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人不在府中

作者:杏馨 字数:555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回到府中的端木辰曦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门外便传来了墨棋的声音。

“爷,方才府里人来报,地牢之中的红棱,昨晚服毒畏罪自杀了。”

端木辰曦面色平静如初,端起桌面上的茶水缓缓送入唇边,半响过后,他淡淡扫过墨棋,冷言“她为何要自杀?”

墨棋将手中布满点点腥血的手绢递到他的手上“这是她死之前留下的血书。”

血书上写着:奴婢悔不当初,一时财迷心窃,受金钱利益所诱惹,听信恶妇的谗言,险些害了九儿姑娘的性命,如今奴婢唯有一死来赎罪。

端木辰曦翻开手绢,手绢上鲜血字迹映入眸中,半响后,唇边竟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这血书字字落笔刚柔有力,竟然是出自一个粗使丫头之手?“

“爷的意思是……”墨棋不断的揣策他的话,自然明白了爷的几分话。

端木辰曦还未等他将话说完,便将手中的手绢重新塞回了他的手上,淡淡一言“好好看看这手绢的面料。”

墨棋仔细的翻转着手中的手绢,惊讶出口“这是上等的棉绸。”

“雕虫小技也敢在本王面前搬门弄斧,本王倒想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玩样。”端木辰曦依旧细细的品着手中的茶,眸光中闪过一丝寒光,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爷心思缜密,独具慧眼,一看便知这地牢之中的红棱并非自杀,而是被人灭了口,一个粗使丫头又怎会有如此贵重上等的面料手绢,还有这血书上的一手好字,又怎会出自一个丫头之手呢?墨棋在心里细细的琢磨着。

静轩殿

端木辰曦持着手中的风筝,唇角浅浅勾笑,这一路上,他都在想像着,九儿见到他手中的风筝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爷,您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没有和九儿姑娘一起回来么?”阳春聚见爷的身影,她张眼探了探,却不见爷的身后还有其他人。

端木辰曦探了探里屋,还来不及分析阳春方才所说的话,蹙眉问道“九儿不在殿中么?”

阳春点了点头“嗯,九儿姑娘今早被宫中如妃娘娘的人接进了宫,奴婢还以为九儿姑娘会与您一道回府呢?”

端木辰曦猛然一怔,手里的风筝哗啦一声响,瞪大了黑眸看向她“九儿为何会被母妃接走?”

他的眉心渐渐蹙起,眼前瞬间闪过了那日在清华宫,母妃同他说过的话,此时的心己是揪得紧紧。

阳春面色一变,自知事态严重,颤抖开口“这个奴婢,就不知了,是宫里来的人,奴婢也不敢多问。”

还未待她抬起头,眼前早己空空如也,爷的身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端木辰曦刚步入门口,交代墨棋返回宫中之时,身后响起了三哥熟悉的声音“四弟,这是急着要去哪啊?”

端木辰曦回了头,将手中的风筝置于马车内,探出了头,聚见三哥从身后的马车之上缓缓出来,他拧眉答道“三哥,九儿被母妃接回了宫中,你可知道是为了何事?”

端木辰轩面色一怔,顿了顿,皱了眉“什么,九儿被母妃接回了宫中?”

他难以置信,反复咀嚼着他的话,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母妃又是从何得知九儿,又怎会将九儿接回宫中,这是所谓何事?

“原来你也不知道,我现在必须马上返回宫中。”端木辰曦的心里更是冷了半分,心急如焚。

他己经将她弄丢过一次了,他曾经答应过她,会好好保护她,不会让再她受到伤害,他的心里反复泛起当日自己的承诺。

“等等,我同你一块入宫。”端木辰轩又跳回了自己的马车,快马加鞭直入皇宫。

皇宫

九儿在马车之上颠颠晃晃,睡了又睡,清晨模模糊糊的被阳春从床榻之上叫了起来,而后又莫名其妙的跟着个小哥哥上了马车。进入马车的那一刻,她便躺在宽阔的马车里,补上回笼觉。

“九儿姑娘,我们到了,姑娘请下车吧。”一丝尖锐的声音自马车外响起,马车内的人儿,好似无视他的存在,依旧没有半点的动静。

身在车外的太监小安子,有些急了,拉了帘子一看,让他大吃一惊,这九儿姑娘还真是与众不同,就连睡法都与其他的女子有所不同,除了这倾城之貌,丝毫无法从她的身上看到大家闺秀的优雅的一面。

他轻轻一叹,上了马车,摇了摇她“九儿姑娘……醒醒……我们到了,该下车了。”

“九儿微感身子上的动静,耳边一丝丝厌恶,她只好无奈的睁开朦朦睡眼,秀眸惺松“到了。”

小安子见她一副懒惰呆样,偷笑着点头“己经到了,姑娘随奴才下车吧。”

九儿晃了晃脑袋,头上的珠钗相撞,珊珊作响,感觉头上好重,重得她都无法抬起头,一大早上,也不知阳春在她头上倒腾了多久,从头到尾,她都是昏昏欲睡,现下容不得她想太多,在小安子的拉扯与催促之下。

她下了车,在暖暖的阳光下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几个呵欠过后,她揉揉双眸,眼前竟是一片新天地,从未见过的景象。

耸立的红墙,墙上飞檐卷翘。矗立的宫殿,殿顶皆是金黄色琉璃玉瓦,在阳光下,辉煌而耀眼。所有的建筑,皆是富丽堂皇,彰显着只有帝王之家才有的气势。

若说她住的四王府布置的雅致和贵气,皇宫便是富贵和磅礴。

九儿还从未进过宫,走在皇宫里,颇有些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很多东西,都是她从未见过的,一路上,她禁不住,这里看看,那里探探,一双水眸睁得大大,一闪一闪。

转了不知多少宫殿后,穿过一道玉石长廊,前面出现一道全月拱形的门,九儿有些累了,她立着不走了,嘟着小嘴道“这位哥哥,你这是要带九儿去哪?”

小安子闻知她口中的称呼,心里一颤,转了身“九儿姑娘,您还是唤奴才李公公吧,这哥哥两字,奴才受不起。”

九儿挠了挠后脑勺,水灵眸子一瞬一瞬的上下打量着他,而后又摇了摇头“公公?不对啊,九儿看你挺年青的,怎就成了公公了。”

小安子闻知,呼吸一滞“这个……奴才也没法与您解释,九儿姑娘还是紧随着奴才,不要东张西望,这深宫之大,您这是第一次来,可千万不要走丢了,到时如妃娘娘怪罪下来,奴才就是有九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公公有九个脑袋么?”九儿更加不懂他的话,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说话很奇怪。

“奴才……姑娘还是别问了,快走吧,可别让如妃娘娘等急了。”小安子拉着她的手,心里却在琢磨着事,眼前的姑娘如花似玉,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再一次回头看她时,又觉得并无可疑之处,他都有些被她弄迷糊了。

“如妃娘娘是谁?”九儿的问题又再一次在他的耳畔响起。

小安子回了头,浅浅勾唇“如妃娘娘是四爷与三爷的母妃。”

“哦……”九儿点了点头,随着她的点头,太监小安子也轻轻一叹,这姑娘可终于不再问下去了。

清华宫

终于到了,九儿眉宇间透着一丝无奈,这如妃娘娘体弱多病,所以她的宫殿位置稍微远了点。

九儿紧跟其后,无心抬了眸,宫内景致甚好,各种奇花异草、名贵花木。尤其是各色牡丹,她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曦哥哥的名花苑之中就种着许多品种的牡丹,她也常常闲着无事,在那牡丹之中乱窜乱跳,玩得不亦乐乎。

入了宫,九儿一瞬一瞬的盯着上坐淡雅脱俗的如妃娘娘,不敢说话,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一旁的小安子,见她一动不动,扯了扯她的衣角,轻轻的提醒“姑娘,快给娘娘行礼啊。”

九儿瞅了他一眼,伸手用力拉回了他手中的衣角,淡淡的瞪了他一眼,小安子被她的一瞪,身子一颤,顿了顿,却不敢再说话,拧着眉看着上坐的如妃娘娘。

如妃娘娘弯眸一笑“无妨,九儿第一次来宫中,自然是不熟悉宫中的礼数,你们都下去吧,不要吓着她。”

“是”奴才纷纷退下,只留下了如妃娘娘的贴身丫头。

九儿抬了眸,见方才带她入宫的小安子欲要离开,她也挪动了脚下的步子,她始终记得小安子的话,如若她不跟着他,那么他就会被砍脑袋。

小安子微微离开之迹,聚感身后跟着人,回头一看,面色一惊“哎……姑娘,你不能跟奴才走,你得留在这里。”

九儿不懂,眸光闪闪“公公方才不是说了么,让九儿紧跟着你,不然你会被砍脑袋的,九儿不想公公被砍了脑袋。”

小安子抿了抿唇,却不知如何向她解释,上坐的如妃娘娘闻知,噗哧一笑,扬了扬手“也罢,也罢,小安子,就留在这里,有你在啊,也好帮本宫好好照顾着这丫头。”

“是”小安子领着她慢慢的返回了原地。

如妃眯着眼,也难怪自己的儿子会喜欢这丫头,这丫头看着是讨人怜爱,她轻柔的问道“九儿,你多大了?”

九儿还是没有回答,只是侧身回眸望了望身后的小安子。

小安子冲她挤眉弄眼,轻声道“姑娘,娘娘正问着你的话呢,快说啊……”

九儿还是一愣一愣的看着他,面容没有半点的变化。小安子急了,这该如何是好,他顿了顿,转了眸,微微行礼“娘娘,这九儿姑娘可能有些认生。”

如妃娘娘闻知,方才眉宇间的那一抹不悦渐渐散去,点了点头“也是,这小姑娘家家的,胆小也正常,小安子,你带她走近些,让本宫好好瞧瞧。”

“是,九儿姑娘,你随奴才走近些。”小安子领着九儿一步一步向前。

九儿此时的面容有了一丝变化,不再直直的看着身旁的小安子,而是将眸光转移到了,如妃娘娘桌面上的桂花糕,那可是她的最爱,早膳都没来得及用,就上了马车,这一时半会还真饿了起来,九儿抚了抚自己的平腹,盯着可口的点心,咽了咽口水,抿了抿唇,可望不可即,

如妃娘娘随着九儿的靠近,她慧眼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九儿,笑容僵在了唇边,错愕不已,口中轻轻一唤“容妃?”

她手上的动作开始僵硬,眼前的女子不管是相貌,还是眉宇间的神韵,都像极了端木辰曦的生母,年青时的容妃,尤其是那双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的水眸,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娘娘……娘娘……”身边的丫头见娘娘惊慌失措的模样,她拧着眉轻声的唤着。

如妃愣忡顷刻之后,回了眸,晃晃难以置信的双眼,再一次对上那双水眸,她眸光一丝闪烁,这世间相似之人太多了,不足为怪,更何况容妃己经死了十几年了,而九儿才十几岁,这才一颗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她再一次寻着她的眸光看过去,原来这丫头是在打着她桌面上的点心主意,她抹了方才那一丝惊愕,嘴角泛起浅浅一笑,指了指桌面上的点心“丫头,想吃这个么?”

九儿抿了抿唇,快速点头“嗯……”

九儿接过桂花糕,狼吞虎咽起来,肚子饿得咕咕叫了,终于有了吃的,而且眼前的点心十分诱人,自然是不会顾及旁人的眼光。

众人对她的吃相,微微皱了眉,就连如妃娘娘面容之上泛起了一丝动容。

“姑娘,你慢点,别噎着了。”小安子在一旁端茶倒水,细心的照顾着,生怕她噎着了。

九儿饱吃一顿之后,打了个长长的嗝,而后她笑着转了眸“谢谢你,如妃娘娘。”

如妃微微迟疑了一下,见她终是放下了刚开始的拘束,不由地勾起了唇角“你这丫头,一盘桂花糕就肯跟本宫说话了。”

“九儿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九儿抿抿唇边遗留在唇边的点心残渣。

待到她吃得再也撑不下之时,如妃娘娘的笑意越发浓了几分“喜欢吃就多吃点。”

“嗯”九儿冲她点点头,这才好好的看着眼前的如妃娘娘一眼,终是放下了些许戒备。

她轻轻的抚上了她的手,温柔一笑“丫头,本宫可以问问你几个问题么?”

“嗯。”九儿抿唇点头。

“你家住在何处?家中可还有些什么人?”

如妃娘娘自从得知端木辰轩与端木辰曦双双为了这名女子,几经波折,体贴备至,她就十分好奇。

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使端木辰曦从杜家小姐的绝情痛苦之中走出来,又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使自己的亲生儿子端木辰轩魂牵梦绕。今日一看,倒是让她有了几分迟疑。

九儿听她这么一问,开心了,掰着手指一一道来“九儿住在曦哥哥家里,家里有曦哥哥,阳春,墨棋,嬷嬷……还有好多好多人。”

如妃拧了眉看着她手舞足倒,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自心里轻轻一叹。

身旁的丫头轻轻的凑了上来“娘娘,这位九儿姑娘她是被四爷带回府中的,听说是重伤失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如妃点了点头“看样子,本宫从她口中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这样吧,本宫有些乏了,九儿她第一次来宫中,小安子,她与你还有几分熟络,你便带她在宫中随处转转,熟悉下环境。”

“是,奴才遵命。”小安子笑着领命。

连他都觉得与九儿姑娘在一起,虽是问题多了一点,但是九儿天真活泼却让他感到乐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