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无人取代

作者:杏馨 字数:38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静轩殿

殿内的九儿坐在铜镜前把弄着自己如水的发丝,铜镜内的自己好似又美了几分,眉宇间的那一抹清流也越来越明显,这几日端木辰曦每日都会来看她,她每日都会开开心心的与他说话,只是每一次谈到要娶她时,他总是转了话题,或者又是问而不答,九儿似乎也没有放在心上,小小的满足感对她来说,只要每天都能见到他,她就心满意足了。

“九儿姑娘可在?”门外响起了一起清脆入耳的声音。

“谁啊?”九儿闻声,起身开了门,聚然一看,眼前的女人似曾相识,可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苏晴儿顿了顿,聚见这傻丫头好似不认识自己了,敛了一丝动容,微微一笑“九儿姑娘,不记得我了么?”

九儿一瞬一瞬的看着她,容貌艳丽,笑容可掬,倒不像个坏人,这九儿还真是越来越精了,现在也开始学会察言观色。

“你是?阳春……”九儿好似还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大叫阳春。

当日在名花苑,她一门心思都在寻找曦哥哥上,哪会注意到她,而且那时不是有恶妇柳青青在作怪么?招架一个柳青青她就够呛,哪还有机会和时间去注意苏晴儿。

阳春自里屋闻声跌跌撞撞而来,聚见门口的苏晴儿,她心里一紧,身子微微颤了颤,拧着秀眉道“苏,苏夫人,您怎么来了?”

阳春心里琢磨着些许事宜,这些妾室自从九儿姑娘失踪一事后,爷在府中树立了九儿姑娘在他心目中的位置,那些妾室好似也己经老实了。

今日这苏夫人为何会找上门来,她开始有着一丝不明事宜的慌乱,上次柳青青以她母亲的安危威胁她,不让她说出九儿姑娘失踪的原由,她都打心底觉得自己对不起九儿姑娘,于是后来,她对九儿尽心尽力的照顾,也算是对她受到伤害的一种补偿,心灵上的一丝慰籍。

苏晴儿眸光一闪,自然是明白阳春颤抖的原因,她依旧笑笑“本夫人听说九儿姑娘回来了,特意过来看看,毕竟上次之事,我这心里老是过意不去,这不,今日带了些糕点来给九儿姑娘尝尝。”

“奴婢替九儿姑娘谢谢苏夫人。”阳春带有一丝疑心的接过她手中的糕点,持在手中紧了紧。

苏晴儿回了一礼,清澈的水眸透着丝丝热情“阳春姑娘就不必多礼,这府中谁人不知阳春姑娘是爷最看重的丫头,爷的人,我自然也得礼敬三分。”

阳春抬了眸,对上身边九儿一瞬一瞬的看着她手中的糕点,一口气有着提不上来的感觉,她顿了顿,将糕点提篮换了一只手,跃过九儿的眸光,轻轻道“夫人抬举了,快,快,夫人里面坐。”

苏晴儿带着身边的丫头,回之一笑,款款走进门内,张眼望去,这静轩殿的一桌一椅在她看来都让她指尖微微收紧,同是爷的女人,她却住在那小小的晴兰殿,不禁一丝酸意袭上心头。

终是敛了情绪,化作原有的温情,对着九儿热情温柔一笑“哟,这静轩阁还真是气派,这一看啊,就知道爷有多宠爱九儿姑娘,惹得我都有些眼红了。”

“九儿姑娘平日里好动,爷才会挑这么个稍微大一点的屋子给九儿姑娘住。”阳春丝丝道来,实际是解释,但是在苏晴儿听来,那却是一种炫耀,一种挑衅。

苏晴儿没有再答话,也只是强扯着那一抹笑到自己坐下,端起桌面的茶水轻轻的送入口中,缓和缓和。

“阳春,这糕点真好吃,你也尝尝……”九儿不知什么时候将那提篮中的食盒打开了,一盘精美松软的糕点竟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边吃着边叫着阳春分享。

阳春心里一紧,双手抖了抖,最终还是未出手,紧了紧双手,皱着眉看着九儿姑娘手中的糕点一点一点的送入口中,半响后,见九儿无事,这颗心终是稍稍放下了。

“九儿姑娘若是喜欢啊,我每日都吩咐人给你送来可好?”苏晴儿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谢谢你……”九儿冲了她笑笑。

整个环节亲切和谐,苏晴儿好像一改往日的作风,对这个妾室们口中的摧残品今日看来倒是礼敬了三分。

“夫人,您为何要答应每日都给这傻子送糕点,您不闲累么?”丫头秋菊从静轩殿出来就一直闷闷不乐,走到半路终是问出了口。

苏晴儿停了下来,拧了拧眉,而后化作扶枝浅笑“累,累也值得,记住了,每日都按时往这送好糕点,莫不要怠慢了。”

“夫人,您这是……”丫头秋菊丝丝不解,为何夫人要这般讨好那九儿姑娘,难道她不知那九儿姑娘是所有夫人的公敌么,与那九儿姑娘做朋友,那不是自掘坟墓,自讨苦吃。

“我自有我的主意,你照做便是。”苏晴儿嘴角的弧度拉扯得越来越长,直到手中的柳枝折离枝丫,化作一声脆响。

“是”

暖心谷

谷中繁花盛开之处,一道伟岸忧伤的身影渐行渐近,顺着花瓣坠地的同时,好似面色更沉了几分。

“曦哥哥,没有想到你还会来此处?”杜念心带着哽咽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端木辰曦心里一紧,声音深深的响在他的心里,他回了头,面色依然不着痕迹的变了变,而后还是转了眸“你呢?你又怎么来了,不是说不会再来了么?”

这话又如刀剑般直入她的心里,阵阵生疼,杜念心抬了眸,泛起了一丝热泪“心儿是追着曦哥哥的脚步而来,只不过是曦哥哥心中揣着事,没有在意心儿紧跟其后而己。”

“为何跟着本王?”端木辰曦眸光闪烁,转了身。

他没有想到,自己却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身后跟着的她,也不知不觉随他到了此处,昔日的所有美好的起点,都历历在目。

当繁花盛开的那一刻,他们一起目睹了最光辉的时刻,阳春三月稍过,这片繁花的灿烂渐渐的己不再属于他们两人,坠落的时刻,又是阵阵的凄美。

“心儿今日与爹爹发生了争吵,心儿睹气跑出了府,欲上府上找曦哥哥的,但是……”杜念心寻着他熟悉落魄背影,泣泪直下,终是欲言又止。

端木辰曦眸光闪过一丝从容,指尖微紧“顾忌九儿?还是你现在的身份?”

杜念心泪光盈盈,哽咽持续半响,语气更软了半分“曦哥哥就不问问心儿为何会与爹爹发生争吵?”

“也是,本王差点忘了。”他还是没有转身,声音好似那遍地残花的坠落,毫不惜疼。

“心儿是为了曦哥哥,曦哥哥会不会相信?”杜念心一步一步靠近,直想见到他为了她动容的那一刻。

端木辰曦依旧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眸光更沉了,那一缕深沉,饱含柔情的眸光己再不断的升华。

杜念心止住了脚下的步子,抚着自己如花似玉的脸蛋,化作了一声剧痛中的哭泣“曦哥哥不说话是相信了么,不管曦哥哥相不相信,今日心儿确实是与爹爹说起了我不愿做太子妃一事,这是心儿第一次开口跟爹爹说不,爹爹一怒,扇了我一耳光,这是爹爹第一次打心儿。”

端木辰曦指尖收紧的那一刻,转了身,眸光闪过她红着的眼,每颗泪滴下之时,他的心就好比被撕碎,他己经反复提醒自己几百回,可是终究还是被她冲破了防线,那一记耳光,好比打在了他的脸上,她痛几分,他就要比她更痛上几分。

“你为何要这么做?”他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心里的伤痕累累。

杜念心抬了眸,忍了一丝痛,语气坚持“因为心儿不想违背自己的心,这颗心是属于曦哥哥的,而不是地位与权势,更不是太子妃的虚荣。”

他又沉默了,眸光开始涣散,在漂向她那一丝绵绵的柔弱之时,他指尖己渗入了皮肉之中。

她渐行渐近,眸光渐行渐深,她轻轻的抚上了他的手,紧在了手间,声音似在颤抖“曦哥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当时曦哥哥的手比现在温暖多了,心儿想看见曦哥哥的笑容,如辰星般的笑容。”

她的话,她的柔情此刻己无任何阻碍的撞入了他的心里,那根深蒂固的情感,如烈火般燃在他最初的认识,最初的情动。

“时候不早了,本王送你回府。”话出牙关,一丝无可奈何,无法诠释的伤感阻止了他的心中所要表达出来的话。

杜念心绝望的摇头,手握他的手更是紧了一分“心儿不回去,回到那个家里,爹爹又会逼我嫁给太子,心儿不愿,心儿说过只愿做曦哥哥的妻子,只要曦哥哥点头,这一辈子都不会变。”

端木辰曦绝然的收了手,握拳,关节泛着森白,杜念心随着手上的一空,心里己肝肠寸断,她泪酒面颊,绝望的摇头“难道曦哥哥真如爹爹所说,心里己经没了心儿的位置,被那个叫做九儿的女子给取代了。”

“你的位置无人可取代。”端木辰曦这句话竟毫无犹豫,忧伤与痛苦袭上了心头。

杜念心抹了两侧的温热,微微泛起了一丝温暖“真的么?这是曦哥哥的真心话。”

“从来没有改变过。”端木辰曦指尖断松,嘴里的一字一句,终是拗不过那颗受伤的心。

“曦哥哥………”她含泪笑着拥入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眼泪飞洒,这是幸福欣慰的泪水,今日爹爹的那一巴掌她值了,她终于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曦哥哥是她的,他爱她,这辈子也不会改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