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求助

作者:杏馨 字数:29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太子府

沿着一道清流缓缓直下,花丛之中隐隐约约传来了春光暧昧,娇盈的情话绵绵,让人刺耳,让人发颤,无地自容。

花瓣片片随风飞起,若隐若现那花雨之地的丑陋与不堪,娇吟喘喘,时而起伏,时而汹涌。

“殿下,你这是又要去哪里?”娇盈的声音柔软可人,让人一听便是汗毛竖起。

太子端木辰皓停下手中的动作,回了眸,方才那一抹如痴如醉的笑意消失无隐无踪,眉目转化为了一丝生冷“本宫要去往何处,还要向你交代么?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花雨中的女人媚眼朦胧,楚楚可怜,欲言又止。

“再多说一句,就给本宫滚出府。”说罢端木辰皓抹掉方才那一抹温柔,踱步走出了花海。

片片花海之中,留下他的妾室晴姗独自暗然泪下,谁不知太子殿下的残暴,府里妾室如云,却没有一个他看得上眼的,一泄欲火之后便无情的拂袖离去,这就是他一惯的作风。

没走多远,身后传来了一丝叫唤声“殿下,杜尚书求见……”

端木辰皓眸光一闪,微微顿了顿,而后淡淡道来“他来做什么?”

小斯摇了摇头“奴才不知,面上好像有些着急,您要不要去看看。”

端木辰皓冷冷一笑“让他在殿外候着,本宫还有事在身。”便拂袖离去。

杜正文来回在殿外踱着步子,双手倚背,拧得紧紧,额前的湿润阵阵袭来,脚下沉重杂乱的步子,一阵阵一响起,聚见禀报的小厮的身影,他慌乱的冲了上去“怎么样?殿下是不是要见本官。”

“不好意思,杜大人,殿下现在有要事在身,他交代您在此处先等候片刻,待他忙完了,便会前来见你。”管家边走边回答。

杜正文脸色一沉,眸光开始恍惚,半响后,他转了眸,轻声道“管家有没有告知殿下,本官有要事禀报。”

管家点了点头“奴才说了,但是殿下是真的忙得脱不开身,要不,杜大人您再等等。”

杜正文失落无奈的点了点头“本官知道了,有劳管家了。”

天色渐渐入夜,杜正文依旧在殿外苦苦的等候,失神的双眸,着急的盯着那道门的动静,可是几次都是失望至极。

他的心己是揪得紧紧,他自是知道自己女儿最近与四爷走得较近,难道是因为四爷的关系,太子才会疏远他,如若是这样,那他该如何是好?

门咯吱一声响了,走出来的仍是一个下人,杜正文己是欲眼望穿,盼了好几个时辰,终于盼来了这道紧闭着的门的动静。

“杜大人,殿下里面有请。”

杜正文深深一吸气,迈起了脚下沉重的步子,跌跌撞撞至殿中,聚见上坐的端木辰皓,懒懒的品着手中的铭品。

见他的到来,他微微敛了眸,指着桌上的铭品,淡淡一笑“杜大人久等了,桌上是本宫方才泡制的一壶清茶,你尝尝看如何?”

杜正文坐在座位上微微侧身颔首“下官多谢太子殿下。”

“你与本宫就快成一家人了,无须这么多礼。”端木辰皓缓声开口,唇角微微上扬,笑容不达眼底。

杜正文端起茶杯,轻轻的掀起杯盖,慢慢的吹了吹上方热气,一瞬间香气四溢,淡饮了一口香茶,他便搁置在一旁,微微侧身道“是,小女得太子殿下抬爱,下官受宠若惊。”

因方才杜正文的饮茶举止和神色而微微愣忡,听他开口,他又冷冷一笑“令家千金与本宫是父皇赐婚,那自然是令家千金才色出众,那亦是本宫的福气,只是令爱似乎不太喜欢本宫,倒是对本宫的四弟一往情深,莫非是做本宫的太子妃,委屈了令爱。”

杜正文连忙惊愕起身行礼“殿下言重了,小女兴是被下官惯坏了,那都是下官教女无方,如有得罪殿下之处,还望殿下恕罪,再说了,殿下是人中之龙,小女能嫁给殿下,那是小女前世休来的福分。”

端木辰皓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了,扬了扬手,示意他坐下,一脸厌恶之意“说吧,今日来找本宫,可是有事?”

杜正文挥袖拭去额前的湿润,微微开了口“下官就直说了。”

端木辰皓牵扯了一下唇角,声音沉沉传来“但说无妨。”

“下官此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杜正文拧了眉。

端木辰皓眸中不带任何情绪,他抿了抿唇“杜大人是有何事需要本宫帮忙。”

杜正文眉目间泛起忧心,唯唯喏喏开口“殿下也知道,东街那边塞给下官的银子,下官可是分毫不取的上交到德妃娘娘的手中,如今秦大人正死咬着下官不放,还请殿下救救下官。”

话说这个秦大人,他是清廉断案,专惩贪官污吏,如今竟然查到了他的身上,如若再让这个秦大人穷追不舍,那么他也是在劫难逃,如今他己无对策,只能求助端木辰皓,况且这个事情最大的受益还是端木辰皓母子俩,他料想他绝不会不管自己的。

“走私本就是死罪,贪污亦是罪加一等,你让本宫如何帮你?”端木辰皓淡淡一语,笑容仍只限于唇角。

杜正文闻知,急了,眸光泛滥“可是下官的银子都是上交给德妃娘娘的,而且……”

端木辰皓闻言一瞬间变了脸色,却又极力隐忍着没有发作,不为他不识抬举,而是因为他提及了他母妃。

半响后他面容之上又恢复了一丝平静“杜大人,你可别忘了,你有今天,都是母妃一手在提拨,你说此话是想饮水忘了挖井人了么?”

杜正文急着从椅子上下滑至地上,瑟瑟发抖“下官不敢,下官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德妃娘娘的再造之恩,下官永生难忘,如若下官真如殿下所说,今日又何必前来求助殿下呢?下官早就一纸奏折上奏皇上了。”

端木辰皓闻知,眸光一冷,面色沉了沉,重重一击桌面“杜正文,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威胁本宫与母妃。”

杜正文惊吓摇头“下官不敢,下官是请求殿下救救下官,并无威胁之意。”

端木辰皓自心底轻轻一叹,袖中的指尖不着痕迹地一颤,半响后,扬了扬手“你先回去吧,容本宫与母妃商议之后,便会答复于你。”

端木辰皓知道,现下不稳住这只老狐狸,如若真如他所说,他一纸奏折上奏父皇那里,那么他与她母妃就会万劫不复,他不能沉不住气,万一东窗事发,那么便会一发不可收拾,他与母妃这几年就白费了。

“多谢殿下,下官告退。”杜正文自心底长长一叹,拖着沉重及落魄的身躯迈出了殿外。

出了殿外,他仰望高空,一抹冷月浅浅升起,月光洒落在府中的每一个角落,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惹人怜爱。

他慢慢的踱着步子,唇边轻轻一笑,心里却是在琢磨着事宜,他方才的话己是说得很清楚。

东街那条道,盐商塞了不少的银两,虽是自己私藏了一点,但是基本上他都如数给德妃奉上,如今出了事,虽然他是接头人,但是幕后黑手还是太子与深宫中的德妃,如若他出了事,那么太子母子俩也休想苟活,休想脱离关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