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你是你

作者:杏馨 字数:313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出了宫,两辆马车己在宫外好好的候着了,端木辰曦将九儿扶上了马车。身旁的端木辰轩却扯了扯他的衣裳,他回了头,亦是明白三哥的意思。

“九儿真的很像你母妃么?”端木辰轩深沉一问,眉梢紧紧的拧在一起。

端木辰曦眉心不着痕迹地一蹙,很快恢复如常“三哥就是想问这个?”

端木辰轩为之一怔,揣摩着,难道四弟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么。

而后他化作一丝轻叹“你没见到父皇看九儿的眼神么?他可能真的将九儿当作你的母妃了,你是知道父皇对你母妃的情意,那父皇会不会对九儿也……”

端木辰曦脸色一变,指关节森白“不要胡说。”

“四弟,这就是我最担心的,这眼看着就要到下一季秀女选拨了,父皇本就放不下你的母妃,今日得见九儿与你母妃年青之时又十分相似,只怕父皇会情不自禁。”端木辰轩手指收紧,目光扫过车里的九儿,心里泛起一丝不忍。

端木辰曦呼吸一滞,指尖不由发颤“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父皇执意要做的事,我们又能耐何?”

他是最清楚他的父皇,这天下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如若他的父皇真的将九儿误认为容妃娘娘的话,那事情就不堪设想了,当年的容妃在父皇的心目中,比江山还要重要,这如今又出了个与容妃十分相似的九儿,他有一种感觉,父皇会把对容妃的思念强加在无辜的九儿之上。

端木辰曦眉目一冷“不管他是谁,哪怕是父皇,只要九儿不愿意,我就绝不会让她进宫。”

这是他生命里出现的第二个女人,他深深的记得,他当初与杜念心说过,只要她愿意,她便会带她远离这里,去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同样,现下,只要九儿不愿意,那么他绝不会让她进宫,他是皇子,他了解宫中的残忍,宫中的争宠夺爱,玩弄权术。

他深深记得他的母妃生前与他说过的一句话,她希望他只是生在平民家的孩子,可他不是,命运给了他不一样的考验,是否也会给他不一样的结果。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才能保护自己所要保护的人,不受到伤害。

“嗯,我们绝不能让九儿进宫。”端木辰轩似乎也从他的话中看到了他的坚定,他知道,四弟的性情像极了当年的父皇,只要他想做的,他便会坚持到底。

马车中,九儿高兴的把玩着手里的风筝,就连眸中都透着笑。

端木辰曦深深的看着她,今日经父皇提醒,他还真觉得现在九儿与自己的母妃是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但是母妃的身影己经在他的记忆之中模糊了,甚至他都记不起,那个温婉柔情母妃的模样。

见她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他唇角带笑开了口“喜欢么?”

九儿冲他笑着点点头“嗯,这是曦哥哥给九儿买的么?”

端木辰曦点了点头,九儿突然敛了笑,将风筝放置一旁,一瞬一瞬的看着他“容……容妃是谁?”

端木辰曦闻知,心里一痛,抬了眸,对上那双闪闪发亮的水眸,他低沉答道“我母妃。”

九儿好奇的看着他,嘟着樱桃小嘴“曦哥哥的母妃不是如妃娘娘么?”

端木辰曦转移了视线,没有再看她,抿了抿唇,轻叹“如妃娘娘是三哥的母妃,并非我的生母,我的生母是容妃。”

九儿好似懂了的点了点头,而后她又转了眸,柔声一问“曦哥哥的父皇很喜欢容妃娘娘,对么?”

端木辰曦眸光冷淡闪烁,唇角冷冷一笑“我不知道。”

十年前,他知道他的父皇是很宠爱他的母妃,只要他们母子所要求的定会办到,哪怕是世间罕见的牡丹,凤丹白,他的父皇都会访遍整个土地,费尽心思,只为了搏得他母妃一笑。

自从母妃离奇服毒自尽之后,父皇就无视他,疏远他,他有时候都觉得他在父皇的眼里连个奴才都不如,他甚至有想过,母妃的死是不是与自己有关,他私底下展开了调查,却是一无所获。

所以,在他的心里,他真的不清楚,他的父皇是爱母妃,还是不爱母妃。

九儿见他陷入了沉思之中,她慢慢的靠近他,乖巧的捧着自己的小脸蛋,撒着娇“九儿真的长得很像曦哥哥的母妃么?”

她知道,皇上看她的眼光不一样,威严之下带着一丝她无法理会的情意,还有在她溺水之时,他口中声声唤她为容妃,对她也亦是温柔体贴。

端木辰曦回了眸,轻轻的抚上了她的玉手,紧在手间,冲她浅浅一笑“这世间相似的人本就多,记住你是九儿,你是你,母妃是母妃。”

他的话似乎透露着他的心声,他只想告诉她,她是九儿,这一生都不会变,母妃己死,九儿不管长得有多像自己的母妃,但她终究不是,他的父皇也亦是不能将她视为母妃,因为她只是那个天真活泼的九儿,对他不离不弃的九儿。

“那曦哥哥的母妃去了哪里?九儿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九儿满腹凝云,再次对上端木辰曦眸中的寒光之时,她觉得生冷了几分。

端木辰曦抿了抿唇,没有马上回答,只觉得心中泛着阵阵生疼,这么多年了,己经习惯了母妃的离开,可是就这样聚然的被九儿问起,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寒光粼粼过后,他低了眸,淡淡一言“母妃……她去了天上。”

“天上?”九儿挠了挠脑袋,似懂非懂,掀开旁边的帘子,仰望着天空,正是晌午,旭日高照,顶着刺眼的阳光,寻着天上的位置,四处寻找。

帘子的拉开,一阵凉风随着马车的速度,阵阵袭来,他微感一丝生冷,敛了忧伤的心思,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了,方才在宫中溺了水,现在又拉开帘子,外面风大,小心冻着了身子。”

九儿失望的放下了帘子,顿了顿,试想着方才自己并没有在天上看到什么,心里微微泛上了一丝不明。

轻轻的挪近一旁的曦哥哥,撞入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享受着他怀里的那份熟悉的温暖,声音自他的胸口幽幽传来“曦哥哥会一直陪着九儿么?”

端木辰曦将她柔软如骨的身子紧在怀里,眸光一闪,心里有了一丝莫名的情感,愣了愣,低沉一笑“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九儿感觉天上好远,若是九儿去了天上,那就见不到曦哥哥了。”九儿宠溺的在他的胸口蹭了又蹭,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口不择言,似乎还在天真的等着曦哥哥给她的回答。

端木辰曦闻知,身子一颤,心里一紧,怒喝“胡说……你怎么会去天上,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

“哦……”九儿感觉又被无辜训斥一番,只好默默承受,点头。

待她无辜点头之后,他将她拥得更紧了,心里的情绪却是错宗复杂的,眸光中闪烁着丝丝担忧,方才九儿的话撞进了他的心里,当初痛失母妃的痛好似伴随着她的话,更痛了几分,他害怕身边人的离开,他害怕失去,九儿对他来说,己经到了无法割舍的一部分,一向冷静淡定的他,掀掉那块伪装的面具,呈现出的就是不堪入目的血淋淋。

他微感怀里的人己经深深的陷入沉睡之中,看着她无忧无虑的睡着,好似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她就是她,不管发生多大的事,事后她总会以她独有的方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这样的她干净,纯洁,不掺任何的杂质,他喜欢这样的她。

他轻轻的俯道,俊脸渐渐的靠近她的玉颜,轻轻的定下了温柔的一吻,没有缠绵,没有留念,留下的只有她香唇之上,他遗留下的情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