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唱曲

作者:杏馨 字数:972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膳食开始开动,九儿却没有拾起桌上的筷子,只是双眸带有怒火的一瞬一瞬的盯着端木辰曦。

端木辰曦咽下口中的膳食,微感脸上有一束火辣的光芒,转了眸“怎么?今日菜不合胃口。”

杜念心闻知,心上一紧,抬眸之迹,才发觉他是在与身旁的九儿说话,紧了紧手中的筷子,又低了头。

九儿依旧没有说话,眸光仍然停在了的俊颜之上,端木辰曦眼见她有些不寻常,顿了顿,眸光闪过桌上的松子玉米,抬手搅了一勺放在她的碗里,冲她温柔一笑“这是你最爱吃的玉米,多吃点。”

那丝温柔的笑容好像起到了些作用,九儿瞅了一眼对面低着头的杜念心,抿了抿唇“曦哥哥不是每日不管等多久,都会与九儿一起用膳么?今日怎么心儿姑娘来,就闲等九儿等久了。”

端木辰曦心口一滞,原来她是在怪罪他方才对杜念心所说的话,没有等她就开始用膳,聚见眼前的九儿自尊心是越来越强了,有些话,有些事稍稍没有到位,她便会拿出来说事,端木辰曦自心底轻轻一叹,这就说明,她深深的记得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而他终是没有回答她的话。

而低着头的杜念心脸色微微一变,放下筷子的同时唇角微微上扬,缓缓抬头面向九儿柔声开口“九儿姑娘,你误会曦哥哥了,方才是心儿觉得有些饿了,曦哥哥才会要先行开动用膳的。”

“我是在和曦哥哥说话,又没问你。”九儿瞪大了眸子满身的寒凉。

杜念心的笑容一僵,下意识地扯了扯唇,尴尬的垂了眸。端木辰曦敛了方才那一抹思绪,怒目冷斥“九儿,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我……”九儿正要反驳,身后的阳春上前暗暗,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她回头看了阳春一眼,见她对自己使了个眼色,这才咬了咬唇强忍下来,可是眸中已是一片湿润。

杜念心心里染上了一丝暖意,面容之上又恢复了一丝莞尔笑意“曦哥哥,无妨,你方才也说了,九儿姑娘孩子性情,心儿又怎么会与她一般计较呢?”

阳春见端木辰曦面色稍稍淡了几分,她上前拾起了桌上的筷子,轻声细语“九儿姑娘,阳春为你布菜,你早膳就没有用多少,这会儿肯定饿了。”

九儿嘟着樱桃小嘴,委屈的看着阳春点点头,眸光中一抹湿润越来越浓烈,只感觉心头堵得慌,恨不得将桌子掀了,他又凶了她,今天己是第二次凶她了,都是为了对面这个女人。

“为何早膳没有用多少?”端木辰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针对阳春的话,关心的问道。

阳春瞅了一眼对面的杜念心,顿了顿,抿唇过后,轻轻一叹“爷有所不知,今日早膳之迹是皇上派来的四个姐姐伺候九儿姑娘用膳,那四个姐姐让九儿姑娘少吃多餐,限制九儿姑娘的食量,说什么,要保持身材。”

端木辰曦顿时脸色一变,抿了抿唇眸中闪过一丝慌乱,而杜念心带有讥讽之意的一语“看样子,皇上对九儿姑娘还真不错,难道九儿姑娘被皇上选为了下一季秀女人选?”

杜念心凝眸看着他缓缓拧了眉心,双唇抿成了一条线,久久未语,九儿抬了眸,本是不愿与她多说话,方才那一语好似又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她挑了挑碗里的膳食,问道“什么是秀女?”

杜念心与端木辰曦视线相撞,沉默半晌,一时间竟是心头雀跃不已,笑着道来“哦,九儿姑娘这个还不知道吧,秀女啊,就是要进宫选秀,成为皇上的女人,被封为妃子。”

说罢,杜念心本就不甘,却在看到端木辰曦的脸色时,一瞬间感觉他周身骤寒,她不由得心头渐渐绞紧,冉起一抹慌乱,方才的一丝笑意竟化作了灼灼的眸光,带着丝丝质问“曦哥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能不将这个告诉九儿姑娘呢。”

端木辰曦放下手中的筷子,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丝毫没了平日里对她的软言细语“九儿不可能入宫为妃,我又何必告诉她。”

九儿有些不服气,面上却是因为端木辰曦的话泛起了丝丝得意的笑意,骤然起身指向杜念心“就是,九儿才不要变成秀女,成为皇上的女人,九儿是曦哥哥的人,也只会嫁给曦哥哥,倒是心儿姑娘可以一试。”

身旁的墨棋与阳春,掩嘴偷笑,端木辰曦眸中闪过一丝慌乱,却稍纵即逝,而杜念心呼吸一滞,不由地再次蹙了娥眉,呼吸开始困难“咳咳………”

“小姐……”身边的丫头轻轻的抚上她的后背。

“怎么了……”端木辰曦见她呼吸急促,欲要抚上她的玉手。

“啪……”一计筷子重重的敲在他的手上,九儿愤怒的看着他。

端木辰曦吃痛的缩回了手,对她的无礼很是不满,瞪了他一眼后怒声开口“你这是做什么?”

九儿不由地噜了噜嘴,见他欲要呵护着杜念心,她一气之下,大声嚷嚷“是曦哥哥自己与九儿说的,男女授受不亲,你既然要求九儿不许与其他男子接触,那九儿同样要要求曦哥哥不能与其他女人有所接触。”

端木辰曦心上一紧,转了转泛着痛的右手,扬了扬手,抿了抿唇“阳春,你去……”

“不行,阳春是九儿的人。”九儿拿着筷子在桌面上奋力的敲个不停,宣示她对他的不满。

“你……”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转了眸看向难受的杜念心,眸底染上一抹忧虑的情愫。

片刻之后,杜念心似乎慢慢的缓和下来,她轻轻的摇着手,冲着端木辰曦柔柔一笑“曦哥哥……不用了……心儿没事。

九儿闻知,得意的坐回了座位,手中的筷子也稍稍的停了下来,回头,冲着身后的阳春得意浅浅一笑,而一旁的墨棋与阳春又再一次捂嘴偷笑。而杜念心直到手心处传来刺痛,低头一看,指甲近乎嵌入掌心,心里是说不尽的悲凉。端木辰曦也陷入了沉默之中,左右为难,还不如以沉默来告别这顿午膳。

用后午膳,杜念心欲要回府,而端木辰曦竟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与她说,她只好带着浓浓的醋意,憋着一肚子气匆匆的上了马车。

主仆二人转了身,墨棋在后一个人偷偷一笑“九儿姑娘可真厉害!”

端木辰曦闻知,转了身,眸光透着一丝冰寒“你想说什么?”

墨棋费力敛笑,投拳轻咳了几声,意味深长道“属下就是想说九儿姑娘真厉害。”

端木辰曦斜了他一眼“她这叫厉害么?她这叫胡闹。”

墨棋从唇缝中带笑一语“爷,您错了,她这不叫胡闹,这叫做捍卫。”

“本王看你是被她所蛊惑了。”端木辰曦转眸睨着他半响,轻轻一叹,留下一句话,便转了身。

墨棋一怔,而后又追了上去“是么?那属下怎么认为是爷受了九儿姑娘的蛊惑。”

“胡说。”端木辰曦转了身,一声低吼,脸色炸红。

墨棋耸了耸肩“爷还不承认,喜欢就喜欢呗,这府里谁不知道,爷宠爱九儿姑娘,胜过任何人,方才杜家小姐被九儿姑娘气得一愣一愣的,也未听爷对九儿姑娘有过半分的怨言,反倒九儿姑娘要爷做什么,爷便做什么,好似还怕了九儿姑娘几分。”

“墨棋你……”端木辰曦环顾四周,瞪大着眸子盯着他,被看透了心思的他,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愠怒道“你不是还有事在身么?”

墨棋听他这么一说,忽然想到什么,他不由得一笑“哦,对,属下还有事要办,先行告退了。”

端木辰曦寻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燥热上升了半分,环顾四周下人时不时瞟向这里的余光,一颗心竟是烦躁得很。对于方才墨棋的话,他真的对她言听计从么?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到最后他自己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自那日斗法杜念心成功之后,九儿又恢复了以往的色彩,兴高采烈的唱着曲儿。

刚跨入门槛的阳春,忽闻一阵阵优美的曲子自房间传来,慌忙之下,她聚见九儿躺在床榻之上,嘴里高兴的哼着曲,她可从未见九儿姑娘唱过曲,今日看她,好似又陌生了。

她挠了挠脑袋,不解的问道“九儿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

“唱曲啊?”九儿不以为然,接着继续唱下去。

阳春更不懂了,这是曲么,她可从未听过这种唱法的曲子,九儿姑娘与她每日都寸步不离,九儿姑娘又是从何学来的呢,现下容不得她多想。

她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锦帕,满腹疑云地问道“这是唱的什么曲子,阳春怎么从来没有听人唱过这类的曲子,九儿姑娘是从哪学的?”

九儿闻言若有所思地呢喃“我也不知道,宫中溺水之后,做了一个梦,梦中就有这首曲子,醒来哼了两句就会唱了,好听么?”

阳春点头如捣蒜“好听,这是阳春听过最好听的曲子。”

九儿心里一喜,下了床,扯着她的衣角“那九儿教你唱,可好?”

“好啊。”阳春笑着直点头。

亭台楼榭,小桥流水,错落有致,阁楼之上淡淡柔柔的雾霭,每一株花草在风里低吟那千年的情思,胜似仙境,清晨一抹淡淡的阳光直入亭台,微风徐徐,气宇不凡的男子,正优雅惬意地品茶赏景,时不时相互交谈着。

不远处一阵如同一泓潺潺的细流的曲子若隐若现,再一细听,旋律轻快自然,又如同一缕灿烂的阳光。曲子如此之甜,竟能深深的甜到心里,细听曲子中的词汇,却是深深的让人不解。

这让兄弟二人亵渎在阵阵奇怪而又甜美的曲子里,端木辰轩放下茶杯,挑眉看向四弟“四弟,你这府中何时有了歌姬?”

端木辰轩的话音刚落,端木辰曦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剑眉便不由拧起,还是轻轻一笑“这才几日不见啊,三哥还是这般爱说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并不好这口。”

端木辰轩再一细听,仿佛让他陶醉至曲子之中,他唇角浅浅勾唇“那你听听,多好听的曲啊,我可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曲,这明明是从你府中传出来的,你还否认做什么?”

端木辰曦闻知,寻着曲子的发源地,细细的听着,这曲子甜美动听,确实是从自己的府中传出,这还是第一次从府里传出这种奇怪而又让人陶醉的曲。虽然他知道府里有一个妾室卓玉是清扬园的当家花旦,入府之后就不再唱了,就算是卓玉再唱,也唱不出如此好听的曲子,而且这曲子与卓玉的唱的曲子是完全不一样的曲风,只怕这全东晋都不曾有人会唱。

他拧了眉,扬了扬手“墨棋……去看看。”

“是”墨棋寻着曲子的发源地离开了。

待他们细细一听,曲子又好像停止消失了,兄弟两人回了神,端木辰轩突然想到了什么,轻轻一问“对了,听说父皇昨日赏了九儿不少东西?”

“嗯,是不少。”端木辰曦低沉一语,端起桌上的茶水再一次送入口中,此时的情绪几经忧虑,几经落寞。

端木辰轩无奈沉声“父皇难道真如你我所猜策的,将九儿纳为了下一季秀女的人选。”

“父皇的心思又岂是你我能够猜透的。”端木辰曦眉宇间加重了一丝忧虑。

端木辰轩直直的看着他,半响后,抿了抿唇“怪就只能怪父皇太爱你母妃了,你母妃都去世这么多年了,父皇依旧忘不了她。”

“爱她?却不能保护她,最后还落下个服毒自尽。”端木辰曦说这句话时语气淡淡,可是那眸中却充斥着无尽的落寞。

“难道还没有线索么?”端木辰轩有点理不清头绪,记忆中,父皇是极其宠爱容妃,哪怕是现在的最受宠的德妃娘娘也不及一二,他拧眉细想,觉得当年之事太过于蹊跷,众人也不知其因,容妃怎就服毒自尽了?

端木辰曦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亭外的残花败柳,他那如鹰隼般的黑眸渐渐黯淡“毫无进展。”

他都查了这么多年都毫无头绪,可是他始终没有放弃,他总觉得自己的母妃并不是自尽,这中间定是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端木辰轩也是轻轻一叹“四弟,你也不要太担心,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我会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端木辰曦点了点头,落寞与委屈之下,话题就此结束。

两人双双陷入沉默之中,垂眸之迹,耳边又泛起了方才那一抹甜美的曲子。端木辰轩刚想将手中的茶水送入口中之时,手僵在了半空中,眸光一闪“四弟,你快听听……这声音越来越洪亮了。”

端木辰曦也感觉到了,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好似不只一人在唱,而是也几人的声音,他转了眸,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那一抹甜美的曲音正是自九儿静轩殿的方向传来。

“爷……”墨棋的到来,打破了二人的思绪。

端木辰曦抬眸,聚然敛回了思绪,淡淡一语“怎么一回事?是谁在唱曲?”

墨棋微微抬头,浅浅一笑“是九儿姑娘。”

“九儿?”兄弟二人闻知,手上一僵,语出异口同声。

墨棋聚然被两位爷的反应一惊,而后点了点头“嗯,是九儿姑娘在教静轩殿的奴婢们唱曲。”

兄弟二人回了眸,聚然只听见端木辰轩一声大笑“这九儿还真是个宝,竟会这一绝,恐怕这全京城都无人能及九儿这歌喉,就算是五妹回朝,估计也只能委居九儿之下。”

端木辰轩口中的五妹端木汝芸,十三岁那年被崇绪送至太乾山庄,一口金嗓,自小精通乐曲,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一夜之间却被崇绪送往皇家的太乾山庄,直到现在从未回过朝,宫中的雪妃娘娘也因此重病缠身,一病不起,与她天人两隔。从此这个五公主的名字在宫中就无人提起。

方才端木辰轩的话中提及端木汝芸,也只是闻此声,无意间想起她罢了。

端木辰曦剑眉皱得紧紧,难以置信的一言“她怎么会唱曲?”

“这曲子我怎么从未听过。”端木辰轩疑惑的仔仔细细的听着越来越响这的曲子。

端木辰曦疑着他,蹙了蹙眉“连三哥都没有听过这首曲子?”

端木辰轩转了眸,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一旁的墨棋好似想到了些什么,急切开了口“莫非是九儿姑娘想起了些什么?”

兄弟二人纷纷一怔,快速起了身“走……去看看。”

他们一路闻曲至静轩殿,聚见静轩殿中围满了人,九儿的倩影被人群围在最中间,此时的她手舞足蹈,就像私塾里的先生正在教学。

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兄弟俩视线相接,四目以对,两人真不敢相信此时眼前的一幕,待他们渐渐靠近,围着的阳春与其他奴婢突然发现了他们的身影,微微停了下来,退到一旁,微微行礼,最后就剩下九儿一人自误自乐,她丝毫没有察觉身后来了人。

九儿的声音如黄莺出谷,声声泌入了他们的心里,正在兄弟二人如痴如醉的时候,身边的阳春,暗暗的扯了扯九儿的衣袖,九儿这才反应过来,聚见她们都停了下来,拧着眉道“怎么都不唱了,快唱啊……“

阳春冲她挤了挤眉,丢下几个蓦然的眼色,九儿依然不知,还一个劲的嚷嚷道“不要停下来,快唱啊,快……”几个奴婢还是纷纷低着头,皱着眉,不敢做声。

“没听到九儿的话么?都停下来做什么?”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待她回头,聚见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的身影,九儿羞涩的挠挠了头,扬了扬手“你们都退下,今日不唱了。”

几个奴婢直直的看着身前的爷,端木辰曦微微的扬了扬手,几个奴婢才纷纷退下。

端木辰轩见她面颊之上挂着羞涩之意,一声大笑过后“怎么就不唱了,九儿你可知道,我与四弟可是闻着曲音至此哦,这曲子可好听了。”

九儿抬了眸,看了看眼前的两个男人,浅浅勾唇“真的么?哥哥也喜欢九儿唱曲么?”

端木辰轩笑着点头“当然,九儿方才的曲子可是让哥哥我如痴如醉,难以忘怀啊。”

九儿微微扬眉,开心一笑“哥哥喜欢,那九儿每天都唱给你听,可好?”

“好啊。”端木辰轩每一次见到她的笑容,就有一种入魔般的冲动,她的天真己经深深的融入他的心里。

而一旁的端木辰曦似乎面色沉了些,鼻息更重了几分,冷冷一言“这曲子是谁教你的。”

九儿聚感他的不悦,微微敛了笑,却是极其无辜地鼓了鼓嘴“没人教九儿,九儿在梦中听过这道曲子,醒来就会唱了。”

端木辰曦眸光透着一丝幽深的寒,就这般一瞬不瞬地睨着九儿,抿了抿唇“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随着端木辰曦的一句话,端木辰轩自然是清楚四弟在担心什么,好像此时的兄弟二人都想到了一块,在清华宫母妃与他们说的话,又浮现在了眼前,如若九儿恢复了记忆,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

九儿一瞬一瞬的看了看他,而后紧蹙了秀眉细想,顷刻后,又摇摇头,她好似除了这首曲子,其他的还是无法想起来。

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各自轻轻一叹,半响后,端木辰曦对身边的墨棋扬了扬手,在他耳边轻轻一言“墨棋……速去三王府,请陌璃姑娘一趟,记住,这件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起。”

此时的兄弟二人,情愿九儿什么也记不起,什么也不知道,那么他们还可以以九儿现在的失忆做为搪塞的幌子。

“是”墨棋领命后,匆匆离去。

静轩殿

陌璃在墨棋的催促之下,慌忙的赶到四王府,来的路上,虽然墨棋没有向她提过是何事,以她的聪明,断然想到就是府里的九儿姑娘,因为除了她,端木辰曦是不会让人来请她至府上。

“怎么样了,丫头。”端木辰轩拧着眉,低沉的问道,而一旁的端木辰曦却是双手倚背,紧抿唇不语。

陌璃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摇了摇头,随后她又冲着九儿嫣然一笑“九儿姑娘最近有没有感觉到头痛。”

九儿晃了晃脑袋想了想,而后笑着道“就上次在宫中痛过之后,就没再痛了。”

“宫中?”陌璃不解的看向身边的两位爷。

端木辰曦紧了紧双手,终是皱眉开了口“上次九儿在宫中溺水导致昏迷,头疾发作。”

陌璃眸光一闪,顿了顿,似在心里琢磨着不合事宜的事情,垂眸之迹,点了点头“以陌璃所诊断,九儿姑娘应该是遇到了一些熟悉的事情,零碎的记忆在头脑里一闪而过,而又想不起来,才会导致头疾再次发作。”

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双双对望了一下,视线相交之迹,端木辰轩先开了口“那今日莫名的曲子是怎么一回事?”

“爷方才不是说了么,这首曲子我们都从未听过,甚至这全东晋国的人都不会唱这首曲子。”方才她到达殿中之迹,端木辰轩就将今日九儿所发生的事情与她说了遍,从那一刻,她就猜想九儿的身分,也许九儿根本就不是东晋国的人。

“你的意思是九儿不是我们东晋人。”端木辰曦低沉的开了口,瞬间脸部线条异常紧绷。

陌璃聚见他的神情变化,心底又是一凉,紧了紧指尖,低了头“陌璃也是猜策而己。”

端木辰曦兄弟二人闻言,放眼看向床榻之上天真的九儿,自心里轻轻一叹,随后,又听到陌璃的声音响起“对了,如若爷要让九儿姑娘快速想起什么?陌璃倒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眉梢间挂着一丝忧虑的看着她。

陌璃抿了抿唇“爷上次不是说要请人来教九儿姑娘琴棋书画么?依照陌璃的猜策,九儿姑娘应该挺喜欢唱曲的,爷不凡教她一些喜欢的东西,说不定有助九儿姑娘恢复记忆。”

端木辰曦转了眸“本王知道了,有劳陌璃姑娘了。”

陌璃见他并没有看自己,回了眸,轻轻行了一礼“那没有什么事,陌璃就先行告退了。”

“等等……”端木辰曦的声音自她的身后传来。

陌璃被他的一声低唤,停下了脚下的步子,转了身,面向他,浅浅一笑“四爷还有何吩咐?”

“今日九儿之事,还请陌璃姑娘守口如瓶。”此时的端木辰曦黑眸中此刻带着一丝清冷。

陌璃身子一僵,顿了顿,半响后,她抬了眸,又是一笑“两位爷就请放心,陌璃自然清楚两位爷的顾忌。”

她自然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方才墨棋请她来府上时,她就猜策了,九儿入宫之事,她也听说了,此时的她淡淡悲凉,到最后端木辰曦还是将她视作外人,连走之迹,还要再三的嘱咐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床榻之上的九儿。

待她走后,端木辰轩寻着陌璃的背影,低沉一问“四弟真的要帮九儿恢复记忆么?”

“让她恢复记忆,她就可以不用再受头疾之痛。”他眸中却隐藏着许许多多未说出口的话。

端木辰轩闻言脸色更是一沉,不着痕迹地退后了半步,而后化作一丝叹息“但是让九儿恢复记忆,父皇那里怎么办?”

沉默顷刻,端木辰曦眸色沉痛地道“我说过,她只是九儿,只要她不愿进宫,我定会护她周全。”

端木辰轩再一次回眸,深深的看了一眼床榻之上的九儿,沉声道“那我去安排请人一事。”

端木辰曦点了点头,眸光顿时恢复了一丝平静“记住,不要声张。”

“放心,我也不愿意九儿入宫,不管九儿能不能恢复记忆,只要是她的决定,我都会尊重她。”丢下一句话,端木辰轩便大步离开了,而脚下的步子却是沉重杂乱。

晴兰殿

殿中窗前倚着一抹倩影,唇角一丝苦涩,微风轻轻的拂面,两侧间的两束碎发轻轻的随风飞舞,给她的姿色凭添了几抹忧虑。

“夫人方才可是听见了。”丫头悄悄的环顾四周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苏晴儿回了眸,双手己是捏得紧紧,咬了咬唇“她不是失忆了么?又怎么唱出这么动听的曲子。”

方才她自屋里听到阵阵动听的曲子,还以为是旁边的卓云在利用唱曲吸引爷的眼光,谁知听下人来报,曲音是从静轩殿传来,不敢相信的她,踱步进入静轩殿,还未到殿中,就见两位爷匆匆的身影,她便退到了一旁,谁知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原来这曲子真是那个恨透的傻子所唱。

丫头微微低了头“奴婢也不知,这曲子,唱得可真好,就连府中的卓夫人也不及她的三分。”

苏晴儿闻知,指由掺和皮肉之中,直到手上传来阵阵生疼,她才反应过来,顿了顿,转了眸“这傻子究竟是什么来路?”

丫头抬了眸,眸中透着一丝忧虑“这些奴婢查过,却是一无所获。”

苏晴儿来回在窗前紧张的踱着步子,慌乱无章的她突然停下了脚下的步子,一脸狠唳“不能再让她这么下去了,爷本就对她宠爱有加,再加上方才的曲子,只怕爷又被她迷了半分,现在是失忆,待她恢复记忆,所有的一切就都迟了。”

丫头也轻轻的点了点头,拧着一抹眉道“夫人想怎么做?”

“我这不是还没有想到办法么?”苏晴儿重重一叹,又响起了脚下杂乱的步子。青白着脸色紧紧攒着手中的锦帕开口,声音中充斥着浓浓的妒恨。

“奴婢倒有一个法子。”丫头笑着凑到了她的耳旁,轻轻道来。

而苏晴儿却是听得一愣一愣,顿时瞳孔放大,惊叫出口“什么?”

丫头敛了笑,冲她点了点头,苏晴儿好似被说服了一般,抿了抿唇,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