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紫嫣之意

作者:杏馨 字数:611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走廓一道急促的黑影而过,刚好正撞对面的柔软之上。

“哎哟……”叶紫嫣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撞至墙边,吃痛抚着自己撞疼的臂膀,哎哟直叫疼。

“夫人,夫人,你别吓奴婢,你怎么样了?”丫头碧兰轻轻地抚起了她。

“谁呀,大黑夜的,不好好走路,本夫人……墨将军……”叫嚣之迹,借着昏暗的烛光,聚见眼前的男人正是墨棋,她眸中的狠唳,瞬间缓和了几分,渐渐化作了一丝轻柔。

墨棋同样被撞,皱着眉,忍着腹中的排山倒海,抬眸,微微行礼“属下莽撞,撞到了夫人,还请夫人怒罪。”

“无碍,无碍,将军这么急,这是要去哪啊?”叶紫嫣笑着挥了挥手,心里甚似见到他暖了几分。

“属下,属下有要事在身,先行告退。”墨棋难为情的忍着腹痛,慌乱无章的欲要离开。

“哎,将军为何这么急?有什么事是紫嫣可以帮上忙的。”叶紫嫣挪了挪步子,羞涩的拦住了他的去路。

“不用了,夫人……属下实在是等不及了……”。这腹中的难受他己是无法忍受,再不放他离开,他只怕会,突然一声奇怪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纠缠“噗……”墨棋抚着肚子,又再一次灰溜溜而逃。

叶紫嫣寻着他离去的方向,方才那一声奇怪的声音,好似,她没有说出口,便回了眸,向一旁的丫头寻问,是否是自己听错了“刚才,是什么声音?”

丫头捂着嘴,呢喃道“回夫人的话,刚才,刚才好像是墨将军急着,急着出恭发出来的声音。”

“噗哧……”叶紫嫣闻知笑出了声,方才果真是自己没有听错。

“夫人你还笑。”丫头皱着眉,自家夫人此举,她甚是不解。

叶紫嫣费了好大的劲才敛了笑,一丝命令道“此事不要说出去,否则本夫人割了你的舌头。”

“是,奴婢保证不会说出去。”丫头转了转眸,眼前的夫人,她真是猜不透,入府之后,她根本就不像其他夫人一般,成天都将心思放在爷的身上,而她却是对爷不闻也不问,好似爷的一切跟她无半点干系。

次日

王府西厢

西厢是墨棋的住所,这里是王府的又一个景点,也叫枫晚苑。

为何会叫枫晚苑呢?这要从墨棋的娘亲说起,墨棋的娘亲名叫聂晚枫,原是端木辰曦生母容妃的随嫁丫头,与容妃亲如姐妹,容妃不舍她终身为奴,便替她作了主,将她许配给殿前侍卫墨远。

他们成亲后,生下一子,名叫墨棋,随后的日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只可惜好景不长,在一次宫变之中,墨棋生父为了追随崇玄帝死在殿前,而墨棋的生母聂晚枫在宫变之时,为了护容妃周全,替她挡了致命的一剑,死在容妃的面前。

崇绪帝即位后,垂帘容妃美色,将容妃占为己有,容妃成了崇绪帝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子,为了感恩聂晚枫的救命之恩,她将她的儿子,墨家唯一的一条血脉墨棋偷偷的带在了身边抚养。

名则是为端木辰曦找的书童,实际上容妃待墨棋如己出,而王府之中的枫晚苑也正是为了纪念他的生母聂晚枫,聂晚枫生前最爱的就是那一片火红的枫林。

如今虽是阳春三月,枫叶还未转红,乍看有一些也渐红了,待到秋季,那一片火红的枫林,美得让人陶醉,让人垂帘。

火红的颜色,玲珑透明的心,倾听着,叶子与秋风酬唱,正如赤子的心事,那行吟如歌的温婉是一个母亲的柔情。

微风拂过片片渐红的枫林,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片片柔情。

不远处二道身影一前一后隔着一道道林海间隔的光线,若隐若现。

“夫人,我们前去枫晚苑,是否有不妥之处?”丫头碧兰跟在夫人身后,略带着不悦,一大早就见自家夫人在为了府内的墨将军忙进忙出,她寻思着这夫人有一种让人揣摩不透的心思。

叶紫嫣揣着手中的若干药材,丝毫没有在意身后丫头的话,反倒是轻轻一笑“本夫人去探望墨将军又有何处不孚?”

碧兰轻轻一叹,一丝忧虑微微挂在面容之上“夫人请怒碧兰直言,墨将军是府内的侍卫,是爷的亲信,夫人是爷的女人,而且墨将军善未娶妻,恐怕会让人落下口柄。”

她家夫人可是爷的女人,怎可冒然的来到这枫晚苑呢?这若是让人见着了,又免不了一番口舌之争。

叶紫嫣心里一紧,微微一颤,指尖收紧,聚见手中紧着的药材,化作一丝淡定的笑容“谁爱嚼舌根就让谁嚼去,本夫人只是昨日见墨将军身子不适,今日配了些药材送于他,本夫人并未觉得何处不孚,好了,你休要多言,赶紧随本夫人将这些药材送过去。”

“是”碧兰微微点头,目视前方,聚感一丝不详的预感。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路过片片枫林,终于来了阁苑之中,苑中寂静无声,叶紫嫣微感心里泛起一丝紧张,连自己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手中药材更是紧了几分,随着脚下的步子,主仆二人一步一步靠近。

“墨将军可在?”碧兰跟在身后,眼前前方的门紧紧关闭着,她淡淡的跃过四周围,叫出了声。

“这是何人在唤将军?”门咯吱一声响,屋里出来了一位水灵女子,大眼眸子,声音清脆。

聚然一见眼前的两人,丝丝不明的眸光一探再探。这枫晚苑除了爷的身影,便再无一人来过此地,更不要说是有女子来访,她家主子本就孤家寡人,孑然一身,得容妃娘娘与四爷照顾,赐了他院子,还让他跟随着四爷沙场杀敌,这些年,她从未见过主子身边有过女人。那这眼前的两个女子又是何人呢?甜心一瞬一瞬地捕捉着眼前两人。

“姑娘,烦请你通报一声墨将军,我们叶夫人求见。”碧兰微笑着说道。

“叶夫人?”甜心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她是听说了,近来府里的爷添了不少女人,但是她只是听说爷宠爱一个叫九儿的姑娘,并非是眼前的叶夫人,那这位叶夫人与她家主子墨棋又是何关系,为何要来找她的主子墨棋,不应该是爷才对么?

“嗯,我家夫人是爷的六夫人,来府上时间不长,可能姑娘还太认识我家夫人。”碧兰针对她的疑惑,虽是不悦难堪,也怨不得人,要怪也只能怪她家夫人,向来对府里的事不闻不问,好似府中无她这个人一般,自然府里上上下下都不认识她家夫人。

“原来是府里的叶夫人,将军今日身子不适,不宜见客,夫人还是请回吧。”甜心闻知点了点头。

爷的女人是不少,但是她可从未见过,今日一见还真应了那一句话,爷的女人个个貌美如花,如花似玉,眼前这名叶夫人柔软之中透着一丝侠女情长的刚烈,确实有一种让人一见便足己倾心的本事,也难怪,爷会将她带回府中,做了他的女人。

“哎,姑娘,莫要急着遣我们走,本夫人此次前来正是探望墨将军的,昨日听闻墨将军身子不适,今日特命人替将军配的一些药材,还请姑娘通报一声。”叶紫嫣上了前,慌忙地将药材提至她的面前,稍稍晃了晃。

甜心见她手中提的药材,想必是府中的爷交代她送过来,面容稍稍有着一丝动容,淡淡无奈的开了门,小声的道“夫人有心了,将军昨夜闹了一晚上的肚子,这一会才睡下,还望夫人轻些,好让将军舒适的睡会儿。”

由于顾及主子刚刚才睡下,她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开口都非常的小声,非常的轻慢。

自从容妃娘娘在世的时候将她赐给墨棋之后,她就一直呆在墨棋的身边,伺候着他。

整整十几年了,她比墨棋大一岁,墨棋也尊她一声心姐,而她对墨棋的情份也不单单只是主仆,又或是姐弟,更多的而是男女之情,只是自己身份卑微,也只能将心里的这份喜欢埋藏得越来越深。

叶紫嫣笑着点头,眸光却时不时的探着屋内的动静“我知道,我会很小声的等将军醒来,这些药还请姑娘先去熬着,待将军醒来便可服下。”

“甜心这就去。”甜心接过她手中的药材,回之一笑,便离开。

叶紫嫣寻着甜心离去的方向笑了笑,而后回了眸,对着身后的丫头道“碧兰,你也与甜心一同去熬药,我这边暂时不须要你伺候。”

“是”碧兰虽是不愿,终是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叶紫嫣待丫头们走后,她悄悄的走进内屋,借着淡淡的屋内光线,她从缕缕晃动的红幔缝隙之中可见床榻之上双眸紧闭的男人,苍白憔悴的脸上,一丝忧虑常挂嘴间,也正是那一抹忧虑,深深的走进了她的心里。

当日她初见他时,历历在目。

当日,她替爹爹押送的一趟镖,中途遇劫,节节败退,就在那千均一发的时候,青影一晃而过,她倚在他的怀间躲过了一劫,也正是因为他的相救,她成功的将爹爹交代的任务完成了,将手中的镖完好的无缺的送往了目的地,因为那一抱,她芳心暗许,可是她并不知他是何人?

她私底下调查了一番,只知他是四王府中人,如要再见到他亦是难上加难,夜探四王府那也亦是不可能,所以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她听闻四王爷抬了不少女人回府,对这些抬进来的女人也亦是不闻不问,置之不理。

嫁入深府就等于嫁入了地狱,沦为妾室,苦不堪言。而她并不在乎在府里的地位与身份,而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再见他一面。

如今得尝所愿,心中之人近在眼前,她心中一股冲动而过,好想抚上他的面庞,好好的看看他。

“叶……叶夫人?”墨棋微微睁开无力的双眸,自然定看,眼前的女子竟然不是甜心,而是……神情有些慌乱。

“不好意思,我……我吵到将军了。”叶紫嫣一抹方才的眼前闪过的种种,从容之中几分失色。

“叶夫人怎会在此?”墨棋皱了眉,环顾四周却不见任何人的身影,抿抿苦涩的唇,昨日的腹泄己是让他肠子也悔清,痛不欲生,早知就不好那一口九儿姑娘亲自做的点心了。

叶紫嫣闻知,眸色有些黯然,有些慌乱,顿了顿,淡定了几分,微微开口“哦……紫嫣昨日偶遇将军身子不适,所以今日让人配了些老家的方子给将军送过来,己经交给甜心姑娘下去熬制,过一会儿,将军便可服下,这个药对腹泄是很有用的,将军不妨一试。”

“夫人有心了,属下得夫人探望送药,感激不尽。”墨棋起了身,直坐起来,眉梢间那一丝痛楚,迟迟不予退下。

这次可谓是被九儿害得够惨,什么英勇形象,这一切都悔在了九儿的手中,昨日晚上那尴尬的一面清清楚楚的闪现在自己的眼前。

微感他的那一丝尴尬,叶紫嫣轻轻一笑“将军这是哪里话,只是些药材罢了,说到底,我才应该好好谢谢将军才是,当日将军救命之恩,紫嫣铭记在心,将军以后有用得着紫嫣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紫嫣一定倾尽全力。”

“那日只是举手之劳而己,劫匪之举本就可恨,换作任何人遇到当日之事,都会出手相救的,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夫人不必放在心上。”墨棋转移了视线,目光触及某一点的时候,微感不自在。

叶紫嫣面上轻轻一叹,内心却是在琢磨着事宜“将军见义勇为,而后又不留名,不图回报,倒让紫嫣好找,找着找着便找来了这深宅王府之中。”

她是想告诉他,她找了他许久,却得知他深在王府,平民出入王府并非易事,她为了能再见他一面,宁愿设计成为端木辰曦的妾,此行此举满怀凄美委屈。

墨棋闻知,心里紧了紧,好似时间己停滞,忽感胸口的一股气,不断的下沉,有意的对上了眼前那一缕柔情的眸光,他似感一丝冰寒之意袭上心头。

叶紫嫣没有抬眸,也没有再说下去,静止在沉默之中,眸中泛起的柔情好似一发不可收拾,欲要再说些什么,门外响起了尖锐刺耳的声音,声音的入侵,打破了两人的沉默不语。

“墨棋……墨棋……在不在?九儿顶着片片枫林过后的喜悦,叫嚷着。

刚迈入门,眼前映入并不是自己所要找的人,而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九儿一瞬一瞬的看着她,也许是因为陌生,才会不敢靠近,稍稍往后退了一步,靠在阳春的柔软的身上。

“九儿姑娘?”墨棋抬了眸,不解的轻轻一唤,再扬了眼,微感她的身后并无他人的身影,方才那一口直线上升的气,断断续续的落了下来。

九儿听到了他的唤声,面容之上戒备少了几分,转了眸,不再看眼前的女子,冲着墨棋轻轻一笑“墨棋,你让我好找,你这地,九儿从未来过,原来你住的地方这么好看。”

方才她在阳春的带领下,跃过那一片如痴如醉的枫林之时,她的整颗心好似随着那片片枫林的浪潮,一波接一波的无比激动。

“九儿姑娘,你这是……”叶风先是顿了顿,漂过一眼身旁的女人,微微开了口。

九儿水灵眸子一丝灵巧的转动,紧了手中的点心,笑着道“哦,曦哥哥说墨棋是因为吃了九儿的点心才会身子不适,九儿今日特意做了一份给你送来,特来赔罪。”

墨棋闻知,心里一紧,身子一颤,唉叹着“什么?又是点心,哎哟……九儿姑娘你饶了属下吧,属下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若是要折腾,你就折腾爷去,放过属下。”

他现在还不要说见着点心,只要听着了点心二字,他便会腹中隐隐作痛,何况现在她又给他送来了满满的沉甸甸的一盒点心,这岂不是要置他于死地。

阳春一旁掩了笑“墨将军不要误会,这点心并非是九儿姑娘亲手而做,而是膳房嬷嬷手把手教着九儿姑娘做的,你放心,阳春己身先士卒尝过,并无大碍。”

墨棋终是不放心,无奈之下还是扬了扬手,一旁的叶紫嫣,心里微微好笑,思索了半响后,她笑着开了口“多谢九儿姑娘的点心,只是将军身子还尚未康复,不宜食用这些点心,如若九儿姑娘不介意,我倒可以教你做几道清淡的流食来给将军暖胃。”

九儿嘟着嘴,眸光轻轻的扫过她,抿了抿唇“你教我做?你又是何人?”

“我……”叶紫嫣笑容一滞,面容瞬间失了色。

阳春紧了紧九儿的手,而后笑了笑“叶夫人不要见怪,九儿姑娘得爷的许可,在这府中,她不必守那些规矩,还望夫人恕罪。”

“既是爷交代的事情,那自然得照做,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到是九儿姑娘确实惹人怜爱,难怪爷会这么的宠她,疼她。”叶紫嫣眸光闪闪,上下打量着她。

原来她就是那些妾室口中的摧残品,也难怪那些妾室会私底下做些小动作来对付她,单凭她的模样比起府里的妾室,甚至还有自己都要强上几分,她嘴角泛着笑,心里倒是觉得只要有九儿的帮忙,那么她从爷那获得身份新生的机会岂不是要更胜一筹。

关闭