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狗咬狗

作者:杏馨 字数:645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前殿

殿内这些花枝招展的夫人,一个比一个娇艳,今日是她们入府以来第一次得爷招见,个个都费尽心思,

这一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让爷看上了,那以后的日子便不会只是苦为填房,再说了,现在府里的王妃与侧妃之位还未有人,如若能够争得爷喜欢,那侧妃之位是唾手可得,也许那让人垂帘的王妃之位也有她们其中一人的一席之位。

“我说叶夫人,你不是向来不喜欢争宠么?今日又怎么打扮得这般艳丽,难道是心中又改了主意。”卓云似乎在哪都见叶紫嫣不顺眼,每一次见面都会争锋相对,今日聚见这叶紫嫣比平日里更是美了几分,这心里啊,不免泛起了一丝不快。

叶紫嫣理理红妆,妖娆一笑“本夫人爱怎样就怎样,你管得着么?”

“你………”卓云又硬生生的一通好气,目瞪她,牙咬得紧紧,却始终说不上话。

冷如泌拉了拉她,将她扯到一边,横眉看向叶紫嫣,轻声细语道“卓夫人,你与她一般计较做什么?你不是自讨苦吃么?”

卓云回了眸,眉宇间的那一分怒气渐渐散去,冷言“我就看不惯她,整天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还真把自己当作了这府中的半个主人。”

“她向来就不与我们有所往来,你你就少说一句吧,待会爷就来了,见你们争争吵吵成何体统。”冷如泌倒是识大体,再怎么说也是宫中出来的,对于礼仪这块,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在宫中的那些日子可不是白混的。

“来了,来了,爷来了……”跟随着妾室们的莺燕声,端木辰曦与墨棋的身影渐行渐近。

步入殿中,端木辰曦的眸光一处都没有停留,惹得这些妾室一个个欲眼望穿,最终还是失落告终。

他高坐在上位,墨棋守站一旁,殿下叶紫嫣的眸光一瞬一瞬的飘向爷身边的墨棋,谁又会知道,叶紫嫣今日的装扮是为谁而精心设计了,那答案定是那令她魂牵梦绕的墨将军。

她知道,爷召见大家,那么墨棋定会出现,己有好几日没有见到他了,两人深在这府中,连呼吸都能感应到,为何见上一面却如此的难,这一次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难得一见,她肯定要打扮得与众不同。

“妾身见过爷。”妾室们个个笑脸缅甸,微微侧身行礼。

“都起来吧。”端木辰曦冷冷一语,声音虽然有些低沉,但是眸光却是一一半她们扫了遍,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引入眼帘,他还真如墨棋所想,一个名字都叫不出来。

“是。”妾室们微微起身,井条有序的侧站一旁,每一个人都争先露出自己最美的一面,难得的机会,她们自然是不会放弃。

“将人带上来。”墨棋朝门外挥着手。聚见一名婢女满脸红肿的巴掌印,泛着紫青,一看就知道,方才定是受了刑。

婢女腥红的眸子一闪,跪着哭喊着“夫人,夫人您一定要救奴婢啊”

苏晴儿顿时成了所有人的交点,就连端木辰曦也一是直直的看着她,眸光阵阵寒光向她逼来,有些透不过气,她自心底深深吸了口气,淡定如初“爷,不知妾身的丫头所犯何罪,竟要受这般折磨?”

端木辰曦冷冷一哼“你还有脸问本王,敢做却不敢当。”

“妾身愚钝,请爷怒罪,还请爷明示。”苏晴儿没有抬眸,神情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端木辰曦转了眸,这样的毒妇他是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半响过,面色沉了半分,喝声道“九儿吃了你送去的点心,身重剧毒,险些丢了性命,你胆敢对九儿下毒手,还有没有将本王放在眼里。”

苏晴儿抬了眸,眸光开始恍惚,含泪,双膝落地“妾身冤枉,妾身从来没有对九儿姑娘下毒手,爷不,不能平白无故的冤枉妾身。”

“不承受是么?本王让你心服口服。”端木辰曦的怒火让众人开始瑟瑟发抖,虽是有着存心看热闹的,但是此时,却丝毫不敢出声,不敢抬起头。

端木辰曦端起桌面上的茶水,送入唇边,又放下,眉目更紧了几分,怒目一扫地上跪着的奴婢,冷冷一言“说吧,如若你有半句谎言,本王定让你的家人给你陪葬。”

地上跪着的奴婢,颤抖的声音再次响起“是,奴婢说,奴婢说,奴婢是奉夫人之命,每日都给静轩殿的九儿姑娘送去点心,奴婢也不知那点心会有毒,真的不知啊……”

地上奴婢的话还未说完,苏晴儿抢了话“爷,妾身只是见九儿姑娘喜欢,所以答应了九儿姑娘,每日都会给她送去点心,但是从未下过毒,爷您为何又不想想,如若妾身真的要伤害九儿姑娘,我又何必在点心里下毒,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不是你,又会是何人?”端木辰曦半眯着眼,放眼过去,这些胭脂水粉个个在自己的威严之下,大气也不敢出。

“一定是有人陷害妾身,爷,您要替妾身作主啊。”苏晴儿面色慌乱,句句叫嚣着冤枉,而眸光却时不时的瞟向一旁的哭着的奴婢。

就在这时,地上跪着的奴婢突然想到了什么,梨花带雨的看着一旁的柳青青说道“爷,奴婢,奴婢记得昨日给九儿姑娘送去点心的时候……奴婢在中途与柳夫人的丫头红棱相撞了一下……刚好弄脏了衣裳,奴婢就让红棱替奴婢拿着食盒,奴婢回屋换了件衣裳……而后才将点心送了去。这中间除了奴婢与苏夫人以外,还有一人碰过食盒,这个人就是柳夫人房里的丫头……红棱。”

“对啊,爷,也许是这丫头红棱下的毒。”苏晴儿目瞪一眼身旁的柳青青。

“胡说,我房里的丫头为何下毒陷害你,分明是你想将罪名强加在我丫头的身上。”柳青青感觉矛头指向了自己,面色泛白,慌乱的否认。

殿中众人的眼光又再一次转移到了柳青青的身上,见柳青青如此慌乱,大家心里似乎都己经有了底。

苏晴儿方才那一抹平静瞬间化作了一丝轻轻的泪声,点点眼角的泪光,哽咽道“妹妹,此言差矣,谁不知道妹妹素来就不喜欢九儿姑娘,上次在名花苑,妹妹可是忘了,若不是妹妹的话,可怜的九儿姑娘又怎会走丢呢?”

“你……你胡说……”柳青青己然立不住脚,她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将这件事情处理好,谁知今日却让眼前这贱人拿来指控自己,平日里她与自己示好,那都是惺惺作态,没想到心里无时不刻都在算计着自己,亏自己还那么的相信她,柳青青一丝寒意袭上心头。

苏晴儿含泪摇头,而后又指着一旁面色苍白的上官婉婷“我有没有胡说,你有没有做伤害九儿姑娘的事,问问上官夫人便知。”

“你……”柳青青的声音似在颤抖。

苏晴儿抬头直直的看着一旁呆站着的上官婉婷“姐姐不会还想包庇柳夫人的所作所为吧,今日爷可是在此,姐姐难道没有将爷放在眼里。”

“我……”上官婉婷对上了端木辰曦的那道寒光,半响过还是回了眸,她不敢再看下去。

端木辰曦聚见上官婉婷有着一丝熟悉的感觉,只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她,现下也容不得他去回忆些什么,最重要的是将那作怪的恶妇揪出,赶出府外,换得府中太平,为九儿争得安生。

墨棋微感爷面容这上的失色,他轻轻的凑到他的耳边“爷,她是上官大人的女儿,上官婉婷,您的第一任夫人。”

端木辰曦听他这么一提醒,好似想起了什么?原来她就是上官木良的女儿,说到底,现在在朝中上官木良还是自己这边的人,原来是因为自己的女儿被他带入了府中,至于他是如何将上官婉婷带入府中的,他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愣忡过后,他神情恢复了一丝狠唳“她的话可属实?”

上官婉婷聚见他的狠唳,一丝寒流窜入心中,她拧了眉,反复呼吸,战战兢兢道“她……是妾身该死……妾身不该对爷隐瞒事情的真相……九儿姑娘失踪一事确实如苏妹妹所说,是柳妹妹故意设计使九儿姑娘走丢,直至被骗,落入风尘之地,妾身见柳妹妹有了悔改之心……便将此事隐瞒了下来,还请爷降罪。”

柳青青闻知,双腿一软,几乎站不住脚,目瞪怒指“上官婉婷……你竟出尔反尔……你说过会替我保密,不会说出事情的真相的。”

“我………”上官婉婷欲言又止,终是含泪垂眸。

“爷,人己带到。”门外两护卫押着一名奴婢来到了殿上,奴婢抬眸之迹,柳青青双腿发软,一个不稳,跌撞在叶紫嫣的身上,叶紫嫣今日竟好心的搀扶了她一把,柳青青立住后,唇边轻轻一唤“红棱……”

红棱己是泪流满面,她与另外一个奴婢杨桃是亲如姐妹,都是柳青青的随嫁丫头,今日对上柳青青的眸光,好似闪过了一丝陌生感。

待红棱跪下,端木辰曦冷冷开了口“说吧,是谁指使你的。”

红棱泪眼闪过柳青青,瞬间快速的回了眸,哽咽答话“奴婢……奴婢是奉柳夫人之命,将毒投到苏夫人送给九儿姑娘的点心里,只可惜……苏夫人送给九儿姑娘的点心,不假他人之手,奴婢便想一个办法,与苏夫人的奴婢相撞,故意将她的衣裳弄脏,这样奴婢就可以接触到那些点心,才有机会下毒。”

“胡说,本夫人什么时候让你下毒,你为何要冤枉我。”柳青青扯着她的衣裳,嘶嚎。

红棱抹了一丝泪“夫人,你可不要推卸责任啊,明明是您交代奴婢去做的,你还答应奴婢事成之后,赐奴婢一座院子,几亩良田,让奴婢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我几时这般说过,我没有,爷,请你相信妾身,妾身从未这般做过,是有人要陷害我,谁,谁,到底是谁想陷害我,是你对不对?”她怒指着卓云,丝丝狠唳。

卓云吓得直摇头“我没有。”

柳青青如癫狂般转了身,指向一旁从不敢多话的玉荷,泪眼朦胧“还是你……一定是你。”

“妹妹,你先冷静一点,爷还坐在那呢?”冷如泌迎了上去,将她制止。

端木辰曦怒目观注着她们狗咬狗,指尖收紧,面色又沉了几分。一旁的墨棋再一次弯腰凑到他的面前,目视着柳青青,一一道来“爷,这位夫人名叫柳青青,是茶商之女,家里有些薄底,她入府不到一个月,竟将府里上上下下二十余人打点好,收做自己内线。”

端木辰曦闻知,朝桌上重重一击,怒指柳青青“岂有此理,竟敢在府中收买人心。”

随着一声巨响,所有的妾室都纷纷下跪,瑟瑟发抖,这是他们第一次得他召见,也是第一次见他发怒,一个个不敢抬头,一动不动,安安静静的跪在地上。

柳青青只感觉眼前发黑,声音又更加颤抖起来“妾身只是见这些下人家境困难,才会拿出些银两给他们救济的,并非收买之意。”

端木辰曦眸光似剑,冷冷一笑“家境困难?你倒是有几分爱心,也罢,既然你如此有爱心,本王就成全你,来人,将这毒妇抄家查办,沦为乞丐。”

什么?柳青青听的浑身发软,眼睛漆黑一片,几乎都要跪不稳,好不容易嫁给了高高在上的王爷,本想为家族遮风挡雨,扬眉吐气,谁知竟因自己一念之差,鬼迷心窍,都怪自己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冲昏了头脑,也心存侥幸,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查了出来,竟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还使家人沦为乞丐,府里的爹娘一向衣食无忧,锦衣玉食,己到风烛残年,竟还受此罪,他们该如何活得下去,这都是拜自己所赐。

“不要啊……不要………”她声声求饶,声声哭喊着,只可惜,随着自己的声音越来越远,眼前的人影也己模糊不清。

待柳青青被押走后,殿中又恢复了平静,苏晴儿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魍魉的含义,唇角泛起了一丝笑意,而其他的妾室依旧不敢抬头,只是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端木辰曦面容之上的狠唳似乎微弱了几分,淡淡道来“上官婉婷,你身为朝中大臣之女,纵容毒妇行凶,你却隐瞒实情,本王府中也留不得你,念你是上官大人的女儿,本王会一纸休书将你送往中丞府。”

“爷对我就这么绝情。”上官婉婷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一个月多来所坚持的到底是什么?难道她在他的眼里竟如此的不起眼。

端木辰曦起了身,拂袖之迹,寒光怒扫殿下众人“不是本王绝情,而是本王府中绝不允许恶妇作乱,你们都听好了,如若你们还想在府中生出什么事端,本王劝你们还是早早断了这念头,如果不知安分守己,恪守己责,本王定会让你们一尝苦果。”

说罢,他离开了,妾室们纷纷离开了,跌坐在地上的上官婉婷依旧呆滞在原地,两眼空洞,一动不动,心里丝丝悲凉与凄美向她袭来,她本以为只要进了四王府,那么她一定会走进他的心里。

自从她第一次见过端木辰曦,她就情不自禁的爱上了他,当时那个温柔随和的四爷到底去了哪里?为何他会不记得自己,为何?她无情的拍打着自己的双腿,一条粉色丝巾缓缓下落,滑落在地上。

她眸光一闪,抹了面颊那丝痛苦的湿热,拾起粉色丝巾,紧在手间,眸前闪过三年前宫里与端木辰曦相见的场景。

回忆宫中

三年前,上官婉婷还是一个懵懂少女,他随父亲入宫,那是她第一次入宫,宫中的繁景让她眼花缭乱。

好奇的她在宫中四处欣赏着,只因为忙着观赏这些自己从未见过的景色,她兴奋之余,身子一个后退,竟被人撞倒在地,手中的粉色丝巾,也随之落地。

“大胆奴婢,如此莽撞?”一丝尖锐的声音穿入她的耳中。

她吃痛的跌坐在地上,抬眸的瞬间,聚见眼前的男子,眉目清秀,仪表堂堂,尤其是那双让人无法一眼便可沦陷的深眸,她竟讲不出话“我……”

端木辰曦聚见眼前的女子,身子在微微的颤抖,挥了挥手“小安子,你退下。”

“是,四爷。”小安子退到他的身后,一丝无奈的转了眸。

端木辰曦慢慢的靠近她,将她从地上轻轻的扶了起来,眉宇间透着一丝悯柔之意“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

上官婉婷指尖收紧,当他温暖的大手触碰到自己的双手时,她微微一颤,一丝羞涩之意挂在面颊之上,她垂了眸,没有说话。

“你不必害怕,本王不会伤害你的,这条小道本就不好走,以后多加注意些。”端木辰曦的温柔又在她的耳畔响起。

她正欲抬眸,要说些什么?忽闻身后响起一丝清脆的声音“曦哥哥……”

“心儿,你怎会在这里。”端木辰曦毫不犹豫的松开了她的手,笑着迎了上去。

上官婉婷微感手上一松,有些失落,转身回头,聚见他怀中竟紧紧的拥着一个白衣女子。

“小安子,这位姑娘脚好像扭伤了,你带她去一趟太医院。”端木辰曦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她借着缝隙可见那名女子的绝色容姿,一丝凄美泛上心头。

“走吧,姑娘。”小安子催促着她,可是她依旧愣忡。

“有什么可看的,这杜家小姐自小就与四爷情投意合,他们这般亲密己是见怪不怪了。”

小安子的话如一根刺般的扎入她的心上,不禁心里一痛,回了眸“她是杜家小姐?”

“嗯,杜尚书的独生女,杜念心,京城第一才女。”小安子笑着说道。

从那以后,她的心里就住进了一个他,虽然知道他的心里有了另外一个女人,但是她可以默默的等。

直到一个月前,她听说杜家小姐赐婚与太子殿下,她心里那一丝情素渐渐萌牙,最后竟然意外的见到了他,还成为了她的第一任夫人,只可惜,不管自己多么努力,还是无法走进他的心里,此时的她,那颗受伤的心己是血淋淋,毫无痛楚可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