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条件

作者:杏馨 字数:995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书香殿

夜深了,繁星点点,冷月高挂星空,月光一泄千里,在月神的温柔风情之下,四王府的每一处都亮着点点烛光。

自从出了恶惩妾室苏晴儿之后,府内非常的平静,其他的妾室都在府里爷的威慑之下,不敢造次。

九儿在阳春的帮助下沐浴完毕,躺在床上半天,想了许多,探了几次脑袋也不见端木辰曦前来。

想着他肯定还在生自己的事,所以不见她,也不与她一起用膳,她按捺不住想要去找他,而阳春也自知拦不住便也由着她去了,只是在她出门时给她裹了一件厚厚的披风。

更何况九儿姑娘夜间闯入爷的房间已不是新鲜事,爷也没有过多的责罚她,所以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来到书香殿,九儿没想到端木辰曦当真已经睡下。

殿中黑漆漆的一片,她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而后朝阳春挥手让她回去,阳春自是笑着点了点头帮她带上了房门。

“曦哥哥……”她小心的挪着步子,小心的来到床边,揭开了缕缕垂缦,却不见床榻之上的曦哥哥回复她。

想着此时的曦哥哥己陷入了沉睡之中,她轻轻的为自己脱了鞋,慢慢的爬上了床榻,她每动一下,都非常的小心,生怕吵醒了床榻之上的人儿。

终于被她爬到了他的身边,她又再一次小心的掀开了被子,慢慢的钻进被子里,被子里好暖和,透着他的阵阵香气。

她挨得他更近了,只因为他的身上有着特殊的香气,还有属于他独有的温暖。

端木辰曦好似感觉到身边的异动,他自睡梦中一个重重的转身。

“啊……”九儿一声闷哼,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而自己的一只手却被他压在了身下,动弹不得。

九儿想要挪出来,却是力不从心,待他又渐渐陷入沉睡之中。

下一刻,九儿的另一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轻轻的滑过他的俊颜,指尖轻轻的落在他的唇片之上停住了。

她好似想起了什么?她慢慢的逼近他的俊颜,她记得这里的味道,是甜美而温暖的,她没有想多少,轻轻的将唇片贴了上去,渐渐的感觉到他的呼吸传出来他特有的味道。

贴上他唇片的那一刻,她全身一颤,好像触电般了的停不下来,脑子里好像又要得更多,却不知自己想要什么。

此刻她只想将他独有的味道保留在自己的唇上,丝毫不肯放开。

端木辰曦微感唇上的美妙,似在渐渐的苏醒,又似在梦中回味,随着她唇片上的柔软,他轻启贝壳,无意中……

九儿一颤,贝齿相交,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

“啊……”一阵痛楚声自两人的唇边响起,端木辰曦猛的起身弹坐了起来,而后手捂在唇边,口里一阵腥甜传来,满面赤红,抬首一双黑眸带着一丝寒芒瞪向吓得躺在自己身边的九儿。

“曦哥哥……你怎么了,九儿不是故意的。”九儿也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抹掉方才遗留在唇边的口水,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咬到了什么?

见端木辰曦没有说话,她又接着吱吱唔唔开口“不能怪九儿,方才是曦哥哥你自己将舌子伸入九儿的口中,九儿也是不小心才咬到你的舌子的。”

好不容易从痛楚中缓了过来,再一次分析她的话,方才自己是怎么了,为何会将舌子探入她的口中,自己不是睡着了么?

半响后,他回了眸,瞪着她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三更半夜不睡觉,来我房间做什么?”

“九儿只是想来看看曦哥哥还有没有在生气。”说罢,她便撒着娇的拉上了他的手。

端木辰曦急忙往旁边一避,低斥出声“现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

九儿自然是知道,听着他的口气,曦哥哥今夜是难以消气了,他都没看她一眼,卷着被子在另一侧自顾自的睡下。

半响后,他还是没有更她,试探着朝他的侧颜看了看,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只见他的脸绷得极紧,她嘟着小嘴“这么晚了,曦哥哥要让九儿单衣回静轩殿么?也不怕九儿被冻着。”

他不语,只觉得内心油然了一丝不忍心,只想冷落于她,不与她说话,看她是否能自觉的回自己的殿中。

可是没有如他所愿,殿中竟然没有一丝动静,微微翻身望去,九儿正着单衣坐在榻上,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

他面上微微一紧,连忙又翻身背对于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忍看她受冻,就只好妥协。

“怕冻着,还不快好好躺下。”他没有转身,声音虽是喝斥,但是听得出来,带了几分悯柔之意。

“哦……”应了一声后,九儿开心的一点一点地挪动过去,而后在他身旁躺了下去。

见他又往内侧移了移,她便跟着往他身上贴去,这样一动,反而让他离得自己更远了,连身上的一角被子也被卷了去。

“曦哥哥,九儿冷……很冷。”九儿抖着声音在一旁不敢靠近他,又害怕他会怒斥自己。

“这么大个人了,冷不会自己盖好被子么?”他依旧没有转身,背对着她,冷冷一言,呼吸沉沉却不均匀,透着他余怒未消的讯息。

她干脆支起身子趴到他的身上,紧紧的贴着他的身子,下一个瞬间,他的身体因为柔软的入侵,全身一颤,大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九儿柔软如骨在他的身子上蹭了蹭,贴在他热腾腾的胸口呢喃道“被子都在你这边,九儿盖不到。”

“胡闹……快下去。”端木辰曦忍受不了她柔软在紧贴,将她的的身子紧紧扳在手中,欲要将她推下去。

“我不……我不……”谁知九儿竟是死死地抱着他不放,闻言更是大胆地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襟。

在他尚未及时反应时一把拉开了他的寝衣,一双水眸直勾勾地盯着他,直到下一瞬间,右手一个上窜,意外竟又发生了。

“啊……”端木辰曦一把将她推开,龇牙咧嘴地从床上弹坐而起,而后双手紧紧的护在某处,满面赤红。

九儿一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双手捂着的地方,一丝不祥的预感冉冉升起,眸中一闪,快速爬了起来,向他扑了过去“曦哥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九儿刚才弄疼你了,你快松开手让九儿看看。”

天啊,这女子也太大胆了吧,竟然堂而皇之的要看男子的某一处,端木辰曦闻言,没差点活活吓死,忍着下体的疼痛,窜地转了身,喝声道“我己经没事,离我远点。”

“不让九儿看,让九儿替你揉揉也行。”九儿依旧不依不饶的拥了上去,一把扯住他的裤头,欲要脱下他的裤子,一个不小心,意外又发生了。

端木辰曦因为这个意外,全身又是一颤,身上像一股电流直冲脑门,一甩手将她甩开来,面红低斥了一声“你……你到底想怎样?

九儿噘噘嘴,一脸的无辜,只感觉方才手上的异样让她深感不解,抬头拧眉看着曦哥哥“九儿以为曦哥哥伤着了,只是想替你看看,替你揉揉,是九儿又闯祸了么?”

见她一脸无辜,端木辰曦这才心下一叹,眼前的她宛若一个犯了错的孩子,男女之间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与她说不清,只能生生的咽了口气,转眸不再看她,极力的压制身体里的那丝燥热。

九儿见他没有说话,借着浅浅的月光,面容丝丝抽动,像在隐忍着什么,她微微垂了眸,想起方才手上的灼热感,突然感觉到什么,蹙了蹙眉再一次往他身下看去时,端木辰曦急忙将她推开并随手拿被子盖住了自己身子。

九儿回了眸,眨了眨眼睛,呢喃道“曦哥哥方才你那里好大,好烫手。”

端木辰曦闻知身后的呢喃,身子又再次一紧,转身满脸阴沉的对着她低吼道“这件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起,否则我就将你赶出府。”

“不……曦哥哥就放心吧,九儿绝不会与人提起的,曦哥哥不要赶走九儿,不要………”她的声音几近哽咽,眸中泛着闪闪水迹,委屈害怕的躺在了内侧,动都不敢动。

端木辰曦自心底长长一叹,该说她什么好,骂也骂了,吼也吼了,为何她对自己如此放肆,深夜探入他的房间偷亲了他,让咬了他的舌子,而后又种种意外发生,让他难受与难堪,他还是不忍心将她赶出他的殿中,反而情不自禁的替她紧了紧身上的被子。

待她睡着后,他起了身,站在窗口,让凉风袭走被她挑起的那一团火。

杜府

几日后的蓝天还是那么的蓝,白云还是成群结队,就连鸟儿依旧在树上唱着歌。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眼前的一幕。

“滚……”几个下人将杜念心狠狠的推倒在府外。

随着下人们的无情丢弃,杜念心噗通一声倒地,双手蹭在地上,细嫩的双手瞬间被蹭出一块血迹。

她吃痛的将抚着受伤的双手,泪眼汪汪,她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赶了出来,昨夜还在父亲的的身旁,感受着父亲带给她的爱。

早上起来,府里又来了一大批官兵,在府里翻箱倒柜,四处贴封,就连她箱里最珍贵的一顶步摇都被抢了去,那可是德妃娘娘赐与她大婚之时所带的金步摇。

而后才得知,家父入狱,府中被抄,而自己也要被无情的净身出户。

“小姐……”身旁的玉莹痛心的将她扶起来。

而后几下人的声音又恶心狠狠的传来“再不走,就不要怪我们哥儿几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玉莹气不过,怒指着他们道“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狗奴才,老爷在的时候,自认待你们不薄,现在杜家出了事,你们竟敢如此对待小姐,就不怕遭雷劈么?”

“老爷,小姐……哈哈……睁开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这到底是谁的府邸,如今这偌大的府邸可是太子殿下的,快……快……将门关好,不要染上她们的晦气。”门嘣的一声,紧紧的关上了。

“你们……开门……开门啊……”玉莹歇斯揭底的拍打着门,门内却丝毫没有反应。

“玉莹……不要再叫了,我们走吧。”杜念心泪光闪闪,凄美一言。

玉莹痛心的看着小姐,抿了抿唇“小姐,现在我们要去哪里?”

杜念心回看了一眼,那摇摇欲坠的杜府两个大字,含泪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玉莹知道家中发生了此等大事,小姐心里肯定难受极了,老爷入狱,府中被抄家,小姐又被无耻的下人赶了出来。

突然眸光一闪,好似想到了什么,连忙抚上了小姐的手,轻轻道来“不如我们去找四爷吧,四爷对小姐有情,定会帮小姐与老爷脱离困境的。”

杜念心抬了眸,眼前顿时浮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点了点头。

京城街道

两道身影缓缓走在喧闹的人群中,京城街道现在人满为患,较之过往差别最大的是,街道上的所有人不论男女老少,只因端木辰曦的到来,大家的眼光都一瞬一瞬的盯着他看,他似乎感觉到了眸光的灼热,面上微显不自然,不是因为身边的女人一直嚷嚷着要出来走走,他是绝不会像这般带着她一同走在热闹的集市之上。

每一次九儿去拉他的手,他总是会刻意地避开,试了好几次,九儿略显有些不高兴,灵机一动,顾不了那么,一把拥上去,死死的挽住他的臂膀。

他心头一紧,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而后又抬眸看向她。谁知九儿却故意移开视线看向了别处,而手却是得寸进尺地更紧了几分。

就这样,两人亲密挽手走在大街上,不知情人一定会认为他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郎有情,妾有意。

不远处就是一道叫骂的摊贩,摊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珠钗,一眼就将九儿给吸引住了,她一把放开了他的手,扑了上去,拾起摊上的一只蝴蝶玉钗捏在手里,爱不释手,看了好半响。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可是全京城独一无二的蝶钗,也就姑娘的姿色方能配上这蝶钗。”老板一脸笑意的说道。

九儿瞅了他一眼,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玉钗,调头就走。

“哎……姑娘,您还没付我银子呢?”老板急切的追了出来,口里大声叫嚷着,就在这时,面前被一张银票给遮了双眼,挡了去路。

“不用找了”端木辰曦手持银票冷冷一言。

“客官好走……喜欢就再来啊…”老板晃着手中的银票,得意的笑着,今日可遇到了贵客,这一出手二话不说,就是银票。

九儿高兴的晃着手里的玉钗,弯眉甜甜一笑“谢谢曦哥哥……”

“以后出来买东西,一定要记得付银子,不然定会让人拉去见官的。”他转眸看她,语气中带着一丝柔意。

她闻言,蹙了蹙眉,低头摸摸自己空空的衣兜,嘟着小嘴“可是九儿又没有银子。”

见九儿这副模样,端木辰曦这才想起来,从来没有给过她银子这一回事。

“以后若是要出门,就让阳春去库房取银子,有了银子,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端木辰曦沉声浅笑的应着她的话。

九儿微微抬了眸,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玉钗,再回头望了望街上以银子购物的人,似乎明白了,笑着点了点头“嗯……”

两人边走着,端木辰曦边见她对手中的玉钗爱不释手,唇角浅浅的勾起“喜欢么?”

九儿眸光一亮,手持玉钗递到他的面前,边晃着边嘟嘴“喜欢……就是我现在没有镜子,没有办法将这玉钗带上,曦哥哥能替九儿带上么?”

端木辰曦剑眉微扬笑意浓浓,接过她手中的玉钗高抬起,替她轻轻的插入她的发髻之中,待他们两人四目相接之时,他轻轻的刮了刮她高挺的鼻子。

九儿抚了抚头上的玉钗,而后挽上他的手腕,宠溺的靠在他的臂膀之上,随着他的步子向前行。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闪现二抹身影,透过人群正惊愕地望着前方的景象,手里的丝巾拧得紧紧,眼波微动。

杜念心也不知道站在此地站了多久,眸中的一丝喜悦转眼间成了一丝怒气,可想而知,她在最危难的时刻想到了他,向他求助。

可下一瞬间就见他为其他的女子带上玉钗,她的心就如刀割了一般,血流不止,眸光一直落在端木辰曦和九儿相牵的的手上。

“小姐,我们快追过去吧……四爷就在前面,有了四爷的相助,小姐就不用看人脸色了,四爷也定会想办法救出老爷的。”丫头指着前方渐行渐远的两道身影,着急的喊着。

杜念心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眸光还是直直的望着那两道痛恨的身影,暗自泪流。

身旁的丫头更加急了“小姐如若再不追上去,那四爷就走远了,玉莹能理解小姐现在的心情,可是现在最要紧的不是伤心,也不是自尊,更不是睹气,而是求助四爷,让四爷帮小姐救出老爷。”

杜念迈出了脚下的步子,却是与端木辰曦相反的方向,她此时的心情是复杂,是凄美,是痛苦的。

“小姐……”丫头追了上来,拉住了她的衣袖。

杜念心自嘲一笑,没有泪水,也没有泣声,只是冷冷开口“不用找四爷了,如若他愿意帮我,又何必让我来找他呢?他应该早就来看望我了,而他现在在做什么,陪着其他的女人在游街玩乐,他的心里又怎会有我?他又怎会帮我?”

“可能是四爷他……”丫头依旧没有放开她的手,只是话到一半,小姐出口阻了她的话。

“好了,不要再说了。”杜念心扬了扬袖,甩开了她的手。

“那小姐不去找四爷,这是要去哪里?”玉莹泛着丝丝泪水,声音在颤抖,抬眸间,却在她眸中看不到任何情绪,只是微抿的唇线渐渐僵硬。

半响过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太子府

太子府本就金碧辉煌,由于太子的生性问题,后花园更是一绝,不管任何的季节,这花园里都是繁花遍地,芬芳袭人,彩蝶翩飞,虫儿嬉戏。

随着微风的阵阵袭来,推开一层雾气,静静的流水声依稀可见,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池雾气腾飞的温泉。

泉中媚声阵阵传来,随着水花的溅起,若隐若现池中之人衣不遮体,娇盈喘喘。

“殿下,你好坏……”

“你这小妖精,不是日日夜夜等着本宫宠幸么?本宫如你所愿”

“啊………”

一番水中游戏,两个人紧紧的交织在一起,也不知过了多久,男的身子一阵抽动,僵持了半响,转眸间,将身上的女子恶狠狠的推开,喝声道“滚……”

“殿下……妾身……”水里方才还在欲仙欲死的牡丹,顿时面色苍白。

“滚……”水中之人再一次怒吼。

“是……妾身告退。”牡丹只好上岸卷衣而逃。

府中的女人面对太子殿下的时好时坏,实属招架不住,上一刻还在他的身下娇喘微微,下一刻就要应付他的怒吼冷言。

出了温泉口,就听见前方有人向她行礼“参见夫人。”

牡丹理理红妆,面色恢复了一丝淡定,拧了拧如水的发丝,问道“这是赶着要去哪?”

奴才微微抬眸“是……是杜家小姐要求见太子殿下。”

牡丹手上一僵,心上一紧,回了眸“就是那个杜尚书的女儿,杜念心么?”

“正是……”奴才开口应道。

牡丹陷入了思绪之中,杜念心对她来说,她还是十分了解的,也可以说,早己将她恨在了心里,如若不是因为杜念心,那自己早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了,只因为自己的父亲官位没有她父亲的高,而自己就只能为妾。

幸好上天对她还有一丝眷恋,正在这个时候,她就听闻,杜念心家父入狱一事,自然杜念心与太子的婚约也只会作罢。

如今这女人前来找太子殿下,无非就是想求助太子,她是最了解太子殿下的,方才己经在自己的身上一泄欲火,现下是最讨厌女人近他的身,如若自己让杜念心在这个时候进入温泉之中,依她对太子殿下的了解,杜念心那就是找死。

牡丹顿了顿之后,回了神,唇角微微勾起“这样吧,殿下还需要泡会儿温泉,你去传那杜家小姐到此,殿下便可在泉中接见杜家小姐。”

“这……”奴才好像有些为难。

牡丹面色一怔,而后又化作了一丝妩媚“你这奴才莫不是忘了,你来传报的这杜家小姐定是为了杜尚书的事情才会急着要见殿下,而且杜家小姐是皇上御赐给殿下的太子妃,往后也许就是这府中的女主人,待她入住府中,你这奴才今日的通融,她定会记在心里的,说不定还会在府中提携提携你,大好前程就在你的眼前,听本夫一言,快去吧。”

奴才一听心上一喜,觉得是有几分道理,微微行礼“是,夫人说得对,奴才这就去。”

待奴才走后,牡丹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越来越长,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温泉,便匆匆离去。

不久后,奴才便领着杜念心跃过层层繁花,到达了温泉口,顿时间,杜念心心上传来一丝不安,停下脚步,微微问道“太子殿下,当真在里头?”

奴才笑着点点头“奴才怎敢欺骗您呢?殿下是真的在里头。”

杜念心瞅了一眼温泉口,心稍稍下沉,轻轻一叹“有劳你了。”

杜念心顺着他指引的地方,掀开了丝丝珠窜,聚见里面,雾气腾飞,朦胧之中她轻轻的迈着步子,四处寻着端木辰皓的身影,闻着声声水声,她渐渐靠近,突然袭来一层水波,直压她的全身,顿时淋透全身。

还没待她回过神来,耳边响起了熟悉而又冰冷的声音“给本宫滚出去。”

杜念心闻知,淋湿的身子,微微一颤,瞪大了眼眸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他竟一丝不挂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顿时面容之上飞上一丝红晕,立刻转了身,吱唔道“殿下……恕罪,心儿不是有意要冒犯……”

端木辰皓闻知,转了身,聚见杜念心一身湿溚溚的背向着他,跳上岸,一步一步慢慢的靠近她“转过身来……”

杜念心闻知瑟瑟转身,但是还是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她害怕再见到方才那另人难堪的一幕。

端木辰皓见她不敢看自己,一声低笑过后,缓缓抬起她的下颚与她面对,轻启薄唇挤出一句话“睁开眼……”

杜念心在他的威严之下,缓缓睁开眼睛,眼前全裸的男子正邪笑着看着自己,她转了眸,将眸光落在另一侧,微微开口“心儿还是在外等候殿下吧。”

端木辰皓眸光一敛“那岂不是要让心儿姑娘久等,如若心儿姑娘不介意的话,本宫倒是不介意与心儿姑娘一同泡泡温泉。”

“心儿谢殿下的美意,心儿还是在外等候殿下。”杜念心抬眸望向他,惧怕、愤懑积聚心头,玉脸在他的手中变了色。

端木辰皓放开了她,扯起她湿透了的衣服,唇角轻笑“啧啧……这小身板都湿透了,这外面风大,岂不是要让心儿姑娘冻着了身子,这样本宫会心疼的。”

杜念心高抬纤纤玉手揉揉下颌的痛处,微感他的手正触碰着自己的白皙的肌肤,眸光闪着浅浅的无奈。

这次她并没有如上次那般,拒他于千里之外,反而增添了一丝振定。

指尖微微收紧后,她微微开了口“既然这样,还望殿下给心儿一点时间,心儿有事相求。”

“本宫一片真心美意,心儿姑娘却丝毫不放在心上,这让本宫如何再与心儿交谈下去,心儿姑娘还是请回吧。”端木辰皓笑着转身,负手而立,器宇轩昂,站在她面前遮挡了她所有的视线,可是对于她来说心头却是一重,有一种危机似乎在慢慢逼近。

“不……”杜念心急切一唤。

闻声,端木辰皓跳下温泉,又是轻轻一笑,眸光一丝得意“那心儿姑娘可否与本宫一同泡个温泉?”

杜念心颤抖着指尖望向他,双眸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当外衫褪去,她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却始终不敢抬眸看他,而此时的心却跟着狠狠揪起,缓缓的下入温泉之中。

一旁的端木辰皓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的悯柔之意,反而唇角的邪笑更深了几分。

杜念心揪着心,含着泪委屈的道来“殿下现在可是满意了?”

端木辰皓慢慢的靠近她,聚见她往后退,唇上微微泛起笑意“多谢谢心儿姑娘赏脸,说吧,今日可是为了家父而来?”

杜念心在水中一个不稳,踉跄几下,立住后,面色怔怔开口“正是,心儿想请太子殿下救救家父,家父己年迈,还望太子殿下在皇上面前替家父求得最后几年的自由,心儿定是感激不尽。”

“杜尚书,私相授受,饱其私囊,其罪当诛,若不是父皇看在你我有婚妁在身,恐怕连心儿姑娘此次也难逃一劫。”端木辰皓勾唇浅笑拉起她的手,紧在自己的手间,细细的端详着。

杜念心脸色一红,眼中却尽是怒意,转眸瞪了他一眼将手从他掌心抽出“与太子殿下得皇上赐婚是心儿之幸,请殿下看在家父对您忠心耿耿的份上,还请太子殿下救救家父,心儿知道,太子殿下一定会有办法救出家父。”

端木辰皓眉心骤然一紧,手上一空之时脸色骤然黑沉“心儿姑娘为何不去求求往日情人,本宫的四弟呢?”

“我……”杜念心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何为,可是听了这句话,终是紧咬着牙,没有再吭声。

见她欲言又止,端木辰皓笑了笑“本宫明白,若要救出家父也不难,只是,你得答应本宫一件事。”

“太子殿下要让心儿做什么?”杜念心心上又袭上一丝不安。

下一瞬,杜念心只觉腰间一紧,待她回过神之际唇上一重。

惩罚性地一阵啃噬之后他才放开她,看着她投来的满是怒意的眸光,他倒是笑意更深了几分,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道来“今日好好陪本宫,拿你的身子来换你父亲一命,如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