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凤丹白

作者:杏馨 字数:322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御花园

眼前一片姹紫嫣红,流光溢彩。九儿看着眼前的美好,她似乎己忘却了现在自己置身何处,完全忽略了小安子的话,独自一人漫游花间,芬芳阵阵袭来,她开心享受着这意外的惊喜。

不远处立着一株白牡丹,仿佛比人还高,上面点缀着几十朵白花,花大如盘,开的清雅绝丽。花前立着一对男女,男人身穿明黄色宫装,女的一身紫红,站在这绝丽牡丹之前,容姿丝毫不逊色。

“皇上,今年这株凤丹白,可是越来越娇艳了。”站在皇上身边的紫衣女子便是如今皇上最受宠的妃子,德妃娘娘,也亦是端木辰皓太子的生母,三十多岁的样子,生的端庄雅丽,唇边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脸色却有些难堪。

皇帝看上去极是威仪,只是那稍眉宇间透着一丝积累了多年的忧伤,眸光温和凄美的盯着身前的那株亭亭玉立的绝丽牡丹,而后轻轻一叹“是啊,当年朕送给她时,才那么一点高,如今却长得如此绝丽,这株凤丹白有着她的灵魂,只可惜……”

他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一丝隐忍深深的刻在眸光闪烁之间。德妃见他一脸冷凝,忧伤越来越浓烈,情绪不断起伏。

多少年了,每一次她与他赏花之迹,他都会深深的想起那个连她都记不清楚到底恨了多少年的女人,活着的时候,让她终日生活在妒忌之中,就连死了的她还阴魂不散,这个女人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

她转了眸,脸上那丝难堪早已烟消云散,唇边挂着一抹温婉的笑意,轻轻说道“臣妾有时候还真羡慕容妃妹妹,人虽不在了,但是却一直活在皇上的心里。”

皇上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只是静静的观看着那一株拥有容妃灵魂的牡丹,他仿佛渐渐的回到了年青之时,他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容妃之时,那时才十四岁。

容妃飞舞在牡丹之中,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牡丹仙子下凡,令人如痴如醉。一袭白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白衫如牡丹,身形如仙,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从那一刻,她就深深的走进了他的心里,再也挥之不去。

也许是因为牡丹的高度,竟将牡丹身后的皇上与德妃娘娘,及身后的奴才们遮掩了起来,懵懂的九儿一路穿插至此,突然眸光一闪,好似她天生就对牡丹有着独有的认知,眼前这颗高大绝丽的牡丹,让她叹为观止,她轻轻靠近牡丹,情不自禁的轻轻一唤“真漂亮……”

“何人?”皇上敛了思绪,隔着花瓣缝隙若隐若现一个熟悉而又模糊的身影。

身旁的太监福禄上前将皇上与德妃娘娘拦于身后,大叫“护驾……”

九儿被另一头的动静,感到慌乱起来,她方才是攀着湖栏而来,身后便是那深不见底的湖水,她好奇的将牡丹枝丫分开,露出那一张清秀脱俗的倾城之姿,水眸一瞬一瞬的看着眼前的慌乱的人儿。

皇上眸光一闪,聚见九儿的玉颜,他的心上一紧,神色开始慌乱,用力将身前的奴才甩开来,这张熟悉的面容越来越清晰“容妃……”

身旁的德妃娘娘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是她,是她回来了么?不是,绝不是她,她己经死了,又怎会再回来,她不相信的晃了晃眼,可是每晃一次,这副熟悉而又使她害怕厌恶的容颜就越来越清晰,她感觉到自己呼吸在停滞,心在下沉。

皇上眉宇间透着一丝欣喜,那是一种再次相遇的喜悦,他快速上前,欲要抓住她的手,重温离别后的痛楚。

九儿目睹他双手的靠近,一阵生痛自头脑中传来,她有意识的抚住自己的头,忍不住大叫“啊…………”

由于双手的离开,身子的不稳,她沿着湖栏“噗通”一声,掉进了深水之中,溅起阵阵银色水花。她胡乱的在水中拍打着,伴着头痛,她实在是叫不出声,随着无力,慢慢下沉。

“容妃……不要怕,朕来救你……”随着九儿的落水,皇上手上一空,就差那一点他就可以拉住她的手,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大叫着,这声音是在诠释他心中的害怕,他害怕再一次失去她。

平日里冷静威严的皇上,今日却因为九儿一副相似于容妃的玉颜,脚下的步子而变得慌乱杂乱。

身旁的德妃娘娘与福禄见皇上欲跳入湖中救人,慌乱之下两人一齐拥了上去“皇上,不要啊,你不能下去,这湖水冰冷,担心龙体啊……”

皇上提起身边的奴才,往湖里扔,龙颜失色“快……快……都给朕跳下去,跳下去,救她,救她……”

他接近癫狂,好似那颗心就随着九儿的渐渐下沉而高高的悬起,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是她,绝对是她,她回来了,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说过,那株凤丹白就是她的灵魂。

御花园的另一头,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自清华宫出来后,就不断在寻找九儿的身影,这宫中危机四伏,又岂是九儿能够呆的地儿,多呆一刻,九儿就多一分危险。

“两位爷吉详……”小安子惊慌失措的请安,声音也似在发抖,他知道,这两位爷铁定是为了寻九儿姑娘而来,他该如何是好?

端木辰曦两兄弟己是大汗淋漓,差不多整个宫殿都寻了一个遍,都从未见到九儿的身影,御花园是他们寻找的最后一处。

聚见小安子的身影,那颗心渐渐下沉,张眼望了望四周,却还是不见她的身影,端木辰曦皱了眉“小安子,九儿呢?”

小安子低了头,面色苍白,双膝跪在地上,吱吱唔唔“奴才,奴才方才离开一会儿,回来就不见九儿姑娘的身影,奴才正带着人四处寻找,两位爷恕罪。”

“什么,你把九儿弄丢了。”端木辰轩呼吸一滞,几乎将他快要从地上提起,他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拔高了些,一脸狠色。

“三爷,奴才……”小安子全身瑟瑟发抖,口中的话亦是不清不楚。

“本王……”端木辰轩欲要一掌劈向他,却不料身旁的端木辰曦出手阻挡了,他沉音“三哥,现在不是处罚他们的时候,最要紧的是赶快找到九儿,深宫之中,四处暗兵把守,若是他们将九儿当成刺客,那就迟了。”

端木辰轩认为他说得有理,手上一松,小安子随着“噗通”一声狼狈的掉在地上,阵阵生痛向他袭来。

端木辰曦一脸冷凝,眸光似剑“事不宜迟,小安子,你快命人四处寻找,务必将九儿安全带回来。”

“是”小安子领着身后的奴才们,跌跌撞撞离开了。

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两人各自自心底长长一叹,皱眉望去,这皇宫之大,九儿小小的身影究竟躲在何处?兄弟两人眸中透着的忧心与情绪竟是一模一样。

“两位爷吉详……”福禄一路跌撞而来,聚见两位爷忧心忡忡的站在此地,连忙停下行礼。

端木辰曦双双转了眸,聚见父皇身边的红人,一丝不安的开了口“何事这么惊慌?”

“皇上……奴才正赶着去请太医,先行告退。”福禄己是话到一半,匆匆离开。

他也不知如何将方才所发生的事,给两位爷一一道来,现下就要紧就是宣来太医,这是他这么多年来除了过世的容妃娘娘,第一次见皇上为了一个女子竟是如此紧张。

“父皇怎么了?”端木辰轩焦急一问。

端木辰曦眸色更深了半分,脚下响起了慌乱的步子“快……快……快去看看。”

“那九儿怎么办?”端木辰轩紧追其后,眸间阵阵忧心。

端木辰曦闻知,心上一紧,良久回了话“小安子己经命人去找了,现在先去看父皇。”

虽然这个父皇不待见自己,他总觉得这其中似乎有着他不知道的秘密,母妃在世,父皇对他宠爱有加,母妃过世,父皇对他判若两人,但是不管现在父皇待他如何,他始终都记得儿时那个对他张开怀抱拥他紧紧的父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