,她被他打得晕了。

瞬间胸口好似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面容之上几丝沉重愧疚的情绪翻转交织着,眸光停留在她苍白的面容之上时,又是一波凄紧的疼痛。

“让开,传陌璃……传陌璃……”他不顾一切的拥了上去,将九儿紧紧的拥在怀里,直奔静轩殿。

端木辰曦倚背抬头望天,却见夕和晚照,如同一道溃烂的伤口,流淌着殷红的血,染红了整片王府。

已是幕色深重,太阳渐渐沉没下去,月亮和星星却还没有出来。昼夜之交是如此的自然,而存在在他心上的痛,却是挥之不去。

己经好几个时辰了,屋内竟没有传出任何的动静,回想起她挨板子的那一幕,她竟咬着牙,没有喊一声痛,一个弱女子竟有这般的忍受能力,他知道,她是心痛胜过皮肉之痛。

月亮渐渐出来了,挂在天边,那样清幽,那样皎洁,而房间依旧没有动静。

月光如水,笼罩着端木辰曦,好似洗尽了全身所有寒气,使他看上去愈发的脆弱。

“爷……您还是先用膳吧,您自下朝后,就没有吃过东西,属下担心您的身子。”墨棋一脸沉重,眼见爷站在原处,一动不动己许久,眸光中透着愧疚与忧伤。

端木辰曦依旧没有转身,只是淡淡一言,“本王不饿,唤人将晚膳辙了吧。”

“曦哥哥,怎能不用膳呢?”她眼见他静静凝立在门外,夜风袭来,月牙白的衣衫飘飘荡荡,撩拨着她失落惊恐的神经。

他已经维持着这个动作很长时间了,就像一尊沉默的雕塑,仿佛他整颗心都徘徊在那殿中。

端木辰曦寻着熟悉声音的发源地望去,心上微微一颤,“不是伤还没好么?怎就下了床?”

杜念心微微颔首,眸光闪闪,“心儿担心九儿姑娘的伤势,毕竟九儿姑娘现在的昏迷不醒,心儿也脱不了干系。”

“这件事情,你无须放在心上,本是九儿无理取闹,你也是受害人,还是回去歇着吧。”端木辰曦转了眸,没有看她,只觉得自己这双伤害九儿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曦哥哥也不要太担心,九儿姑娘定会吉人天相的,心儿房里备了些晚膳,不如曦哥哥随心儿回屋用些膳如何?”杜念心心上一紧,聚见他的担忧,他的愧疚,那颗似暖非暖的心,渐渐泛上一丝冷却。

端木辰曦依旧没有看她,只是紧抿着薄唇,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在月光之下,全身寒气逼人。

杜念心上了前,轻轻的抚上了他颤抖的双手,指尖触碰的那一瞬间,她心上一凉,迟疑了片刻,还是紧了紧,“心儿知道,曦哥哥放心不下九儿姑娘,但是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子啊,用完了膳,再过来看望九儿姑娘也不迟。”

端木辰曦丝毫没有感受她玉手给他带来的安慰与温暖,转了眸,眸光洒在门上,他好似感觉到了门内的一切,九儿的颤抖,九儿的疼痛,九儿的无助,他的心也仿佛随着她的颤抖而颤抖,疼痛而疼痛,无助而无助。

杜念心心下一沉,见他依旧没有回答她的话,依旧没有看她,转了眸,看向一旁的丫头。

丫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抿了抿唇,轻轻一言,“是啊,四爷,我家小姐见您没有用膳,这颗心一直七上八下的,晚膳也没有用多少,就匆匆过来了,您若是不用膳的话,只怕小姐在府中也住不踏实。”

杜念心感觉到他手上的颤抖,故作恳求一语,“曦哥哥……”

这时的端木辰曦回了眸,看了看她,见她泪光闪闪,心上泛上一丝不忍,无力道来:“回屋用膳。”刚要迈出步子,他又回了头,命令道:“墨棋,九儿醒了,立即来唤本王。”

“是……”墨棋看着爷渐行渐远的身影,再看看殿中亮着的灯,他可以听到自己内心的轻叹,亦能感觉到爷与九儿姑娘之间暗涌的情感。

殿内,烛火摇曳,床榻之上一丝微弱的声音时而缓急,时而顺畅。

待陌璃掀开九儿臀部的那一幕,触目惊心。血肉模糊之余,九儿竟连连恶梦缠绕。

陌璃吩咐丫头熬了汤药,她渐渐的退出了殿外,聚见墨棋的身影,探了探眼,却不见端木辰曦的身影。

“陌璃姑娘,九儿姑娘醒了么?”墨棋拧着眉迎了上来。

陌璃转了转方才施针酸痛的右手,拭去额头的一把汗,心下一叹,摇了摇头,“还没有,今晚让她好好睡一晚,明日应该会醒来。”

“哦。”墨棋低了眸,点了点头。

陌璃见他暗然失色,蹙了蹙眉心问道“四爷呢?”

好奇的是却不见府里爷的身影,不是每一次九儿姑娘发生事情,他都会寸步不离的陪在身边么,而这次只是等在门外,一次也没有进入,更加不解的是,现在竟然不见了他的身影,她虽然知道今日九儿姑娘身上的伤是他所为,但是她还是不知发生了何事?只知那杜家小姐也入住了府中。

“爷……爷去了心儿姑娘那里用膳。”墨棋话语有些不自然。

陌璃心上一痛,瞬间敛了情绪,化作一丝冷笑,“在四爷的心中,始终还是心儿姑娘重要。”

墨棋没有说话,转了眸,他自然是明白陌璃的话,因为他也似乎看不懂端木辰曦,一边是情意绵绵,另一边又是难以割舍,而他始终都徘徊在这两个女人之间,似乎连他自己都无法理清他心中的那份感情,究竟是情归何处?

陌璃见他没有说话,心里一叹,淡然一笑,“好了,我也回去了,告诉四爷,今日不要让任何人去打扰九儿姑娘休息,她伤得较重,若是吵醒了她,她身上的伤会更痛,睡着了,兴许会减少她的痛苦。”

“是……”

清雅殿内摆满了膳食,烛光摇曳明亮,杜念心手持美酒,轻轻的为端木辰曦斟上,柔媚一语,“心儿今日有伤在身,就不陪曦哥哥饮酒了。”

端木辰曦回了眸,接过她手中的酒,毫无前奏的一饮而尽,而后淡淡一语,“酒伤身,还是少饮点为好。”

杜念心手尖一紧,依旧替他斟上酒,边在他的面前布菜,边嫣然一笑,“曦哥哥的这句话好熟悉,以前都是心儿在曦哥哥饮酒的时候,劝说时所说的话,谁知今日被曦哥哥学了去。”

端木辰曦回望了她,唇角牵扯出一丝笑意,却没有说话,再一次端杯饮酒。

杜念心聚见他此时,人虽然在此,可是那颗心显然飘忽不定,而且饮酒速度极快,每一杯都是一饮而尽,从而能判断,他整个心都是围绕着那傻子在转,丝毫无心与她把酒言谈。

心上一沉,瞬间眸中挤出了一丝闪闪的水迹,声音哽咽道:“心儿己经没了爹,家也被抄了,现在就只剩下曦哥哥可以依靠了,曦哥哥你不能丢下心儿不管,心儿知道,以前是心儿伤了曦哥哥的心,心儿保证以后不会了。”

端木辰曦手上一震,收紧手中的酒杯,而后又放下,抚上了她的玉手,声音柔了半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这些伤心的事了,你放心,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就不会弃你于不顾。”

“心儿谢谢曦哥哥。”杜念心喜极而泣,唇角泛起一丝暖心的笑意。

见她露笑,不知为何眼前又浮现了九儿受他板子之时,咬着牙,一言不吭的情景。

瞬间心上一痛,待手下的玉手微微动弹了一下,他才敛回心绪,抽回了手,转眸,“你我之间,大可不必这般生疏。”

“曦哥哥的意思是我们还可以像以前那般相处。”虽然是手上一空,有些失落,但是因为他的话,她又心里暖上了几分。

端木辰曦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眸光隐含着一丝伤痛,那样的凄美,那样的悲凉,那样的怜悯。

见他没有说话,她低了眸,眸光又开始泛滥“心儿知道,心儿现在是罪臣之女,一无所有,自然是不能与曦哥哥……”

她的话没有再继续,己是泣声连连,端木辰曦面色一怔,低眸看向她泪光盈盈,他的声音又渐渐温柔了几分,“不要说这样的话,你还是你,不管你的父亲做了什么,你并不知情,那都与你无关,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父亲的事,而对你产生芥蒂,我还会一如既往的待你。”

杜念心闻知,抬了眸,两侧湿热绵绵而下,抿了抿唇,冲进他温暖的怀里,“曦哥哥……心儿不求别的,只求能够呆在你的身边就足矣,哪怕是……哪怕是沦为奴婢,心儿也愿意。”

“傻丫头,我又怎会忍心看着你沦为奴婢呢?这府中始终有你一席之地。”端木辰曦扶上了她臂膀,紧了紧,伸手替她拭去两侧的泪水。

“那九儿姑娘呢?”杜念心抬眸,直直的看着他满怀忧伤的眸子,他却没有说话。

“心儿知道,九儿姑娘待曦哥哥一往情深,曦哥哥当然不会弃她于不顾,心儿日后定会与九儿姑娘好好相处,绝不让曦哥哥为难的。”话中带着浓浓的委屈和央求。

若不是因为自己当初错信了父亲的话,她今日又怎会落到如此田地,竟会说出与那傻子同侍一夫的话。她双手拧得紧紧,指尖己深深的浸入皮肉之中。

端木辰曦并没有说话,只觉得心上的痛楚好似浪潮,一波才去,一波又来。

用过膳,端木辰曦匆匆赶来静轩殿,聚见墨棋在外徘徊的身影,他的心又是一紧。

“爷……你来了……”墨棋微微行礼。

“如何?”此时的他竟是倚在后背的双手拧得紧紧,手心冒着冷汗。

“九儿姑娘己无大碍了,陌璃姑娘交代今夜不许任何人去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应该会醒来。”

话落,端木辰曦欲要推开门,突然手上一紧,是墨棋拦住了他,“爷,你这是做什么?”

“本王进去看看她。”他的眸光一直没有离开那扇紧紧关闭着的门。

墨棋扯了扯唇,“属下想爷还是不要去,若是吵醒了九儿姑娘,九儿姑娘见到你,说不定会更痛。”

随着他的话,瞳孔瞬间紧缩,好似一根锋利的针,猛的穿透了他的心,这种心痛,让他有些承受不住,半响后,他回了眸,寒光涣散,“吩咐人寸步不离的在外盯着,她若醒了,立即来报。”

“是……”

次日,清晨一缕阳光浸入殿中,殿内丫头守在门外,丝毫不敢怠慢。

床榻之上昏迷中的九儿双手突然紧紧抓着床单娥眉紧蹙。

“你是警察,我是贼,我们分手吧。”梦中的女子黑衣着体,一双如秋水般明眸,如星辰如明月。

“去自首吧,我会等你。”梦中的男子,淡淡的冷漠却透着丝忧伤与乞求。

女子似笑非笑一语,“等我?五年,十年,二十年……”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下去,哪怕是一辈子。”男子涉世己久的眸光开始闪烁。

“闭嘴,我不稀罕你等我。”女子咬牙叫嚣道,眸中却是无奈与深深的酸楚。

“玉儿……”男子深情一唤,唤声似绵绵的海水在温柔抚摸。

“不要再说了,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不要再见了,今天就一句话,到底放不放我走。”女子长发一甩,伸手一扬,顿时敛了丝情意,聚然变得无情冷血。

“……”

九儿双眸一瞪,没有尖叫,只是闷哼了一声,猛地抚着胸口,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因失血而泛白的面容不断抽触,全身上下的疼痛一拥而上,她轻轻的挪动着身子,胸口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道在乱窜。

“九儿姑娘,你醒了……”丫头闻声,开了门,一脸的惊喜。

九儿闻言,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丫头,显然己经明白了昨日发生的事情,环顾四周,沉思了片刻,眸光犀利。

“奴婢去通知爷……”丫头欲要离开。

“回来……”一声冷冷的狠唳使得丫头双腿一颤,呆了眼,聚见九儿姑娘竟抚着床沿站起了身。

“九儿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丫头连忙抚着她。

她却狠狠的甩开了丫头的手,力道之大,丫头被甩在了另一个丫头的身上。

抬眸之迹,九儿姑娘已经迈出了殿,方向正是杜家小姐所居住的清雅殿,九儿姑娘这是要做什么?丫头面色怔怔,挥着手唤道:“快……快去通知爷……说九儿醒了,现在去了心儿姑娘的清雅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