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昏迷

作者:杏馨 字数:96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随着端木辰曦的一声令下,门外跌跌撞撞押来了两名年迈的老人。两名老人聚见苏晴儿的泪颜,瑟瑟发抖的唤道“晴儿……”

“爹……娘……”苏晴儿泣声,连趴带跪的扑了过去。

“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苏晴儿父母连连磕头求饶。

端木辰曦却是不以为然,抬眸之迹,唇角浅浅勾唇“若是本王没有记错,你就是京城苏员外,以棉绸生意为生,常年向宫中进献棉绸。”

“是……草民正是。”苏林声音微微颤抖,他本是商户起家,随着棉绸生意,日复一日,年得一年,家中己是富足安康。

端木辰曦眸光闪了闪,丝丝寒气直入地上的人儿的眸中,指着地上的手绢,淡淡一言“你可识得这地上的棉绸是出自哪里?”

“这……”苏林自然是认识,这手绢除了他的女儿就只剩下宫中的几位娘娘了。口中的话却是没有说出口,战战兢兢的低了头。

端木辰曦回了眸,走至他的面前,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寒气,咄咄逼人,跺了跺脚,又是浅浅一笑“不说,本王也清楚,此等棉绸出自苏老先生之手,这一批棉绸独一无二,五年前双双进献至宫中,民间是绝不可能会有此等棉绸,若是本王没有猜错的话,这全东晋国能有此等棉绸的就只有苏老生府上与皇宫之中的几位少有的娘娘了。”

苏晴儿心上一紧,抚着红肿的脸蛋,楚楚可怜,又是一阵梨花带雨“爷,是……一定是红棱那丫头偷了妾身的手绢。”

端木辰曦冷冷一扫眼前,死不悔改的恶毒女人,不屑的转了眸,又从自己的衣袖之中掏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手绢,只是手中的这一条竟是粘满了鲜血,不堪入目。

他晃在手中扬了扬,眸光似剑“本王何时说过,这手绢是红棱的,这是本王母妃如妃娘娘的手绢,而这一条才是红棱的,只是本王不明白,一个粗使丫头竟会用此等珍贵的棉绸,作为她死之前忏悔的血书。据本王所知,这个粗使丫头红棱家境因难,如若偷到如此珍贵的棉绸,理应将它变换成银子,换作几亩良田,养家扶口才对。”

“这……”地上的人儿全是一震,苏晴儿这才发觉自己不打自招,竟如此口快的承认了,她敛了泣声,心里己是如绝提的洪水,汹涌阵阵来袭,双手己是不知所措。

苏林夫妇自然是明白自己的女儿,好不容易嫁入了皇家,定是奔着那王妃之位又做出了什么傻事,现下容不得他多想,他连忙趴在地上磕头“王爷……是……草民,是草民,这些事都是草民所为,与晴儿无关,请爷治草民的罪。”

“爹………”苏晴儿泪眼朦胧,聚见自己的父亲在替自己声声揽罪,眼泪又再一次夺眶而出。

端木辰曦回了座,重重一击桌面,转身化作一丝冷笑“好,苏老先生护犊心切,那本王就成全你,想你苏老先生己到了风烛之年,竟会落个如此下场,这些都是拜你这个女儿所赐,来人,将苏林夫妇打入地牢,直到终老。”

苏晴儿闻知,像软柿子般的跌坐至地上,泪眼汪汪摇头“不……爹,娘……”

苏林抹了面颊之上一丝泪水,泣声道来“晴儿……都是爹害了你……害了你啊……”

如若不是他将她推至皇家,她也不会利益熏心,也不会做出得罪王爷的事,也不会落得如此不堪的下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希望自己女儿嫁入皇家,扬眉吐气,光宗耀祖,所造成的,余下的他就只留下这么一个女儿,他不能让她丢了性命。

“爷……爷……求求你,都是我的错,与他们无关,他们年迈己老,万不能受此罪啊,求爷赐我一死,放了我的父母。”苏晴儿一边哭着,一边爬着过去,扯着父母的衣赏不放。

端木辰曦依旧不屑看她一眼,扬了扬手“子不教,父之过,这是他们该得的惩罚,带下去。”

“不……爹娘……”她依旧不肯放手,被护卫狠狠一踹,扑倒在地上,身上一阵疼痛传来,只能眼巴巴的

看着父母的苍老的面容渐行渐远。

待他们走后,端木辰曦的耳边又传来了墨棋的声音“爷,这王三该怎么处置?”

王三闻知,身子一震,聚见四王爷的威慑,他连忙磕头“王爷……饶命啊,小人都是受了这贱人的教唆,请王爷看在小人坦白从宽的份上,网开一面。”

端木辰曦抬了眸,眸光中阵阵阴寒来袭,他抿了抿唇,双手倚背,冷冷一笑“网开一面……好,本王答应你,本王给你两种选择,你可愿意选其一。”

“小人愿意……”王三连忙磕头。

“那好,本王暂且留你一条狗命,你给本王听好了,其一,本王将这女人赐与你,你定要好好伺候于她,如若她逃了,又或是自尽了,那本王随时都会收回你的狗命。其二,留下你的双眼,双手,滚出本王的府中。”端木辰曦指尖收紧,关节泛着阵阵森白,他的九儿,绝不允许除他之外的男人碰及她一分一毫。

“第一种,小人选第一种……小人定会铭记王爷的话……将苏夫人伺候好。”王三唇边一线欣喜的看着地上蜷缩着的苏晴儿。

苏晴儿突然之间发了疯似的,扑了过来,抓住端木辰曦的腿,哭喊道“不……不要……爷,您杀了我,杀了我,不要让我受此等凌辱。”

“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了你,留着你,你也好好尝尝生不如死。”说罢,朝着她厌恶狠狠的一脚,将她踢至门口。

苏晴儿柔软如骨的身子,在地上微微动弹了下,反身之迹,口吐鲜血,趴在地上,身子好似散了架一般。

端木辰曦拂袖离去,余下的下人匆匆关上了门,苏晴儿趴在地上,双手粘着丝丝鲜血在地上拍打着,身子却无法动弹“不要……爷,你不要走,开门啊,不要………”

王三从地上爬了起来,面色又恢复了魁香的药效,面色开始绯红,抚持袖抹去嘴角的一团淤血,吐了吐血水,慢慢的靠近“王爷待本大爷还真好,不只留了我的性命……还赏我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

苏晴儿见他的身影缓缓靠近,她面色怔怔,忍着身上的阵阵疼痛,爬了起来,挥着手道“滚开,我告诉你,如若你敢过来……我就撞死在这殿中。”

就算是死,她也不能失了贞洁,而且眼前的男子一脸胡渣,恶心至及,如若让他要了自己的身子,她还不如就此死去。

王三邪邪一笑“是么?那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岂不是也活不了了,苏夫人请放心,本大爷定会好好伺候你,直到你满意。”

苏晴儿闭着双眸,疯狂的挥着手,她站起身来蹒跚着想从窗口逃出去,不料王三从后面用力一扯,将她衣服扒了下来,她无力地叫了一声……

苏晴儿想要说什么,可是无奈嗓子根本发不出任何声响,就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无法发出,伴随着失身的痛苦,面颊两侧一丝热泪而下。

她虽是嫁到了王府之中,但依然还是完壁之身,端木辰曦从未碰过她,今日她却被这个无耻小人夺走了贞洁,而自己的父母也因为自己的妒忌而陷入地牢之中,她深深的闭上了双眸……

静轩殿

夜己深,迷人的夜空使人陶醉。

深蓝色的天空上,星星如一颗颗钻石,倾洒出万点银灰,月光皎洁得好似一块白玉,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镶嵌在漫无边际的夜空,那是何等的美丽,仿佛看到百花上轻柔的白纱……

夜的存在给这宽敞的大地,带来了无限的寂静。

在夜的沉静下,一阵风吹过,周围的落叶被随风吹起,如霜的月色下,他那白色的衣裳格外耀眼,仿若谪仙,又仿若来自地狱。

“四爷……”身后悠悠传来了一阵清柔的声音,给这寂静的夜里染上一层清甜。

立于月下的端木辰曦身子微微一震,随着这丝声音快速的转了身,拧着丝丝眉,上前急切问道“她醒了么?”

陌璃聚见他慌乱的神情,面上一紧,心里不免泛上了一丝酸意。

眼前的男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是因为九儿姑娘的事,他都会一改平日的冷静,变得急燥,面上布满了担忧。

陌璃微微蹙了蹙眉,收回了看人的眸光,垂眸轻轻的摇了摇头“还没有。”

自她话落,端木辰曦失落的转了身,不再看她,紧抿薄唇,没有再说话,眸光转移到眼前的那一丝柔柳之上。

陌璃只能抬眸,望向他那伟岸的身影,在月光之下,竟是寒气逼人,是因为他此刻的心是冰冷的。

她收紧了指尖,迈着脚下的步子,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轻声劝道“爷还是回去歇着吧,这里有陌璃,陌璃会好好照顾九儿姑娘的。”

端木辰曦伟岸的身体没有一丝的动容,静静的立于月光之下,没有转身,只是摇了摇头,低沉一语“本王就在这里等着,等九儿醒来,倒是你,也累了整整一天一夜了,今夜就早些歇着吧,本王己交代下人将客殿收拾好,今日就辛苦你在本王府中留宿一宿。”

陌璃心上一紧,他终究还是对自己这般的客气,这般的见外,留她在府中,只是为了备不时之需,初衷却是为了那殿中昏迷的女子。

她低落的垂了眸“四爷严重了,陌璃现在心情与四爷一样,同样希望九儿姑娘能够早些醒来,就算四爷不留陌璃,陌璃也会自愿留下,以备不时之需。”

“她会醒来的,一定会。”端木辰曦口中低低道来,他似乎丝毫没有反应,没有因为陌璃的话而作出相应的回答,现在他的整颗心都紧紧的系在了昏迷中的九儿上。

这一刻,他的心里是错宗复杂的,他还深深的记得昨晚,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无情的将她推给墨棋,本以为,墨棋会是她这辈子最好的归宿。

可是下一刻,就聚闻她的痛叫声,待他见到那男子压在她的身上之时,他的心在一瞬一瞬的绞着痛,还有浓浓的酸味。

然而就在她再一次闭上双眸撞进他的怀抱之中时,他的那颗心不再绞痛,而是痛得没有了感觉。

“四爷,宫里来人了……”墨棋的声音恰好打破了他眸间忧伤的思绪。

端木辰曦聚然敛回思绪,剑眉一挑“所谓何事?”

墨棋微微低了眸“是皇上身边的人,好似是奔着九儿姑娘的病情而来。”

端木辰曦心上一紧,指尖泛起了一丝阴凉,微微收紧指尖回了眸“本王知道了。”

陌璃闻知,微微挪动了脚下的步子,走上前来,这一刻她亲眼目睹了端木辰曦此时有了一丝动容的面容。

心下一叹,依旧强扯出一丝笑意的开了口“四爷请放心,这里有陌璃看着,九儿姑娘不会有事的,四爷不妨先去处理正事,如若九儿姑娘醒来了,陌璃一定会速让人来通知你。”

闻知陌璃的话,端木辰曦轻轻的别脸过来,恰好对上她的水眸,停滞了片刻,回了眸“那好,九儿就交给你了,有事记得立马让人来通知本王。”

陌璃寻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她心里暗自悲凉,她知道,方才那一抹对上她的眸光,是那样的深不见底,他是在传达他心中的痛,好似在告诉她,他该不该信她。

端木辰曦匆匆而来,刚步入殿中,就聚见那一抹熟悉的身影,伴随着一阵尖细的声音响起“见过四爷……”

端木辰曦大步上了位,缓缓坐下,威凛的抬了抬袖“起来吧。”

“谢四爷。”福禄公公领着身后的奴才,纷纷都起了身。

随着府里奴婢的上茶,端木辰曦端起了桌面上的茶水,轻轻小咄了一口,抬眸之迹,忽闻三更天的更声若隐若现的响起。

抿唇淡然一笑“眼看着这都三更天了,福禄公公深夜来访,所谓何事?”

福禄扬了扬袖子拭去额头之上方才赶来的一丝汗珠,回之一笑“皇上听闻九儿姑娘在府中又陷入昏迷,实属不放心,特意命奴才前来接府中的九儿姑娘入宫治疗。”

端木辰曦手上一紧,手上的茶杯随之轻轻一声晃动,两下后,竟平静的定住了,边放下手中的茶杯,保持那一丝笑意开了口“劳烦公公回去回禀父皇,就说本王府中的九儿姑娘现在正处于昏迷之中,现下正由神医陌璃姑娘照看着,不宜移至宫中。”

福禄垂眸想了想,微感一道眸光在他头顶盘旋之际,浅浅勾唇“还请四爷恕罪,不巧皇上也跟奴才交代了,为了九儿姑娘的病情着想,命奴才也一并将那陌璃姑娘请回宫中。”

端木辰曦敛了那一丝强笑,面色不着痕迹的一白“公公难不成没有明白本王的话,那本王再说一次,九儿现在正处于昏迷之中,为了九儿的身子着想,不宜移至宫中。”

“四爷这是要违抗皇上之命么。”福禄斜眼直瞪于他。

端木辰曦转了眸,淡淡一言“本王并无此意。“

福禄再一次浅浅笑起“那就好,那就请四爷行个方便,让奴才带走九儿姑娘。”

端木辰曦看了看他,转眸轻叹,眸光悠远“本王想公公误会了,本王并非的违抗圣命,本王是想让公公替本王传个话于父皇,让父皇一切以九儿的身子着想,九儿正处昏迷之中,不宜移至宫中。”

“奴才想四爷也误会了,皇上早己交代过奴才,一定要将九儿姑娘接回宫中,还请四爷不要阻拦。”福禄眸中的尖锐深了半分,占着皇上的恩宠,他丝毫就不会顾忌本就不受宠的四王爷。

接着他又朝身后的几个奴才,挥了挥手“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快将九儿姑娘请出来,接入宫中。”

“谁敢再迈进一步。”一丝狠唳聚现,众人开始瑟瑟发抖,府内四处传来阵阵兵器之声与杂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近。

福禄心上一紧,慌乱之下环顾四周,聚见声音四面八方传来,他战战兢兢的开了口“四爷,你……你这是做什么?”

端木辰曦起了身,走至他的跟前,眸光直直的比着他“本王再说一遍,你们都给本王听好了,这是最后一遍,今晚不管是谁,九儿今日都不能离开府中,如若九儿因你们在此大吵大闹有什么不测,本王定让你们这里所有人替她陪葬。”

福禄等人身子一震,连忙倒退了几步,对上他那一束寒光,他实属招架不住,跟着腿上一软,倾斜在身后的奴才怀间,另外一个奴才瑟瑟的扶起他,在他耳边轻轻一唤“公公……”

福禄回了神,自心底深深呼吸,半响后,喘着胸口的一丝微弱的底心,直立身子,理理身上的衣服,一板一眼的开了口,声音却是在颤抖“四爷,奴才也不多说……奴才己将皇上的话带来了……是四爷执意不让奴才带走九儿姑娘……如若皇上怪罪下来……还望,还望四爷一并承担。”

端木辰曦回了那丝寒光,唇角浅浅一笑“公公请放心,如若父皇怪罪下来,由本王一并负责。”

福禄等人一颤一颤的出了府,待他们走后,端木辰曦坐了下来,依旧端起身边的茶水,不是小咄,而是一饮而尽,重重的甩在桌上。

身旁的墨棋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理解爷此时的心情,没有再于他添睹,只是呆在一旁静静的候着。

“爷……爷……九儿姑娘她……”阳春跌跌撞撞而来,扑倒在墨棋的怀里。

端木辰曦闻知,站起了身,拧着眉问道“九儿怎么了?”

“九儿姑娘……九儿姑娘她……”阳春哭了,口里的话己是哽咽不清。还未待她说清楚口中的话,她的身旁一阵风而过,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静轩殿中己乱成了一团糟,殿中狼藉一片,让人意外的就是,平常乖巧可爱,天真活泼的九儿姑娘,醒来后,像变了一个人,不只不识得任何人,还持着手中的碎片,眸中冒着杀气,对着殿中所有的人,不让人靠近。

“九儿姑娘……快放下,放下,不要伤了自己……”陌璃边退着步子,边对着发了疯的九儿姑娘摇着手,眸光闪烁,丝丝担忧。

九儿持着手中的碎片,不让任何人近身,瞪着腥红的双眸,怒扫众人“走……都走……你们都走……”

陌璃面色怔怔,扬了扬了手“好,好,好……九儿姑娘……我们走……我们走……你先放下手中的碎片……我们都走。”

陌璃扬手让殿中的下人退下,自己微微转了身,待到余光看到九儿持碎片的手,缓缓的落下这时,她飞快的转了身,冲了上去,抓住她的双手,拉扯着“九儿姑娘……给我,快放下……放下,你这样会伤着自己的,快放下”

九儿丝毫没有顾忌她的话,加大了手中的力气,不知为何,陌璃感觉九儿体内力气很大,她丝毫不是她的对手,眼看那块碎片还紧紧的握在她的手间,她心下一横,赤手抢了过去,却不料九儿一个转手,在她的手背上狠狠的划过一道刀口,鲜血汩汩流下。

“啊……”随着陌璃吃痛的叫声,九儿将她狠狠往门口一推,她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待她转眸之时,聚见眼前的男子正是自己爱了五年的男人,她轻轻一唤“四爷……”

“这是怎么回事?”他将她扶了起来。却没有见到殿中所发生的一切。

陌璃皱眉,忍着痛摇了摇头“陌璃也不知,方才九儿姑娘一醒来,就瞪着一双眼,推勫了丫头手中的汤药,拾起地上在碎扯片就向我们扑来,我……”

陌璃心上一痛,她接着是想告诉他,她的手被九儿姑娘划伤了,现在还在流着血,而他端木辰曦还未待她的话说完,就冲进了殿里,聚见九儿一身唳气,他欲要冲上去。

“爷……你不要过去,危险……”陌璃不顾手上的血流不止,忙着紧紧的拉住了他,丝毫不肯放开。

却不料,她的所作所为,竟换来了他狠唳一喝“放开。”

流着鲜血的双手,随着他的一声狠唳,慢慢的松开了他的臂膀,直到渐渐落下,他都丝毫没有注意她手上的伤,那一抹担忧,一抹温柔都落在了九儿的身上。

他渐渐的靠近,迈着脚下沉重的步子,每走一步,他的眸光就会闪过一丝忧伤,一丝痛心,方才那一丝狠唳渐渐的淡下,开口的声音柔了半分“九儿……我是曦哥哥……曦哥哥来了,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任何人伤着你。”

九儿好像听进了他的话,狠唳的眸光之中有了一丝短暂的闪烁,面容稍稍有了一丝淡化,端木辰曦眼明手快,快速握上了她的手,瞬间手中流出了一汩源源不断的鲜血,成珠窜滴落在地上。

“爷……”殿中所有的奴才都惊叫出声,陌璃欲要拥上去,没想到端木辰曦另一只手扬起,阻止他们上前。

他为什么会握住那块碎片,他是不想因为他与她手间的拉扯而伤到她,他情愿那块碎片扎入自己的手中,也不能伤她分毫,陌璃目睹这一幕,眸中闪过一丝湿热,在他眼里,九儿比任何人都重要,而她呢?手上的鲜血仍是血流不止,此时手上的痛却不及心上之痛的三分,那颗受伤的心再一次淌着血。

端木辰曦手上的疼痛竟让眉毛都没有动一下,持着碎片的手,竟紧了半分“九儿……我知道,你还认得我,看着我……我是曦哥哥……坏人己经被曦哥哥打跑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了……相信我。”

九儿眸光一闪,眼前鲜红的一面冲斥着她的双眼,顿时,她手上一松,伸开粘满鲜血的双手,颤音“曦哥……”

一声心颤的曦哥哥,她还未叫出声,眼前一黑,身子一软,竟摇摇欲坠。端木辰曦面色一沉,毫不犹豫的从皮肉之中碎片拨出,扔至地上,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九儿……九儿……”

“爷……你的手……”陌璃见九儿倒下,心急的拥了上去,抓住他的手。

却不料被他无情的甩开,冷冷一言“本王无碍,快看看九儿……”

陌璃没有再说下去,她知道自己此时多说无益,将自己的手绢缠着自己手,抚上了九儿的玉手。

门的墨棋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上前替他缠上,他知道,此时,爷是不会离开静轩殿的,哪怕深受重伤,此时的他也不会离开九儿姑娘半步。

九儿再一次陷入昏迷之中,昏迷之中的她,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的蓝天好像更蓝了几分,这里的飞禽好像更大了几分,这里的马车好似多了一种声音,这里的烛火好似更亮了几分。

“玉狐狸,你给我站住。”一声狠唳的叫声自身后传来,

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皮裤,高扎马尾辫的妙龄女子,聚然停下了脚下的步子。

她缓缓转身,弯弯的柳眉,一双秋水般明眸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桃腮微晕,点绛般的唇,洁白如雪的瓜子脸娇羞含情,嫩滑的肌肤嫩泽如柔蜜,身姿诱人,妩媚含情,宜喜宜嗔。

女子咧了咧嘴,淡淡一语“还有事么?不是说了么,以后我们不要再见了。”

“你人可以走,将你手中的东西留下。”说话的是一名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孩背光而站。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他的眼神闪着犀利的光芒。这样的外貌和神情,第一眼,就让人觉得他太锋利,有一种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

女子晃了晃手中的一块晃眼的玉佩,凉风拂面,她高扎的马尾辫,时而飞舞,时而落下,随着她的嫣然一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你这是在犯法,你知道么?”男子眸中的犀利更浓了几分,声音似在有所求。

女子不以为然,转着水灵的眸子“你大可以当作没有看见。”

“不可能,你如果还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跟我回警局。”男子欲要上前。

女子高扬起双手“如果我不呢?”

说罢,准备拨腿跳上天台,这样聚然看下去,这种高度己是深不见底,如若人从这里坠下,定会死无全尸。

“你再敢动一下,我就开枪了,砰……”男子对天一声巨响。

女子身子一颤,还是没有停止动作,跃身跳上天台之迹,身后一阵力道直入她的后背,穿入她的左胸,

她身子一僵,转了身,惊诧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左腿失重,身子腾空直坠。

“玉儿……”一阵痛苦的唤声,离她越来越远,直至阵阵冷风灌放耳边,意识慢慢的模糊,眼前聚见一双温暖的大手,却是想拉也拉不住。

“啊……”九儿突然睁大眼睛捂着头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身。

坐在一旁的陌璃倒是被她这个反映吓了一跳,可是很快恢复如常,唇角弧光点点,而下一刻,她的脸色越发苍白,抚在她玉手上的指尖渐渐收紧。

端木辰曦见九儿受了极度惊吓,将一旁的陌璃无情的拉开,未作任何犹豫便将其拥入怀中,一边轻抚着她的背脊,一边柔声宽慰“九儿,别怕,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别怕。”

先前他也是在这里拥住她的那一刻,她因为惊吓整个身子还吓得不停抽搐,直到他在她耳边开口,她才慢慢放宽了心,蜷缩在他的怀中。看着她这般模样,他的脸色难看至极,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好久。

“我死了么?”九儿寒着脸,突感左胸之上的一阵生疼。

端木辰曦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九儿,眼前的九儿好似哪里不一样了,细观她的眼神,少了一丝天真的神色,似水的双眸此时好似带着一丝唳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