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未雨绸缪

作者:杏馨 字数:462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色入幕,空中迷蔓着一丝春雨过后的芬芳,凉风入袭,让人生冷了半分,若隐若现的月儿映在墨绿色的池底,被水一洗,显得更加夺目美丽。

突然一阵凉风卷过,在平静的池水上划出一道浅淡的波痕,池水微微漾起,波浪也随之慢慢的散去。

池水微波之中倒映着两道身影,身影随着水波的扩散,歪歪斜斜。

“夫人,全都办孚了。”丫头秋菊立在身后轻声道来。

苏晴儿抬了眸,眸光落在池中不远处的那丝波浪之上,轻轻一笑“很好,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红棱家里就剩下她病重的母亲还有两个年幼的弟弟,给了他们足够的银子让他们连夜离开,他们也承诺会去一个谁都不认识他们的地方。”秋菊将刚刚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她道来。

苏晴儿笑容僵在了唇间,轻轻一叹“有了银子就封住了他们的口,如今柳青青与上官婉婷都己被赶出了府,只可惜没有将那傻子一并除掉。”

秋菊拧了眉“夫人请放心,那傻子虽是得爷宠爱,但终究是个痴傻儿,爷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又怎会让一个傻子坐上正妃之位,就算是爷愿意,相信宫中的皇上也不会愿意,这毕竟关系到皇家的颜面。”

苏晴儿闻知,转了身,眉宇间的那丝担忧似乎随着她的话淡了几分,半响后,点了点头“说得是,余下的几人,一个戏子,贱婢,舞姬,还有那事不关己的叶紫嫣,哈哈……本夫人坐上正妃之位便是指日可待。”

原来这一切都是苏晴儿在操控,明着向九儿示好,暗地里却琢磨着将她眼前的障碍一网打尽,如今称心如意了,将府中威胁最大的的两人,柳青青与上官婉婷赶出了府,那么离自己想要的又近了一步。

只可惜,九儿命悬一线的时候,竟然捡回了一条命,这是她意料之外的事,不过听着丫头的话,也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一个堂堂的王爷又岂会娶一个傻子为妃,那不是贻笑大方么?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秋菊唇角带笑,连连恭维贺喜。

苏晴儿敛了笑,回了眸,淡淡一语“红棱现在在哪?”

“被爷关进地牢了,只是爷并未有处死她之意。”这是秋菊所担心的事,她认为这不是爷处事的作风,如若让爷怀疑她们的话,那么她与她夫人必定吃不了兜着走。

苏晴儿指尖微紧,眸间闪过一丝狠唳“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以免夜长梦多,你知道该怎么做?”

苏晴儿不明白为何爷会将她关进地牢,而不是处死,当日他们买通红棱的时候,是看在红棱为了家中母亲的重病所担忧,借此机会抓住她的软肋,以红棱的性命与她母亲还有两个弟弟以后的生活作为交易,陷害柳青青下毒谋害那傻子,趁机暴露出柳青青算计那傻子的恶行,以及上官婉婷隐瞒纵容一事,红棱答应了,

她愿意一死,换来家中亲人衣食无忧的生活。如今爷如若不处死她,只怕会夜长梦多,所谓斩草要除根。只有死了的人才会闭上嘴。

“是,奴婢这就去办。”

次日

春雨过后,万物都如再次苏醒了一般,充满了活力,充满了色彩,而府中经历过昨日的整顿,又一如既往的恢复了平静,暖阳高高挂在空中,散发出来的光芒让人舒适,精神充沛。

院落传来阵阵笑声和欢呼声“高一点,再高一点……”

顶着轻轻微风从不远处窜来了两道身影,玉颜之上飞着两朵红晕,也许是玩累了,也许是玩得太兴奋了。

九儿淘气的在院中放着风筝,空中的风筝就像一只花蝴蝶,高高的在空中飞舞,突然欢笑声停止了,再一眼望去,那只花蝴蝶无情的落在了树枝上,一动不动,九儿一瞬一瞬的仰头张望着。

“阳春,风筝挂在树枝上了,拉也拉不动。”九儿嘟着樱桃小嘴,高指着树枝上被困的风筝。

阳春顺着她玉手的方向看去,风筝在树枝上随风摇摇欲坠,阳春拧了眉,回眸道“九儿姑娘,您先别着急啊,您在这等着,阳春去叫人。”

阳春一路飞奔着去前院找人帮忙,跑着跑着误撞到一堵坚硬。她慌乱的抬了眸,映入眼帘的竟是爷一张沉着的脸,旁边还跟着那位绝色神医。

她顾不了这么多,连忙行礼“见过爷……”

端木辰曦眸光一敛,一道寒芒乍现“何事这么惊慌?不好好待在静轩殿,跑来这里做什么?”

阳春抬了眸,一束寒芒直入她的心窝,她吱唔开口“是九儿姑娘她,她在后院放风筝,风筝落在了树上,奴婢前来找人帮忙。”

端木辰曦眸间闪过一丝纷乱的思绪,怒道“胡闹,九儿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么?她的身子才刚刚好,怎就让她下了床。”

一旁呆站的陌璃,冷着脸注视这一幕,她没有想到,这才多久,她可以看出端木辰曦对九儿的情意又似乎多了一层。

她指尖随着端木辰曦的怒火开始收紧,眸光定在阳春的慌乱之上,轻启朱唇“四爷也无须着急,九儿姑娘既然能够下地放风筝了,想必身子也无大碍了,陌璃这趟兴是要白跑了。”

“辛苦你了……”端木辰曦敛了几分怒气,客气了几分。

陌璃浅浅勾唇,淡淡一笑,带着对自己的几分讥讽“四爷无须这般客气,陌璃也是受三爷所托,前来看望九儿姑娘。”

端木辰曦闻知,面色显然有了些变化,点了点头,转了眸,对着阳春道“前面带路。”

当他们来到后院之时,却空空如也,不见了九儿的身影。

“她人呢?”端木辰曦的声音冷冷传来,满脸寒霜。

阳春是彻底慌了,她环顾四周,却还是不见九儿姑娘的身影,她眸中闪着水水的痕迹“九儿刚刚还在这里的,这才一会儿,奴婢……”

身在一旁的陌璃只见端木辰曦转身之际,眸光越来越冷,周身仿若覆盖了千年寒霜,焦急的面容开始禁不住的抽动“快差人…………”话还在喉间,一阵熟悉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曦哥哥……”

三人闻声抬头,此时,九儿就在他头顶上方的树枝上,因为比较高,她的身子挂在树枝上,一颤一颤,如水的发丝在微风下轻轻的随风飘逸,有着妖孽一般的美。

端木辰曦眼见她冲着自己笑意绵绵,身子一晃一晃,他的心也随着一晃一晃,面色沉重,张开手,大声叫出了声“快……快跳下来,我接着你,上面威胁……”

九儿敛了笑,方才阳春的离开,让她心急如焚,她慢慢的靠近树杆,顺着树杆,不断的往上攀岩,没有想到还真让她爬了上来,眼见就快接触到风筝了,她兴奋不己,谁知,树底下又传来了她最喜欢,最期待的声音。

九儿摇了摇头“曦哥哥,你再等等,九儿马上就可以拿到风筝了。”

还未待他说话,他又看见她趴在树枝上正慢慢坐起身,他的一颗心竟是狂跳不止,低斥了一句“你先下来,现在就下来,我替你上去拿。”

正要飞身上去将她带下来,谁知她根本没打算让他帮忙,竟是自己站起身“不要,九儿要自己拿。”

九儿根本没有顾及他的话,站起了身,一点点的靠近树枝,脚步轻稳,就好似有着很好的轻功底子。

陌璃深感诧异,回眸问向一旁的四爷“四爷……九儿姑娘这是怎么爬上去的啊?”

“本王也不知道。”他现在无心回答她的话,双眸紧紧的跟着树上的人儿,声音似在发抖,心还是悬在嗓子眼。

“这树如此之高,难道九儿姑娘会武功。”陌璃再次抬了眸,聚见树上的九儿平稳有力,技术熟炼,她满腹疑云。这么高的树,若是有武功倒是不足为奇,可若是没有武功的人爬上去,那还真是本事。

正在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树上传来了一丝欢呼声“好嗫……终于被我拿到了,曦哥哥你们让开些,九儿要下来了。”

“小心。“心里的话轻轻的唤出口,双手垂于身侧,面色沉重,做好了要接住她的准备。

九儿身在树上,心里并没有想许多,傻傻的以为自己能上来就能下去,可是还真让她没想到,就在千钧一发,准备顺着树杆缓缓跃下之时,她脚下所踩的树枝,突然咔嚓一声猛然断裂,树上的人儿一个踉跄不稳,惊叫了一声朝树下重重坠落。

树下几人随着她的叫声,心脏下沉,端木辰曦面色一沉,立刻脚下一点飞身而上,在半空中揽住了她的腰而后紧紧拥入怀中稳稳落在地面上。

“你怎么会武功?”他低沉的声音自她耳边响起。

落地后的九儿,只感虚惊一场,一瞬一瞬的看着他“什么是武功?”

端木辰曦回望身后这棵高大笔直的大树,轻轻一叹“你刚刚是怎么上去的。”

九儿也顺着他眸光的方向看看,回眸之迹,笑了笑“九儿就是心里想着那个风筝,攀着树杆就上去了。”

其实她也弄不懂自己是怎么上去的,自己又怎会有这样的本领,当时的她确实没有想太多,心里只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凭着心中的一种感知,便摇身而上,竟出乎意料的让她爬了上去。

三人聚见眼前九儿的天真,端木辰曦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陌璃开了口“四爷,九儿姑娘忘记了以前的事,您现在问她,她也答不上来啊。”

端木辰曦觉得她的话有些道理,并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转了眸,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着“怎么样,有没有伤着哪里?”

九儿眼梢轻抬之后,又垂眸摇了摇头“没有,九儿很好。”

“以后不许爬那么高。”她没伤到,心下悬着的心,终是放下了,语气带着几分责备与命令。

九儿扬着手里的风筝,有意识的点了点头“哦,九儿知道了。”

“这是哪来的风筝?”端木辰曦聚见她手上摇着的风筝,低沉问道。

九儿笑了笑,摆弄着手里漂亮的风筝“哥哥早上送给九儿解闷的,哥哥还说,现在城里许多人都在放风筝,可好玩了,只可惜这个风筝己经破了。”

端木辰曦见她低了眉,敛了笑,似笑非笑一语“破了也好,省得你又闹出什么事来?”

“可是……”九儿的话还未说完,端木辰曦又接着开了口“好了,你若是闲呆在府里闷,明日我请个师父上府里来教你琴棋书画。”

“哦”九儿无奈的点头,随着一旁的阳春回了屋。

陌璃此时的心就如寒流入侵般的难受,她自心底深深的呼吸,反复多次之后,她跟上了端木辰曦的脚步,问道“四爷待九儿姑娘可真好,让陌璃看着就像一个父亲。”

端木辰曦闻知,停下了脚下的步子,转了眸,放眼于清澈如镜面的湖中,自口中深沉道来“也是时候教些对她有用的东西了,日后……”

他的话没有说完,面色沉了半分,眸中好似闪过从未有过的忧心,他是在想着什么,陌璃揣策着,随后冷冷一笑“四爷这是在未雨绸缪么?”

“算是吧。”端木辰曦回了话,却没有回头,直径追上了九儿的脚步。

身后的陌璃手指己深深的侵入皮肉之中,放眼那平静的湖面,而自己的心却始终也平静不下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