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回归冷漠

作者:杏馨 字数:99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静轩殿

九儿面色苍白的坐落在床榻之上,双眸无力,唇角泛白,一副刚醒来的状况,今日好似没有抚着痛,而只是微微皱着眉,一双水眸一愣一愣看着为她把脉的大夫。

“大夫,她如何?”端木辰轩双手倚背,大夫面部的一举一动,他都收在眼底。

大夫收回了手,转了身,微微行礼“回三爷的话,姑娘是昨夜感染了风寒,待她喝下去寒的汤药便会无事,三爷尽管放心。”

端木辰轩闻知,心下一叹,扬了扬手“下去领赏吧。”

“谢三爷。”

待大夫走后,他轻轻的坐在床沿之上,聚见九儿的苍白,还在微微泛着轻咳,他抚上她的后背,替她顺气“好些了么?”担忧的神色在端木辰轩的眼眸中毫不掩饰。

待她缓和下来,她抬了眸,冲他点点头“嗯……”

端木辰轩一脸疼惜,将她轻轻的靠至床沿,提了提她胸口的被子,拧眉轻声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好再只是着了凉,若是头疾发作,又得把你疼个够。”

九儿微微浅浅一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别脸朝四处看了看,最后视线落在阳春的身上,轻轻一问“曦哥哥没来么?”

阳春手上一紧,看了看三爷的神情,蹙眉道“爷……爷他……”

“他不在府中。”端木辰轩脸色淡然,低沉一语。

九儿失落的回了眸,盯着眼前的端木辰轩,眸子无力的眨巴了几下,睁眸之迹,她又问道“曦哥哥一夜都没有回府么?”

端木辰轩转了眸,眸光有些暗淡“应该是吧。”

话刚落,聚见床榻上的九儿费力的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轻咳几声过后,欲要下床,端木辰轩心上一紧,连忙拉住她的手,低斥道“九儿……你这是做什么?”

九儿甩开他的手,瞪着水眸道“九儿要去找曦哥哥。”

端木辰轩眸光微闪,薄唇喝道“不行,你还有风寒在身,外面正下着雨,若是再着凉,又得头疾发作了,你乖乖躺好。”

“九儿不要,九儿要去找曦哥哥……”她胡乱的拍打着床榻,丢弃着床榻之上的枕头,在端木辰轩的力气之下,做着无畏的挣扎。

“九儿姑娘,你不能去,你若是这样去找爷,爷见着了会心疼的。”阳春一边捡着地上的枕头,一边担忧的哄着她。

“我不管,我要去,你们不要拦我,咳……”

九儿就是不听,聚见她的动作越来越大,连着犯咳好几声,声声带着痛的撞进了他的心里,端木辰轩呼吸一沉,喝声道“好,哥哥带你去,你得先把药喝了。”

“三爷……”阳春拧眉不解的唤到。

端木辰轩的手依然没有离开九儿的玉手,转眸冲着阳春轻轻一叹“阳春,你放心,本王会好好照顾九儿的,如若不让她去,她不知该闹到什么时候。”

“谢谢哥哥……”九儿顿时呼吸舒畅,瞅了一眼满脸担心的阳春,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丝笑意。

“你们不要过来……走开……”一片荒芜之中,渐渐传来了一丝胆怯害怕的娇盈声。

杜念心主仆二人惊慌失措的往后一步一步退着,丫头玉莹挡在小姐的前面.

身后的杜念心面容失色,拉着丫头的双手己是瑟瑟发抖,昨日被夺走贞洁的痛楚又再一次隐隐作痛。

几个歪嘴痞子慢慢的靠近主仆二人,其中一个痞子邪笑着的上下打量着主仆二人.

一番过后,唇角一丝淫笑“虎爷,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姐就交给你来好好享受,这丫头不如虎爷就赏给我们哥儿几个吧。”

痞子口中称为虎爷的人,抹了口角的一丝口水,淫笑点头“好,本大爷就看在往日你们孝敬我的份上,这丫头就留给你们哥儿几个。”

“谢谢虎爷。”身后有几个痞子一阵大笑过后,一拥而上,将丫头玉莹架在肩上,扬长而去。

“小姐……”玉莹在痞子的肩膀上拍打着,叫喊着。

“玉莹……”杜念心拧着自己的衣裳领口拧得紧紧,欲要追上去,却被虎爷拦住。

杜念心泪光盈盈的望着玉莹越来越远的身影,脚下瑟瑟的迈着步子,眸中充满了恐惧。

虎爷伸出了手,挑上她的下颌“小美人……你放心,本大爷定不会像他们那般粗鲁的对你,本大爷会另你永世都难忘……”

杜念心迅速低头,在虎爷的手上,狠狠咬上一口,落荒而逃。

却不料,虎爷闷哼过后,反手,扯上了她如水的发丝,将她扑倒在地。

满脸胡渣渐渐靠近,杜念心闭着眼,抿着唇,落泪大叫“不……不要……救命啊……救命啊……”

而杜念心依旧拍打着,大叫着,只可惜在虎爷的力气之下,她所做的挣扎都是无畏。

当胡渣靠近她香甜唇片之时,她忍着头上拉扯发丝的痛苦,别了脸,虎爷嘴上落空。

“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杜念心唇角泛起了一丝血迹。

“贱人,再敢反抗,老子就将你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划花,让你做妓女都做不成。”说罢,虎爷将一把匕首插在地上,接着胡渣又再一次粗鲁的压了下去。

杜念心伸手推他,两边躲闪着,就是不让他的恶臭靠近自己。

随着渐行渐近的马蹄声,杜念心心上一紧,声音更放大了几倍“不……不要……混蛋……走开…曦哥哥…救我,救心儿……救”

一声惨叫,身上泛着恶臭的虎爷倒在了血泊之中,不远处压在丫头玉莹身上的痞子也随即落荒而逃。

杜念心从地上无力的爬了起来,面前高大的身影渐渐靠近自己。

她顾不上自己衣裳不整,狼狈不堪,上前拨出地上的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之上,泪光闪闪“不要过来……你们都不要过来,若是再也迈进一步,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端木辰曦看到她害怕的面容,心犹如在滴血,手里握着的剑口上,还在滴着方才那个趴在她身上男人的血。

方才那一幕己经深深的刺痛了端木辰曦的心,他若早来一步,她又怎会受到此等凌辱。

他弃了手中的剑,全身上下散发着寒光,眸中丝悯柔越来越浓烈,聚见她架在脖子上的匕首己深深的刺入皮肉之中。

他心上一痛,慌乱拧眉,声音却在颤抖“心儿……是我,我是曦哥哥,你听我说,曦哥哥来了,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快把匕首放下,放下……”

杜念心双眼蒙上了一层深深的水雾,手上的匕首紧了紧,发拦的摇头头“不……曦哥哥,心儿遭此凌辱,己无颜面对你,你就让心儿死了吧。”

说罢,她持匕首的力道加重了一分。

“不……不要……心儿,你听我说,以后没人再敢欺负你了,相信我,我会保护你,你先放下匕首,随我回府。”端木辰曦心底泛起阵阵痛楚,又是阵阵苦涩,声音透着从未有过的慌乱,他没有时间试想,失去她,他将会怎样?

杜念心泪洒而下,晃动着手,依旧摇头“不……心儿己经没了爹爹,没了家,现在就剩下心儿一人,心儿还活在这个世上做什么?还不如一死,寻我那爹爹去”

“胡说,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端木辰曦此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下沉,视线有些模糊,这其中包含的不是悯柔,而是一种愧疚。

杜念心心上一紧,他告诉她,她还可以依靠他,心里不禁泛上了一丝暖意,聚然间情眸更加泛滥“曦哥哥……心儿错了,真的错了,心儿这一生做错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不该听信爹爹的话,负你,这是心儿的报应,我们,我们来生再见吧……”

说罢,手上一用力,跟着匕首刺入皮肉间,一阵腥红泛出,匕首滑落在地,柔软如骨的身子也职空中残絮一般倒在了一个冰冷而温暖的怀抱里。

“小姐……”迎上来的玉莹难以置信的看着小姐竟抹了脖子,心里琢磨着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身旁的墨棋顿时也僵在了原地,脖子之上的那一抹腥红刺痛了他的双眼。

“心儿……心儿……”他抚着血流不止的脖子,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将她的伤口处绑住,而后往她口中送入一颗止血丹药,自她的身后,静静的输入一丝暖流。

接着,朝身后喝斥道“快……快去传陌璃……快……”

四王府

二道若隐若现的身影,一前一后离着府门口渐行渐近。

九儿跟在端木辰轩的身后,折了一片身旁长长的绿叶迎在他的前方,晃了晃“哥哥真的知道曦哥哥在哪里么?莫不是骗九儿的》”

端木辰轩面上一惊,而后又浅浅一笑,夺过她手中的绿叶,敲在她的头上“当然,哥哥办事,难道九儿还不相信哥哥么?再说了,哥哥何时又骗过你。”

声音似在隐藏着什么,他当然是在骗她,他这个四弟办事,一向严谨,神出鬼没,从来就不会让人猜透他的心思,所以他自然是不知道端木辰曦身在何处。

若不是因为身旁的九儿一直吵着要去,而她的身子又不宜出门的话,他也不会利用这个善意的谎言来欺骗她。

九儿面上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九儿一直都相信哥哥,相信哥哥不会骗九儿。”

“小丫头片子,哥哥对你的好,你要时刻放在心上知道么?”端木辰轩宠溺的将手中的绿叶还给她。

有时候,他还真想问问她,如若她没有认识端木辰曦,而是第一个遇到自己,那么她一直心里挂念,信任,依赖的人又会不会是自己。

“嗯,九儿会的,若是下次哥哥也需要九儿帮忙的话,九儿定会竭尽全力。”九儿把玩着手里的绿叶,学着他的样子,踮着脚尖,在他的头上轻轻的敲了敲。

“何时这般会说话了?”闻着她的话,聚见她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从以前的什么也不懂,什么都要问到底,再到现在的越来越伶俐,不觉得心里泛上了一丝暖意。

“先生教的。”九儿笑着指着不远处的一座殿,那里正是府中先生董青所居住的地方。

端木辰轩也顺着她的方向望了望,轻轻一叹“看来董青来府上,还是有些用处,这才几日时间,便教会了你不少东西,连说话都得体了许多,看来这个出了名的私塾先生还真是名不虚传。”

“曦哥哥……你回来了……”

这端木辰轩的话才刚落,九儿转眸之迹,聚见曦哥哥慌乱的身影,她便开心的迎了上去。

“让开……”端木辰曦急促的低斥一声,将九儿愣在了原处,嘟着嘴,眼睁睁的看着他将她甩在一边,跳上马车从车里抱出一位白衣女子。

她不悦的伸手拦在府门口,水眸一瞬一瞬的看着他,眼眸中甚至蒙上了一层雾气“九儿不让,九儿不许曦哥哥将这个女人带回府中。”

“让开”声音更怒了半分,额头的青筋根根凸起,抱着杜念心的手更紧了几分。

“九儿不让,就是不让……”

说罢她便要将他怀里的女子拉扯下来,没想到玉手上一紧,紧得她拧眉生疼,抬眸之迹,对上那道寒光,端木辰曦面色铁青,双眸腥红,将手中拧得紧骒的玉手,往后一甩,步至府中。

他力道之大让九儿始料未及,只听见府门之上一声巨响自身后响起。

端木辰曦心头一紧,回头一看,九儿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而怀里的人儿呼吸开始越来越微弱,抖着声音唤道“曦哥哥……曦哥哥心儿冷……好冷……”

伴随着虚弱的声音,他又再一次迈开了步子,头也不回的赶往清雅殿。

“九儿……你怎么样了……”端木辰轩闻知响声,将她从地上扶起。

聚见九儿一丝热泪滑过面颊俩侧,他的心凌乱不堪,原本棱角分明的俊颜此时骤显僵硬,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他只知道,一旦遇到杜念心的事,他的四弟定会慌乱无章,而此时的九儿却要无辜可怜的承受他们给她带来和冷却与悲凉。

此刻的九儿不吵也不闹,脸色更是毫无血色,透着死一般的沉静,奋力起身,跑了回去。

“九儿……”端木辰轩紧跟其后,一路过来,九儿奔跑的速度让他吃惊,平日里只关心她的身子柔弱之处,没想到小小身板里暴发出来的力量,非一般。

九儿一路飞奔至殿,将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将门狠狠的带上。

“九儿……开开门,哥哥带你出去玩可好?”端木辰轩在门外自里探着,手不停的敲着门。

屋里还是没有动静,门外的奴才们个个拧了眉,自知九儿姑娘有此举动,定是心里不高兴,才会把自己锁起来。

端木辰轩见她丝毫没有动静,而后他又换了一种方式“要不,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还有你最喜欢的桂花糕。”

半响后,门“咯吱”一声响了,九儿低着头,一瞬一瞬的看着他,面容之上的泪光己消逝不见了。

“九儿……”端木辰曦心下一沉,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九儿撇了撇了嘴,抬了眸“哥哥,你先回去吧……九儿累了……九儿想睡会儿。”

“可是……”端木辰曦欲要说什么,身旁的阳春紧接着开了口“放心,三爷,奴婢会好好看着九儿姑娘的。”

端木辰曦望了望九儿,而后点了点头“那好,本王就将她交给你了,你定要好好照顾她。”

“是”

清雅殿

清雅殿的景致还是一如既往的另人心醉,这是杜念心第二次入住在这座宫殿之中,上一次是因为自己气急晕倒,而这一次又是因为匕首抹了脖子。

室内,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与刺鼻药材味,十几个丫鬟心惊胆战地环绕在床榻前,大红的帐幔飞舞着,伴着血腥的气味。

随着陌璃细心的救治,杜念心偎在端木辰曦的怀里,那张绝世姿容的玉脸已然变成了苍白无色,唇角有殷红的血迹,那应该是被虎爷打的一巴掌留下的印迹,更令人震惊的是,她的脖子之上,缠着厚厚的一层白色绑带,绑带之上还透着血红。

“四爷,不必担心,心儿姑娘的血己止住,那一刀下去,并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割破了皮罢了。”陌璃的双眸一直没有离开他的眸光,他的眸光暗淡无光,无光中带着深深的忧伤。

端木辰曦心下一叹,半响后,望着床榻之上依旧毫无起色的杜念心,语气又加重了几分“那她为什么还没有醒来?”

“也许是因为心儿姑娘受了惊吓,才会如此。”陌璃暗自自嘲一笑,如若今天躺在这里的不是杜念心,而是她陌璃,那他也会如此着急,如此忧伤么?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端木辰曦满眼倦意的扬了扬手。

陌璃心上一紧,无奈垂眸“是,陌璃告退……”

待陌璃走后,殿中的下人也纷纷离去,就剩下丫头玉莹,玉莹突然双膝落地,泣声道“四爷,求您帮帮小姐,小姐如今己无依无靠,唯一可以依靠就是四爷您了,求您一定要帮帮她。”

端木辰曦心上一痛,手尖收紧,今日白天一幕硬生生的浮现在眼前,全身上下寒光四射,有如地狱来的阴魁。

半响后,他抬了抬袖“放心吧,她会好好的,本王断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到她。”

玉莹闻知,抹了一丝泪,泣声点头“嗯……奴婢替小姐谢谢四爷。”

“你好好照顾她,有什么需要尽管找墨棋便是。”端木辰曦回看了床榻之上毫无动静的人儿,迈起了脚下的步子,轻轻的带上了门。

他出了殿,直径走向书香殿,静静的坐在书案前,冷月西移,月残天晚,这样的夜,又有几个人和他一样心情沉重。

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般地步,那道微微愈合的伤疤,今天又再一次血淋淋,自从他听到她失踪一事,他沉着那一颗心,再一次慌乱起来,为了她,还是为了他儿时的承诺,也许是后者,此时他的心里是沉重,是复杂,是模糊。

还有门口他竟失手将九儿推倒在地,当时,他的心是在为九儿而痛,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不想失去怀中的女人,他该如何抉择。

殿内床榻之上苍白的人儿,随着殿内的动静,她微微睁开了双眸,聚感脖子上一丝痛楚,微微轻哼了一声。

“小姐……你醒了……”玉莹声音自耳边轻轻的传来。

杜念心坐起身,卷起床缦,四周环顾了一番,转眸,淡淡道来“他走了么?”

玉莹点了点头“都走了,奴婢将殿中的人都支走了。”

“哎哟……”微微晃动一下,脖子上又一阵生疼袭来。

“小姐小心,小姐你也真傻,为什么非要动刀子伤自己呢?”玉莹有些不解,当时她见到小姐满身的血时候,她当时呆住了。

杜念心轻轻一笑,眸光闪过一丝散光“如若不动刀子,又怎能试出他对我的心呢,又如何将我不顾一切的带回府中呢?”

这一刀值了,就算再痛,再狠,她也能承受,只要能够再回到他的身边,这些痛对她来说又算什么?况且那一刀,她把握恰当,断然不会让自己冒着生命危险而为之,她也知道,端木辰曦的心虽大,但是也很软,他见不着她哭,更见不着她有生命危险。

“小姐真聪明,方才见着四爷的慌乱,奴婢就知道四爷是多么的心疼小姐。”玉莹将手中的汤药一勺一勺的送入她的唇边。

吃痛的抿了了一口汤药,抽回了唇角,冷冷道来“那傻子呢?”

玉莹轻笑道“被四爷推倒在地,四爷到现在还没有去看她”

他虽然没有留在这里照顾她,但是他也没有去看她,可见他此时的心里,由于她的受伤己经偏向自己。正如她爹爹所说的,一个傻子,在她眼里又能起到多大的危害,只要除去那傻子,她便能完完整整的夺回他的心。

夹杂着脖子上的痛楚,咽下几口苦涩的汤药后,她眸光闪闪的开了口“不要声张我己经醒了的事。”

玉莹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是”

次日

经历了昨日绵绵细雨的滋润,整个大地好像再次苏醒了一般,王府之中,依旧呈现的是昔日的美好。

九儿端坐在窗前,瞅着那一朵朵开得真艳的牡丹,却是提不起一丝赏花的兴致,昨日门口的一幕,又再一次痛心的袭上她的眼前,她明白心儿姑娘在曦哥哥心目中的地位,可是不知为何,她就是不能容忍,曦哥哥为了她就对自己散失了温柔,留下了只有那狠唳。

一旁的阳春,从昨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害怕九儿姑娘又会像上次那般,着了凉,染上风寒。俯身抚了抚她的玉手,微感一丝凉意,欲要转身取来披风替她披上。

“阳春……你说曦哥哥下完朝会不会来看九儿?”九儿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阳春紧了紧手中的披风,心上一紧,口里吱吱唔唔应声道“会……会吧。”

声音似在遮掩着什么,因为她也不能保证爷会不会来静轩殿,因为她了解府里的爷,只要遇到心儿姑娘的事,一向淡定沉静的他便会心神慌乱。

九儿回了头,离开那株娇艳牡丹的视线,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心下一叹“连你也觉得有可能不会来,是不是都是因为那个心儿姑娘。”

阳春将手中的披风轻轻的替她披上,坐了下来,抚上了九儿的玉手,轻言道“其实心儿姑娘也挺可怜的,堂堂的千金小姐,一夜之间,家里被抄,没了父亲,没了家,还差点被痞子脏了身子,最后还自行抹了脖子,差一点就丢了性命,爷自然是心疼她了。”

九儿闻知,生气的甩开了她的手,低斥道“阳春,不许你同情她。”

阳春低了眸,无奈点点头“哦,奴婢以后不会了。”

就在主仆二人陷入沉默之迹,门外响起了一丝急切的声音“阳春姑娘可在?”

“是玉莹姑娘?”阳春闻声就能辩出是那杜家小姐的丫头玉莹,就是不知她为何会找来这里?

“九儿姑娘,奴婢去看看。”阳春匆匆的开了门,聚见一脸忧虑的玉莹杵在门口。

玉莹见门开了连忙拉上了阳春的手,哽咽道来“阳春姑娘见到你真好,我家小姐从今早醒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呆坐在床榻之上,任我怎么唤她,她都不理,我担心我家小姐会出事,本想着找爷的,谁知爷与墨将军都入宫了,这府中,我也只识得阳春姑娘,能否请阳春姑娘前去看看我家小姐。”

“这……”阳春有些为难之时,身后响起了九儿的声音“阳春,九儿与你一块去。”

“九儿姑娘你……”阳春的话还没有说完。

玉莹就含泪阻拦了她的话“阳春姑娘你就快同我前去吧,我真的很担心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实在是太可怜了,我求求你了。”

阳春拧眉想了想,抬眸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吧。”

清雅殿

殿内,一片沉静,杜念心靠在床沿上,一动不动,样子是那般的凄惨,双眼是那般的无神,面容又是那般的冷绝。

九儿紧跟阳春的身后,取见杜念心呆呆的坐在床榻之上,两眼空洞,平日里的娇艳今日看来暗淡无光,毫无生气。

阳春见她一瞬一瞬的看着床榻之上的人儿,她悄悄的凑到九儿的耳边,轻轻道来“九儿姑娘,你切记一定不许胡来啊。”

九儿回了眸,对上她担忧的眸光,点了点头“阳春放心,九儿知道。”

玉莹伸手在小姐的面前晃了晃“小姐……阳春姑娘与九儿姑娘来看你了。”

杜念心依旧没有抬眸,丝毫无视她的话。

阳春牵着九儿的手,慢慢的向前,俯身微微一笑“心儿姑娘,我是阳春,你想吃点什么么?奴婢吩咐人去做。”

“阳春……她怎么不说话啊,傻了么?她……”九儿一瞬一瞬的看着她,口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只听见一句冰冷如霜的声音自杜念心口中传出“我想吃莲子羹。”

玉莹面上一喜,望了望阳春与九儿,兴奋道“小姐说话,她说她想吃莲子羹,还记得上次就是一位叫玉荷的姑娘送来的莲子羹,我家小姐可喜欢了,请问那位玉荷姑娘可还在府中?”

“这……”阳春闻知,手上一紧,有些为难。

“怎么?她不在么?”玉莹疑惑的看着她。

阳春扯了扯唇“玉荷现在是府中的夫人,恐怕……”

玉莹心下一叹“这可如何是好,我家小姐自小就嘴刁,一般的莲子羹她是不会吃的,她就爱吃玉荷夫人做的那种莲子羹,说不定吃了莲子羹,我家小姐心情就会好起来。”

阳春低了眸,想了想,抬眸之迹,她轻轻一笑“那好吧,既然这样,麻烦玉莹姑娘替奴婢照顾着九儿姑娘,阳春去找玉荷夫人,让她替心儿姑娘做碗莲子羹过来。”

“哎……有劳阳春姑娘了。”玉莹看了一眼床榻之上的小姐,眸光闪过一丝魍魉。

阳春转了身,将手中的九儿拉至外殿,直直的看了她一眼,眸中泛着不放心,半响后,还是轻轻的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嘱咐道“九儿姑娘,你千万不要生事,奴婢去去就来。”

九儿瞪大了眼睛,转眸瞅了一眼房间的主仆二人,点了点头“嗯,阳春,放心,九儿不会生事的,九儿就在这里等你回来。”

阳春放开了她的手,让她坐在桌前,替她倒了一杯茶水,递到她的手中,紧了紧她的手,转身离开了,每走一步,她就回头一次,心里跟着七上八下,虽是放心不下,但是她还是迈出了殿外。

九儿瞅着阳春的身影渐行渐远,心跟着低沉下来,拧着眉,抿了抿唇边的茶水,起身晃到了窗前,背倚靠在窗边,用力推开窗户。

起风了,微风透过帘子,将九儿的素色衣衫吹得飘然若絮,凉风徐徐而来,吹起她的发丝缕缕粘至玉颜之上,拨了玉颜之上的发丝,微感一丝凉意,无奈的带上了窗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