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九儿中毒

作者:杏馨 字数:40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三王府

陌璃在院中翻着昨日上山采来的草药,动作熟炼,每一个动作的瞬间都能很好的体现她是一名优秀的医者。

不远处正坐着一位端庄高贵的妇人,她优雅的品着手中的铭品,抬眸间带着丝丝欣赏。

陌璃渐渐靠近如妃娘娘,聚见如妃娘娘今日的精神状态比上次要好了许多,心里一激动,抚上了如妃娘娘的玉手“娘娘,陌璃今日看您这气色好多了。”

如妃娘娘紧了紧手中的玉手,玉颜之上透着丝丝温馨的笑意“本宫这身子己是旧疾缠身,多亏了陌璃的悉心调理和照顾,本宫才会残喘到今日。”

如妃自从生下端木辰轩之后,身子就一直不好,也就是靠着宫里的太医与宫中的名贵药材续命,才会活到今日,这五年来病情也有所好转,这都是多亏了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替她寻来了这赫赫有名的绝色神医陌璃,陌璃凭着毕身所学,帮助如妃调理着身子,这才有了如妃今日的好转。

陌璃回之谦虚一笑“娘娘的话严重了,能照顾娘娘,那是陌璃的福气,娘娘宅心仁厚,上天定会保佑娘娘长命百岁,福寿安康的。”

如妃笑容缓和了几分,抬眸间又化作了轻轻一叹“陌璃真是个好姑娘,只是本宫那不孝子没有福气,若不是你有誓言在身,本宫还真想让你做这府中的主人。”

如妃是越看陌璃就越喜欢,她也想过要撮合端木辰轩与陌璃,只可惜当日陌璃在殿上说过,她有誓言在身,这一生都不会谈及婚嫁之事,故此她也慢慢的断了这念头,现如今正谈及端木辰轩的娶妻一事,她又渐渐的在心底泛起一丝悲凉。

陌璃闻知,手上紧了紧,眸间闪过一丝凄美,只不过瞬间又恢复了一丝勉强的笑意“娘娘这是笑话陌璃么?陌璃与三爷的关系,您又不是不知道,就算陌璃没有誓言在身,三爷也不会同意娶陌璃为妻的。陌璃觉得啊,与三爷做个朋友还差不多,多的情份陌璃与三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妃清秀的眉宇间虽是透着一丝可惜,但是事既己如此,她也无法强求,终是抚着手中的玉手,细细端详了一番,轻轻的开了口“也就你这丫头还能管管本宫那不孝子。”

她也知道,这偌大的王府,若不是陌璃在帮着端木辰轩打理的话,这府中早就乱成了一团糟,端木辰轩是她自己的儿子,她亦是清楚他的性情,陌璃心思缜密,也只有她才有办法对付她这个不孝子。

“陌璃可不敢,只是陌璃也断不会让三爷欺负着。”陌璃笑着答了她的话,平日里端木辰轩对她也是礼敬三分,若不然,他那些丑恶,不堪的往事,她还能依旧做到守口如瓶。

“陌璃……丫头……丫头……”正在陌璃心底下暗自嘲讽的时候,门外响起急促的声音。

是端木辰轩,面色沉重,眉宇间平日里的那一分放荡不羁己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有双眸中的柔情与担忧,陌璃对他的突然到来,实感诧异“爷,您这是……”

端木辰轩一把揪住她的白皙的玉手,欲要离开之迹,眸光一闪,陌璃的身后正坐着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他的母妃,母妃又怎会在此,现下容不得他多想,多加揣策,快速行了礼,一丝不解“母妃?”

“怎么?见到母妃很惊讶是么?”如妃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

端木辰轩强加一笑“母妃您先在府里歇着,我带陌璃去办点事。”说罢,欲拿着陌璃就要离开。

陌璃顿了顿,还未等她反应,微感手上一紧“哎……爷您这又是急着要带我去哪?没见娘娘还在这里么?”

“九儿又晕倒了,你快随我去看看。”端木辰轩好似来不及与她过多的解释。

“什么?九儿姑娘又晕倒了。”陌璃的声音格外的大,而后眸光一闪,她甩了手,转了身,福了福“娘娘,陌璃得与爷去一趟四王府,先行告退了。”

如妃无奈的点头挥手,最近感觉身子有所好转,借着风和日丽的日子,难得来一趟自己儿子的府中,还未说上一句话,端木辰轩竟急着奔其他女子而去,就此只能作罢的自朝心底暗暗一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娘娘,三爷与陌璃姑娘己走远了。”身旁的丫头青莲轻轻一语。

如妃收回了那无奈的视线,端起手中的铭品缓缓送入唇边,小咄一口后,抿了抿唇“这不孝子,什么人比自己的母妃还要重要?”

丫头青莲寻着他们的方向半响后,微身拧眉答话“方才奴婢听陌璃姑娘口中唤着要去一趟四王府,说什么九儿姑娘又晕倒了,娘娘上次让奴婢去调查三爷心中的心仪女子,奴婢得知这三爷在前段日子也带回一名昏迷的女子,而后又被四爷带回了府中,莫非这三爷心中的心仪女子正是这九儿姑娘。”

如妃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一丝疑惑泛上脸颊,抬了眸“你的意思是轩儿喜欢的女子身在曦儿的府中?”

丫头青莲轻轻一语“这个……奴婢也是猜策而己,不过放心,奴婢这就安排人去好好查查这九儿姑娘与两位爷的关系。”

如妃带着丝疑惑的挥了挥手“去吧,记住,不要透出任何的端倪,本宫不想曦儿与轩儿误会本宫。”

她了解两个儿子的性情,如若让他们知道自己私底下调查他们的话,不知又会闹出一番什么样的局面。

“是”

四王府静轩殿

丝丝垂幔中,九儿一脸苍白,面色泛青的躺至床榻之上,陌璃妙手在她的玉手之上细细的诊断,陌璃那双蕴含多种情绪的双眸,时而睁开,时而垂下。

“如何?”端木辰曦兄弟俩异口同声。

陌璃收回了手,抬眸之迹,眼前的两位爷正直直的看着自己,焦急,慌乱,交织在一处,陌璃环顾了四周,眸间隐含了些什么,而后轻轻一语“陌璃有些话想和两位爷单独说。”

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环顾了四周忙碌的下人,开口命令道“你们都退下。”

“是”下人们纷纷离去,也只有他的亲信,还有伺候九儿的贴身丫头阳春留了下来。

“放心,阳春与墨棋是自己人,无妨。”端木辰曦眸光肯定,墨棋与阳春都是自己身边的人,他放心他们。

陌璃见屋中恢复了平静,她淡淡的扫过床榻之上躺着的九儿,轻轻一叹“四爷,九儿姑娘此次昏迷是因为中毒。”

端木辰曦面色一沉,心上一紧,眸光闪过一丝杀戮“中毒,是误食,还是有人蓄意。”

陌璃顿了顿,对上他永远不会为她担心的眸子,一丝凉意泛上心头,半响过后,她开了口“陌璃猜想,是有人蓄意让九儿姑娘中毒。”

端木辰曦陷入自责之中,当日九儿就与他说过,府中有人要伤害她,他也承诺会好好的保护她,可是他接她回府之迹,再一次见到杜念心,见到杜念心的情绪让他忘记了所有承诺九儿的话,如今又让九儿陷入了危险之中。

“九儿所中何毒?”端木辰轩己是拳头紧握。

陌璃转了眸,眸光闪过一丝黯淡“这种毒罕见,陌璃至今还无法诊断出她是所中何毒?”

“连你也没有办法诊断出所中何毒?”端木辰曦声音似在颤抖,他直直的看着床榻之上的人儿,面色又沉了半分,仿佛全身的血液都瞬间凝固,他不能让她有事,绝不能。

“嗯,请恕陌璃无能。”陌璃点头,原来他对眼前的九儿姑娘并非只是简单的照顾,更多的是不想失去她,陌璃心中自嘲一笑。

“丫头,你是说九儿此毒无人能解?”端木辰轩慌乱,紧张,害怕,种种集汇。

陌璃抬了眸“也并非无人能解,只是……?”

“只是什么?”端木辰轩眸光闪过激烈的动容。

“九儿姑娘的毒并非无药可解,要想清除九儿姑娘体内的余毒,陌璃还有一种办法,只是这种办法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陌璃曾经听师父与她说过,有一种取血换血的医治方法,这种方法虽是有把握清除中毒人体内的毒素,但是也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她从未试过,也未见师父以这种方式救治过人,所以对她来说这种取血换血的除毒方式,她也只是听闻而己。

“你有几成把握?”端木辰曦负于身后的双手己是拧得紧紧。此刻那颗心己是如刀绞般的生痛,他只想救回她。只想她平安无事的回到他的身边。

“三成。”陌璃说罢,转了眸,不再看他。

“需要本王如何做?”端木辰曦眸光渐渐黯淡,最终还是化作了一丝坚定,只要能救回她,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机会,他也不会放过。

陌璃眸间化作了一丝勇气,抿了抿唇“陌璃需要足够的适合九儿姑娘的血缘,取血换血。”

“你的意思是要替九儿换血。”端木辰轩来回踱着步子,这换血一说,他可从未听说过,能行得通么?这样就能救回九儿么?他的心己是忐忑不安。

陌璃点了点头“没错,九儿姑娘体内的剧毒随着血液的循环,己遍布全身,如若不换血的话,那就只能查清楚她是所中何毒,从而配治解药,但是这过程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以九儿姑娘的身子,陌璃只怕她会挺不下去。”

“好,不要再多说了,就取本王的血。”端木辰曦挥手,主意己定,就取他的血,这是他应该做的,他时刻都记得,他与九儿说过的每一句话。

“还有我的。”端木辰轩眸光肯定。

陌璃闻知,轻轻一叹“两位爷不必太着急,并不是任何一个的血都能与九儿姑娘体内的血所融合,我们现在要找的就是适合九儿姑娘的血缘。”

“那还等什么,丫头,你赶快替我们取血验血啊。”端木辰轩己是无法再等下去,一刻都不行。

“嗯,两位爷请随陌璃这边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