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重伤失忆

作者:杏馨 字数:38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静轩殿

静轩殿景色甚好,处处繁花馥郁。一处碧池,如碧玉般清透,池中栽种着清荷,小荷微微探出头,露出尖尖角,分外活波惹人爱。

而这里正是四王爷特意为九儿准备的住所之地,他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突然间萌生带她回来之意,也许是那双赋有穿透力的水眸,也可能是她那干净无杂志的笑容,还有可能就是那一声软绵绵,娇滴滴的“曦哥哥”总体来说,有她在身边,他的心灵干净无杂念。

九儿一愣一愣的坐着,好奇的将手放在桌子上的脉枕之上,一旁的大夫细细的替她诊脉。那双可爱的水眸一瞬不瞬地看向四周围,似乎在迷茫中寻找什么?

“你名字叫大夫么?”稚气玩味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内响起。

大夫抬头,聚见这水灵的姑娘,倒是有几分浑然天成的神韵,手上的脉象让他有着几分好奇,而后又皱着眉道“姑娘不要说话,待老夫替姑娘细细诊断。”

九儿顿了顿,似乎有些不高兴,孩子气的缩回了手,大夫手上落空,忙着道“哎,姑娘你这是作甚?”

“你不让我说话,我就不让你诊断。”九儿转着手腕,咧着嘴,躲在一旁,不去理会他。

“姑娘这是何必?老夫不是不让你说话,是老夫需要静下心来替姑娘诊断。”大夫有些茫然,面对眼前的大姑娘,倒要像是对待小孩般的哄劝。

“那我可不管,总之你不能不让我说话。”九儿嘟着樱桃小嘴,欲要下床。

大夫心下一急,连忙阻止了她,无可奈何道“好,好,好,老夫让你说,让你说便是。”

“我刚刚问你话,你还没回答我呢?”九儿娇好的面容之上得意一笑,荡起若隐若现的小旋窝,乖乖的坐回了原处。

李大夫毫无办法的抬眸,一边诊治,一边无奈的回答“老夫姓李,姑娘可以称老夫,李大夫。”

“姓李?”小脑袋似乎又遇上了一层薄雾,小手指比在朱红樱唇间,感到十分的新鲜,似乎又有了主意,粉妆玉琢的面容之上慢慢的绽放芙蓉,越来越灿烂。

大夫点头道“正是”而后又轻叹了一声,挥拂拭去额前的汗珠,踱步出了内室。

当大夫走出内室过后,端木辰曦双手倚背,沉着冷静的等待结果,他沉声问“如何?”。

大夫苍老的面容之上微微波动,摇了摇头,“照脉象看来,这位姑娘是受了极度的惊吓和重伤,所以记忆全失,智力也回到了记事以前。”

这已经是请来的最后一个大夫,每一个大夫的诊断结果都一样。

“重伤?”端木辰曦有些不明,见到她时,她还活蹦乱跳,并不像大夫口中受过重伤,要说伤也只能是那被他压了的脚踝处。

太夫而又点了点头“是,老夫敢确定这位姑娘是受了重伤,但是从她的身体状况看来,似乎是有人用内功疗法替她疗了伤,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

内功疗法,普天下习武的如此之多,但是能够利用内功疗法救治一个重伤之人,此人并非等闲之辈。

“那她的记忆有可能恢复么?”端木辰曦眸光中满怀期待与急切,双手己是拧得紧紧。

大夫瞬间抬了眸,轻叹“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有可能恢复,也有可能这一辈子也记不起,这完全是靠她自己。”

端木辰曦拧紧了眉心,眸中泛着若隐若现的几抹血丝,焦虑之意越来越浓烈,心里微感慌乱,半响过后,他又开了口“她和本王说过,她只要一想事,她的头就会疼。”

大夫轻轻的抚的过长须,眸光闪动了几下,沉沉道“这是因为在她的记忆深处,有她不愿想起的事情,过度想要记起一些事情,便要承受常人无法想像的痛楚。”

大夫的话一直留在端木辰曦的心中,在他眼前这个活蹦乱跳的女孩,她究竟经历了什么,重伤,惊吓,内功疗法,这些种种,无形的萦绕在他的心中,心里的情绪错宗复杂,是同情,还是怜爱。

“爷,我速去调查九儿姑娘的情况。”墨棋是端木辰曦的贴身护卫,面上是主仆,私底下却是共患难的好哥们,他们一起读书,一起上沙场。

端木辰曦皱紧的眉心,越来越紧促,稍作片刻的沉默,转眸,点了点头“记住,此事,不要向外透露,也不要在九儿面前提起,免得她又犯头疼。”

“是”墨棋缅怀笑意离开了。

他这一月不知为爷的行为,担心了多少回,自从知道杜家小姐赐婚于太子后,爷的情绪随时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阵子抬了不少女人回府,纵然一个个如花似玉,艳若逼人,他都不闻不问,置之不理,唯独只有这个痴痴傻傻的九儿姑娘才会令爷笑,令爷紧皱眉头,令爷如此上心。

阳春随着大夫一同去取药,房间内留下九儿与端木辰曦两人,他抬眸直射内室,放下心中的思绪,轻轻的走进内室。

“曦哥哥”九儿一见他就兴奋的叫着奔了过去,跳上前,紧紧的环上了他的脖子,将头往他宽阔的肩膀上宠溺的蹭了蹭。

端木辰曦微感胸前的一团柔软,一丝羞涩之意不断的蔓延,而后顿了顿,面部开始僵硬,双手用力扳开脖子上的玉手,怒喊道“快放开”随即一怒之下,将她提至床榻之上“坐好,以后没有穿鞋,不能下床。”

“哦。”九儿一脸无辜,胆怯的低着头坐在床榻之上一动不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端木辰曦轻轻一叹,抿了抿唇,方才反觉刚刚自己的态度激动,看着她光着小脚丫在地上走时,他的心瞬间一紧,生怕她凉着。

半响过后,深吸了口气“以后更不能这么轻浮,随意环抱男子。”

“为什么?”九儿水眸一闪一闪淘气的落在他的严肃的面容之上。

“男女授受不亲。”端木辰曦瞬间又恢复了平日里沉着冷静的面容,他承认方才自己的情绪随着她的举动有所变化,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

“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九儿的双眸瞪得更大更圆了,似懂非懂的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她这二天总是满脸疑云,仿佛有太多的事情是自己不懂的,每到那一步,她就忍不住想要问问,想听到自己的曦哥哥详详细细的讲给自己听,她觉得曦哥哥很伟大,也很依赖他,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

端木辰曦略显有些尴尬,他甚至有些难以解释,抿了抿唇“就是……总之就是不许再做这样的动作,明白么?”

面对九儿风盈窈窕,芳馨满体的身躯,他这是在教会她要有自我保护意识。

“对曦哥哥也不能这么做么?”九儿还是一愣一愣的看着他,表情开始沮丧起来。

端木辰曦抬眸,恰好对上她那双慑人心魂的水眸,心里泛着隐隐的痛楚,他从她的眸中又看到了那个另他心痛的影子,他顿了顿,再一次在这种患得患失的情况下清醒了过来,咬了咬唇“是”便不再看她。

“九儿不依,不依,九儿喜欢这么对曦哥哥,也想这么对曦哥哥。”说罢,淘气的小脑袋微微低下,悄无声息的含着水水泪光,一副无理取闹的孩子样。

“啊……”突然一声嘶叫,这是痛楚的叫声。她双手交差抚胸。

端木辰曦快速向前,方才的叫声猛的撞进了他的心里“怎么了?”

“疼……疼……”只见她,紧皱眉心,面色开始微微抽动,她是在强忍着痛楚来袭。

“哪里疼?”端木辰曦着急的上下打量寻问,心都快揪起来了。

“这里疼。”九儿抬起了头,含着水水泪光,用手指了指胸口。

“这里怎会疼?”端木辰曦面容有些僵硬,方才大夫都己说了,她的重伤己无大碍,胸口又怎会疼痛,然而这声声的疼痛己悄悄的泌入他的心中。

九儿眨巴眨巴水眸,嘟着樱桃小嘴“曦哥哥不喜欢九儿抱抱,九儿这里就会疼。”

端木辰曦轻轻一叹,抿了抿唇,这小怪物原来是为这事跟他闹腾,装作面色一沉“以后不许这么胡闹”轻轻的将她拥在怀里,轻声道“好了,让你抱,让你抱,不过你也要记住,以后只能对我这样,不能对其它人做出如此轻浮的动作,知道么?”

“嗯,九儿会记住的,”九儿乖巧的点了点头,眼珠子转了转,而后又嘟着小嘴,喃喃道“曦哥哥,你姓什么?”

“端木,为何这般问?”端木辰曦莫然的看着怀里的她。

“李大夫姓李,曦哥哥姓端木,九儿是不是也有姓?”她高扬起下颌,掰着小指。

听她这么一说,端木辰曦心里一紧,双手扳过她娇弱的双肩,将她从怀里拉开来,急切道“九儿,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九儿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没有,一想就会疼,九儿不敢想。”

“疼就不要想。”端木辰曦紧了紧她肩上的双手,不知为何,心里有一种不想让她恢复记忆的感受,他似乎不想她再痛一次。

“但是九儿想知道自己姓什么”她抬眸直直的看向他。

“放心,我会让你知道自己姓什么的。”说罢,抚了抚她额前的发丝,沉静深邃的眼皮之中泛起了一丝涟漪。

他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自己,继而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顿时,双眼弯弯的好像天上的月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