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魅香

作者:杏馨 字数:42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间一阵滚滚春雷响起,闪电一闪而过,天空泛起了丝丝细雨,四王府之中己陷入了沉静之中,听着细雨绵绵不断的声音,九儿今日自暖心谷回府后,她不吵不闹,反倒一如平常的安静,早早用膳沐浴,闻着阵阵清香,沉沉的睡去。

夜渐渐深了,府里各处的烛火都己熄灭,大家好似都陷入了沉睡之中,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直入九儿的殿中,黑影轻轻的带上门,唇角露出了一丝邪笑。

摸索着九儿殿中床榻之处,轻轻的靠近,借着浅浅的光线,他可见床榻之上睡着的美人,掀开丝丝床缦“真不错,也不枉费本大爷提着脑袋来一趟。”

“曦哥哥……”聚见床上的人儿有着一丝动静,黑影下意识的一惊,环顾四周,也不见她口中叫嚷着的人在屋里,回了头,那颗心才重重的落下,原来,这床上的美人正在梦呓。

黑影抚了抚下巴“美人想念哥哥了是么?哥哥这就来好好的陪你。”

墨棋守在府门口己是好几个时辰了,自从爷追那杜家小姐而去后,就没有回府,他这颗心己是拽得紧紧,毕竟那暖心谷对爷来说意义重大。

心里琢磨之时,聚见爷东倒西歪,跌跌撞撞的身影,他眸光一闪,慌忙的迎了上去“爷,你可回来了。”

端木辰曦一身烂醉,醉眼朦胧之中聚见墨棋的身影,在他的搀扶之下,轻轻一笑“墨棋……本王平日里待你如何?”

墨棋扶着他一步步入府,针对他的话,也只能轻轻一叹“爷你喝醉了。”

这是九儿姑娘来府中之后,爷第一次喝酒,他本以为爷己经改了这种以酒消愁的习惯,谁知今日又好上了这一口,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在他酒后,好好的照顾他。

“说……本王待你如何?”端木辰曦见他不回答他的话,孩子气的甩开了他的手,他也只有喝醉了酒的时候,才会有如此让人诧异的一面。

墨棋无奈的点了点头,继续扶上他“爷……爷待属下很好。”

端木辰曦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是么,难得你这小子还念着本王待你好,很好……本王就将九儿赐与你,你娶她为妻……不过你要向本王保证……你要一辈子待她好,可好?”

“爷,你这是何苦呢?你喝醉了,属下扶你回屋歇着。”墨棋虽是见爷笑着,但是他能感觉到爷的此时的声音在颤抖。

端木辰曦醉眼朦胧的看着他,摇了摇手指“本王……本王没有醉,本王很清醒。”

“啊………”一阵刺眼熟悉的声音直入他们的耳中,端木辰曦闻知心上一紧,晃了晃眼,墨棋忧心的声音又自他的耳边响起“是九儿姑娘……”

端木辰曦狠狠的将他推开来,好似瞬间恢复了意识一般,幻影离去。

“爷……”墨棋也匆匆的跟了上去。

殿中的九儿抚着头,鬓云乱洒,衣不遮体,方才那一叫,定是头疾又发作了,头痛难耐,根本就来不及顾及被黑影所脱下的亵衣。

“美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黑影轻轻的唤着她。

方才他只不过才将她的衣服褪到一半,还未来得及好好的享受一番,聚见身下之人开始抚头对他拳打脚踢,他亦是防不甚防.

到了这里,他就闻到了浓浓的魅香,本以为床榻之上的美人己是迫不及待,没想到竟然这魁香竟然对她无用,此时眼前的女人就像发了疯似的,他实难招架。

“别出声……别出声……”见她不断的抚头撞着床沿,发出的响声让他害怕。

他可是提着脑袋闯入王府之中,若不是为了那些银子,他可不敢闯入这四王府中,谁不知道四王府中,戒备森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若不是有人替他引路,只怕早就死于非命了。

情急之下,他只能出手点上她的穴道,果然安静了下来,九儿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是头疾的疼痛,还是因为害怕。

他将她压在床上近距离地看着她精致的五官和起伏的胸口,不由的下身一紧,吞了吞口水,满眼桃花地开口道“美人,这才乖嘛!”

他的手再次开始不规矩起来,突然门一声巨响,从外被力道所踢开,一道寒光直入床榻之上,端木辰曦飞出一掌“放开她……”

黑影止住了动作,身子一惊,躲过一掌,跳身窗外,跃窗而逃。

“给本王将这无耻之徒拿下,如若让他逃了,你们都提头来见。”随着端木辰曦的一声怒吼,府里四处火光四射,护卫匆匆而来,又匆匆寻黑影而去。

端木辰曦痛心的用被子将九儿包起来,借着光线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呼吸一滞,心上又加剧了几分痛楚,垂眸看向怀中的人还在不停的颤抖“九儿……曦哥哥来了,没事了,没事了……”

他出手替她解穴,她无力的双手随着穴道的解开,落至他的双臂之上,微微睁开眼眸,浅浅一笑,虚浮得使不出一丝气力,身子一软倒在了他的怀间,便失去了意识。

两行温热从她双颊缓缓划过,端木辰曦感觉自己的整个心都像掉入了冰窟,被千年寒冰所冻结,再也无法融化。

“九儿……九儿……醒醒……”端木辰曦拍打着她的玉脸,她却丝毫没有反应。

忽闻一阵异香观入鼻中,他的手收紧,一阵拳风而过,殿中檀香倒地,眸光似剑。

晴兰殿

空中春雷嘤嘤作响,绵绵细雨还是沥沥而下,晴兰殿内今日异常的安静。

忽的门口一声巨响,殿中的门被踢倒在地,跌起一层层细小的灰尘。

殿内丫头秋菊一惊,惊慌失措的迎了上去“爷……夫人己经睡下了,容奴婢……”

“滚开……”还未等她说完口中话,端木辰曦飞出一脚,将她狠狠的踢至门口“噗通”倒地,抚着胸口,身子僵硬的颤抖了几下,口吐鲜血,昏死在一旁。

苏晴儿闻声,抚着自己如水的发丝匆匆至殿中,聚见丫头秋菊吐血倒地,己昏死,刷的一下,苍白了脸,身子开始瑟瑟发抖“爷……您这是……”

话还在嘴间,“啪”一巴掌将她甩在地上,一阵火辣疼痛袭来,唇角鲜血流淌,抚着红肿的脸蛋,声声泪下。身旁的丫头欲要上前扶起她“夫人……”

“哐啷”一阵碎响,桌面上的茶具在地上乱窜,碎片乱飞,顿时四分五裂。

端木辰曦怒目一扫众人,指着门口昏死的秋菊“谁敢扶起她,那就是最好的下场。”

众人闻知,纷纷双膝落地,低着头,瑟瑟发抖。

苏晴儿从地上狼狈吃痛的爬起来,一面脸蛋己聚然红肿,还泛着深深的血丝,跪在地上,一阵梨花带雨“爷……您为何要打妾身,呜呜……。”

“啪”又是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苏晴儿再次扑倒在地,端木辰曦伸手钳制住她的下颚冷笑“打你还怕脏了本王的手,杀了你脏了本王的府邸。”

苏晴儿下颌传来的疼痛,让她瞪大了眼眸看着他,他眸中凶残无比,一束寒光让她胸口的一口气无法提上来,哽咽瑟瑟开口“妾身……妾身所犯何事……爷要如此待妾身…”

“给本王带上来。”

端木辰曦眸光一敛,周身笼罩着一股寒气,当他看见押上来的人之时,他的眼底瞬间冉起浓浓的阴霾,仿若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下一刻就要让他魂飞魄散。

侵入九儿房间的黑影王三终是被抓获,此时的他受魅香的煎熬,己是面目绯红,一身灼热缠身,提眸之迹,聚见苏晴儿倒在地上,他眸光一闪,就像见着了救命草样的跌撞扑了过去“夫人…夫人救我啊,救我啊……”

苏晴儿聚见他像魔鬼一般的扑了过来,双脚在地上乱窜“你做什么……不要过来……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夫人,你不能不管小人啊,小人可是提着脑袋在替你做事,你不能过河拆桥啊,小人现在身子难受,夫人你得救救我……救救我。”王三死死的揪着她的衣裙,不肯放开。

此时的欲火充满双眸,顾不得众人的眼光,他现在只想扑上去要了她,以泄身上的欲火。

众人都知道吸了魅香的人,如若不行男女之事,便会断脉而死,如今的王三己是欲火焚烧,现在丝毫无法顾及有没有人在场。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走开……”苏晴儿惊慌失措之下,朝他身上狠狠的一脚,衣裙被他撕扯开来,王三痛苦的倒在地上。

苏晴见状,卷缩着腿,遮掩着被王三撕破了的衣裙,发抖的趴在地上苦苦相求“爷……救救妾身,这贼人……他……欲要凌辱妾身。”

殿中所有的奴婢都纷纷吓得倒退,在端木辰曦的挥手之迹,两名护卫对着地上的王三一顿毒打过后,将地上的王三提了起来,迫使他跪在地上。

被提起来的王三,经过一阵毒打之后,口吐鲜血,双眼腥红,身上的欲火好似随着身上传来的痛楚,慢慢的消解了几分,意识也稍稍恢复了一丝清晰。

他怒视身边的苏晴儿,大叫道“你个贱人……竟然不管我死活,那就来个鱼死网破,王爷……是她,就是她……是她给了我府内的地图,也是她命人给我留了后门,小人才能避过府中的护卫,直入九儿姑娘的殿中,还有那魁香……也是她花了银子从小人的手中买走的……这一切都是她指使小人而为。”

“爷……爷……您不要听这贼人胡说……妾身从未这般做过,妾身是冤枉的。”苏晴儿依旧不肯承认。

她知道如今己是覆水难收,既然知情人秋菊也己昏死在殿中,那么只要自己死咬着不承认,眼前的这个贼人就没有办法指证自己,先走一步算一步,待这事情缓和下来,她再想办法自救。

端木辰曦斜眼怒视她,从墨棋的手上接过一张干干静静的手绢,这张手绢与地牢之中自尽的红棱所写的忏悔血书之时,用的那张手绢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张手绢上没有红棱留下来的血书。

他将手绢挥手丢在她的面前,恶狠狠一语“你可识得这手绢?”

苏晴儿随着手绢的落地,她全身一颤,声音更抖了几分“妾身……妾身……从未见过。”

端木辰曦突然低声一笑,连着几声,拍了拍手“很好,带上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