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父子争夺战

作者:杏馨 字数:97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为什么要这么问?”端木辰曦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开来,略显激动地扣住她的肩问。

九儿轻蹙娥眉望着他,额头之上冒着无数闪闪发亮的冷汗,右手轻轻的抚上了左胸,抿唇开口“刚才在梦里……九儿好像胸口被一支利箭从身后穿入,无法呼吸,九儿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端木辰曦闻知,心上一紧,缓缓松开她的肩,持着锦帕替她拭去额前的点点汗珠,柔声道“没事,那只是一个梦……没事了。”

虽然他不知道,九儿在梦中经历了些什么,但是他敢肯定,九儿方才那一声惊叫,还有额前的那一抹粘湿,定是在梦中经历了生死之危。

“那为什么九儿这里还是好痛,好痛……”九儿从梦中惊醒后,胸口处传来的异样让她极为不适,右手紧了紧自己的胸口,表情有些痛苦。

端木辰曦扣在她肩头的手,微微收紧,声声连唤“陌璃……快来看看九儿。”

陌璃闻声,提了提自己受伤的手,皮肉之上的痛楚,让她再一次咬了牙,走上前,抚上了九儿的玉手,轻拧黛眉表情有些痛苦。

“如何?”端木辰曦语气充满了急切。

陌璃收回了手,避过端木辰曦的身躯,将他挡在身后,伸手将九儿的衣领微微脱下,探手入她的左胸口,轻按了几下,聚见九儿脸上挂上了一丝痛楚,而后替她将衣领提了提,冲她微微一笑。

转身后,对上端木辰曦眸中的丝丝急切,她垂了眸,缓缓开口“爷放心,九儿姑娘胸口没有发现异常……并无大碍。”

端木辰曦心下一叹,转眸望去,九儿面容之上的痛楚并没有散去,那颗缓缓下沉的心顿时又提了上来,语气泛着质疑“那她为什么会嚷着叫痛?”

“这……”陌璃抬了眸,又低眸,好似有着难言之隐。

“难道连你也无法诊断出来。”正在她为难之迹,端木辰曦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

“不……并非陌璃无法诊断,是……”陌璃抬眸望了望他,羞涩转眸,话语一半,终是化作了一丝叹息与无声。

“是什么?”见她欲言又止,端木辰曦突然拔高了嗓音问道。

针对他的咄咄逼问,陌璃脸上慢慢灼热难挡,眸光灼灼一语“唉,四爷你就不要问了,九儿姑娘无碍,这几日……这几日只需好好休息便好。”

说罢,她起了身,凑到一旁阳春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些什么,聚见阳春,捂嘴偷偷一笑,而后清了清嗓子“阳春知道了,陌璃姑娘请放心,阳春定会照办。”

陌璃点了点头,自心底轻轻一叹,转了眸,手上的疼痛又再一次传来,微微福了福“四爷,夜己深,既然九儿姑娘无碍,陌璃就先告退了。”

陌璃转身之迹,眸光闪在他手上那一团缠着布,粘着满满鲜血的手,顿了顿,还是向外迈出了步子,她知道,她多说无益,此时的端木辰曦是绝对不会因为她一句话,而放下刚刚苏醒的九儿姑娘于不顾。

待她走后,端木辰曦对着屋里的其他下人,扬了扬手“你们也下去歇着吧,今夜由本王来照顾九儿。”

“是”下人们纷纷离去。

九儿靠在床沿,轻拧秀眉一瞬一瞬的看着身边的端木辰曦,端木辰曦自她领口提了提被子,柔声开口“胸口还痛么?”

九儿扯着自己的领口,瞅了瞅胸口,抬眸,噜了噜嘴“不碰就不会痛,一碰就会痛,里面好像还有肿块,曦哥哥,你摸摸……”

说罢,他拉起他的大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她此时的举动,让他身子一颤,心上一紧,手像触电了一般的缩回来了,面颊瞬间泛上了一丝红晕,灼热难挡。

“你怎么了,曦哥哥,摸到肿块了么?”正在尴尬之中,九儿的一句话让端木辰曦再次神经一绷。

“我……”话没有说出口,为挡尴尬,投拳假做轻咳了几声。

见他犯着轻咳,面色有些失常,她张了张嘴扯动他的衣袖“曦哥哥怎么突然之间脸红了,是生病了么?”

“我没事。”他头也不转地开口,顺手一甩,直接打在她左胸口柔软之上。

“啊……曦哥哥,你弄疼我了,好痛……”九儿面色一沉,抚着胸口直叫疼。

“先忍着……一会儿就没事了。”他突然拔高了嗓音吼了过去,好似这样才能掩饰浓浓的心虚,指尖微微收紧,手上还若有似无地遗留着那柔软的触感。

“不要,好痛,九儿要曦哥哥揉揉……你揉揉……”九儿被他吼得心头一颤,但是对他的话却很不满,扯着他的衣袖没完没了。

“不行……”端木辰曦闻言,面色仿佛又更恼羞成怒地烫了几分,将她的手轻轻的扒开,这次他很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又碰到她那里,那么后果会比此时更难堪。

“为什么不行,是你弄疼九儿的,你得负责……”九儿双眸一瞬一瞬的打量着他,还嘴里不停的提醒。

端木辰曦顿时窘迫万分,一时不知怎么跟她开口,却发现背脊竟是沁出了汗,顿了顿,低言闷闷道“九儿不要闹了,你这痛一会儿就好。”

九儿好像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睛后点头,低了头,胸口还是传来阵阵刺痛,自己动手轻轻的揉了揉,发觉越来越痛了,面上顿时泛上了丝忧虑“是不是九儿病得很严重,就快要死了。”

“胡说,你好好的,怎么会死呢?”他眸光一怔,带着浓浓的寒气。

九儿不解,垂眸暗自嘀咕“那为什么胸口会痛?”

端木辰曦抿了抿唇,见她低眸失落之余,他的声音竟柔了半分“你这不是病,你是……你是……正常的反应,过几天就不会再痛了。”

他终于明白方才陌璃为何会针对自己的话,欲言又止,饱含难言之隐,然而现在自己又要尴尬的面对这一幕。

“真的么?”九儿高扬起下颌,直直的看着他,等着他下一刻的回答。

“我何时骗过你。”端木辰曦闷闷地将她轻轻的靠在床沿之上,心里暗暗祈祷她不要再为此事再问下去了。

“曦哥哥经常骗九儿,经常说话不作数。”九儿嘟了嘴,不屑的眸光闪过他的眼前

“我几时说话不作数了。”端木辰曦小心翼翼的替她盖好胸口的被子。

九儿撇了撇嘴“那为什么曦哥哥迟迟不肯娶九儿,明明是曦哥哥亲口答应的。”

“我……”端木辰曦手上一紧,立刻收了回来,无言以对,转了眸,不再看她。

又来了,他以为她不会再提此事,今日竟在这般尴尬的情况下,她又拿出来说事,还未待他理清此时的思绪,九儿又是一丝轻叹“不是常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么?虽然九儿只跟先生念了几天的书,但是这句话九儿还是能够理解,曦哥哥你休想反悔。”

闻言,他自心底闷闷地哼了一声,朝她睨了一眼,却发现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他不由一愣,眼前的九儿时而熟悉,时而陌生。

也不知顿了多久,他敛了面上的沉思,紧了紧双手,拧眉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我?”

“因为曦哥哥是第一个出现在九儿生命里的人,九儿喜欢曦哥哥,九儿也知道,只有成为曦哥哥的妻子,九儿才能与曦哥哥白头到老。”她轻轻的抚上了他的手,这次没有将他的手放置自己的胸口,水眸里饱含情意。

“傻丫头……”他将她拥在了怀里,没有回应她的话,也没有再给她承诺,只是默默的将她拥至怀里,因为他不知道将一个这么爱自己的女子留在身边是对的,还是错的,在她的眼里,世界里,只有他一人,而自己呢,心里藏着的并非只有她一人,渐渐发现自己的做法对她不公。

轻叹一声敛回思绪,或许除了这颗心,他真的愿意给她一切她想要的,娶她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但是像她一样,心里只有她一人,他似乎还无法做到。

心里的初衷好似又回到了刚开始与她认识的时候,确实是因为她一句心颤的“曦哥哥”才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他自私的拥有她,不但没有给她带来幸福,反而时常还伤害到她,这都是自己自私残忍惹出来的祸。

次日

清晨,推开层层迷雾,他早早的起了床,轻轻的离开她的身边,将被子小心翼翼的替她盖好,回想起昨日他就是这样拥她渐渐入睡,身上还遗留着她淡淡的香味,见她还在深深的熟睡之中,情不自禁的低头,轻轻一点她的唇片,随着门口的动静,他快速的放开了她的唇片,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裳,走出了门。

“爷,时候不早了,该入宫上朝了。”门口的墨棋一早就候在门前,他知道爷昨日一宿都在照顾九儿姑娘,必定会歇在九儿姑娘的房中。

端木辰曦点了点头,眸光中闪过一丝狠唳,回头,探了探屋里的动静,小心翼翼的带上了门,边走,边交代“即刻命暗卫风雨雷电四人,寸步不离的跟着九儿,确保九儿时刻安全,九儿如有任何的意外,让他们提头来见。”

“是……”

崇华殿

早朝之上,端木辰曦聚感父皇的眸光似剑,他感觉到了他的异常,方才宫中的奴才留了他的步,他自然是猜到了些什么,迈进殿中,聚见自己的父皇,飞笔着面前的一副丹青。

“见过父皇。”他连忙上前行礼。

“起来吧。”皇上头也没抬,依旧细细的描着手下的山水之图,下笔轻而缓。

“谢父皇。”端木辰曦直了身,立在书案之上,默默的等待他的问话,昨日他遣他的人回来,他就料想今日定免不了一番责罚,只是没有想到这暴风雨来之前,却是如此的平静。

皇上此刻一个转笔落下,满意一笑,抬了头,对视了一眼,即刻淡笑转眸,飞袍离开了书案前,轻轻的坐下,扬手示意殿中的下人赐坐,上茶。接着淡声一语“九儿丫头醒了么?”

随着奴才们的上茶,端木辰曦边渐渐入坐,边回话“回父皇的话,九儿己经醒来了,只是陌璃交代,九儿现在头疾频繁犯得严重,要时常留意,不能再让九儿受到任何的刺激。”

“你的言外之意,朕明白,昨日你遣了朕的的人,朕自然是不会怪罪于你,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丫头好。”皇上轻轻的放下茶杯,浑厚的声音好似隐藏了些什么。

“儿臣谢谢父皇的理解。”端木辰曦拱手一礼,不卑不亢恰到好处,但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恭敬中却是透着丝丝的疏离

待他的话落,皇上并没有接着开口,深沉的面容好似淡了几分,随着殿外奴婢的进入,皇上转了眸,淡淡一笑“来……尝尝,这是朝阳国,你皇姐,汝阳丫头送来的雨露琼浆。”

“谢父皇……”端木辰曦坐在座位上微微侧身颔首,眸光并没有看他,而是落在了那碗婢女端来的雨露琼浆之上。

皇上也随即端起婢女上来的雨露琼浆,细细的品了一番,抬头之迹,抿唇微笑“味道怎么样?”

端木辰曦端起玉杯,缓缓掀起玉杯杯盖,送入唇边,一瞬间香气四溢,淡饮了一口之后,他便搁置在一旁,微微侧身道“自是皇姐送过来的定是极品中的极品。”

皇上闻知,唇边的弧度放大了几分“喜欢的话,就带些回去,这里面有你皇姐为你准备的一份。”

端木辰曦轻轻点头,却没有说话,心里的不安的情绪更浓了几分,此时面前的父皇对他来说,那就是一头无情的待怒的狮子,不可触碰。

“你可知你皇姐为何送来这雨露琼浆?”耳边响起了皇上的一问,让坐在一旁的端木辰曦微微心上一紧,面上的抽动稍纵即逝。

“恕儿臣愚钝,儿臣不知。”端木辰曦牵扯了一下唇角,瞬间恢复了一丝淡定。

皇上再一次端起桌面上的玉杯,缓缓掀开盖子,那一瞬间,他双将手中的玉杯放回了原处,深眸泛上一丝笑意“那你是否还记得,朝阳国的玉馨郡主。”

端木辰曦淡淡地朝他看来,眸中竟不带任何情绪“儿臣似乎有些印象。”

“你对她有几分印象,她对你可不是单单只有几分印象这么简单,这次你皇姐送来的这雨露琼浆正是玉馨郡主所酿,而且她还特意交代,一定要让你一尝,可见这玉馨郡主对你的心意。”

端木辰曦闻言,面色不着痕迹的一白,抿了抿唇“儿臣与玉馨郡主只是一面之缘,这其中是否有些误会?”

当年自己才十六岁,朝阳国的玉馨郡主与他的皇姐不东晋省亲,他也是无意间救下刺客手中的玉馨郡主,若不是他的父皇此刻提醒他,他早己淡忘,那些陈年往事,对他而言好似没有任何的价值,因为当时的他己深深的坠入杜念心的爱河之中,岂会有心思去在意朝阳国的玉馨郡主。

皇上特意望了他一眼,而后又冷冷一笑,笑容却只限于唇角“一面之缘,就让人家玉馨郡主对你倾心暗许,这一点你还真像你的母妃,也只有你母妃才会仅仅的一面就让朕对她倾心,此生都难忘。”

“只可惜母妃无福消受,竟会以自尽来结束父皇对她的爱。”端木辰曦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皇上闻言一瞬间变了脸色,却又极力隐忍着让自己没有发作,不是因为他提及了他的母妃,而是因他口的自尽结束他对她的爱,皇上扯笑不语,他岂会不知他的用意,瞬间往事历历在目,一杯毒酒让他与她天人两隔,永世不见。

敛回思绪,皇上方才略显苍白的脸色渐渐好转起来,见端木辰曦的眸光淡淡地朝他看来,眸中带着让他揣磨不透的心思,他抿了抿唇,化作淡然一笑“今日咱们父子不说你母妃,就说说你,你觉得这玉馨郡主如何?”

他早就猜到了他的父皇听到自己母妃自尽一事,会是这样的反应,他以前试过无数次,但终究还是让他一笑而过,父皇这样的做法,这样的态度让他更怀疑了半分。

思绪从母妃的死之上渐渐的转在了父皇方才的那一句话上,端木辰曦立即敛了思绪,淡淡道来“玉馨郡主乃朝阳国国君最宠爱的义女,自然是金枝玉叶。”

皇上加上一笑,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你能这般说,朕也放心了,方才还在担心你会不同意玉馨郡主来和亲一事,自是朕多虑了,那朕就即刻拟旨将玉馨郡主赐于你。”

“父皇……此事可否容后再议。”端木辰曦的眼底暗暗掀起了波涛。

果不其然,他的目的竟是与自己猜策的一模一样,他的父皇千方百计将自己婚配朝阳国玉馨郡主,他方才还在疑惑,如若将朝阳国国主最受宠的玉馨郡主婚配与他,那么他在朝中的势力会远远的超过太子,难道他就不想将此等好事让给他最受宠的太子,确保太子坐上皇位,万无一失么?原来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九儿。

“怎么?方才你口的金枝玉叶难道不合你的意?”皇上微微扬眉,语调中不乏错愕。

虽然说端木辰曦此时的心里紧却了半分,但是脸上仍是波澜不惊,只是垂眸摇头“儿臣不是这个意思。”

皇上再次拿起玉杯饮了一口后,抿抿,皱眉“不是这个意思?莫非是你还放不下那杜家小姐,又或是……现在住在你府中的九儿丫头。”

端木辰曦脸色微微一变,忽而想到了什么,又恢复如常“儿臣是答应过九儿……娶她为妻。”

“你……”皇上这头待怒的狮子终是起了怒色,顷刻间又恢复了一丝平静,顿了顿,声音低了半分“难道一个朝阳郡主还比不上一个来路不明的丫头?”

两人视线相撞,端木辰曦暗暗自嘲一笑“儿臣从未将九儿与任何人相比,九儿就是九儿,不管她像谁,又或是她不如谁,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儿臣心里清楚,她就是她自己,也只要做自己便好,无须跟任何人相比。”

皇上闻言指尖收紧,而后又渐渐松开来,转了眸“你是在提醒朕?”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想告诉父皇儿臣心里的想法。”端木辰曦依旧淡然。

也许以这种方式才是保护九儿的最好办法,也亦是断了父皇对九儿痴想的唯一之路,何况他还承诺过,定会娶她为妻,不会将她送入宫中。

“你倒是还真像……”皇上的话卡在了喉间,顷刻间,化作一丝低沉“行了,玉馨郡主之事,朕就容后再议,你退吧……”

“是……儿臣告退……”端木辰曦提眼看了一眼,此时的父皇面容在淡化,是自己的话激怒了他,还是他的话让对他心里的感觉多了一丝清楚。

待他离开后,皇上静静的坐在殿中,手里端着的玉杯有了一丝晃动。

“属下参见皇上。”耳边响起一丝低沉的声音。

皇上抬了眸,敛了思绪,缓缓放下手中的玉杯,冷冷一言“告诉他,时刻护在那丫头身边,好好保护她,有任何情况,随时来报。”

“是,属下遵命。”

殿中又留下了他一人,渐渐的心绪又回到了端木辰曦的那一番话,容妃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己是无人替代,她只是像而己,并非是他心中的女子,过去了,就结束了,再想起,心里还是会痛。

四王府

端木辰曦出了宫,并没有如往日一般,而是回了府中,父皇的话就像一根刺一样的扎在了他的心里,朝阳国的玉馨郡主是愰子,让他离开九儿才是他的目的。

回了府,他直径迈入了九儿的殿中,只因为九儿前二日受了惊吓,便免了她这几日的学习,让她在殿中好好的休息。

九儿聚见端木辰曦的身影,喜笑颜开的奔了过来,环上了他的臂膀“曦哥哥,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端木辰曦敛了方才进殿的那一丝忧虑,将她环在脖子上的玉手扒下,紧在手间,冲她淡淡一笑“你生病了,早些回来陪陪你。”

九儿领着他坐了下来,阳春连忙上茶,而这时的九儿竟一瞬一瞬的看着他,轻拧黛眉“九儿觉得曦哥哥今日有些不一样。”

端木辰曦停止了送入唇边的茶水,顿了顿,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疑惑的问道“哪里不一样?”

九儿水眸睁得大大,玉手指着他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你的眼睛。”

端木辰曦聚然敛了笑,微微低眸问道“我的眼睛怎么了?”

“曦哥哥眼睛里多了一个人。”她的眸光还是没有离开的眼睛。

这不是她第一次注视的眼睛,每一次她都是看着他的眼睛说话,今日的他的黑眸却与平常的不一样。

端木辰曦浅浅勾唇,方才还以为她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原来是她的稚嫩,不以为然的小抿了一口茶水,轻轻一叹“你从何处看得出我的眼里多了一个人。”

“不告诉你。”九儿冲他一笑,转了身,拾起桌上的糕点送入唇中,美美的咀嚼着。

端木辰曦笑容顿时僵在了唇间,剑眉紧皱,聚见这丫头是越来越调皮了,竟然将自己捉弄得一愣一愣的,自己竟对她毫无办法,自心底暗想,这还处在失忆之中,若是恢复了记忆,他该如何招架于她。

转眸之迹,他聚见她手中的糕点,突然想起了什么,唇角恢复了方才那一抹笑意,淡淡一言“不告诉我,今日就不要用膳。”

九儿停止了嘴角的动作,包着一口糕点,目瞪着他,见他一脸得意的笑意,她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在她难以咽下口中满满糕点之时,身后响起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无妨,四弟不让九儿用膳,九儿随哥哥回三王府,哥哥给你做好吃的,可好?”

九儿与端木辰曦闻声回头,端木辰轩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的眸中,九儿像是遇到了救星般的迎了上去,咽了咽口中的糕点,添添唇,笑着道“谢谢哥哥”

聚见她如此贴近除他以外的男子,心里泛上了一丝不安,顿了顿,回了头,端起桌面上的茶水,淡淡一言

“三哥,最近府上可是富足了?”

端木辰轩轻轻一刮九儿的鼻子,针对四弟方才的那一句话,淡淡一笑“谈不上富足,任九儿挥霍的银子还是有的。”

端木辰曦放下手中的茶杯,声音有些响,桌面上溢出了一丝水迹,身旁的阳春,边忙持帕子将桌面擦拭干净。

端木辰曦扬了扬手,示意阳春退下,而后轻笑道“我还以为三哥最近去那种地方去得少了,省了不少银子呢?”

端木辰轩笑容一僵,欲要说什么,却听见九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哥哥去了哪种地方啊?会不会很好玩?哥哥好坏,不带九儿去。”

九儿边撒着娇,边不依不饶的拉着他的衣袖,一旁的端木辰曦聚见九儿在除他之外的男子面前,如此宠溺,心上一紧,拧了眉,喝声道“那种地方怎能带你一个女子去呢?”

九儿好似丝毫没有在意端木辰曦的冷意,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她,睁着水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端木辰轩说道“哥哥是去了哪种地方,不能带九儿一同去呢?”

端木辰轩身子一愣,对上她的水眸,似是一番难为情,只好即刻转眸,聚见端木辰曦眉宇间的笑意,他目瞪道“四弟,不带你这么损人的啊?我自从遇见九儿之后,就痛改前非,决意做个好男人,来日方长,待九儿恢复记忆之后,我便可光明正大的将九儿接回府中。”

端木辰曦面色不着痕迹的一白,顷刻间眸中泛起一丝寒光,却没有说话。而一旁的九儿却嚷嚷道“九儿要留在这里,不能回哥哥的府中。”

她好似又想起了前些日子,端木辰曦为了杜念心,不理她,不见她,而端木辰轩见她委屈欲要将她带回府中的那一幕,她生生的以为端木辰曦又不要自己了。

端木辰轩闻知九儿的话,伸手扳上了她的双肩,在她额头屈指一弹,眸光似是有情,又似是无情“九儿,你话可不能说这么早,你现然是失忆,待你恢复记忆了,你就会明白,谁待你好,谁能保护你。”

说罢,他转了眸,直直的看着端木辰曦,前两日九儿出事一事,他自是听说了,他打心里就觉得他这个四弟根本就不能给九儿想要的生活,而他,府里无一妾室,自然是不会对九儿带来任何的危险。

端木辰曦对上了他的眸光,两人视线交接之处,好似泛着火光,这还是兄弟俩第一次,针锋相对。

端木辰曦转了眸,余光瞟过九儿,声音亦是拨高了几分“九儿恢复记忆也只能呆在这里,我哪里也不会让她去。”

“若是九儿自己愿意呢?”端木辰轩的眸光更深了一层。

端木辰曦收紧了指尖“我也不会让她去……”

九儿晃着眼,来回一圈,聚见他们眸中的争执,她一手拉着曦哥哥,一手扯着端木辰轩的衣袖,下一瞬便眉开眼笑,弯着眉眼道“你们不要吵了,大不了,曦哥哥与哥哥的府上,九儿每住一天,可好?”

“胡闹……”端木辰曦喝声出口,神色更冷了几分,指尖不由自主地缓缓收紧,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拂袖离去。

“曦哥哥……”九儿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眸子里染上了一分轻叹“都是哥哥不好,害九儿惹曦哥哥生气了。”

“我也在生气。”端木辰轩拾起桌面上的茶水,一饮而尽,重重放置桌面上,却没有看九儿。

九儿眸光闪过他的俊颜,噜噜嘴“哥哥骗九儿,若是哥哥生气定会像曦哥哥一般,负气离开。”

使得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的端木辰轩心上一紧,最终是无奈地叹息,轻轻一拍她的小脑门道“小丫头片子,你这是在赶哥哥走么?”

九儿无奈的摸摸自己的额头,拧眉满是幽怨地望着他“没有,九儿只是不想曦哥哥不开心。”

聚见她低了眸,面上泛上了忧虑,他急忙伸手帮她揉了揉方才被他拍过的地方,心里好似冷却了半分,转了眸,故作玩味之意的轻叹“罢了罢了,哥哥走便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