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九儿欲赐婚

作者:杏馨 字数:438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安子带着九儿转了不知多少宫殿后,穿过一道玉石长廊,门上大书三字“御花苑”。

九儿探了探脑“公公,这是什么地方?”

小安子笑了笑,指着门上的三个大字,字字道来“这里是御花苑。”

九儿自里探了探,眸中充满了好奇“九儿可以进去看看么?”

小安子挠了挠后脑勺,口里吱唔“这……”

“放心好了,九儿不会乱跑的,一定会紧跟着公公。”九儿冲他嫣然一笑,笑容比那牡丹还要美上几分。

小安子无奈之下,点了点头“那好吧,你一定不要乱跑,这御花苑中是主子们经常出入的地方,若是稍加不注意,撞到了主子,恐怕又免不了一番责罚。”

“嗯,九儿会小心的。”九儿开心的跟在他身后。

走进御花园,舒展而不零散。奇花异草、亭台楼阁、嶙峋山石、石子画为路。九儿一瞬一瞬的看着眼前这些奇观,睫毛扑闪扑闪。

“九儿姑娘,奴才……”小安子突然捂着肚子,面色苍白,吖吖直叫。

九儿转了身,心里一紧,扶起身旁的公公,焦急一语“公公……你怎么了?”

小安子咬唇道“奴才肚子痛,九儿姑娘,您在这里不要乱走,奴才去去就来。”

“嗯。”九儿似懂非懂的点头。

“切记,不要乱走哦。”小安子终是不放心她,边跑还边叮嘱。

清华宫

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一同火速赶往清华宫,两人在宫中来回踱着步子。

“四弟,你说母妃为何会将九儿接往宫中?”端木辰轩脚下响起杂乱的步子,心里却是错宗复杂。

他必竟了解他的母妃,如若没有事,她断不会将一个与她毫无交际的女子带回宫中的,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

端木辰曦面色深沉,摇了摇头“我不知。”

端木辰轩好似想到了什么,心上一急“你怎么什么都不知呢?九儿不是一直住在你府上么?难道你最近又将九儿置之不理。”

“三哥,母妃身子不好,你就不能小声点么?”心烦意乱的他根本就没有顾忌他的话。

“这是怎么了?是什么风把本宫两个儿子都吹来了。”两人正在互相指责的时候,内殿之中响起了柔和的声音。

“儿臣参见母妃。”

“都起来吧。”如妃娘娘轻轻端坐在上位,细细的注视着眼前的两个儿子,唇角微微勾起。

如妃娘娘闻知,弯眸轻笑,笑容却是不达眼底“母妃近日身子可还好?”端木辰曦细心寻问,面色平静淡定,倒是一旁端木辰轩面上倒是挂起了一丝不悦。

如妃娘娘闻知,弯眸轻笑,笑容却是不达眼底“还是曦儿懂事,你倒还记着本宫的身子,倒不像某些人,深知本宫身子不好,还在此大吵大闹,扰了本宫清休。”

端木辰轩闻言眸色一沉,漂过一眼,快速回了眸,淡淡一语“母妃硬要这般说,待儿臣将事情弄个清楚,立马消失。”

如妃心上一痛“你……”话如一根刺卡在喉间,转眸看向她再熟悉不过的那张面庞“说吧,找本宫何事?”

端木辰轩与端木辰曦两兄弟四目相接后,他冷冷开口“母妃为何将九儿接来宫中?”

他的话有些直接,如妃娘娘生气的瞟了他一眼,转了眸,并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对着一旁的端木辰曦开了口“曦儿,也是为了这丫头而来么?”

端木辰曦先是微微迟疑了一下,而后还是目光笃定的答道“儿臣也是为了此事而来”

虽然他不明白母妃为何要这样做,但是他敢肯定母妃一定有她的原因,同时眼前又浮现了当日陌璃在这宫中所说的话。

“也罢,看来这丫头确实魅力不浅,本宫两个儿子都是奔她而来。”如妃抿了抿唇,依旧淡笑着,可是眸中的情愫却有了变化。

“母妃您就快说,九儿现在在不在您的宫中。”端木辰轩性情急促,心里沉不住句话。

“不在”如妃似乎有着一种恨铁不成纲的语气,愤怒出口,不再看他。

“那她去了哪里?”两兄弟竟是异口同声的问出了口,根本来不及互相对望,眸光恍惚的直入母妃的眸中,此时的心情他们只想知道,九儿到底哪里。

如妃娘娘见两个儿子竟是如此默契,迟疑了半响,淡淡一言“本宫见她第一次来宫中,所以让人带她四处转转。”

“我去找她。”端木辰轩丢下一句话便要离开。

如妃低吼“回来……”

端木辰轩还是无奈的转了身,顿了顿,不丝不悦的返回了原地。如妃又接着开了口,眸光却是直扫面前的两个儿子“都说说,这九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兄弟闻言微微一怔,面面相觑后,端木辰轩冲他闪过一丝眼色。

端木辰曦自然是明白三哥的意思,他回了眸,微微开了口“九儿是儿臣带回府的,她重伤记忆,无家可归,所以儿臣将她收留在府中。”

“仅此而己。”如妃眉宇间似笑非笑,转了眸,看向一旁面容失色的端木辰轩,声音入柔了几分“那轩儿呢?”

端木辰轩闻知,面色怔怔,心上一紧,如若如实禀告的话,那岂不是告诉自己的母妃,自己是因为至烟花之地,寻花问柳之时遇见九儿,那还不把他的母妃生生气死。

愣忡了半响,终是吱吱唔唔开了口“儿臣,儿臣与九儿也是在府外认识的,只因她迷了路,而后又莫名晕倒,所以儿臣将她带回府中,让陌璃给她医治,而后,四弟就将她接回了他的府中。”

“就这些……”如妃唇边轻轻一笑,那笑容却是饱含种种情绪。

殿中随着如妃方才的那一句话,沉默了片刻,待她将手中的茶水送入唇边之时,似乎想了什么,她又放了下来,轻轻一叹“也罢,本宫今日见这丫头还不错,寻思着也到了婚嫁的年龄,本宫见那王大人的公子还不错,本宫正想着替这丫头寻个好亲事,你们意下如何?”

“不行……”兄弟两人面色铁青,紧着双手,激烈的异口同声道,这一幕引来了殿中的众人的眼光,下人们纷纷布了好奇的心思。

如妃娘娘扬了扬眉“怎么就不行了,难道本宫两个儿子,还置疑本宫的眼光,怕委屈了这丫头。”

“儿臣不敢,只是九儿是儿臣带回府中的,而且还曾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她。”端木辰曦平静的面容怔了怔,眸光闪过一丝忧心,心却是慌乱无章,心里的那块伤疤好似又在生生阵痛。

如妃娘娘眸光不着痕迹地微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难道曦儿还想将这丫头养在府里一辈子,耽误了人家女子最美好的时期。”

“儿臣……”端木辰曦欲言又止。

顷刻间,他才发现,自己先前也有种同样的想法,认为九儿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生活,而自己无法给她想要的,直到九儿中毒命悬一线的时刻,他似乎心里明确了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九儿离开了他的身边,他的心也会痛,而且那种痛己是在心里无法形容。

端木辰轩心里泛着焦急,聚见四弟竟化作了一丝沉默,他便上前开了口“母妃,这九儿记忆全失,我们都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若要谈及婚嫁一事,也要等人家恢复了记忆才行。”

如妃娘娘见一个儿子己是沉默不语,另外一个儿子字字句句都是不愿九儿赐婚一事,她本就了解两位儿子的性情,如若自己太坚持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有些事得从长计议。

她敛了思绪,向着端木辰轩轻笑点头“你这孩子,也难得你懂得替这丫头着想,罢了罢了,既然本宫的两个儿子都站在了同一战线,那本宫还能说什么呢?”

“谢母妃,如若母妃无事,那儿臣便去寻回九儿。”兄弟俩轻轻一叹,面容恢复了一丝温度,方才指尖侵入皮肉之中的痛楚,竟不知不觉的袭来,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终是缓缓下沉,虚惊一场。急着行礼离去,心里琢磨着如在此地多呆一分钟,那么九儿便多一分危险。

“曦儿,你留一下。”如妃娘娘的声音双再一次自他们身后响起。

“是”端木辰曦被她伴住了脚。

待端木辰轩走远,如妃娘娘又接着抿唇开了口“这丫头始终是来路不明,住在你的府中也是名不正言不顺,要不这样,将她留在本宫的身边,本宫待你照顾她,可好?”

端木辰曦一怔,却是无言以对,九儿对他来说就是患得患失,如若真有那么一天,她不在自己的身边了,他会觉得他的生活会缺少一种色彩,因为九儿对他来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不是亲情,不是友情,那丝情份似乎很模糊。

良久,端木辰曦敛了思绪,却难得露出了不知所措的模样“母妃的好意,儿臣心领了,只是九儿她生性好动,认生,宫里的礼节又什么都不懂,儿臣害怕她的留下,会给母妃带来麻烦,而且,儿臣府中,她也大多熟络了,儿臣还是想让她留在王府之中。”

如妃聚见一惯淡定如初的儿子,此时竟为了一个女子乱了方寸,她轻轻地低叹“既是这样,那本宫也不强求,你先下去吧。”

“是,儿臣告退。”

如妃娘娘寻着端木辰曦离去的方向良久,双眸这中泛着缕缕担忧。

一旁的丫头,转移了视线,轻轻的开了口“娘娘,您为何要将九儿姑娘留在宫中?”

如妃娘娘转了眸,端起手边的茶水轻轻一咄,而后冷冷一笑“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么?本宫的这两个儿子心里都有这丫头,这丫头确实讨人喜欢,但终是来历不明,本宫又岂会让他们娶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况且本宫不想他们两兄弟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闹出不和。”

丫头似乎懂了,眸光闪闪“娘娘是想将九儿姑娘留在身边,断了两位爷对九儿姑娘的念头。”

如妃娘娘眸光渐渐涣散“本宫正有此意,只可惜……你也看到了,本宫这两个儿子听到要与这丫头赐婚,便失了方寸,方才本宫欲将丫头留在宫中,曦儿竟是强烈反对,若是本宫强求的话,岂不会失了他们的心。”

“娘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两位爷好,况且方才两位爷都已经说了,待九儿姑娘恢复记忆后,才能谈及婚嫁一事,娘娘您也无须太担心了,四爷心大,断不会为了一个女子与三爷闹出不和的。”

“但愿如此。”如妃娘娘又是一叹。

方才看着眼前的两个儿子,就好像看到当年的崇绪帝与崇玄帝一样,对待一个女子,那般痴情,又那般不顾一切,只可惜换来了那样的结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