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适合的血缘

作者:杏馨 字数:335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殿内昏暗的烛火,一颤一颤,这己经过了五个时辰了,陌璃与端木辰曦还未从九儿的房间里出来,也不知九儿怎么样了,端木辰轩在外徘徊不定,焦急的等候。

陌璃直直的看着床榻之上躺着的两人,眸光一丝闪烁的停留在端木辰曦的身上,双手微微颤抖,抹去额前的那一丝粘湿,她轻轻的关上了门。

“丫头,他们如何?”端木辰轩乍见陌璃出了门,他跌撞的冲了上去。

陌璃眸中闪过一丝不明思议的想法,顿了顿,轻轻一叹“爷莫急,九儿姑娘体内的毒己清除,她无碍,倒是四爷失血过多,现在需要多加休息。”

“陌璃你也真是的,为何只取四弟的血救九儿,难道本王的血就不能救治九儿。”端木辰轩丝丝抱怨,心里却是十分的关心这个四弟,方才明明是两人都取了血验了血,陌璃非得只取四弟的血,这可好,如猛虎的四弟也倒下了。

陌璃瞅了他一眼,不耐烦转了眸“爷难道没听清楚陌璃的话?刚不是说了么?要适合九儿姑娘的血缘。”

端木辰轩更急了,咬着唇“本王与四弟是手足,血浓于水,既然他的血适合九儿,为何本王的血就不适合了?”

陌璃闻知,面色一沉,心里一紧,方才不经意的一句话,是自己也所料未及的,随后接踵而至的是一阵晕眩。端木辰轩见状快速的将她扶至怀间,拧了眉“丫头,你怎么了?”

“陌璃眸光闪了闪,皱了眉,无力道可“可能是太累了,无碍,休息会儿便好。”

此时的陌璃对上他那双带有疑惑的眸子,心里渐渐泛起一丝无法平静的涟漪。

“辛苦你了,丫头。”端木辰轩自心底长长一叹,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渐渐落下。

陌璃冷冷一笑“爷几时也对陌璃这般客气了?”

说到底,这还是第一次听他对自己说声辛苦了,替他擦屁股这么多年,他都觉得理所当然,而这次竟态度有所改变,陌璃还真是受宠若惊。

端木辰轩顿了顿,瞬间又化作了一丝笑意“感谢你是理所当然的事,本王养了你这么多年,值了。”

虽是无心的一句话,却在陌璃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她抿了抿唇,不是她了解三爷这个人,只怕早就被他气得远远的。

方才那一抹冷笑又似沉了几分“多谢爷的照顾,只是陌璃在心里清楚的记得,陌璃从未多拿过爷府上的半点银子。”

“你我说这话多见外啊,以后本王府上的银两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端木辰轩眸光恍惚,自知自己方才的口不择言。

这丫头虽是嘴巴坏了点,但是这几年也帮了他不少的忙,想想,如若有一天,这丫头真不在自己身边了,他还真不知道会不会不习惯。

“当真?”陌璃眸光直锁他。

“绝不食言。”说罢,又冲她浅浅一笑。

陌璃眨了眨眼,冷艳的笑意深了几分,渐渐化作一丝邪笑“那好,陌璃记住了,爷请放心,陌璃绝不会令爷失望的。”

说罢,她转身便离开了,她觉得呆在这里多一分钟,就多一分不安。

“哎……丫头……”端木辰轩招手叫喊着,他想告诉她,他的话还没讲完呢?那府里的银子并不是你想用多少就用多少,总之他还是想告诉她,节制点比较好。

“先去看看九儿姑娘吧,想必爷在外也等急了。”陌璃依旧没有回头,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回到府内,她静静的坐在房中,不见任何人,现下那颗心还在忐忑不安,聚见自己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她双手拧在一起,今日替两位爷取血一事,又再一次闪过她的眼前,她不禁全身一阵寒颤。

次日

天空不作美,微微下起了朦朦细雨,春雨绵绵,微风卷着丝丝细雨,轻柔的打在窗户之上,珊珊作响。

阵阵微风透着芳香潜入殿中。

一阵春雷缓缓来袭,九儿从被子中探了探脑袋,微微睁开双眸,此时的景象又和第一次见到曦哥哥一模一样,她小心的挪动着身子,心里是又惊又喜,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竟与曦哥哥躺在同一床榻之上。

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好看的男人,他的眉宇间透露出来的气质是那么的迷人,她伸手顺着他浑如漆刷的眉线,来回走动,高挺的鼻子微微呼着气息,正是他专有的味道。

“身子刚好,也不知多睡会儿。”端木辰曦抓住了她乱动的手,并没有睁眸。

九儿顿了顿,眸光一瞬一瞬的绞着他,拭图将手收回来,只可惜被他死死的揪在胸前,她睁大了眼睛,眨眼间,皱了眉“曦哥哥,你是醒了么,还是在说梦话?”

“不醒也被你弄醒了,身子好些了么?”端木辰曦缓缓睁眼,无力的看着她,昨日失血过多,今日看来面色苍白毫无血色。

九儿点点头“好些了,曦哥哥为何会睡到九儿的床榻上?”

“昨日你中毒了,不记得了么?”端木辰曦带着低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听不出是在关心,却让九儿有些茫然

九儿一愣一愣的摇摇头“不记得了,只记得曦哥哥要将九儿赶走。”

“你想离开么?”端木辰曦轻轻一问,眸中闪过一丝怜惜。

九儿泪光闪烁,又摇了摇头“不想,九儿不想离开,离开了就见不到曦哥哥,曦哥哥,九儿会听话,你不要赶走九儿。”

九儿开始激动起来,那丝伤心的泪水在眸中打着转,不想离开的心情己是很明显。

端木辰曦见她泪光盈盈,不忍的抚上她额前的发丝,眸中闪过一丝悯柔之意“傻丫头,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这可是你自己不愿走的,那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许离开。”

九儿含着泪,点头开心一笑“嗯,不管发生什么,九儿都不走。”

端木辰曦抿唇看着她,再一次见到那道欣慰的笑容,脑海中又闪过自己这几日对她造成的伤害,她是无意是撞入了自己的生活里,由于她的到来,自己不也快乐了许多,也许是因为对杜念心的愧疚,但是这些伤害不能让九儿来承受。

他愣忡过后,回之一笑“再睡会儿,我叫人传膳进来。”

直到他穿戴整齐,九儿抿了抿唇“曦哥哥不再睡会儿么?”

“我还有事,过会儿曦哥哥再来看你,你要好好用膳,好好休息。”说罢,他冲她轻轻一笑,便拖着疲惫的身子欲要离开。

“嗯,九儿会好好用膳,好好休息,等曦哥哥来看九儿。”九儿寻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绽开了一朵灿烂的笑容。

“爷……您……”门咯吱响了,阳春与墨棋守在门外一整晚,没想到爷出乎他们意料的醒来了,竟还仪表堂堂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端木辰曦轻轻的带上了门,沉声道“本王己无碍了,你传膳在门外候着,等她醒了,就伺候她用膳。”

“是”阳春微微行礼,方才聚见爷眉宇间的那抹忧虑己不复存在了,想必与九儿姑娘也各好如初了,她的那颗心也沉了沉。

“爷,您身子真的不要紧么?”墨棋紧跟其后,对于爷昨日失血过多,他还是有些担心。

“无碍。”端木辰曦头也没有回,声音中透着几分憔悴。

墨棋抬了眸,寻着爷伟岸的身影,再次问了问“那您现在是准备入宫上朝,对么?”

端木辰曦停下了脚下的步子,顿了顿,摇摇头“今日不去了,你去将那些女人传至前殿,本王倒想看看,到底是谁胆敢在本王府里作怪。”

这是他将这些女人带进府中,第一次召见她们,竟还是以这种方式,虽然他自己心里清楚当初为何会将这些女人抬进府中,那都是因为杜念心的原因,直到现在他才发觉是自己做错了,反倒还让府里接二连三的出事,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这些掌权弄势的恶妇,如若不是发生了九儿的事情,想必他还不会将这些女人放在心上。也是时候,好好整顿整顿了。

“是”墨棋自然是明白爷的心思,府里的这些妾室本就不受爷待见,甚至有些连面都没见着,算起来,只怕爷都无法叫出这些妾室的名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