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梦中记忆

作者:杏馨 字数:54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几日府里来了一位才高八斗,温文儒雅,美如冠玉,风度翩翩的先生,惹得府里所有奴婢丫头都纷纷春心荡漾,探头探脑,争先恐后只为了得见这位翩翩公子,董青的庐山真面目。

“先生,九儿这字写对了么?”九儿挥着手里笔,像模像样的学着董青一笔一画描绘起来。

董青转了眸,看着她认认真真的模样,唇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点了点头“嗯,很好。”

九儿写完后,聚见这些黑漆漆的字体,她蹙了蹙眉道“先生为什么要教九儿写这些黑呼呼的字?”

董青笑了笑“因为小人要让姑娘学会写自己的名字。”

她收了笔,将桌面上的宣纸提了起来,学着他的样子轻轻一吹“九儿现在写的是自己的名字么?”

董青点了点头“正是。”聚见她手中宣纸上的字体,他顿了顿,几乎己陷入沉思之中。

身旁的阳春,持起绵帕替她拭去手上粘着的墨汁,余光却轻轻的瞟向了宣纸上的字体,手上一惊,连忙拿着上前,递到先生的手上,疑笑道“先生,您看,九儿姑娘的字写得真漂亮,好像有练过。”

董青敛了思绪,方才自己也是因为九儿姑娘的字才感到愣忡,接过宣纸细细看来,眉梢间的疑惑更加浓了几分,他转了眸,合上宣纸,轻轻一问“姑娘以前可是学过写字?”

九儿不明白他的话,细着想想,好像今日还是第一次提笔写字,也不知为何,握着手上的笔却非常的有感觉。半响后,她还是鼓鼓眼,摇了摇头。

阳春见状,轻轻一叹“先生,我家九儿姑娘失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所以您问她,她也不知道。”

董青自然是知道,打开宣纸,又重新审视了一番,这位九儿姑娘失了忆,来这里之前,端木辰轩己将所有的事情,告知于他,他也有些好奇,一个失忆中的女子竟能写出这么一手好字,能写出这等好字的人少说也得炼上几年,才会有这样的成果。

“曦哥哥……”正在董青犯愣之时,九儿兴奋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来,回眸之迹聚见端木辰曦的身影,连忙起身将宣纸放置桌面上,行礼“见过爷……”

端木辰曦轻轻拭去九儿额前上的汗珠,轻轻的拂袖“起来吧。”

九儿回望了一眼身后的墨棋,冲墨棋轻轻一笑,而后又转了眸问道“曦哥哥是刚下朝么?”

端木辰曦领着她坐了下来,端起茶水轻轻一小咄,点了点头“嗯。”

九儿接过他手中的茶水,放置桌面上,眸光一闪,拾起一旁自己写好的名字高兴的递到他的面前,嫣然一笑“曦哥哥,你快看,这是九儿今日学写的名字。”

端木辰曦浅浅勾唇,打开宣纸,手上一颤,瞬间笑容僵在唇间,抬了眸,眸光一束寒光悠悠传来“这是她写的。”

董青微微低了头,轻轻一笑“回四爷的话,确实出自九儿姑娘之手,九儿姑娘聪明伶俐,小人只教了一遍,她竟能写得这般好,而且下笔非常的熟炼。”

董青聚见端木辰曦的反应,想到他定是与自己心中的想法是一样,这样的好字出自一个失忆女子之手,任谁都不敢相信。

端木辰曦扬着手中的宣纸,眉宇间挂上了一丝忧虑,焦急的问道“九儿,你这是怎么写出来的。”

九儿见他皱了眉,还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方才那一抹笑意僵在嘴间,瞅了瞅桌面上另一张宣纸,那是董青教她写的名字。

她无辜的指着那张宣纸,若有所思的呢喃道“就是按照先生所教的,然后九儿模仿着样子写出来的,九儿写得不好么?”

九儿的神情瞬间的低落,端木辰曦可能意识到了什么,敛了一丝不合事宜的思绪,对她轻轻一笑,竖着大拇指道“九儿写得很好。”

九儿闻知,可开心了,敛了那分忧虑,瞬间喜笑颜开,指着另外一张宣纸,嚷嚷道“这个九儿也会写。”

说罢,她研了墨,学着宣纸上的字体落笔,每一笔刚劲有力,柔软得体,落纸云烟。顿时吸引了在场几人的眼光。

阳春瞅着她一笔一画,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愕的开口“爷,是不是九儿姑娘又想起了什么,她最近老是睡一觉过后,就莫名其妙会一些东西,奴婢问她,她只是说,梦中出现过,醒来就会了。”

端木辰曦闻知,拧了眉,心不由自主地一紧,扳过她的双肩,让她直视自己,声音不由地低柔起来“九儿,你这几日在梦中遇到了些什么?”

九儿与他四目相接之时,轻轻垂了眸,想了半响,秀眉一拧“有人在和九儿说话,但是九儿就是看不清她的样子。”

“那曲子也是梦中人教你的么?”他双眼微眯,此时的他的心竟是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攒紧。

九儿抬了眸,聚见如此心急的曦哥哥,她又低眸,仔细回想了一下,转了转眸子,吱吱唔唔道“九儿在梦中听到有人在唱曲子……醒来就存在九儿的脑子里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回事,每次入睡不久,梦里总会出现曲音,有时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现象,待她想要仔细看清楚时,又忽地被阵阵头痛所惊醒,梦醒过后,不只头不会疼,而且脑子里好似又增添了一些东西,寻着梦中的点点滴滴,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端木辰曦心里一片纷乱,理不清思绪,扳在她双肩的手,更紧了几分“除了有人与你说话,你还见到了些什么?”

“是火光又不像火光,一闪一闪,很刺眼……曦哥哥,你弄疼九儿了。”九儿边说着,边随着他手在她肩上的收紧,感觉到疼痛,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她的痛楚的声音直刺他的心里,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松了手,颤抖的指尖慢慢的收紧,顿了顿,渐渐开了口“有劳先生了,今日九儿的课就上到这里,先生下去歇着吧。”

“是,小人告退。”董青眸光瞟过一眼九儿,便离去。

九儿揉搓着自己犯疼的肩膀,寻着董青离去的方向,眸光闪闪,笑着道“九儿可以休息了么?”

端木辰曦冲她点了点头,意识到方才伤了她,轻轻的伸手帮她揉揉她的双肩,见她笑容可掬,心里又泛上了一丝暖意,揣磨着心里的想法,柔声问道“想去哪儿玩?”

九儿闻知,探了探大门口,端木辰曦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轻轻一笑“想出去玩?”

“嗯。”九儿跳着点头。

端木辰曦转了眸,见一脸偷笑的墨棋,轻咳了几声后,命令道“墨棋……备马。”

暖心谷

天空一碧如洗,宛如一块用清水洗过的蓝宝石一样,谷中柔嫩的枝条在微风中摇摆,醉人的芬芳撤满了整个悠谷。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百花丛中,各种各样的彩蝶翩翩起舞。

九儿高兴的随手采了一朵小花,花儿的香味迎面扑来,令她陶醉,她开心的冲他一笑“曦哥哥,这里九儿来过。”

端木辰曦蹙了蹙眉,眸光微敛“你还记得。”

“当然,这里是九儿与曦哥哥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就在那个位置,曦哥哥还把九儿的脚给压疼了。”九儿点了点头,指着不远处的亭台说道。

端木辰曦心上一紧,带着一丝欣喜的问道“那你还记不记得,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就是那个地方,他当时昏醉在此,而后醒来一双如星辰般的水眸撞入了他的心里。他一时揣着莫名,九儿是怎么来到此处,还在此处昏倒,醒来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今日他将她带来此地,就是想让她记起些什么,最近她的举动异常,说不定看到些什么,定会刺激到她,助她恢复记忆。

九儿还是摇了摇头,跺了跺脚下的位置“不记得,九儿醒来就躺在这里。”

端木辰曦微抿了薄唇,沉默顷刻终是开了口“你再好好想想……”

“一想九儿就会头痛。”她揉揉脑袋。

现在她的脑袋里除了浮现第一次见到曦哥哥的场景,其他的她实在是想不起来,而且一想头就会传来阵阵的刺痛。

“那就不要想了。”见她泛起了头疼,终是不忍心,放眼望去,这谷中还是如初的迷人,夺走她手中的一朵小花,替她轻轻的带在头上,温柔一笑“九儿喜欢这里么?”

九儿微带着一丝羞涩之意,抚了抚头上的小花,笑着点头“喜欢,曦哥哥可以经常带九儿来这里么?”

“当然不可以。”声音狠唳自身后传来,让人闻知全身寒颤。

两人一同转身,端木辰曦方才那一抹温柔的笑竟硬生生的僵在了唇间,拧了眉,嘴间轻轻一唤“心儿……”

九儿放下了悬在半空中的手,心中怀着一丝疑虑,喝声道“怎么又是你?”

九儿好想说,怎么哪里都能遇到这个她不愿意见到的人,一丝不安袭上心头,她知道只要有这个女人的出现,曦哥哥对她的态度就会异常的变化,打心里不愿见到这个女人。

杜念心此时的面色青白交加,含泪疑望着眼前的男人,从未有过的陌生感,顿时腥红了眼眸“曦哥哥,你怎么可以带她来这里,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端木辰曦扯了扯唇,对杜念心的到来,心里染上了一丝慌乱,欲要说什么,最后还是转了眸,化作薄唇微抿,脸色微沉唇畔发白,眸光越发黯淡。

杜念心见他无话可说,自嘲一笑“曦哥哥,你变了,你真的变了……呜呜……”掩嘴泣声,调头就跑。

九儿下意识地看向端木辰曦,却在他眸中看到了情绪的变化,只是微抿的唇线渐渐僵硬。

端木辰曦身子一颤,挪走了两步,忽感身边的一束光茫,转了眸,满脸苦涩,转头看向天边渐渐压过来的乌云,心也跟着沉重起来,最后还是丢下一句话“墨棋……送九儿回府。”

“爷……”墨棋寻着爷离去的方向大叫一声,爷似乎己将他的唤声所摒弃,回了头,聚见面色沉重的九儿姑娘,他能够理解此时九儿姑娘的心情,也不亦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低下了头。

九儿不再寻着端木辰曦的方向,而是将头上那一朵小花,轻轻的取下,捏在手中,唇角泛起一抹苦涩“墨棋,这里是什么地方?”

墨棋微微一怔,九儿姑娘此时的情绪又异常的平静,顿了顿,吱吱唔唔开口“这里……这里是暖心谷”

九儿闻知,心上一痛,握着小花的手骤然一紧,心渐渐寒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竟是湿了眼眶。

心儿,暖心谷,她似乎在心里明白了些什么,心头一酸,深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是天气的关系还是心境的关系,她感觉心越来越紧,越来越凉。

杜念心一跑奔跑至此,手抚着一棵大树,这才将自己的身子支撑起来,胸口不断的喘着那口睹着的气,回眸之迹,身后一道熟悉的黑影。

她含泪回头,眼底染上一抹哀怨“你还追来做什么?”

端木辰曦拧了眉头,心口一点一点收紧“不是你想的那样。”

杜念心唇角泛起一抹冷笑,眼眸腥红哽咽着“那是怎样?是曦哥哥自己说的,暖心谷是你与心爱之人相守一世的地方,曦哥哥这么做是想告诉心儿,与你相守一世的人是那九儿姑娘,而你的心里从此不再有心儿的位置,暖心谷也不再属于心儿,对么?”

端木辰曦眼见她眸中的湿润,眸色染上一层疼惜,心骤然剧痛起来,低沉一语“我说过,你的位置无人能取代。”

杜念心自嘲一笑“无人能取代,那你今日为何会将她带至暖心谷?”

“因为……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端木辰曦转了眸,不再看她。

他知道不应该这般隐瞒她,可是他也不能将实情告诉她,若是告诉她,九儿最近在渐渐恢复记忆一事,被父皇知道,他与三哥所担心的便会一发不可收拾,这件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会多一分危险。

杜念心闻言眼泪止不住地流淌着,抿了抿唇“曦哥哥对心儿也开始戒备了,自然心里也认为心儿己经是太子殿下的人。”

“这些,我以后会跟你解释。”端木辰曦眸光微闪,他知道他已经伤害到了她,但是他更希望她能明白他的难言之隐。

“以后?以后还需要解释么?……”绝情的话一旦出了口,那就是覆水难收,她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终是没有再说下去,转了眸,自心底深深呼吸,接下来的语气柔了几分“曦哥哥还是回去吧,心儿想一个人静一静。”

端木辰曦没有说话,一句也没有说,转了身离开了。杜念心本以为他会留下,本以为自己这般柔软下来,他便会拥起她,与她解释,没想到,他竟然迈出步子离开了,忍不住寻着他的背影,轻轻一唤“曦哥哥……”

他仍是没有回头,也许是这种距离,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也或许是因为他无言以对,才会选择离开。

追来的丫头玉莹聚见四爷面无表情的离开了,丢下泪光盈盈的小姐至此,她不禁抚上小姐的玉手,轻轻一叹“小姐,你这是做什么?为何不好好与四爷说话呢?这才说两句,你就将四爷赶走,你这分明就是将四爷推至那九儿姑娘身边啊。”

“说够了没有,九儿,九儿,为什么你们满口都是九儿,何时有想过我?”杜念心几近癫狂,泪洒两侧,眸光一丝狠唳犹生,一字一句开口“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那傻子赋于我的痛苦,我一定会加倍尝还给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