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赏赐

作者:杏馨 字数:978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次日

九儿还深在沉睡之中,朦朦之中听到外面有些杂碎的声音,噜了噜嘴,伸手挠了挠头,顶着无力的眼皮,她微微睁开了眼。

床榻边几双陌生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盯着她,她莫名的转了转眼珠,拧了眉大叫“阳春……”

“九儿姑娘,您醒了……”陌生的面孔,陌生的声音,一同出现在九儿面前。

九儿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晃了晃眼,睁开又闭上又睁开,眼前的一幕竟是一模样,她难以置信的大叫“阳春……”

阳春自门外己徘徊许久,方才屋里的几位宫里来的奴婢将她排出屋之后,她一刻也没有离开,虽然知道这些奴婢是宫里当今皇上派过来的,但是这王府是爷的,也是爷说了算,自己可是爷专门指定给九儿姑娘的,她不能离开,所以她一直都守在门口。

一听到九儿姑娘大声唤她之时,她跌跌撞撞跑了进来,还差点伴着门槛摔倒。床榻上的九儿聚见阳春的身影,她不顾一切的慌乱下床奔了过去,冲进了阳春的怀里。

阳春将她扶至床榻之上,微微抬头看向屋里的四个丫头,拧眉开了口“几位姐姐,你们还是退下吧,这样会吓着九儿姑娘的。”

“春夏秋冬是奉皇上之命前来照顾九儿姑娘,我们不敢违抗圣命。”春夏秋冬的春香微微开了口。

“我不要你们,九儿只要阳春,你们出去。”九儿钻在阳春的怀里一瞬一瞬的看着她们,边挥手边嚷嚷道。

“这……”春夏秋冬己然不知所措,只好微微行礼出了屋。

待四个丫头走后,九儿才从阳春的怀里钻出来,探了探脑袋再三确定她们己走远,拧着眉问道“阳春,她们为何会在我的屋里。”

阳春边替她整理好穿着,边答道“她们是当今皇上赐给九儿姑娘的,可能以后就由她们来照顾你了。”

九儿闻知,扬了扬手,嘟着樱桃小嘴,一丝不悦道“九儿不要,九儿只要阳春,阳春,你不许离开我。”

说罢她又环上了阳春的腰迹,抱得紧紧,丝毫不肯放开,阳春轻轻的抚抚她后背洒着的如水的发丝,轻轻点头“嗯,阳春不会离开九儿姑娘的。”

暖心谷,很静,静得微风吹动树叶发出嗖嗖的响声都能清晰入耳,杜念心独自坐在亭间,凉风吹起她的青丝拂过脸庞又带起了她的裙带,风华绝代,妩媚多姿。

她手里持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眼底更添了几分悲戚,纤纤玉手一瓣一瓣的摘下,滴落“他会来……他不会来……”

身后的端木辰曦睨着她的背影,听着熟悉的声音,感觉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最终他还是渐渐的靠近她,见她瘦弱如骨的身子,在凉风的摧残下,心里竟泛上了一丝凉意,轻轻一语“今日风大,身子本就不好,也不知道多加注意些。”

身后突然响起端木辰曦的声音,杜念心一惊,还以为是自己想他想得太入神产生的幻觉,起身回眸望去,眼底神色复杂,没错,就是他,他来了,情不自禁的一唤“曦哥哥……”

端木辰曦抬眼朝她看去,见她又瘦了许多,丝丝悯柔袭上心头,语气柔了几分“坐在这里多久了?”

杜念心泪光闪闪的垂了眸,低沉一语“心儿也不知多久了。”

两人就是这样对立着,也没有说话,半响后,他轻轻的抚上了她的玉手,握在手间,紧了紧,她冰凉的双手深深的浸入了他的心里,看着她,抿了抿唇“手都是凉的,以后出来,就多加一件衣裳,小心冻着。”

说罢,他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取了下来,轻轻的披在她的肩上,温柔体贴,柔情似水。

“曦哥哥,都是心儿不好,心儿不应该听爹的话离开你,不应该惧怕皇上的威严而答应嫁给太子殿下,曦哥哥原谅心儿好么?”杜念心抬着泪眸,看着他为她所做的一切,说出来的话哽咽着近乎讫求。

等了许久,端木辰曦都没有开口,杜念心紧了紧指尖转眸望去,张了张嘴,眸光一闪,竟是突然间扑进了他的怀里,声音又更柔了几分“曦哥哥难道就真的不肯原谅心儿么?还是曦哥哥己经不在乎心儿这颗心了。”

端木辰曦身子一僵,手停在半空良久,终是落在她的背脊。杜念心感觉到了他的回应,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她知道,他还在乎着她,她抱他的手更紧了几分,幸福的泪水又再一次夺眶而出。

出了暖心谷,丫头与墨棋都候在谷外,墨棋黑着脸,不情愿的目睹着两人朝他走来,一旁的丫头玉莹却是喜笑颜开。

“爷……”墨棋本不想靠近,只是事出有因,他不得不得迎上去。

“何事?”端木辰曦转了眸,将视线转移到了墨棋的身上。

墨棋看了一眼杜念心,回了眸“方才府里来报,宫里来人了,听说还是皇上派来的人,等着九儿姑娘宣旨。”

端木辰曦脸色一变,一道风骤然刮过,待墨棋抬眸之时,他已上了马车。

杜念心聚见端木辰曦的态度,脸色一白,一向淡定冷静的端木辰曦,今日提及九儿的事,他竟会毫不犹豫的弃自己而去,为了除她之外的女人失了方寸。

还没等杜念心反应过来,身旁的墨棋对她一笑,也随即上了马车。

眼见马车渐行渐远,他却没有对她留下一句话,连个眼神都没有,看着马车行驶的速度就可见现在端木辰曦的心情。她紧紧绞着手中的锦帕,恨不得将其撕碎。

“小姐,这是发生了何事?四爷为何走得如此仓促?”丫头玉莹寻着马车离开的方向,拧着眉。

“这次竟然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就离开了。”杜念心那颗心又仿佛沉入海底。

丫头身在一旁,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疑望着小姐失色的面容,心里默默的承受着小姐给她带来的悲凉。

四王府

九儿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的金银珠宝,高档的绫罗绸缎,还有总是盯着她看的福禄公公,福禄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太监,昨日溺水之时,她见过他,自然是认识他,但是还是不敢过多的与他亲近,而站在自己身边的四个丫头,从早上到现在形影不离,就连阳春好像也很怕她们。

九儿轻轻的挪着步子,欲要离开这让人窒息的气氛。

“九儿姑娘,这是要去哪里?”春夏秋冬中的春香聚见她要离开,她便柔声开了口。

九儿抬了眸,直起身来,吱唔道“我……我找阳春。”

春香冲她轻轻一笑,又将她扶回座位上“九儿姑娘,您找阳春是不是有事要交代,如若是的话,您有什么交代就直接与奴婢说便是。”

九儿欲要说什么,这时门外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九儿己经习惯了阳春服侍,速去唤阳春过来。”

端木辰曦一脸沉静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九儿聚见曦哥哥的身影,甩开身前的丫头,笑着直奔过去“曦哥哥……”

众人见到府里四爷的出现,连忙行礼“见过四爷。”

端木辰曦领着九儿坐回桌前,端起桌面上的茶水轻轻一小咄,回了眸,屋里各个角落都摆满了皇上的御赐,冷冷一笑“福禄公公亲自光临本王府邸,是为了何事啊?”

福禄眸光一闪,微微从袖掏出一张明黄色的圣旨,轻声道来“老奴此次前来,只是传达皇上的圣意。”

端木辰曦聚见他手中的圣旨,领着九儿起了身,双手抱拳低头接旨,福禄待众人皆行礼之后,他挺起了腰板,大声道来“皇上有赏,赐绫罗绸缎千匹,蓝田白玉镯子一对,玉如意一对,金步摇………”

每一样赏赐对于现然端木辰曦来说,好似都是一份威胁,他没有想到父皇竟然来得如此之快,他的心里似乎还没有做好完善的准备。

待福禄宣完旨后,殿中恢复了平静,众人的眼光都看向微微低头的九儿,九儿并没有在意众人的眼光,一个劲的低着头,学着样,不敢出手,不敢抬头。

半响后,福禄公公面上一丝尴尬,细声细语的唤着一旁的九儿“九儿姑娘,快谢恩吧。”

九儿突闻他在唤她,她抬了头,环顾四周,就连曦哥哥也是低头不语,她转着眸子,压抑的气氛之下,她无奈的扯着端木辰曦的衣衫,嘴里轻声唤着“曦哥哥……”

端木辰曦回了头,聚见九儿一脸无辜,冲她轻轻一笑,便转了脸,冷冷一言“福禄公公,九儿兴是怕生,至于这些赏赐,本王替九儿谢过父皇。”

福禄闻知,瞅了一眼他身后的九儿,轻轻一叹“罢了罢了,那老奴也先行回宫复命了。”

福禄公公带着一群奴才大摇大摆的欲要离开,端木辰曦冰冷的声音又自身后响起“等等……”

福禄公公闻声,身子稍稍一颤,回了头,强加一笑“四爷有何交代?”

端木辰曦回之一笑,伸手指着身边几个陌生的奴婢面孔道“本王府中有专人伺候九儿,这些个奴婢还请公公带回宫中。”

福禄敛了笑,声音略带一分不满“春夏秋冬是皇上亲自挑选的奴婢,特来伺候九儿姑娘,教教九儿姑娘宫中礼仪,待下次九儿姑娘入宫之时便不会因此而失礼。”

端木辰曦闻知,心里一颤,脸色不着痕迹的一沉,半响后,终是恢复了一分平淡“请公公回去禀明父皇,九儿头疾严重,在没有恢复记忆之前,不宜学一些她不愿学的东西,恐怕要辜负了父皇的厚爱。”

“这……”福禄公公面上一丝为难,微微低了头。

端木辰曦见他有所顾及,随后,他又冰冷开口“如若父皇怪罪下来,本王一并负责。”

“那好,老奴定会向皇上传达四爷的话。”福禄公公抬了眸,扬了扬手,示意春夏秋冬与他一起回宫。

“谢公公。”端木辰曦淡然一笑。

“老奴告退。”福禄公公一丝不悦的转了身,领着众人离开了。

端木辰曦寻着福禄等人离去的背影,自心底重重一叹,指尖收紧,心里袭上一丝说不出的难受,正如三哥所说,父皇此意就是要将对他母妃的思念强加给无辜的九儿,说什么,他也不会让九儿入宫为妃。

九儿回了眸,聚见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扬了扬眉,轻轻的问道“曦哥哥,皇上为何要送东西给九儿。”

端木辰曦敛了层层思绪,回眸,扳过她的双肩,眸光开始涣散“你喜欢这些东西么?”

九儿四处看看,环顾四周后,唇角微微的勾起,而后还是摇了摇头“不喜欢。”

端木辰曦悬着的心终于随着她的一句不喜欢,稍稍的落下,甚至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是害怕九儿说喜欢,还是害怕九儿与杜念心一般,在权势荣华富贵与他之间,她会先择前者,那种被弃,被选择的痛,是他心里抹不去的痕迹。

再次见到九儿的天真笑意,他也笑了,他清楚的知道,在九儿的心里,没有什么比自己还要重要,也只有在九儿面前,他才能体会到最真实的情感。

他轻轻的抚过她额前被凉风吹过纷乱的发丝,喝声唤道“墨棋……”

“爷……”墨棋款款至前,好似从爷的声音中,他都能明白爷此时的心情。

“将这些东西纳入库房,不要让本王看见。”端木辰曦微启薄唇淡声一语,未动怒却让人感觉周身骤冷。

墨棋闻知,环顾殿中所有的赏赐,他丝丝疑问“全部都纳入库房么?”

端木辰曦怒光一扫“一件都不留”

“是”墨棋微微行礼,扬了扬手,示意下人们开始将其纳入库房之中,他了解爷的性情,见到这些东西,他就好像要面临失去九儿姑娘一般,他是在逃避,是在害怕。

“曦哥哥,这般做,恐怕不妥吧。”墨棋的话音刚落,门外又响起了一阵熟悉柔软的声音。

方才在门口之时杜念心就见着皇上身边的福禄公公在与奴才边走边说什么,九儿姑娘是皇上看中的人,现下聚见殿中堆满了皇上赏赐的东西,她的心里不禁的泛上了一丝美意,而后又听到端木辰曦与九儿的对话之时,聚见端木辰曦的一脸不悦,她的心又仿佛冰冷了起来。

九儿面上一僵,聚见杜念心水绿色的衣裙裹着袅袅身姿,淡妆精容眉目如画,向他们款款前来,她心里就像堵着一口气,怒指她“你怎么又来我们府上。”

针对九儿的怒指,杜念心脸色一白,来到四王府时,便听到静轩殿传来阵阵响声,她本就在四王府畅行无阻,方才也就没有让人通传,直接就往声音的来源处走来,针对她口中的一句“我们府上”她微感自己真的像个外人,紧抿着唇,含苦看着端木辰曦,好似在等着端木辰曦为她争得一席之地。

身边的丫头玉莹见自家小姐受着委屈,而四爷也没有帮小姐说话的意思,自然不乐意了,声音便生硬了几分“九儿姑娘,此话差矣,我家小姐来的是四爷的府上,并不是九儿姑娘的,而且四爷曾交代过,四爷的府中可以任由我家小姐走动,不受任何的拘束。”

九儿眉宇间更生了一分怒气,趾高气扬的道“是么?这静轩殿是曦哥哥赐给九儿,曦哥哥又没有说过,将静轩殿赐给你家小姐,就连现在你们站的地方都是九儿的,九儿随时可以将你们赶出去。”

“你……”丫头玉莹气得无话可说,便老老实实的退了下去。

端木辰曦抬眸看向杜念心,紧了紧指尖,心里泛上一丝愧疚,沉声喝斥“九儿……不许胡闹。”

“曦哥哥,无妨,九儿姑娘性情直爽,是心儿的丫头玉莹不懂事,顶撞了九儿姑娘。”杜念心似乎学聪明了的唇角笑着,可是眼底却苦味浓浓。而后她又转了身,敛了笑,指责道“玉莹,还不向九儿姑娘赔罪。”

“小姐……我……”玉莹瞅了瞅一旁得意洋洋的九儿,道歉的话终是说不出口。

杜念心眉目一冷,再次扯了扯唇角“玉莹你是越来越放肆了,竟连我的话都不听了,难道你想让曦哥哥为了我们与九儿姑娘伤了和气么?你也不看看,这屋子里摆着的全都是当今皇上的赏赐,可见九儿姑娘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你顶撞九儿姑娘就等于顶撞了当今皇上,不道歉,难道还等着挨板子掉脑袋么?”

玉莹闻知,身子一颤,心里一紧,连忙开口道歉“九儿姑娘……奴婢方才有得罪之处……还请您恕罪。”

“谁要你们道歉了,我要的是你们离开这里。”九儿瞪大了眸子满身的寒凉

“啪!”一声巨响,见九儿越来越无法无天,他心口的怒气一下子窜了上来,骤然怒目冷斥“九儿……不许任性。”

九儿难以置信地看向对她怒目冷言的端木辰曦,因为愤怒和委屈,身子都开始微微发颤“哼……”地一声跑了出去。

“九儿……”端木辰曦心里一痛,欲要追出去。

杜念心见状上前拉住端木辰曦的手臂,双眸含泪却牵扯出一抹笑容好言相劝“曦哥哥,就不要怪罪九儿姑娘了,九儿姑娘说得对,这是她的地方,心儿并不该来,只是曦哥哥方才走得急,心儿没来得及将披风还于你,此次前来是特意为了将披风还于你,既然心儿不受九儿姑娘欢迎,心儿离开便是。”

说罢,杜念心从丫头玉莹手上拿来披风,放置殿中,便黯然欲要离开,此时的她,多么想听到他留下她的声音。

“等等……既然来了,就在此用个午膳吧。”端木辰曦紧了紧手中的披风,话中带着歉意。

杜念心一丝欣喜,转了身,扯扯唇“可是九儿姑娘……”

端木辰曦再次对上她的水眸,声音更柔了几分“上门就是客,九儿不至于这个也不懂。”

他的话音刚落,杜念心莞尔一笑“心儿听曦哥哥的,曦哥哥也不要怪罪九儿姑娘了,快命人将九儿姑娘寻回吧,她这样负气跑出去,倒时出了什么事,心儿的罪过就大了。”

端木辰曦闻知身子一僵,口中却说出毫无情意,毫不在乎的话“这府中就这么大,她能跑去哪里,又能出什么事?倒是你,方才委屈你了。”

“曦哥哥说的哪里话,心儿相信九儿姑娘并不是有心的,可能是对心儿有什么误会之处,也可能是心儿哪里没做好,才会让九儿姑娘这般讨厌我,是心儿的错。”

端木辰曦见她不只不介意,还慷慨替九儿说话,心里的愧疚之意更浓了几分“你也不要再为她说话了,她都是让我惯坏了,呆会儿,我让她向你道歉。”

杜念心抿了抿唇,眼泪充盈了眼眶,终是隐忍的摇了摇头“曦哥哥,万万不可,九儿姑娘本就对心儿有所成见,心儿不想与九儿姑娘再生出什么误会,此事就作罢吧。”

端木辰曦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泛上了一丝痛意,自心里长长一叹,而后又点了点头“嗯。”

九儿生气的跑了出来,上次为了那个女人不理她,这次又为了那个女人凶她,越想越气,也不知跑了多久,她觉得累了,一屁股坐了下来,抬头望去,原来自己不知不觉跑到了名花苑,这名花苑的景色,今日对九儿来说,她却无半点心思欣赏。

“这不是九儿姑娘么?”不远处一道柔软妩媚的身影姗姗向她走来。

九儿无心的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转了眸,不再看她,心里仍是说不出的委屈与悲凉。

苏晴儿聚见她无视自己,丝丝尴尬布上玉颜,顿了顿,终是敛了心里的情绪,嫣然一笑“这才几天没有与九儿送去糕点,九儿姑娘就不认得我了么?”

九儿闻知,淡淡的抬了眸,直直的看着她,眸光泛着狠唳“你就是那个用糕点毒害我的人。”

她可是听阳春与她说过,以后不管谁送来东西,她都不能吃,她始终记得就是吃了眼前这个女人的点心,才会中毒,幸亏曦哥哥与陌璃救了她。

苏晴儿笑容一滞,面色一僵,心里紧了紧,有句话说得好,作贼心虚,竟会被她的无意出口指证,心里七上八下,现下人都己被赶出府,唯一知情人也死在地牢之中,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她紧了紧手指,转了眸,脸上强扯出一丝笑意“九儿姑娘,你可不要乱说,上次害你之人己被爷赶出了府,你误会我了,谁不知道你是爷最宠爱的九儿姑娘,借我一千个胆,我也不敢害你啊。”

九儿听她这么一说,面色更沉了半分,转了眸,不再看她,口里委屈呢喃着“曦哥哥最宠爱可不是我,是那心儿姑娘才对。”

苏晴儿理理红妆,持丝巾替她轻轻的拭去她额头上的点点汗湿,唇角浅浅勾起“九儿姑娘可是在吃醋?”

九儿见她示好,抬了眸,眸子一瞬一瞬的盯着她,满腹疑云“什么是吃醋?”

苏晴儿僵了笑,手悬在半空中,半响后,又恢复了一丝笑意“这……就是你看见爷与心儿姑娘在一起,心里难受,不高兴。”

九儿好似懂了,一个劲的点头“就是这样。”

“那这样好办啊,只要你让爷不与心儿姑娘在一起,不就行了。”虽是装作无心,却是有心,唇角的淡淡笑意,似乎越来越浓。

九儿无辜的垂了眉“可是我这样做,曦哥哥他会凶我。”

她知道,曦哥哥每次冲她发火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只要有这个女人在,曦哥哥有心好似离自己渐行渐远,伸手想拉住他时,总觉得伸手之迹,想拉也拉不到。

苏晴敛了笑,淡淡一言“你不这样做的话,那你的曦哥哥就会被那心儿姑娘抢了去,你是情愿被曦哥哥凶两句,还是希望曦哥哥与别的女人在一起。”

九儿眸光闪闪,一动不动的看了她半响,唇角泛起了一丝笑意“九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苏晴笑着满意的点了点头,欲要说什么时,身边响起了阳春的声音“见过苏夫人。”

苏晴儿欲言又止,心上一紧,回了头,聚见身边的阳春向她微微行礼,情急之下,她巧笑嫣然一言“阳春姑娘不必多礼。”

阳春还来不及去分辨身边的苏夫人的心思,眸光直直的洒落在九儿的身上,款款向前拉住她的手“九儿姑娘,你快随我回去吧,爷再等你用午膳呢?”

九儿没有动,不悦的一问“心儿姑娘也在么?”

阳春顿了顿,面色微微一沉,自然是明白此时九儿姑娘的心情低落,只好点了点头。

阳春以为她会大发一通小姐脾气,没想到她竟出乎意料的一言“快带我回去用膳。”

阳春有些漠然的追她而去,主仆二人都纷纷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余下的两道身影,寻着九儿主仆二人若隐若现的身影,丫头不解的开口“夫人为何要帮九儿姑娘呢?”

方才夫人与九儿姑娘所说的话,她实质不解,夫人本就恨透了这傻子,她又为何会向九儿姑娘出主意。依她对夫人的了解,府里的爷对那傻子发火,傻子不受爷待见,失宠,夫人定会加倍的高兴,而现下夫人却帮着傻子夺回爷的心。

苏晴儿轻轻将额前被风吹乱的絮发,丝丝缕缕挽于耳后,眸光丝丝魍魉,浅浅弯眉一笑“我在帮她么?帮了她不就等于帮了我自己么?”

丫头听她一言,连连泛笑点头“夫人这是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这府里如今少了对手,今日府里又传来了皇上赏赐那傻子一事,她虽不明白皇上为何会赏赐那傻子,但是却相反的打破了她原有的计划,她一直认为皇上并不会喜欢那个傻子,那么爷也无法立那傻子为妃,可如今这傻子深受皇恩浩荡,如若真有那么一天,到时她会后悔也来不及。

正在她烦恼之迹得知杜家小姐也出现在了府中,大好时机,她为何不好好利用,只有那杜家小姐才会令爷对那傻子动怒,杜家小姐越靠近爷,那么那傻子就会越使爷动怒,若是那傻子再对杜家小姐做些手脚,依爷的性子,他断然不会娶一个忌妒成恨的女子为妃,而那杜家小姐,马上就会成为太子妃,爷的嫂嫂,障碍一并扫除后,她不就言正名顺的扶摇直上。

沉思了片刻,微感这晌午的日头有些刺眼,扬了扬手里的丝巾“这阳光有些刺眼,扶我回屋吧。”

膳房

一桌子的膳食跟前却只坐着端木辰曦与杜念心两人,端木辰曦面无表情,而杜念心此时的心情也是随着端木辰曦的情绪所变化。

墨棋气喘嘘嘘而来,己是大汗淋漓,端木辰曦张眼探了探他的身后,却不见任何人的身影,沉声一问“找着了么?”

墨棋瞅了一眼,桌前的杜念心,回眸之迹,冲他摇了摇头“没有。”

端木辰曦只感觉身子一僵,面色更沉了几分,喝声道“再去找”

墨棋二话不说的调头就出了门。待墨棋走后,杜念心心头浓浓酸意,放在腿上的指尖渐渐收紧,而脸上却是云淡风轻“曦哥哥每天都会与九儿姑娘一同用膳么?”

端木辰曦回了眸,语气稍稍柔了几分“九儿就孩子性情,不陪她用膳,她就吃不好,如若饿了,我们就先开动吧。”

杜念心脸色微微一变,指尖己掺入皮肉之中,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痛。

“曦哥哥不是曾说过一定要等九儿来了,才可开动用膳么?”九儿的声音在膳房中越显她的响亮。

端木辰曦与杜念心一同放眼望去,九儿抿了抿唇,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方才当她踏入膳房的那一刻,满腔的怒火熊熊燃烧,又听到端木辰曦那般一说,顿时一双水眸瞬间赤红。

端木辰曦见她一脸的不乐意,余光瞟过一眼桌前的杜念心,杜念心冲他淡然一笑,他便起了身,走至门口,话中似在指责,又似在关心“你上哪去了,都等你好一会了。”

九儿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欲伸手拉她进来用膳,她侧身一个闪躲,生气的转了眸,别过他伟岸的身躯,自己走进了膳房。

端木辰曦手上一僵,悬在半空中,见她进了屋,他顿了顿,眸光闪过一丝忧心,也追她进了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